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攻城2
    爹爹说,那些人,以后都将会是他的臣民,可是,他的臣民,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瞪大了眼睛,眼泪早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就算古代的人再怎么早熟,那他十来岁,也只是个孩子,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并不大。

    林猫儿嗤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到底是孩子,承受能力还是太差。”

    远处,尸横遍野。

    曾经最繁华的地段,此时却是三三俩俩的横七竖八的躺着大小不一的尸体,有妇人的,也有小孩的,而地上,也是这一块,那一处的汪着一滩又一滩已经变黑了,干涸的鲜血。整个街道上都是乱糟糟的,东西被扔的乱七八糟的。

    有的人家居然还着着大火,烧断的木头“噼里啪啦”的作响,不时的从房梁上掉下来。一个人在大火里哭嚎着,求助着,可是,那些还活着的人都已经应接不暇了,哪里还有空救助那个大火里的人?!而那个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以前要好的相邻,此时却是麻木的从他身边走过,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声音降下去,看着他被烧成炭

    李莞杰不敢再看下去了,他扭了脑袋,尽量看着别处,绷着一张小脸,被那些人推搡着往前走。他的眼睛就像一潭死水一样,毫无波澜,或者说,他在抑制着愤怒。

    “儿子,我的儿子!!!”

    “娘子”

    “救命啊,救命啊!!!”

    哀嚎声,声嘶力竭的痛哭声,不断的充斥着耳朵,李莞杰的脸色也越来越吓人,他通红着一双眼睛,神色有些无助,他很惶恐,很不安。他现在迫切的想找到他爹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好像要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砰砰砰。”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巨响,紧接着,一大团的着着火的东西,不知道从哪里砸了过来,正砸在他的面前,他被吓了一跳,脚步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张嘴就哭嚎了起来:“爹爹,你在哪啊,小杰好害怕,好害怕!!!”

    他说他是男子汉,可是他食言了,他并不坚强,他甚至还有些软弱,他害怕,他怕见不到爹了。

    “孩子,难为你了。”张德仁听见李莞杰的哭声,他连忙回过头,狠狠地挣开两边抓着他的人,三步并作两步的就迈了上去,他一把将李莞杰搂在怀里,双手搂着他的眼睛,长叹气道:“这些都是大人的错,并不该要你们小孩子来承受的。”

    “快点走,别磨磨唧唧的。”看见张德仁转了回来,那些负责看管他们的人状似凶狠的推了他一下,实则,根本就没碰着他。

    被那些人虚推了一下,张德仁有些不满,他抬起头很凶狠的瞪了过去,“别碰我们,我们会走。”说着,他搂着李莞杰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他转身的太快,他并没有看见林猫儿那种若有所思的眼神,很平静的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林猫儿动了动嘴角,眼睛很平静的扫过那些充满死亡的地带,她是无情的,她在心里如是说道。她不知情是为何,不知伤感难过。也许在以前,她应该是明白的,可是如今,无情如她,又或者,她可能本来就不是人!不过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会伤,不会死,就连那些草木植物,也是比她强的!

    “我他妈就是个nster!!!”林猫儿眯了眯眼睛,喃喃的摇了摇头,她似乎想笑,可是,她又笑不出来,最后只能是皮笑肉不笑的僵持在那了。

    “将军,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您发号施令。”周铎单膝跪地,拱着手,微低下头。

    看着周铎身后的几十个人组成的前锋敢死队,臧青不自觉的捏了捏眉心。他深吸一口气,一句话也没说,双手背在身后,严肃的板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他双手扶在周铎的胳膊上,搀起了他。

    周铎有些奇怪,他不知道自家将军的葫芦里,又想卖什么药。

    “众位将士。”藏青很冷静的在那是几十个人的队伍里穿行:“家中老父母者,出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有四五个人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臧青继续道:“家中独子者,出列。”

    又有五六个人出来了。

    看了看出来的那些人,藏青又说道:“家中妻儿者,出列。”

    又有三四个人出来了。

    看着出来的那十来个人,臧青满意的点头,然后他一拽缰绳,利落的上了马,“刚刚出来的那十来个人同大军镇压后方,其余的跟我冲。”

    那些人一听,急了,他们赶紧上前几步,跪在了藏青的马前,焦急的说道:“将军”

    “将军,我们要和将军共生死”

    “将军,我们也是先锋队的一员,我们不要搞特殊!!!”

