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木兰辞
    新帝登基,这朝代变更之快,却是在预料之外的。

    而前王颁布的那条圣旨,女子得到等同的权力,根本就没有人在意。甚至于在那些大的城池或许传的较快,但是,那些较小的城池,那里的百姓却是听都没听过的。

    女子从很久以前就是相夫教子,讲究三从四德,她们已经被奴役惯了,根本就没有人想着要翻身。再者说,那条言论实在是惊世骇俗的吓人,根本就没有人想要执行。

    没有人执行是他们的事,夏之璃只要拿到了圣旨就好,其余的,他一概不管。

    “来了来了。”

    老管家每天都在关注着那公告处信息的变更,终于,在等了将近十天左右的时间,那些军营的人终于来了。

    不过,他们是在隔壁的城里招人呢,还没到这来,应该还有一天的时间,只要挺过这一天,那林猫儿就可以报名参军了。

    “姑娘,进了军营,一切就都身不由己了。还望姑娘万事小心啊。”与林猫儿相处了这几日,老管家是真的挺喜欢这小姑娘的。人虽说是怪了点,但是不骄不躁,平日里还很安静的,他们老人就喜欢这种人,随和。

    “嗯。”林猫儿点点头。

    老管家继续絮絮叨叨的说:“到了军营里都是男子,姑娘千万别和他们起冲突,否则吃亏的就是您自己。”

    “嗯。”林猫儿继续点头。

    “还有啊,姑娘放心,我家王爷是说到做到的。他说,能让您进去,您就肯定能进去。”

    “嗯。”林猫儿继续点头。

    “啊,对了。姑娘,我们今天上街吧,去买一些能带进军营里的东西,也好方便姑娘一些。”

    “行,走吧。”

    老管家带着几个小厮,就跟在林猫儿的身后出了闲王府。前面正大道就是商户一条街,卖什么东西的都有,街道两边小商贩摆着各种东西,在那吆喝着卖。

    有几个眼尖的小贩,看着林猫儿的穿着,就觉着她是大家门户的小姐,一个个吆喝得更起劲了。

    “姑娘,姑娘看看这个,这个大白菜新鲜的劲,姑娘咱买点不?!今个给您好好补补?!”

    一出了门,那老管家就像放飞的雀,看什么都想买,看什么都想给林猫儿做成好吃的。让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亮晶晶的,让身后的下属,简直不忍直视。

    “嗯。”林猫儿应了一声,静静地扫了他一眼,“你自己看着办,你想怎么买,都随你。”

    “哎。”老管家脆生生的应了一声,蹲下身就杀进了一片讨价还价的声音里。

    林猫儿又撇了眼老管家,她从怀里掏出希莹给的那一叠厚厚的银票,嘴里念念有词的,“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顿了顿,她继续道:“骏马,有了。鞍鞯,有了。辔头,用不着。长鞭,不需要。”顿了顿,“那去买武器吧,最好挑个称手的,杀起人来,不费力的那种。”她很肯定的点点头,随手薅住一个路人,面无表情的就问:“哪里能买兵器,杀人最方便的那种。”

    那路人一愣,都被林猫儿吓惨了。她那张脸,没表情不说,一上来就问他,哪里的兵器杀人最利索。

    他浑身上下一哆嗦,哭丧着一张脸,哀嚎一声就跪了下来:“女侠,求求你放过我,我上有八十岁的爹娘,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我不能死啊,求求你,您就说,小的哪里惹到了您,只要您说的出,小的一定改!!!”

    那人一长串的话说完,林猫儿觉得她脸都应该是绿色儿的,我什么都没做,好吗。

    “哎,你”林猫儿刚想伸手,看看他是不是缺心眼。手才伸一半,她就看见那个男的,“嗷”的一声,往地上一躺,一边打滚,一边声嘶力竭的扯着杀猪一般的嗓子:“杀人了,救命啊,大家给评评理啊。唉呀妈呀,我不活了,啊!!!”

