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调兵遣将
    今日的夜晚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城中灯火通明的。

    这场战争来得太突然了,没有一点预兆,将军就已经开始集结人马了。有的人还是在被窝里正睡觉呢,就突然收到通知,立马集合。

    臧青骑在马上,皱紧了眉头。他抬头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天空,眼中不时的闪过一丝焦急之色。

    他在想,也不知道之璃能不能坚持等到他来救他,就算再不被重视,那也是个不大不小的王爷啊!这些大臣们太过分了,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了?!

    等了半响,身下的白马早就已经忍耐不住的刨着地面,还不时的嘶鸣一声,那些士兵还没集合齐全。

    臧青有些不耐烦的回过头,看了眼身后那些还在依依不舍送行的亲人和士兵,他张了张嘴,原本想要催促的话却说不出来了。他长叹口气摇摇头,这次出征不知多久才能回来,而且能不能有命回来也说不准,能让他们温存片刻是片刻吧。

    “娃啊,就要出征了,你拿着娘做的大饼子,路上好吃啊!”离臧青最近的一个看起来挺老迈的婆子,小心翼翼的将现做好的大饼子,包着一块白布,泪眼婆娑的揣在面前的小伙子的怀里,一只手握着小伙子的手,不想松开。

    “娘!”小伙子笑眯眯的眯着眼睛,叫了婆子一句:“娘,你放心,您儿子命大,我啊一定会回来的。我还要回来娶媳妇呢,让您看着我成家立业,这不就是你一生最大的愿望吗!儿子啊,也许还能建功立业赐个小官当当,您老就不用成天起早贪黑的,儿子现在长大了,以后就能养您了。”

    小伙子的话还没说完,婆子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颤抖着手抹了一下,哽咽道:“哎,哎。儿子,你一定要早去早回啊。”

    小伙子笑得更开心了,他弯弯着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娘,您回去吧,我们就要走了。”

    “娘看着你走,娘看着你走。娘啊,想看着你的背影,看着你长大了,结实了,腰板也硬朗了,娘也就放心了。”

    “哎,娘,那我走了。”说完,小伙子重重握了一下老婆子的手,便快速的跑进了队伍里,隐在人群中看不见了。

    臧青看着那婆子颤颤微微地离开的背影,眼眶有些发红,他不觉得又叹了口气,这就是战争啊!这时,右边的人群里又传出一句话,“你回去吧。”

    是一个男人说的话,他朝着一个女人挥了挥手,“天太晚了,你一个女人我不放心,趁现在还有光亮,你回去吧。”

    “我不想回去。”女人道:“我想看着你,没事,你不用管我,你回队伍里去吧,我再看你一会儿就回去。夫君,你一定要回来啊,我还要等着为你生儿育女呢。”

    女人话音落下,男人沉默了一瞬,他伸出手,摸了摸女人的鬓角,眼神中带着沉闷的温柔,“回去吧,别让我担心。而且,我也不想让你看着我离开的背影。”

    “可是”女人哽咽,她想哭,她不想走。她害怕,害怕这一别就是永别,害怕这个男人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好了,集合。送亲的家属们都回去吧,我们该出发了。”臧青看不下去,他抿了抿嘴角,狠狠地一勒缰绳,朝着身后的那些老百姓朗声道:“都回去吧,等着我们凯旋而归的那一天。”

    女人泪流满面的拽着男人的手,不想松开。可是,她再不想松开,男人还是要走的。

    就在俩人的手就要分开的时候,男人忽然紧紧一握,拽着她的手,将她拉回到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如果我回不来,就别等我了,我准许你改嫁他人。”就算这个社会不允许,但是我同意,这个社会又能怎么样?!我同意就行!

    战马嘶鸣,藏青胯下的高头大马扬起了前蹄,他紧紧勒着缰绳,再次回过头,看着身后从城里终于出来的莫子年,他道:“侯爷,我们该出发了。”

    “嗯。”莫子年严肃的点点头,“出发。”

    早点回来!!!

