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两道圣旨
    晃了晃头,把那个想法甩出去,夏孤感觉又有点困了,他力不从心的强撑着自己,不想在夏之璃的面前露出一点倦意。

    “你来找孤,是出了什么事吗?!”从前的时候,夏之璃如果没有什么重大的事,他是坚决不会来后宫见他的。

    这样一想,夏孤又感觉心有点堵得慌,他有些不想看见夏之璃了。

    “大王。”夏之璃嘴角嚼起一丝笑意,他拱着手,往前进了一步,“大王,臣下发现了国师曾经预言的那名女子。”

    “什么女子?!”最近脑子混混浆浆的,夏孤有点想不起来国师说过什么事情了。

    夏之璃将头低了下来,在夏孤看不见的地方,他冷漠的抿起了嘴巴,缓慢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大王可还记得,得无心者,得天下?!”

    “无心者?!”听闻此话,夏孤神色一凛,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你说的无心者,可是没有心跳?!”

    “自然是。”

    “那快把她带回来啊!她在哪里?!”

    “大王,切莫急躁。”夏之璃慢慢抬起头,他直直的盯着夏孤,声线依旧缓慢:“大王还记得国师,说过什么吗?!”

    夏孤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但是夏之璃还老是问他问题,他的脑子早就已经成浆糊了,纷乱的什么想不起来了。别说很早之前国师说过什么,就是现在夏之璃前一秒和他说过什么,他都不记得了,他还能记得国师说过什么吗?

    夏孤伸出一只手,闭着眼睛揉了揉鼻梁,然后他才勉强打起精神,“国师还说过什么,你就直说吧,孤已经想不起来了。”

    “国师说,得无心者,不可强求。若是强求,必成大祸。”

    “那你的意思呢?!”

    “大王若是信得过臣下,那无心者,臣下可以暂时替大王照顾,等时机成熟,臣下自然会将无心者献给大王,恭祝大王夺得天下,坐拥万里江。”正说着,夏之璃一撩袍子,单膝跪在地上,双手交握,拱在胸前,朗声祝贺道。

    听着夏之璃的话音落下,夏孤若有所思的一挑眉头,他身子往前一顷,半眯着眼睛,直直的盯着夏之璃,嘴角边带着笑意的问道:“你来这里,可不会只是为了这件事吧?!”就算夏孤现在再怎么老眼昏花,但是夏之璃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想法,他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夏之璃眯着眼睛,掩去眼里的神色,嘻嘻的笑道:“大王还是那么厉害,臣下在想着什么,大王还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行了,别拍马屁了,快说吧!”

    “大王,还是关于那无心者,那无心者想到军营里锻炼一番,臣下想着,自是锻炼也好,以后帮着大王收复万里江山,也是需要能力的,但是……”夏之璃迟疑。

    夏孤一挑眉:“但是什么?!”

    “但是,那无心者是个女子,诺是让个女子进入军营,那些大臣怕是不会同意,更何况,我们夏国,也没有这个先例。”

    “她想进军营?!”夏孤问。

    “对。”夏之璃点头。

    看着夏之璃殷切切的目光,夏孤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他捏着喉咙,清了清嗓子,“那你叫孤一声父王,你提什么要求,孤都答应你。”

    “大王?!”夏之璃诧异的叫了他一声,有些不解。

    “怎么,不愿意吗?!”夏之璃迟迟不愿意叫,夏孤原本还在笑的脸,突然就垮了下来,他冷漠的瞧了他一眼:“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孤就当你没和孤提过要求。”

    伴君如伴虎,无情最是帝王家。

    夏之璃低下头,面无表情的,冷冷的笑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要叫出那两个字,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但是,为了他自己。

    想着,夏之璃狠狠一咬舌尖,叫自己保持住清醒,千万不要被那失控的情绪给控制住。

    “父…”夏之璃顿了一下,他颦着眉头,又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那两个字才算吐出来:“父王。”

    “好好好。”夏之璃只是叫了他一句父王,还是被他要挟的。但仅管如此,夏孤还是有一种要哭的冲动,他抬起宽大的袖子,擦了擦眼底,然后感叹的长叹口气道:“老了,真的老了。你提的要求,孤王答应了。”