    随着那男人的尖叫声,他还积极应景的掉两颗眼泪,林猫儿就看见她迅速的被围了起来。那群吃瓜群众,站的不远不近的,对着她指指点点的,看戏的表情,谴责的模样,越看,林猫儿越觉得刺眼。

    再瞅瞅这个人,林猫儿就觉得她应该是郁闷的,哎呀我去,这他妈什么鬼。

    她颦着眉头,一张脸面无表情的。

    低下头瞧了眼还在哭嚎的男人,林猫儿就在那琢磨从哪里下手。他不说说杀他么,那怎么着也得把这罪名坐实了不是。

    远处,那些家丁拽着老管家,跟拔河一样,拽着老管家怎么也灭不了的买菜热潮。这里吵吵嚷嚷的,他们居然谁也没关注到这里,等他们关注的时候已经晚了,林猫儿已经不见踪影了。

    林猫儿拽着那男的脖领,声线依旧平静的问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哪里有买武器的。”

    “买武器?!”那男人一愣,不是要杀我吗?!难道,是我会错意了。

    “对,武器。”林猫儿的要喷火了,但事实上,她依旧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感情变化。

    但是,那男人却明确的感觉到,林猫儿似乎生气了。他讪讪地一摸脑袋,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板牙,“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要杀我。嘿嘿,那什么,女侠,你要去武器行早说嘛,你看看这误会整的这大,来来来,我带你去,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可近了。”

    “”

    林猫儿面无表情,幽幽的瞅了他一眼。

    还你以为,你以为你是国家领导人啊,还杀你,想太多了吧也。

    那一眼,那个男人似乎看出了林猫儿正在腹诽他,他禁不住糙脸一红,及其殷切道:“女侠女侠,来来来,这边走。”

    吃瓜群众还打算看热闹来着,可这什么也没看着,那俩人莫名其妙就和解了。

    “切。”

    众人集体一声切,便都该干嘛干嘛去了。只留下老管家和那群家丁们大眼瞪小眼:“姑娘呢,不是叫你们看着点姑娘吗,你们怎么还把她看丢了?!你们等着,若是找不回姑娘,看老头怎么收拾你们!!!还不快去找?!”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群家丁瞬间一哄而散,剩着老头自己一人在那干跺脚:“姑娘,姑娘,你在哪啊?姑娘”

    “女侠,就是这。”那个误会男也没走多远,就把林猫儿带到了本城最大的武器馆,他指着那牌匾介绍道:“女侠,这地方是最大的,武器最全的地方,您就慢慢挑选哈,那啥我就先撤了。”说着,也不等林猫儿回答他,他就脚底抹油一般,瞬间就出溜没影了。

    林猫儿也没管他,她抬起头,瞧了一眼那武器行的牌匾,就一抖裙摆,提步走了进去。

    店里的掌柜的一看进来人了,他连忙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客官,您要看武器啊?!”

    “嗯,随便看看。”

    “好好,您随便看。”

    林猫儿踱着小方步,在武器行里慢悠悠的转了几圈,一眼就瞧见挂在墙上的的铁鞭,她的眼睛顿时闪了一下,指着那铁鞭道:“把那个铁鞭给我拿下来看看。”

    “掌柜的。”而与此同时,同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把那个铁鞭拿下来看看。”

    掌柜的一瞧,这俩人是同时相中了同样的武器,他眼珠一转,转过身,将武器拿了下来,摆在木制的桌子上,道:“两位客官,你们看着商量,这武器归谁,老朽就不跟真掺和了。”

    林猫儿微微一转眸子,瞧了眼那人。是个男人,岁数不大,二十岁上下,不过这个男人长得倒是清秀,大眼睛,双眼爆皮,挺受看的。

    后进来的那个男人,最开始的时候没看见林猫儿也相中了同一件武器,这一瞧见,屋里还有个人,还是个女人,良好的家庭教育,让他谦让的后退一步,指了指那兵器道:“姑娘先来的,那小生就不和您争抢了。”说着,他转身就去看别的武器去了。

