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卖火柴的小女孩
    “哐哐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林猫儿有气无力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手上却狠狠的敲了一下锣,刺耳的锣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好远,然后又传了回来。

    或者是因为今天打更的声音变成了个女孩子,林猫儿走过的地方,都会有几家被吵醒的住户,睡眼惺忪的推开窗子朝外面瞧一眼,嘴里也不知道嘟哝一句什么,然后再合上。

    “哐哐乓。”

    林猫儿走了好几条街,终于在城东找了处偏僻的避风处,小心的瑟缩进去,蹲在角落里,搓着肩膀,朝手上哈气,使自己身上变得暖和点。

    今天太冷了,突然降的温,她也没来得及多穿点,这就开始下雪了,还越下越大。

    凉凉的雪花落在脖子里,冰冰凉的让她缩起脖子,打了个喷嚏。

    抬头再次看了眼天空,天已经被雪下成了红色,她却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周围一片寂静无声,她甚至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远处不时传来的狗吠声,晃了晃头,她低声安慰自己:“没有关系的,这只不过是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女侠,你在哪啊?!女侠!”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初夕的声音,林猫儿神色有些愣愣的从墙角里伸出脑袋。

    “女侠,你在这啊!”

    林猫儿刚伸出个脑袋,初夕一转头,就看见林猫儿瑟缩着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蹲在角落里。

    这样的林猫儿看起来很可怜,不晓得怎么回事,他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紧接着,眼眶就有些发热。他连忙背转过身,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然后摆出一副笑嘻嘻的脸,快步走了过来,“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喏,我从前面不远处的慈善堂里借来的被子,那家人很好的,我说明天还给他,他就借我了。来来来,披上点。这天都下雪,你也不能就那么干呆着是不是?!冻感冒可就不好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忘了,我是警察,这找人的本领,我最在行了。”初夕说话间,就将手里的棉被盖在了林猫儿的身上,然后又替她掖了掖脖领子,防止雪花掉进去。

    “我不是叫你回去睡觉,你怎么又跑来了。”林猫儿皱着眉头,瞧着他,神情中似有不满。

    “嘿嘿。”初夕嘿嘿一笑,揉着发红的鼻头,语气豪迈道:“咱俩可是老乡,你不知道人生四大喜事吗?!久汗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咱俩一个地方来得,就是故知,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待在这么陌生的地方呢?”

    “那有什么的,在哪里都是一样。”林猫儿很冷静的将下巴垫在腿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她似乎并没有被初夕那高昂的心情感染,说话依旧冷冰冰的,“我习惯了。”

    “呃”听着林猫儿这煞风景的语气,初夕神色一滞,他挠了挠头,拉着长音,偷偷瞄了她一眼,“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问。”

    “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以前。”林猫儿歪着头看了他一眼,语气微微一顿,然后才继续道:“黑社会。”

    “黑社会?!”初夕不相信,“你怎么会是黑社会?!”

    林猫儿沉默,她不想说这个问题,也不想回答。

    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起来,初夕也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补救,看林猫儿沉默,他也只好沉默。

    “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半响后,林猫儿突然又开口了,她转过头看着他,安静的眼神里带着初夕有些看不懂的情绪。或者很复杂,或者她只是经历太多,看开了而已。

    她道:“从前有一个瘸腿的小姑娘,她没有妈妈,只有一个爸爸。爸爸整日整夜的喝酒,一喝多,就喜欢打人,小女孩的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

    这一天,是大年夜的前夕,也就是除夕,每家每户都在一起吃年夜饭,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节目。可是,她的家里只有清锅冷灶,一分钱都没有。而且,她的爸爸又喝多了,还把她赶出家门,叫她出去挣钱,如果挣不到钱就不准回来。

    小女孩穿着单薄的衣服,抖着胳膊,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兜卖她包里的火柴。可是这家家,谁家又缺这火柴?!小女孩卖到大半夜也没有卖出去一包火柴,她又不敢回家,就只好缩在避风的角落里,把自己团成一团取暖,可越呆她就越冷。这时,她想起小时候妈妈讲给她的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她试着划亮一根火柴,面前突然就被红光照亮,但是很快就熄灭了。然后,她划着了一根又一根的火柴,她的身体被火光温暖着,她开心了

    等到第二日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大街上一片喜气洋洋的。忽然,一个人发现了角落里的那一大堆被废弃,使用过的火柴梗,和一个破旧的不像样子的黑包。

    小女孩失踪了,她的爸爸找不到她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街上的街坊都说是爸爸把小女孩卖了,换钱买酒喝了。她爸爸找了好久,都没再看见过小姑娘,后来爸爸就疯了。

    过了好久,好久以后,久的人们已经遗忘了这件事情的时候,电视上突然放出了一条新闻,一个女人因为抢劫杀人将人致死,被判了死刑。那个女人很年轻,年轻的似乎都能看见她以前的影子,可爱的模样。最重要的是,她瘸了一条腿。

    那个已经疯了好久的爸爸,看见这条新闻的一瞬间,他突然抱着电视嚎啕大哭起来,嘴里一直在道歉。”

    “你这,你这是卖火柴的小女孩改编的吧,我告诉你,我是有童年的,我听过那个故事。”初夕以为她是在给他讲童话故事,讲以前的那个人人都知道的故事。

    “不是的。”林猫儿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嘴里轻轻道:“这是一个真事,那个小女孩我就认识她。”

    “真事?!你别开玩笑了!”初夕笑着摇了摇头,他还是不相信。

    “她是和我在一起最早的,也是死的最早的一个。因为她杀得那个人,是我打死的,她替我顶了罪。当时的新闻很轰动,仔细想一下的话,你一定听过!!!”

    “”

    初夕惊异的看着她,半张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林猫儿看着他的模样,似乎自嘲的抿起了嘴巴,然后轻轻闭着眼睛:“我说这件事,只是想告诉你,并不是什么人都想当黑社会,最起码,我不想,谁生下来就一定是坏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