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孤立
    林猫儿虽然不太懂得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她知道初夕也是想为她好的,既然他是想对她好,那她就不能坑他不是?!

    林猫儿挠了挠头,很肯定的一点头,她不想初夕出事,她想保护他,那如果这是保护的思想,那她应该就是担心他吧。

    虽说他是个男人,但最起码,她在社会最底层混的时间是比他久的,也是最明白人心险恶的。

    “啊。”林猫儿了然的忽然发出一声感叹,原来这就是保护欲啊!

    但是,她又皱了皱眉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初夕不是律师吗?那种地方勾心斗角的多多啊,而且,他不光当过律师,他还当过警察啊,怎么就不明白呢?!

    这个想法也没容得她想明白,她就被分配到了第五营,而初夕被分派到了第三营。

    初夕临走前一声哼,表示他还在生气呢。林猫儿倒是无所谓的一耸肩,毫不在意初夕发小脾气,她还很好心的把他归纳到了自己的保护圈下。

    “兵营军规,自相盗窃,不计多少,斩!”

    “侵欺百姓,奸人子女,强取豪夺,斩!”

    “装神弄鬼,占卜吉凶,斩!”

    “擅离职守,无故惊军,斩!”

    斩,斩,斩!

    林猫儿撇了撇嘴,规矩还真多。

    她带着她的包袱,左右转了一圈,就找到了她第五营的火长报了到。被火长拘着讲了一大堆的大道理,才被带到她的营帐。

    站在外面看了半响,林猫儿才想着进去。

    一掀开帐帘,那营帐已经进来了十五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在那嘻嘻哈哈的收拾衣服,铺床。此时一看帐帘又被掀了起来,一个个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朝着新进来的人投去了眼光。

    这不看还好,一看进来的人,那些小姑娘顿时惊得瞬间就低下了头,鸦雀无声的摆弄着手里的东西,完全就一副不敢对视的样子。

    林猫儿也没在意,她只是在门口站了片刻,左右瞧了一下,瞧见最里边的床铺似乎没有人住,她便拎着衣服走了过去。

    刚将行李放在床上,身边那十五个小姑娘极有默契的同时放下手里的衣服,互相给了个眼色,就鱼贯而出。

    营帐里本来就不暖和,那几个小姑娘一出去,一时间就有些冷清了下来。

    林猫儿就算再无知,再不在意,此时也是看出来了,她摸着脑袋,看着那随风摆动的帐帘,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难道,她是被孤立了吗,很莫名其妙的被孤立了。我做了什么吗。

    罢了,罢了。

    林猫儿摇了摇头,既来之,则安之,她又不可能为了她们能瞧得上她,而做一些讨好她们的事,她以前都没做过,又何况现在需要。

    人各有志,若是道不同,又干什么费心思与她们相交。

    林猫儿又摇了摇头,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昨天走了一天一宿的路,现在一看见床铺,她就感觉困的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了。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搂一觉,从明天起,就不知道那帮人该怎么折磨他们了,估计不把他们折磨得半残,是不会罢休的。

    想着,林猫儿掀了被子,往被窝里一钻,只是还没躺下,她就猛地又蹦了起来。

    这被子里真真是冷的成冰,她没脱衣服都把她冻了个够呛。

    裹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她四处打量了一番,这么冷的天,这么冷的被窝,根本就睡不着。

    眼神扫过整个帐子,忽然她猛地一顿,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又快速了移了回来。

    仔细瞅了两眼,林猫儿果断的掀了被子,提上长靴,直奔门口的位置。

    从门后拽出一个铁制的大炉子,幸亏那铁炉子里还有不少没烧过的木头块子,找了打火用的火石,用引火的柴火引着了火,烧了好一会儿,这营帐里才稍稍暖和一点。

    林猫儿又打了个哈欠,她回到床上,裹紧被子,倒头就睡。

    等林猫儿都睡着好一会儿了,那十五个小姑娘还在外面哆哆嗦嗦的不敢进来。

    “要不进去瞅瞅?!”其中一个小姑娘说。

    “进去吧,实在太冷了。”

    “就算她再怎么凶神恶煞,我们没惹她,她应该不会为难我们是吧?!”

    十五个小姑娘思考再三,最后实在忍受不住了,她们一致决定,进去,谁怕谁啊?!

    一掀开帐帘,那满帐的热气瞬间迎面而来。她们在外面冻了半天的身子,一下子就舒服了不少。

    “好热乎。”

    其中一个小姑娘情不自禁一声感叹,刚说出一句话,就被同伙拽了一下,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她们才发现林猫儿已经睡着了,她连忙捂了嘴。

    说不怕她,只是说说而已,到底还是挺怂的回到自己的床上,不敢再说话了。

    林猫儿正睡得开心呢,她忽然听见从远处传来一道庄严的说话声。

    “私自下凡,擅自篡改人运,你知悔不悔?!”

    “私自下凡?!”一听见那个声音,林猫儿愣了一愣,她猛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是身处在那烟雾缭绕,一片苍茫的地方。

    她疑惑地摸着脑袋,左右瞧了一番,这里好像是她梦里经常梦到的地方啊!对于她那经常做梦的行为,她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她站起身,四处打量了一番,耳边突然又传出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陛下,悔改会是怎样,若是不悔又能怎样?!”

    “朕念你这精怪修仙不易,或许会对你从轻发落也说不定。”

    “”

    那两道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有些听不真切。

    林猫儿疑惑地朝着那声音的发源地走去,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说什么?!

    只是,不管林猫儿怎么走,那道声音似乎就是在她耳边回旋,她却看不见人,她始终都是处在那片白茫茫的境地,走不出来。

    半天没出声的第二道声音,静默好一会儿,忽然轻声叹了口气,道:“那陛下,臣不悔,臣愿意接受惩罚。”

    那道熟悉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来的坚定和决绝,林猫儿一愣,一时间竟然怔在原地,踌躇不安的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

    “罢了。”似乎知道那人死不悔改,威严的声音略带遗憾的长叹口气,“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来人啊,将尘云压下去,听候发落。”

    “尘云?!”林猫儿听着那熟悉的名字,她的心中蓦地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双脚突然不受控制,发疯似得朝着那边跑去,“悔改吧,悔改吧!”她在心里拼命的叫喊着。

    也不知道她跑了多久,跑了多远,眼前却还是她刚来时候的样子,白茫茫的一片。

    她焦躁不安的左撞右冲,却始终跑不出这片净地。她状若癫狂的拽着自己的头发,一张秀气的脸此时却是狞狰得骇人,“悔改吧,若是你不悔改,我替你受的苦就白费了。”

    “嗯?!”

    忽然,那道威严的声音发现了什么一样,他一声冷哼,朝着林猫儿就冲撞了过来。林猫儿一时不察,被撞了个正着,而与此同时,她脚下那片白茫茫的境地忽然消失了,她一脚踏空,猛地就从那万丈高空上掉了下来。

    “啊!”

    林猫儿短促的一声惊叫,猛地坐起身,在黑暗的空气中大口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