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上京
    每日清晨的时候,老管家都会替林猫儿出门打听,看看那些军队有没有招人的打算。但是,很失望的是,并没有。最近这段日子,并没有听说这附近的军营有招人的打算。

    这日,老管家又出了门,刚一上街,他就瞧见不远处的公告处围了一堆的人,他连忙也跟着围了过去,想看看是不是要召兵了。

    挤了好半天,他终于挤到了最前面,仔细的将那公告看了一遍。他生怕看错了,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下来的,看完之后,他就乐开了花。等了这么久,功夫不负有心人,军营终于要来招人了。

    老管家对着天地拜了又拜,便急急忙忙转身,赶快回家,将这件事告诉林猫儿。

    因为现在是危险时期,虽说那个西昌国算是半投降,半和解。但是他们那些高官贵人,都知道,这场战争是迟早的事情,这件事情还不算完。估计那西昌国现在就是憋着劲呢,就能等哪天爆发呢。

    所以,他们夏国也不能落了人家下风,尽早将人招进军营,尽早开始训练,也好在开战的时候有胜算不是?!

    “林姑娘,林姑娘……”回了闲王府,老管家一路小跑着,跑到了后花园。

    最近林猫儿呆的无机六受的,闲的都难受。她是很希望自己能马上离开这里的,毕竟在别人家的屋檐下待着,脖子都抬不直。

    “林姑娘。”老管家找到林猫儿,就弯着腰双手撑着腿,喘着粗气,说不出话。

    “慢慢来,别着急。”看这老头气都喘不匀了。林猫儿赶紧站起身,将他扶到凳子边上,让他坐下。

    “林姑娘。”半响后,老管家的气终于喘匀了,“林姑娘军营就要来招人了,您放心好了,就在这几天,等到来招的那天,老奴陪您一起去。”

    “嗯。”林猫儿眯了眯眼睛,这一瞬间,她是觉得自己的身心都是很舒服的,那应该是称之为舒服的。“你家王爷,现在应该到京都了吧。等他回来的时候,替我谢谢他。”

    “我家王爷,按日子算算,现在应该早就到了。”

    ……

    夏之璃在他京都的院落里,天还未亮,他就起了床,接过竹递来的官服,慢条斯理的穿上。然后洗了脸,洗了手,去了前厅,下人正有条不紊的把饭快速的摆上桌来。

    他掀了掀官服的下摆,坐了下来。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这么早起来过,山高皇帝远的,他不禁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接过小丫鬟递过来的筷子,他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嚼了一口,他突然偏头看了看身边的座位,那个位置空空的,他却蓦地笑了一下。

    那个小丫头,每次见她的面,她都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好像她很百变一样,让他这平淡无奇的人生,突然多了份乐趣。

    想着,他眯了眯眼睛,又夹起一口菜放在嘴里。才嚼了两口,他却很突然放下了筷子,不想吃了。他叹了一口气,自己一个人吃饭还真是很无趣的。

    算了,不吃了。

    捡起桌子边上的手帕,擦了擦嘴,“捡下去吧,不吃了。”说着,他站起身,就走出去,上早朝去了。

    坐在马车里,马车很平稳的,快速的朝着皇宫奔去。

    那街道两旁尽是战争后的萧瑟场景,因为本来就天黑,再加上那些平民百姓,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给打怕了,纷纷缩在家里不出来。

    而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皇宫,却是更加的富丽堂皇。在这黑夜之中闪闪耀眼,它似乎根本就没有受那战争的影响,高高地耸立着,和这萧瑟的街道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到他到了那皇宫门口,下了马车,那些个大人基本都已经来了,远远地看着,那些大人相互簇拥着,正往大殿里走呢。

    夏之璃站在门口,抖了抖长袍。

    他挑着眉头,跺了下脚,最近的天气是越来越冷,看来是要下雪了。他仰起头,瞧了眼天色,吸着鼻子,将脖子缩在衣领里,双手往袖筒里一插,大步的就朝着大殿走去。

    进了大殿里,那些大人都是三个一堆,四个一伙的小声地讲着悄悄话。不时的,还有大人的目光及其轻慢的扫过他的身上,然后嘴角一勾,类似于嘲讽的笑了一下,就又转回头,几个人继续小声地讲话。

    这样的场景夏之璃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只是将脖子缩得更加的深,然后毫不在意的微阖着眼睛,小小休憩着。

    等了没一会儿,就听见秦小太监一声高喝:“大王驾到。”

    听着那又尖又细的声音,夏之璃有些不舒服的颦起了眉毛。他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扫了眼被人扶着出来的夏孤,然后,他随着众人,一撩袍子,跪伏在地上,小声念叨:“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孤懒洋洋的,极没有形象的往龙椅背上一靠,手一抬,有气无力道:“众爱卿平身吧。”

    “谢大王!!!”