    “回去。”臧青瞪着他们一声喝,“我是将军,我说的算,给我回去。”

    “可是将军”那些人不甘心,同样都是先锋队,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和将军同生共死,却要像个懦夫一样,缩在军队后方,被别人保护?!

    “这是军令,谁再多说,就是违抗军令,滚开!!!”臧青手中的鞭子“啪”的狠狠一甩,抽在地上,激起一片的灰尘:“再多说一个字,军法处置!!!”

    “臧将军,本侯看这天都快黑了,你们到底去不去了?!”藏青的话还没落下,那头,莫子年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离的老远的,隔空和他喊话。

    臧青连看都懒着看他,他一声不吭的白眼一翻,狠狠一勒缰绳,手中的马鞭打出一声响,怒吼一声:“出发,驾!!!”

    几十匹马扬起一地的灰尘,而那十来个从前锋上退下来的人,却是心有不甘的看着藏青等人消失,“将军”说好的同生共死呢?!

    远远的看着,那几十人的马匹都是上等的好马,跑也得快,只在眨眼间,便扬起了一地的灰尘。

    看着那些人的身影也在渐行渐远,莫子年冷哼一声,身形极其利落的翻身上马,手臂高高扬起,“众将士听令!”

    “属下听令。”万人齐呼,响彻云霄。

    莫子年一勾嘴角,温吞的笑了起来。他头戴铁盔,手握长枪,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原本还有些温润如玉的气质,在那一身的铁铸的盔甲的遮掩下,也是瞬间变得凛冽的煞人心魄,好像他生来就是如此一般。

    “杀呀!!!”

    只见那是十几万人的大军整齐有序的朝着虞城内进发,战鼓齐鸣。那人群黑压压的,仿佛要遮天蔽月一般,带着天上厚重的云彩一起朝着前方涌进。

    虞城上方,守卫城门的士兵一眼看见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军队,朝着这边尘烟滚滚的冲了过来,心中顿时慌了。

    “大人”那守城的士兵刚想回头去找明都,却见明都已经和苗习镰走了上来。

    明都慢条斯理的走到城墙边上,完好的那只手放在城墙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墙面。“终于来了。”他勾起嘴角冷冰冰的笑了,猛地,他扬起那只还完好的手臂,一声大喝:“弓箭手准备!!!”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排排的弓箭手走上前来,弓箭拉得满满的,瞄准着下面最先冲过来的先锋敢死队。

    “放!”

    霎时间,漫天的箭雨,倾天而下,第一排射完,第二排上。

    明都嘴角嚼着阴冷的笑意,那股笑意,带的他整张脸显得越发狠戾,“把命都留下来吧。”

    苗习镰漫不经心的扫了下方一眼,他微微低着头,似乎在笑,“好多人啊!”

    “小心,将军!”

    那漫天的箭雨感觉躲都躲不开,眼看着十来只箭就要将臧青扎成了刺猬。

    一个离臧青最近的小兵一声大吼,快速的驱着马奔了过来,长枪一甩,他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万箭齐发的箭雨。他连头都没有回,就“噗通”一声从马上歪倒下来,死不瞑目了。

    眼看着那小兵在他面前倒下,臧青顿时怒了,他红通通的眼睛,手里的长枪紧了又紧,最后一声怒吼,他双脚狠狠一夹马肚子,纵身跃起,踩在马背上脚尖一点,他整个人便腾空而起,狠狠地就将手里的尖枪甩了了出去。

    而在他对面的明都阴沉沉的看着他笑,却见下一刻他随手一捞,直接从旁边扯过一个女人挡在他面前。

    看着他的动作,藏青的眼睛瞬间变睁大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亲手扔出去的尖枪将那个还来不及哭嚎的女人扎了个透心凉。

    “将军好功夫。”看了看自己手里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女人,明都嫌弃的将她往旁边一推,隔着城墙,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臧青喊道。

    “砰”臧青重重落在地上,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断在发抖,怎么会这样?!那个畜生真的拿百姓作为人质!!!而且,他还想要救助的百姓,就在他的手里丧生了?!是他亲手杀掉的。

    “臧青,小心。”城墙之上突然响起一道叫声。行军打仗,最忌讳的就是乱了心神。

    只见明都回身从手下的手里抢来一副长弓,对着臧青就拉了开来。

    藏青下意识的抬头,他看见夏之璃被绞着双手,朝着他一声大吼,然后猛地就将明都撞到一边,与此同时,明都那只箭已经射了出来,狠狠地就刺穿了藏青的胳膊,如果不是偏差一点,那只箭估计会射中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