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疏通
    夏之璃俩人去了他们以前最常去的周记酒家,到的时候,竹已经替他们温好了酒,点好了菜,见他们进来了,他一躬身,也就退了下去,顺道的,轻轻关上了门。

    夏之璃盘腿坐在软垫子上,端起面前的酒壶,亲自替臧青斟了一杯酒,递给了他。

    臧青也没有丝毫拒绝,伸手就接了过来,仰头喝了个精光。长叹口气,他咂咂嘴,道:“还是这外面的酒好喝,那里面的,哎,都不是我嫌弃,太难喝了,不光涩嘴不说,还有股味,简直就是难以下咽。”

    “行了吧。”夏之璃给自己也倒了杯酒,他微眯着眼睛,半是享受,半是揶揄的调侃道:“就你这酒鬼,还难喝,有的你喝都好不错了,你还嫌东嫌西的,要不是我帮你疏通,你就连那糟酒都喝不到。”

    “行行行,你最好了,谢谢你啊。”臧青敷衍的一阵点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酒壶,挪不开眼。

    肚子里的酒虫已经被勾的“吱吱”直叫唤,可是这夏之璃该死的,就他自己喝。

    他舔了舔嘴唇,被馋得不行。

    看着臧青那副馋样,夏之璃“噗嗤”一声,抿嘴就笑了起来,他就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给。”看臧青那可怜兮兮的,哈喇子都快淌下来了,他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打算逗他了,便将手里的酒递了过去。

    接过夏之璃手里精致的小酒壶,臧青“咕咚咕咚”对着酒壶就是一阵牛饮。直到喝得打了饱嗝,他才一抹嘴,豪气万千的叹了口气,“爽快,哈哈哈!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臧青只要有酒,万事便皆是浮云。

    看着臧青如此的随意,洒脱,夏之璃却是突然有了短暂的失神。失神过后,他拄着下巴,有些怅然失措的望着窗外的天空,叹了口气。

    “哎,喝的好好的,又在那唉声叹气的,干什么?!像个娘们一样。”臧青哈哈一笑,将手里的酒壶递了过来,“给,喝喝喝,喝醉了,脑子里就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就发现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啊!”

    “好你大爷。”夏之璃嫌弃的一推他手里的酒壶,骂了一句,“你还真当酒是万能,等哪天喝死了,你就不得意了。”

    “你大爷?!”被夏之璃这么一骂,臧青的脑子更迷糊了,“那是什么东西,我大爷?!大爷是什么?我好像没大爷啊?!”

    夏之璃被臧青一问,才反应过来,刚刚他嘴一秃噜,居然把林猫儿的口头禅给秃噜出来了。他抬起手捡起桌子上的酒杯,掩饰性的喝了一口,“没什么。”

    “哦,对了。”将酒杯放下,夏之璃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你们军营招人的时候,记得收一个叫林猫儿的小姑娘。”

    “你说什么?!”臧青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掏了掏耳朵,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小姑娘?!你确定你没有口误吗?!”

    “我确定我没有口误,是个小姑娘,林猫儿。”

    “你开什么玩笑?!”看着夏之璃那么认真的表情,臧青还是有些不相信,他甚至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夏之璃定定的看着臧青,也不说话。他只是挑了挑眉头,似笑非笑的喝了一口酒。

    “哎,不是。”这回臧青确定了,夏之璃是认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比珍珠还真,“她可是个女人,一个女人进什么军营啊?!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可是没有女子当兵的先例的,就算有,也是他们西苍国。我们国家,怎么可能?!最主要的是,你想让她进军营,就大臣们那一关你都过不去,而且,他们现在巴不得抓住你的把柄呢,你现在这么做,不就是把把柄递上去给他们吗!!!”

    臧青急得不行,他真想站起来转个圈,想想该怎么阻止夏之璃那荒唐的想法。可是,想了半天,他也想不出来。

    锤了锤头,他这头急的不行,可是他说了那么一大堆的长篇大论,那头夏之璃却一点也不着急。他甚至端着酒杯气定神闲的喝了一口。

    看他那稳稳地模样,臧青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气得鼻子都快歪歪了,夏之璃还是一副不急不忙的样子,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说完了?!”夏之璃笑眯眯的问了一句,也不等臧青回答,他往嘴里塞了一口菜,嚼了嚼,才继续道:“这你就放心好了,我早就想到了,到时候,你只管把人给我收进去就行,其余的无需多言。我呢,自有办法,叫那些大臣们乖乖的给我闭嘴。”

