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话唠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夏孤打了个哈欠,他又有一点困了,他一困,就有点不耐烦了。刚刚还在微笑的脸,这一会儿功夫就冷了下来,他静静地走到桌子后面,坐了下来,依靠在椅背上,眼睛半眯不眯的,似睡非睡起来。

    “大王。”莫子年喉咙里噎了一下,他抿了抿嘴角,半响,他道:“大王,西苍国和燕国已经合盟了,虞城已经被攻陷了,臣下子年从驻地而来,希望大王批准臣下,带精兵迎战。”

    “好好好,你想带多少,就带多少,随你的便吧,这是令符,孤的精兵随你调遣。孤已经困了,你们下去吧。”正说着,夏孤从桌子边上捡起一个三角形的铁块,连看都不看的就砸了过来。直接砸在莫子年的脚边,然后,他头也不回的挥挥手,从桌子边站了起来,让他们下去,自己也走到床边打算再睡一觉。

    莫子年愕然,他回头看了看那些大臣,这什么情况啊?!

    那些大臣朝着他摇了摇头,只是无奈的一声叹息,这种情形他们也是早就司空见惯了。这还是给莫子年面子呢,还能跟他说几句话。如果换做是早朝的话,夏孤那是能不来就不来,最近,那更干脆,直接就扔给了太子,连面都不露了,这样看来,要不了几日,这个国家就要易主了。

    莫子年再次看了眼已经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夏孤,最后只能暗暗气恼的一甩袖子,捡起地上的令符离开了。

    等到那些大臣们都离开了,明亮的堂内也再次被秦小太监遮挡上,夏孤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望着门口的位置,浑浊的眼球慢慢滚动了两下。他抬了抬手,秦小太监连忙跪趴了下来,跪行了好几步,跪在夏孤的床前不敢动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头发里都是冷汗。

    夏孤支起身子,一把捏住秦小太监的下颚,紧紧地捏着,那重重的手指,冷冰冰的刮擦着他的脸颊,让他不禁起了一层的冷汗,“这一次,就再给你个机会,下一次,小秦子,别怪孤王心狠了。”他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浑浊的眼球里也是毫无光彩,但是透过他那层浑浊,他的眼神似乎依旧如当年一般凶厉,煞人。

    “是是是,奴记住了。”小秦子疼得掉下来了,感觉嘴巴都快要被卸下来了,但是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他强忍着剧痛,连忙应道。

    “记住了,那就滚吧。”夏孤慢慢的收回手,从枕头下抽出一条手帕,轻拭着手指,然后不轻不重的扔在小秦子的脸上,他翻了个身子,打了个哈欠,卷起被子掖在脖子间,慢慢的就睡了过去。

    看着夏孤已经睡着了,小秦子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小心地揉了一下钻心疼的下巴,疼的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半响后,他才捡起掉在地上的手帕,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然后,安安静静的守在御书阁的大门外了。

    “姐姐,我好饿啊,他们是不是忘记我们了?!”李莞杰坐在稻草上,哭丧着脸,从稻草堆里翻出一根草,然后扒了扒皮,塞进了嘴里。

    “呸呸呸。”

    嚼了两下,干巴巴的,根本就咽不下去,李莞杰又使劲的吐了出来。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以前的时候,他哪里受过这种罪啊!

    瘪着嘴巴,李莞杰又想哭了。眼泪都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就快要掉下来了,他忽然想起了林猫儿的话,就又狠狠地憋了回去。他不能让林猫儿再嘲笑他了,他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姐姐,你饿吗?!”一想到林猫儿,李莞杰才反应过来,他都已经饿了两天了,那这个姐姐从他被关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挂在这了,他都不知道她几天没吃饭了,她肯定比他还饿。

    “饿。”林猫儿吸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那天被砸昏后,昏迷了多少天,反正她现在饿的都不想说话了。感觉前世的那种挨饿感觉又回来了,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感觉,有时候一饿饿四五天,只能吃一个馒头的那种感觉。

    她瘪了瘪嘴,有些不开心,那应该是不开心的情绪。她最讨厌挨饿了,让她没有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让她饿肚子。

    “姐姐”