    “谢谢。”林猫儿点点头算是道谢了,她上前一步就抓起那兵器,仔细的在手里打量了起来。

    “一看姑娘就是个懂行的。”掌柜的一见那男人退让了,他顿时笑开了花的上前一步,解说道:“姑娘,这铁鞭还是两用的,可以是鞭子,也可以是铁棍。”说着,他从林猫儿的手里接过铁鞭,双手上下一并,那铁鞭真的就拧成了一根铁棍,坚实还好用。

    林猫儿一瞧,眼前毫不生动的闪过一丝微弱的亮光。她接过铁棍在手里演示了一下,还别提,真挺好。

    “多少钱。”林猫儿决定买了。

    “这个,姑娘,不是老朽狮子大开口,这兵器可是外域的精铁炼制而成,这个价钱嘛”掌柜的顿了顿,朝着林猫儿伸出两根手指头。

    “二十两。”林猫儿瞧了一眼,就打算掏钱。

    “您看看,说笑了不是?!”掌柜的一听,哂笑一声。开什么玩笑,二十两?!你干脆去抢好了!

    “那你就明说,多少钱。”

    “两千两。”掌柜的一挑眉头,吐出一个价钱。

    那原本还在屋子里挑兵器的男人一愣,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了掌柜的一眼,还说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你这简直就是要吃了人啊!!!

    他有些焦急的看了眼林猫儿,希望她不要上当。

    那掌柜的搓搓手,笑得有些猥琐,“客官,老朽这兵器可都是上等的兵器,这个价钱可是不能再低了。”

    那男人本来就挺热心肠,他有些听不下去了,打算替这个看起来挺安静的小姑娘讲讲价,“掌柜的”

    他才刚说出几个字,就听林猫儿在一边低声道:“你说,多少钱。”她问。

    “两千两。”掌柜的挺得意的,他又竖起了两个手指头。

    “两千两。”林猫儿喃喃。

    她握着铁鞭在手里摆弄着两下:“两千两。”

    话音才刚刚落下,只见,那已被拧成铁棍的兵器,“砰”的一声,狠狠地就砸在了那木质柜台上。

    一时间尘土木屑满天飞,柜台里得兵器,“乒乒乓乓”的掉了满地。

    林猫儿还在一边安静的问:“掌柜的,你说,多少钱。”

    掌柜的一愣,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他一声嚎叫,怒气冲冲的一声大吼:“你太过分了,我要报官,让官府来抓你。”

    林猫儿连瞅都没瞅他,身子往旁边一拧,又是一棍子,然后,她继续面无表情的问道:“掌柜的,多少钱。”

    “你”掌柜的气得手都哆嗦的了,他口齿不清道:“你不要欺人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下一刻,那带着呼呼风声的大铁棍,直接被人轮了起来,狠狠的就砸向他的脑袋,然后在距离太阳穴一寸的位置停了下来,他脸上的冷汗瞬间就淌了下来,差点就要尿了裤子,从来都没觉得死亡这么近过。

    “掌柜的。”林猫儿凑了过来,冷冷的盯着他,嘴里还是那句话:“多少钱。”

    掌柜的都快哭了,他卷着袖子擦了擦脸上淌下来的汗,不带这么吓人的,我不就是多说了点钱嘛?!至于下狠手,“八百两,你拿走吧,这可是最低价了。”

    从两千两直接降到八百两,林猫儿勾了勾嘴角,似乎在笑。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身边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他直勾勾的盯着林猫儿,又看了眼瘫坐在地上生无可恋的掌柜的,眼里猛的就蹦出一丝不易查觉的神色,“太牛了。”他忍不赞叹一声,朝着林猫儿竖着手指,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讲价啊!太猛了!!!

    林猫儿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千两的银票,轻飘飘的扔在地上,“一千两,不用找了。”

    说完,林猫儿抱着她的胜利品,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走出了武器行,还没等她走出多远,她就听见武器老板,发出一声哀嚎:“这日子没法过了!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