    眼看着那整齐的大军渐渐远离了城门,一个身穿鲜红薄纱衣裙的女人,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等她终于挤到最前面的时候,大军早就走远了。她的眼泪也就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看着远走的军队,她愣了一愣。也不知道女人突然想起了什么,擦了擦眼泪,她又重新挤进了人群里,等到她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城墙上。她看着远走的军队,拎起了衣裙一角,翩翩起舞。鲜艳的衣裙在黑夜里煞是惹眼,那优美的舞姿,身段极软的跳着送行舞,只是,那个人却一直都没有回过头,“将军,妾身等你归来”

    军队走了两天的时间,才走到虞城一百里以外的位置。勘察了地形后,决定在此安营扎寨。

    休整半个时辰,臧青就迫不及待的派了个密探,去打探一下虞城里现在的情形。

    这一路上,密探都很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行踪,就怕被燕国或者是西昌国的人发现。

    走了好半天,虞城才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当初这个整个夏国里最自由的城,此时却是被重兵把守,不准进,也不准出。那些个士兵分成了两个派别,左边的是一派的,右边是一派的。看着那衣服的样式,左边的应该是西昌国的人,而右边的,是燕国的人。不过,就是不知道,除了这两个国家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国家也跟着参与了?!

    密探趴在比人还高的草丛里,细细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也可能是他离得太远了,他有些没看清楚,总感觉那个城墙上好像挂着个什么东西?!

    眯了眯眼睛,还是有些看不清。

    密探皱着眉头又小心的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他便又小心的往前蹭了两下。一直到感觉能看清楚那墙上挂的是什么了,他才再次小心地隐藏起自己。

    待他终于看清楚了那城墙上挂的,他顿时大吃了一惊,险些没叫出来,幸亏他手快,捂住了自己的嘴。

    而那城墙上挂着的,是颗人头,吊着长长的头发,随着微风,正小幅度的摆动着。

    他恨恨的瞪着眼睛,暗暗地咬起了牙齿,一双手紧紧捏成了拳头,捏的青筋暴起,指节泛白:“这帮禽兽,真是太可恶了。”

    他们汉人最讲究的是入土为安,落叶归根。而他们这些野蛮人现在的做法,就是在打脸,生生抽在脸上,感觉特别的疼,羞辱,赤果果的羞辱。

    他一拳砸在地上,原本还想再观察一会儿,却不想居然被那城墙上巡逻的士兵发现,那士兵的眼神太尖了,他整个人都快埋起来了,还能看见他,指着他就是一声大叫,“什么人?!”

    他暗暗一声咒骂,赶紧爬起来,就往回跑。

    他听见身后的城门轰隆一声被打开了,几个人骑着马,快速地追了上来。他只来得及回头看一眼,就见其中一个人甩着马鞭子,嘴里“哇哇”的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怪叫,然后一鞭子就抽了过来,直接抽在他的后背上,疼得他一个踉跄,猛地往前一扑,直接趴在了地上。

    身后那些人发出一声大笑,紧赶了几步,勒着缰绳将马的前蹄就立了起来,带着呼啸的风声,重重的就要踩在他的身上,想要把他踩死。

    他下意识地捂着脸,就地打了个滚,然后手快速的从袖筒里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就在那冲的最快的那个人的马腿上喇了一刀。

    马受疼,一声嘶鸣,一阵疯狂的抖动,直接将背上的人,给抡了下去。

    密探站起身,手里握着匕首,朝着那些蛮夷之人一声大吼:“来啊,一群乌合之众,小爷我分分钟灭了你们,叫你看看我夏国天朝,岂能是你等蛮夷之人可能随便欺辱的!!!”

    “怎么还不回来?”臧青坐立不安的在帐篷里走来走去,他时不时地看一眼账外,那个被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没回来,“难道是出事了?!”

    “急什么?”莫子年冷静的一声哼,“我只再等半个时辰,如果探子还不回来,那我就要强攻了。”

    “强攻?!”臧青愕然:“怎么能强攻,虞城内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如果他们西昌国用百姓作为人质怎么办?!”

