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开始军营生活
    林猫儿不禁加快了脚步,还没走多远,眼前一瞬间豁然开朗。

    刚才他们一直是在树林子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是没想到,出了林子,入目的却是一片连绵不绝陡峭的大山。在那成倒v的山脚下,只有两扇简陋到极点的木质大门,而那门的背后,却是一幢幢简易的类似帐篷一样小屋子,放眼望去,有一种看不到边的感觉。

    看着面前的房子,林猫儿手中的包裹和棍子“嘭”一声掉在了地上,她眼睛发直的看着不远处,一动不动的。

    “怎么了?!”

    初夕比林猫儿高出来不止一个头,他低着头,看着只到他胸口的林猫儿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林猫儿动了动嘴角,什么也没说出来。这么破的房子,怎么有种一朝回到解放前的错觉。

    其实,初夕早就看见眼前的一切,不过,他很庆幸的拍了拍胸脯,偷偷松了口气。

    他记得刚穿过来的时候,他们家那房子四处漏雨又漏风,炕上地上哪哪都是土,简直没有个下脚的地方。而且他睡得那被子褥子,更是没得看,他站在地上深思熟虑瞧了半拉小时,愣是没看出来那被子以前是什么色儿。

    就光洗被子,他就洗了将近两小时,在河边差点没把大河都染埋汰了,那家伙,受尽白眼啊!

    有一天,他记得特清楚的,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大的就跟冒烟了一样,他也没法出去挣钱,就只能窝在家里等雨停。

    等了一天加半宿,等的他小命差点没交代在这旮沓。

    后半夜的时候,他肚子饿得正咕咕直叫唤,睡不着的时候,那墙让雨下塌了,就差零点一毫米,好悬没砸死他。

    墙倒塌的一瞬间,刮了他一脸土一脸水,衣服都整湿透了,都把他吓毛愣了。

    那一宿胆战心惊的,第二天还冻感冒了。

    那段日子,初夕,咂咂嘴,简直是没有最穷,只有更穷,穷的锅都掉底,还天天饿肚子。

    好歹,他在现代的时候也是个有名有姓的大律师,吃穿不愁啊!到了这,无父无母不说,还啥啥没有,就差没饿死他了!!!

    不过,终于好日子到了,虽说这军营是简陋了点,但是好歹,他不漏雨不漏风,那就是好地方。

    初夕说完话好半天了,林猫儿都没有反应。跟在后面的黑煞也是累了一天了,它心情有些不好,看林猫儿就像傻了一样,它就更不高兴了。

    抬了蹄子,朝着林猫儿的后背不轻不重的就踢了过去。

    林猫儿一时不察,直接被它踢了个趔趄,脚下一绊,直接趴在了地上。

    黑煞蹄子往她背上一踩,还踏了两下,一边踏还一边似恼怒的低声嘶吼了两声。

    周围的人一见这情景,个个都傻眼的愣住了,愣住一瞬后,又都反应过来。

    谁都没想到这马这么精,跟人似得。

    也不知道是谁先笑的,一个感染一个,然后就连成了片一样,四处都充斥着笑声。

    “我擦,你大爷的。”

    听着耳边的哄笑声,林猫儿静静的骂了一句,趴在地上不想起来了,“你个马精,再跟我嘚瑟,哪天就把你剁了炖肉吃。”

    黑煞知道林猫儿没说什么好话,它傲娇的一翻白眼,从鼻子里打了个响鼻,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往那一趴,不起来了。

    “后面的干嘛呢?!”

    周铎听着后面再次传来哄笑声,他顿时就怒了,一边大声吼着,一边往后边来:“你们干吗呢?!是不是不把我这副将看在眼里?!找揍呢是吧?!”

    进了军营里,虽然不让持械私下斗殴,但是军营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也不知道是惯例还是怎么回事,如果想让手下服帖,那就打到让他服帖,最好往死里揍,揍得让他怀疑人生,不敢有反逆心,乖溜溜的,那才是有本事。

    而且,军营里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死板,其实这也挺人性化的,如果和谁有矛盾需要解决,你可以上报,上报你领头那里,然后光明正大的pk,但是只可以点到为止,不可以打死,打死是要受惩罚的。

    “快起来,快起来,周副将过来了。”眼看着周铎从前边奔了过来,初夕小声的叫了林猫儿一句,还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她的腿。

    “不起来。”林猫儿小声嘟哝道:“走了一天一宿,天都亮,我饿死了,不起。”

    “干嘛呢?!干嘛呢?!”周铎嘴里骂骂咧咧的走到最后面,一眼看见林猫儿趴在地上,他三两步就窜了过来,一把揪住林猫儿的脖领,就把她从地上薅了起来,“别以为你是女的,本副将就不敢打你?!麻溜的,别搁这里胡闹,再不走就没饭吃了啊!扣你一天伙食!!!”

    林猫儿现在已经出名了,虽然有的人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就他们这些一起来的人都知道,她比较喜欢吃,最怕饿肚子。

    “伙食。”

    一听说有饭吃,林猫儿的眼睛顿时就变得亮晶晶,她揪着黑煞的缰绳,狠狠地就把它薅了起来,“赶紧起来,有吃的了。”

    黑煞白了她一眼,头往旁边一扭,不想搭理她。

    “快走。”林猫儿又扯了它一下,脚下生风似的,拖着黑煞就往军营里小跑着走去。

    “慢点。”

    初夕失笑一声,跟在她后面无奈的摇了摇头,俯下身,捡起林猫儿扔在地上的包袱和棍子,大长腿一迈,就追了过去。

    马上就要到军营大门口了,林猫儿疾步往前走的脚步却慢慢慢了下来,她仰起头,看着东方已经开始发白的天空,胸腔中忽然有种心在跳的错觉。

    看着军营里黑压压的人群,也不知道有多少人。

    而那扇土不拉几的大木门也在她面前慢慢打开,她突然就热血上头,心里有一种名叫情绪的东西,在莫名其妙的发酵,膨胀。

    她伸出手,捂着胸口,感受着那死寂一般的心脏。她的嘴角慢慢的就勾了起来,眼睛一眯,她似乎在笑一样,嘴中喃喃:“我终于来了。”

    初夕后来居上,他伸着胳膊,一把搂住林猫儿的肩膀,言语中带着笑意的问道:“哎,女侠,干嘛呢?!发什么呆呢?!”

    “没想什么。”林猫儿道。

    顿了一顿,她忽然转过头,朝着初夕伸出手,半眯着眼睛,在晨曦中静静道:“你好,我叫林猫儿,请多指教。”

    初夕一怔,随后就反映了过来,他同样的伸过一只手,握住林猫儿的,笑眯眯的道:“你好,我叫初夕,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