    李莞杰就快挺不住了,他哽咽的刚说出两个字,门口突然出来一声暴喝:“老家伙,快给我进去。”

    随着那人的话音落下,沉重的大铁门就被人粗暴的打了开了,一个人笨笨重重的就被推了进来。

    那人被推的踉踉跄跄的,几步就摔在李莞杰的身边,摔的他直哎呦。

    “老爷爷,你没事吧。”李莞杰赶紧扶住那人,关心的问了一句。

    那人摆了摆手,也说不出话,他墩的屁股有些疼,捶了捶腰,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喂。”沉重的铁门刚要合上,林猫儿忽然出声叫了那狱头。

    “干什么?”狱头没好气的瞪着双眼,粗声粗气的喝了一声。

    “不干什么。”林猫儿平静道:“我和那小孩饿了,我们要吃饭。”

    狱头哈哈一笑,就像听见什么好玩的笑话一样,鞭子“啪”的一声狠狠地抽在了林猫儿的身上,他狞狰着一张脸道:“哈哈哈,吃饭?!就你们这模样还想吃饭?!我看你们吃个屁,老老实实呆着吧,想吃饭,做梦里吃去吧。”一声哼,他转身就走了出去,铁门重重的关上了,“一个快要死的人了,还要求这,要求那,再跟我多说话,我抽死你!!!”

    林猫儿被抽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虽然那种剧烈的痛在十倍不止的放大,但是她依旧平静的说道:“我们要死了,那就是死囚犯,死囚犯在临死前还有一顿饱饭呢,这是死囚最后的要求,死也不能当饿死鬼,而且这是我们家那头的规矩。”

    “规矩?!我没那闲工夫管你们家那头的规矩,爱死不死,反正不是我死。”说完,那狱头也不等她在说什么,就牛气哄哄的离开了。

    “姐姐,你疼吗?!”看那狱头走远了,李莞杰的眼泪辟嗒一声就淌了下来。他手脚并用的爬了过来,想看看林猫儿被抽到哪了。

    那条尚信送来的上好的白色长裙上,后腰到大腿那,直接被那狱头抽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两边的布料都被染上了鲜红色。

    “疼。”林猫儿咬着嘴唇,答了一句。她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那些为了安慰别人而说违心话的想法,她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

    “姐姐你怎么能和那些魔鬼一样的人要东西吃呢?!”李莞杰抹了把眼泪,关心的想摸摸她被抽出来的伤口,只是无奈自己太矮了,而林猫儿又被挂的太高了,根本就够不着她。

    “因为我饿了。”林猫儿答。多简单的理由,就因为她饿了。

    听了林猫儿的话,那个还倒在稻草堆上的人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捋了捋胡子,笑眯眯的眯起了眼睛,他是看明白了,什么活死人,什么没情没爱的,在他看来,那就是缺根线,大脑和正常人不一样。这么想了之后,他还很肯定的点点头,一定是这样,他想的一定是对的。

    “谁。”听见有人笑,林猫儿转头朝着声源地问了一句,应该是那个被关进来的人。

    “咳咳,是我。”那人干咳一声,走了过来,“我是张德仁。”

    “哎,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林猫儿嘴角一动,刚想说话。却不想,张德仁就把话又接了回去,根本就没给她回答的机会:“你肯定想说,我是谁,我告诉你,我是张德仁,就是给你看病的那个老头。”

    “看病。”林猫儿顿了顿,继续道:“我知道给我看病的那个老头,但是你怎么会在这。”

    张德仁真想抚额,然后翻个白眼,看来她的记忆力还真不是一般的次,“上次我们还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你还告诉我,你不认识我。我可是张德仁哎,你居然敢说你不认识我?!这普天之下还有人敢不认识我?!我可是医圣哎!!!”

    那老头一刻不停地在下边嘟嘟哝哝的磨叨,林猫儿挂在上面使劲的想那个叫张德仁的老头。想了半天,她好像有一点印象了,张德仁好像就是那个在侯爷府里,总是喜欢对她摆出一副惊吓过度,却又两眼放光,像是看见什么旷世奇宝模样的那老头。

    她舔了舔嘴唇,她怎么没发现那老头这么能叨叨,简直吵死个人。

    “闭嘴。”林猫儿道:“你太吵了。”

    “你”敢说我吵?!张德仁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林猫儿,我吵?!我哪里吵?!我可是医圣!!!我吵,你哪个眼睛看见我吵了?!真是不知所谓!!!