    “人质?!”莫子年沉思了片刻,然后一挑眉头,冷笑道:“他们,不不不,那些城里的百姓估计早就知道自己会被当做人质吧,如果我们迟迟没有动作,那这座城不管是早还是晚,都是攻不下来的。”

    “侯爷你什么意思?!”臧青怎么听都感觉莫子年的话有些不对劲,不对,不是有一点,是很不对劲。

    莫子年冷冷一笑,“臧将军,本侯什么意思,你应该很清楚。”

    “你”莫子年说的意思,果然是他想的那样。臧青气结,指着他的手抖了抖。他从小就知道莫子年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从很久以前就对他敬而远之。只是,他竟然不知道,这个莫子年居然如此恶劣不堪,真是丢他们这些汉人的脸面,“侯爷,本将军告诉你,你的那些想法,本将军是不会同意的,本将军是不会强攻的。”

    “不会强攻?!”莫子年翻了翻手里的地图,哂然一笑,他双手撑着桌子,慢慢站起身,倾着身子凑了过来,“将军,本侯是主帅,虽然你是大将军,但是,你要听本侯的。”

    臧青看着面前的莫子年,那人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一双细长的眉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似乎他现在说的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一样,“而且”莫子年顿了顿,继续道:“城里的百姓应该感恩,本侯是来解救他们。”

    “你,混蛋”莫子年的那副嘴脸真不是一般的恶心,臧青怒了,他原本就是个武将,没有文人的那些文绉绉的咸酸文雅,他一把抓住莫子年的前衣襟,手就扬了起来。

    “将军,将军”那拳头还没砸下去,就被从外面赶进来的副将拉住了。

    “将军,于宇回来了。”副将周铎拉着臧青走到一边,小声说道。

    臧青狠狠得回头瞪了眼莫子年,他是真的很想揍他,“妈的!!!”他嘴里低骂了一句,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拎起自己的头盔,就大步的走了出去。他是真觉得,跟莫子年在一个帐篷里呆着,连空气都很恶心,让他不舒服。

    莫子年看着臧青猛地掀开帐帘离开,他冷漠的一笑,又一屁股坐了下来,继续看着手里的地图。这虞城虽说是离他的领地比较近,但是他一次也没过,这附近的地形他并不是很熟悉。

    藏青随着周铎走出帐篷,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趴在马上,慢腾腾的跑了回来。

    “骑马?!他是骑马去的吗?!”臧青疑惑的问了一嘴,有点想不起来这个探子是怎么出去的了。

    等了没一会儿,于宇终于到了藏青的面前。

    臧青刚要张嘴说话,却发现于宇居然满身是血的挂在马上,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刚想上前一步将于宇扶下来,却见于宇气若游丝的抬头瞧了一眼,一眼看见臧青,他长叹一口气,也松了一口气。松气的同时,他的手再也没有力气抱住了马脖子了,便“扑通”一声从马上掉了下来。

    臧青赶忙上前,一把扶起他,让他靠着自己,“怎么回事,怎么伤得这么重?!”

    “将军”于宇费力地说出两个字,就再也没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直接就喷在了藏青的手上。

    藏青顿时慌了,他手忙脚乱的胡乱擦了把于宇嘴角边上的血迹:“别说话,别说话,本将军给你找大夫。”

    “将军。”于宇摇了摇头,一把抓住藏青的袖子,“将军,他们的兵力,两国兵力十足,城门把守,重兵。城墙上,挂着一个人的,头颅,他们,在羞辱,将军,你一定要,把他们赶出去!!!”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于宇就已经开始喘不上来气了。

    “别说话,本将军,本将军”臧青眼眶有些发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还没开打呢,他的小兵就死了一个,而且,他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你,你叫什么啊?!”

    “将军。”于宇眯了眯眼睛,笑了,他紧紧抓着藏青的袖子声嘶力竭的低声喃喃:“将军,等凯旋归家时,求将军,告知我娘一声,说他儿子,没给她丢脸!!!”

    臧青一愣,然后重重点点头,眼泪就在眼眶里凝聚了开来。

    于宇看他答应了,他笑的更开心了,弯弯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将军。”他道:“你,太,感性了。”

    是啊,藏青太容易感动了,他这个大将军当得,是夏国有史以来最爱哭的一个,身高八尺的堂堂男儿,有时候却会哭的像个孩子,但他是个好人,是个好将军。

    “娘啊。”于宇仰望着天空,笑着弯起了眼睛,眼球越发的变得浑浊了起来:“我食言了,不能替您送终了。”

    于宇死了,他是死在他最崇敬的大将军的怀里,也许将军没有他的年纪大,但是,他真的很崇拜他,他是个真正的男儿,虽然,将军可能并不知道他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