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怪物
    “大人,大人。”

    收到消息的师爷,一路小跑着进了知府大门,连门都没敲,直接就闯了进去,“大人,据探子回报,王爷回来了。”

    “王爷回来了?!”付子昂一听这话,他也没怪罪师爷的不礼貌之举,忙是将手里的书扔在桌子上,捡过一边的大裘,往身上一披,急急地便道:“快走,快走。”

    “好嘞。”师爷应了一声,跟在付子昂的身后就一起出了门。

    阴暗的室内因为不点蜡的缘故,显得越发潮湿冰冷。

    竹从外面推开门,跺了一地的雪花,他不满的嘎着嗓子,低声道:“又下雪了,今年的雪下的有点太大了吧。”正说着话间,他关上门,忽然回过头,瞧着房间的角落里,很明显的打了个冷战:“王爷,这么冷的天,屋子这么暗,您怎么不点上蜡烛,也不叫下人来烧上炉灶啊。您说这么冷,您这身体才刚好,要是冻坏了可怎么办啊!!!”

    穿着一身大红衣服的夏之璃,静静地将自己塞在椅子里,闭着眼睛一声不吭。对于竹那难听的声音,他就像没听见一样,聪耳不闻。

    夏之璃没搭理他,他也不以为然,他似乎也已经习惯了他家主子这种三天两头反常的状态。

    摇了摇头,竹将手里的食盘小心的放在桌子上,然后弯下腰,在桌子底下翻出一个小巧的暖炉,拿着就出了门。

    等竹都出去了,夏之璃才稍稍有点动作,但那也只是将自己从椅子里挖出来,盘腿依靠在椅背上,然后继续坐在那里发呆。

    不过随着他的动作,他夹在指尖的,有一个叠起来的,类似于请帖一样硬邦邦的卡片,却是“嗒”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看着那个掉在地上的卡片,夏之璃的眼睛突然红了。他支起一条腿,将胳膊架在腿上,头往肩膀上一靠,他一手扯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一手就捂住了眼睛,他喃喃:“我不喜欢红衣服,从来都不喜欢。”

    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冷静狠戾的夏之璃,此时卸了他那一身凛冽的伪装,就只剩下软弱无助。

    “你骗我,你说你此生非我不嫁的!!!”

    夏之璃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被放在油锅里煎炸一样,那种痛,让他生不如死,抓心挠肺的。

    他爱了将近十几年的女人,居然不属于他?!

    “非你不嫁?!呵呵,别开玩笑了,就你这样的?!你就是个窝囊废,你以为你有今天的成就是谁的功劳?!还不是我在支撑?!可是你呢?!到头来,你来一个女人都抢不过来,白白便宜了别人!你说,我要你何用?!不然你去死好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夏之璃睁着模糊的双眼慢慢抬起了头,一道全身漆黑的影子,冷冷的竖在他的眼前。

    那个人影裹在黑暗里,低垂着头,冷冷的目光就那么静静地落在他的脸上,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个人影嘲讽的勾着嘴角,在无声的嘲笑他。

    “你笑什么?!谁让你笑了?!你给我滚,滚啊!!!”

    那种讽刺的目光,让夏之璃忽然怒火中烧。

    他大声吼叫着抬起胳膊,也不管身边有什么,抓起来就砸了过去。

    只听着耳边突然响起瓶子碎落的声音,那个人影却是毫发未损的回过头,看着那碎了一地的渣滓,他的嘴角再次挂起了戏虐的笑容,冷哼一声道:“你就这点出息吗?!砸东西,为了个女人,呵呵,你不嫌丢人吗?!”

    说着话间,人影走到那已经四分五裂的瓶子边,然后轻轻弯下腰,捡起一块,凑到眼前,仔细瞧了一眼,他轻轻啧道:“啊,我记得,这个花瓶可是父王去年除夕的时候,弥罗国进献的唯一一个是用晶石打造的花瓶,价值连城啊,就这么打碎了,可惜了,可惜了!”

    “谁父王,我没有父王,我没有,你再乱说,信不信本王杀了你!!!”夏之璃通红着眼睛,声嘶力竭的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他目眦欲裂的瞪着那道始终看不见人的黑影,一身的戾气不要钱似得节节攀升,而他那张原本艳丽的俊脸此时却是狰狞的吓人。

    听着夏之璃的话,那道黑影微微转过脸,邪笑着嗤了一声。然而下一瞬,一眨眼,他就到了他的面前。

    黑影扬起一只手,狠狠地扇了过去:“啪!杀我?!我就知道你这个念头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放弃过,借你几个胆子,有种你动手啊?!看是我杀了你,还是你杀了我?!”顿了一顿,黑影又道:“正好,咱俩其中一个死了,也好过现在这么恶心的活着,像个怪物一样。”

    夏之璃捂着被打的歪在一边的脸,嘴角边上缓缓就淌下一条鲜红的血迹。

    听着那黑影嘲讽的声音,他突然就闭上了眼睛,浑身的力气也像被抽空了一样,他慢慢往后退了一步,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脸埋在膝盖里,微微苦笑起来:“你以为我不想吗?!像个怪物一样,想爱却不敢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嫁给别人,你觉得我心里就好受吗?!”

    “那个女人”提到那个女人,黑影那模糊不清的脸似乎扭曲了一下,他咬牙切齿的低声道:“你别忘了,是她见利忘义,害怕了,才与你割袍断义的。不过是个女人”

    黑影嗤了一声:“若我今后娶得良人,谢你当年不嫁之恩!”

    门外面,张德仁也不嫌冷,他焦急地在门口走来走去。也不知道他转悠了多少圈,身上都落了厚厚的一层雪,胡子也变白了,门口位置的雪也都被他踩瘪瘪,他才试图发出一声干咳:“咳咳”

    等了好一会儿,他又咳了一声,然后小声的叫道:“王爷,王爷您还好吧?!”

    “王爷”

    “啪。”

    他刚叫了两声,身前的房门突然就被打了开来,吓得他嘴角一哆嗦,眼睛瞪得滴溜圆,站在那也不敢动弹,但一见出来的人,他突然莫名的长出了口气,赶紧迎了上去。

    夏之璃一身冷气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目不斜视的走到张德仁的身边,低声道:“什么事?!”

    “王爷。”张德仁小心的瞄了他一眼,“那个知府大人求见,现在在前厅等着了。”

    “哦,是吗?!那走吧。”夏之璃冷冷的应了一声,将手往袖筒里一插,转身就要往前厅去。

    “王爷。”

    忽然,张德仁在他身后,声音不大不小的叫了他一声。

    他回过头,静静地望着张德仁。

    张德仁看着夏之璃,嘴角动了动,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后,他蓦地叹了口气,低下头,也掩饰了他眼里那复杂的神色:“王爷,你放心,万事有老头,你算了,我们走吧。”话没说完,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他只能是又叹了口气,急匆匆的,率先往前院走去。

    也不知道张德仁要说什么,但是夏之璃却仿佛听懂了一样,他重重一点头,眼里那冷冰冰的神色也不易察觉的融化了一些。看着张德仁的背影,他悄悄挑起一边的嘴角,喃喃:“放心,我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