    “你”臧青语塞,他紧拧着眉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该怎么劝解他。

    其实他也知道,夏之璃这人从小就主意正,只要是他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他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是不管了。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她受不了从军营里退了出来,你可别怪我狠。反正,我还是那句话,我不认为女人能在军营里挺下去,她坚持不了,你可别怨我。”

    “不会的。”夏之璃微微一笑,那副奸诈的模样,越看越像个狐狸:“我相信她,她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臧青很郁闷,“你可别光说,那也得等我看见了才作数。”

    “你尽管看,那小妮子,等你见了面,一定准保你大吃一惊。”

    “切。”臧青不相信的撇撇嘴。

    虽说他嘴上是答应了,但是他心里还是觉得别扭。他这个人特别的大男子主义,他骨子里就是有一种瞧不上女子的感觉,总认为,女子就该在家相夫教子,遵从三从四德。当什么兵啊?!他在心里不屑的嗤之以鼻。不过到了他的手上,那就是他的兵了,该怎么做也是他说的算,总会有把她折磨出去的办法。

    想着,他嘿嘿一笑,两只眼睛里尽是精光,满脸的歪门邪道。

    看着这样的臧青,夏之璃忍不住失笑一声,摇了摇头。

    臧青在想什么他当然知道,不过,他是不会提醒林猫儿的。如果,在臧青的她手上都坚持不下去,那还谈什么报恩,谈什么重用?!

    如果没有用,那他就当救了一只可怜的,会摇尾乞怜的小狗罢了!!!

    夏孤躺在床上,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忽然听见,屋外响起一阵极轻的脚步声,紧接着,被紧闭的房门就被推了开来,一个人轻巧的跪在他的床头前,也不说话,只是静悄悄的跪着。

    他摸了摸睡的有些睁不开的眼睛,费力的支撑着胳膊,慢腾腾的坐了起来,“谁呀。”嗓子喑哑的不像样,他捏了捏喉咙,干咳了一声,“抬起头来。”

    “大王。”来人跪在那里,低声叫了一句,抬起了头,是秦小太监。

    看见那人的长相,夏孤有些失望,他又揉了揉太阳穴,皱起眉头,嗓音中略带不耐烦地问道:“孤不是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孤吗?!你是将孤的话当耳旁风了?!”

    “大王,奴才惶恐。”秦小太监知道这夏孤是有些喜怒无常的,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一头重重磕在地上,嘴中叫道:“大王,是闲王爷,闲王爷求见,奴才才斗胆,叫醒大王。”

    “之璃来了?!”一听说是夏之璃来了,夏孤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赶紧站起身,抖了抖衣服,想把自己打扮得精神点。可是一转头看见秦小太监还跪在那,他顿时怒从胆边生,一脚就踹过去,嘴里骂道:“你这该死的奴才,怎么不早点叫醒孤。”顿了顿,他又叫道:“还不快把闲王爷请进来,若是闲王被冻出了什么好歹,你这该死的奴才也不要活了,还不快去???”

    秦小太监的脸被踹了个正着,就算现在的夏孤已经衰老不堪,但是他当年的霸气还是在的。他那一脚,直踹的秦小太监脸一顿抽痛,但是疼他也要忍着,“是,是,奴才,这就去。”

    说完,他连滚带爬的就退了出去,宣了夏之璃觐见。

    夏之璃进入御书阁的时候,夏孤身上披了一件衣服,板板的坐在桌子后面,挺着总也挺不直的腰板,故作威严的看着他。

    “参见大王。”夏之璃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他手下顿了一下,才像是后知后觉一样,撩起长袍的下摆,慢腾腾的跪了下来:“大王万岁,万万岁。”

    “好了好了,快起来,快起来。走近一些,让父王好好看看你。”只绷了一瞬,夏孤就绷不住了,他弯下了腰,脸上带着笑开了花的笑意,直朝着夏之璃招手,想让他走近些。

    “大王。”夏之璃站起身,微微一笑,带着疏离的距离感道:“大王圣颜,我等臣下岂是能近前的。”

    听着夏之璃这遥远的语气,夏孤不禁失望的苦笑起来,他摇了摇头,慢慢收回了手:“璃儿,你还是恨孤的。”

    “大王说笑了。”夏之璃皮笑肉不笑的勾起嘴角,眼里闪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芒:“大王可是夏国最高掌权人,臣下怎敢恨您?!除非臣下不要命了。”

    看着夏之璃那唇边冷冰冰的笑意,夏孤只能无奈的再次叹了口气,是该恨我,你应该恨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