    “谢大王。”夏之璃垂着眼睑,双膝往地上一跪,冲着夏孤拜了三拜,然后道:“大王若是没事,臣下便先退下去了。”既然答应了,就没有什么理由再在这里呆着了。

    夏孤打了个哈欠,朝着他挥挥手。夏之璃又是一拜,弯着腰便退了出去。

    夏孤又打了个哈欠,就和夏之璃这么说了一会儿话,他就感觉累的不行,小小的捶捶腰,扶着墙就往床上走去。

    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睛,夏孤突然又睁开了,他盯着床幔,慢悠悠的喘出一口气,然后招手叫来秦小太监,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第二日,难得,夏孤起了个大早,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是最近这几日都没有的,他整个人似乎都是容光焕发的。坐在龙椅上,他一抬手,曾经的霸气似乎又回来了。

    一旁的秦小太监了然的往前一站,手里拿着两道圣旨,展开第一封,秦小太监清了清嗓子,然后发着尖细的嗓音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从今日起,夏国女子拥有同男子一样的权力,钦此。”

    短短几个字,下面的大臣顿时煞白了脸,这可成何体统,女子怎么能和男人一样,拥有同男人一样的权利,荒唐,荒唐,简直是荒唐至极。

    “大王,求大王收回成命。”

    “求大王三思啊,这可使不得啊。”

    “若是大王不收回成命,我等便在此长跪不起。”

    夏孤听着下面七嘴八舌的声音,最后统一变为了一个调调,他只是冷冷的扫了眼那地上跪的满朝文武,嘴角动了动,轻飘飘扔出一句话:“孤王心意已决,无需多说,就算你们跪到死,顾王也不会收回成命的。”说着,他朝着秦小太监一扬脖子,示意他继续。

    秦小太监受了夏孤授予,他理也不理跪在地上诸位大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孤王退位让贤,太子及刻继位!!!”

    这第二道圣旨一出,原本还在下面哀求的大臣们,突然愣住了,一瞬间就收了声音。不光是他们愣住了,就连太子夏利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退位?!

    “太子,接旨吧。”秦小太监朝着跪在下面第一排的夏利走了过去,将圣旨双手往前一送。

    太子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他悄悄的看了眼身后那些正盯着他的大臣,又看了眼坐在龙椅上有些昏昏欲睡的夏孤。他的手迟疑的伸了出来,却是不敢相信的又缩了回来。

    还不等他完全缩回来,秦小太监就已经将那圣旨往他手里一塞,然后撩着袍子就跪了下来,一头磕在地上,“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秦小太监的带领下,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瞬间就被这件事打岔,忘记了上一件事,他们纷纷朝着夏利拜首,“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在人群中的夏之璃却是冷冰冰的,他静静的扫了眼坐在上面的夏孤,嘴角一咧,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妖娆至极。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退位了?!”下了朝,夏之璃俩人走到没人的地方,臧青却是先开了口,“你昨天到底和大王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勾起一边嘴角,夏之璃哼了一声,“看来我还是太嫩了,和那只老狐狸斗,还是斗不过他,真真是好算计啊!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和他玩!”

    “算计?!什么,我怎么没看懂什么意思?!”臧青疑惑地拽了他一下,问道。

    “没看懂就算了,就算我告诉你,你还是听不懂。”夏之璃摇了摇头,不想再说这件事了。话音一转,他道:“哎,你什么回家,我今个就打算回去,你回不回去,一起走啊,荆泪还在家等你呢,我从家出来的时候,她还求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呢。”

    “行啊,一起回去吧。”臧青点点头,“怕是我被抓起来的时候,她也被吓到了,我得快点回去,可别把她吓个好歹的。”

    正说着,俩人就朝着城门走去。

    走了一半,臧青突然站住了脚,他一拍脑门,道:“对了,你看我这记性。那什么,来都来了,我们去瞧她一眼吧?!好歹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

    听着臧青说出的话,夏之璃的脸色一瞬间就沉了下去,面无表情的低下头,盯着脚尖。他捏着手指,青筋暴起的,指节泛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冷冰冰的,比寒冰都冷:“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不准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若是再提,别怪我和你翻脸。”

    “呃……”臧青尴尬的搔了搔脑后勺,眼睛四处乱飘,也不敢看他。

    “别以为我不知道。”夏之璃瞥了他一眼,继续冷冷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若是再有下一次,小心点,臧青,别怪我。”

    “行行行,我错了,好吧?!我们快走吧!”臧青一见夏之璃真的生气了,他连忙陪笑的道着歉,然后推着他,离开了。

    等俩人走远了之后,一道倩影从不远处闪了出来。

    那人痴痴地看着夏之璃的背影,眼神一错,一滴泪就落了下来,她喃喃:“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