    看着众位大人都已经站起来了,夏孤这才打了个哈欠,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看夏孤那模样,秦小太监了然的往前一站,拂尘往胳膊上一搭,继续用他那又尖又细的声音唱道:“众位大人有事请奏,无事退朝。”

    “臣有事要奏。”

    随着秦小太监的话音,莫子年横移了一步,站在中间的空位上,朗声道了一句。

    “奏。”夏孤不耐烦的抬了抬眼皮,横了眼莫子年,觉着他特别的不懂事。

    莫子年才不管夏孤是怎么想的,他一拱手,垂着眼睑,继续道:“大王,臧青,臧将军军前抗旨不遵,理应受罚。”

    “抗旨不遵?!”夏之璃一听,冷冷一笑,他将脖子伸了出来,瞄了眼莫子年,似笑非笑道:“侯爷,抗旨不遵,你也要说明白臧青为什么抗旨不遵,你可不要想要用片面之词,就定了臧青的罪。虽说他在牢房里关押着,但是,本王可是当事人,你是要本王将你当时干了什么事,都说出来吗?!”

    “王爷,本侯敬你是王爷,但是,军前抗旨就是不对,难道说,他是将大王也不放在眼里吗?!”

    夏之璃一听莫子年的话,他扑哧一声,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双美瞳魅惑的上调,“王爷?!你还知道本王是王爷啊,本王还以为你不知道呢!!!”顿了顿,夏之璃的笑脸瞬间就垮了下来,一张美人颜,伤心的弯着嘴角,真是我见犹怜。他转头朝着夏孤就想跪下去,只是他腿都已经弯了,他却又生生僵在了那,他想起了林猫儿的话,突然就不想跪了。

    片刻后,他又若无其事的站直了身子,虽然他脸上还是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但是他的眼里,却闪着冷冷的讽刺,“大王,之璃这王爷当得也是极不得人心,既然如此,大王便收了之璃这王爷之位,让之璃当个普通人吧。”他语带哭腔,眼睛红红的恰到好处的带点水雾,一双红唇也是嫣红嫣红的。

    这夏之璃太妖孽了,不光是莫子年看直了眼,就连夏孤也是头回坐直了身子。

    他微睁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夏之璃,眼里却闪着复杂的神色。他抿了抿嘴角,那张已是苍老无比的脸上,越发的闲的孤老,双鬓白发,满脸皱纹。

    好半响,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抬了抬手,“好了,这点小事有什么好争的,之璃说得对,就按之璃说的办,臧青,无罪释放。”

    夏孤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夏之璃的脸上便带起了一丝笑意,他拱着手,弯下腰,言语里笑嘻嘻的:“谢大王恩典。”

    夏之璃高兴了,莫子年却是有些不甘,他愤愤的扫了眼夏之璃,却什么话也不能说,只能自己生闷气。

    看夏之璃那一副欣喜的模样,夏孤的脸上也似乎带了笑意,他嗔怪的往后一靠,道:“还有你,之璃,下次不准再提废王之事,若是再提,别怪父王翻脸。”

    那两个字从夏孤的嘴里说出来,夏之璃的脸上忽然不正常的扭曲了一下,速度快的根本就没有人看出来。他慢慢的垂下眼睑,掩去了眼里的神色,声音依旧笑嘻嘻的:“是,之璃记住了,之璃谨记大王的教诲。”大王那两个字被夏之璃狠狠地咬了一下。

    听着夏之璃的话,夏孤的老脸上又是闪过一丝失落,他无声的长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站起了身。

    一边的秦小太监见了忙是上前扶住夏孤的胳膊,然后转头朝着那些大臣道:“退朝。”

    夏之璃这一辈子,也许只有臧青这一个人是真心待他的。所以,他不能让臧青有事,不管以后会怎么样,他坚决不会让臧青卷进那些大臣里的苟且之事。否则,凭着他那笨脑子,早晚会叫人吃了的。

    臧青出狱的时候,夏之璃亲自去牢房里接臧青出来,虽然臧青是被关进了牢里,但是好在他夏之璃暗中打点了一番,臧青也没怎么吃苦,虽说地方住的是差了点,但好歹没挨打不是?!硬朗的进去,硬朗的出来。

    “臧青,走,我请你吃饭,替你去去这晦气。”看着臧青从牢房里走出,夏之璃的脸上也就挂了些许真诚的笑容。

    “嗯。”臧青点点头,笑的依旧憨憨的。

    臧青本来就是身高八尺的壮实男儿,虽说没有夏之璃长的妖艳,俊俏。但是他那一身正气,却是谁也模仿不来的,剑目星眉,英气逼人。

    “别笑了。”夏之璃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傻里傻气的,走了,吃饭了,我今天还没吃饭呢,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