    “爷爷。”张德仁正坐在那里生闷气,却不想李莞杰爬了过来,拉了拉他的衣角,叫他。

    “干什么。”气还没捋顺呢,就被人打扰了。张德仁头也不回没好气的一声吼,把李莞杰吓得一哆嗦。

    张德仁转头一见把李莞杰吓到了,他连忙放软了语气,摸了摸他的头顶,道:“怎么了?!”

    “爷爷,你是医圣?!”李菀杰问。

    “那是当然。”张德仁得意的扬仰着脖子,鼻子拉的老长,就快翘上天了。

    “那爷爷,你把姐姐放下来吧,她的腿流了好多血,她看起来好疼啊。”

    “真是乖孩子。”张德仁慈爱的摸着李莞杰的头发。他感叹的,摇了摇头,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看看这孩子这乖,可比这小丫头片子,和那个死小子强多了。不过他可没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好好,爷爷试试啊,看能不能够着她啊。”张德仁慢悠悠的站起身,捶了捶酸疼的腰:“来,小娃,你站远些,别再碰着你。”

    “嗯。”李莞杰应了一声,就乖巧的走到角落里去了。

    张德仁绕着林猫儿走了一圈,他在琢磨一个极佳的位置,看看能不能把她放下来。可是转了一圈他都没找到一个好位置,他就在想,这到底是谁啊,把这死丫头吊这么高,连够都够不着。

    张德仁气呼呼的抓了抓耳朵,看了半天,他又一屁股坐了下来,“等会儿,让我喘口气,累死了。这丫头,就是我的克星,专门来克我的。”

    “爷爷。”李莞杰担忧的叫了一声,他仰起头瞧了眼林猫儿,这么半天了,怎么姐姐不说话了?!姐姐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不不,姐姐不会死的。”李莞杰一阵狂摇头,想把那个想法摇出去,姐姐不会死的,我还没有证明给姐姐看,我不是个懦夫!!!

    “娃,你来一下。”这头李莞杰还在害怕自己的想法,那头,张德仁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招手让他过去。

    “爷爷,您叫我。”李莞杰连忙快步跑了过去,问道。

    张德仁上上下下打量了两眼李莞杰,然后问道:“娃啊,你沉不沉?!”

    “我?!”李莞杰狐疑的指了指自己,然后摇了摇头:“爹爹说我不沉,他还说让我多吃饭,以后好长大个子。”

    “不沉就行。”张德仁猛地站起身,然后在李莞杰的面前蹲了下来,“来,你上来,你骑在爷爷的脖子上,看看能不能够到你姐姐的绳子。”

    “哎。”李莞杰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就小心的扶着张德仁脑袋骑了上去。

    “坐稳了,爷爷可要起来了。”

    “行了,爷爷。”

    张德仁小心的站起身,僵着脖子也不敢动,他往林猫儿的身边蹭了蹭,然后眼睛一个劲的朝上看,看李莞杰够没够着。

    不过还好,那绳结正好在李莞杰的面前。李莞杰伸着小手,解着系在林猫儿手腕上的绳子,那绳子系的真紧,他解了半天,都没解开。

    “娃,好没好啊。”张德仁快支撑不住了,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就快了,就快了。好了。”随着李莞杰得话音落下,已经被吊在那好几天的林猫儿终于被放了下来。只是,李莞杰劲太小了,他根本就抓不住林猫儿的手,只听“砰”地一声,林猫儿悲催的从半米高的空中直接掉了下来,那声巨响,砸的张德仁听着都疼。

    然而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他的腿一软,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一把楼住李莞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屁股坐的这实诚,摔得屁瓣儿生疼,墩的腰也疼,他抱着后腰,歪倒在地上,一声哀嚎:“老头子真真是造了孽呦!!!”

    不过,好在李莞杰并没有摔着,他只是别了一下腿,擦破了点皮。

    他从张德仁的身上赶紧下来,蹲在林猫儿面前,他小心地揭开一直蒙在她眼睛上的黑布,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林猫儿早就已经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