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以儆效尤
    周铎站在林猫儿的营帐内,有些愁眉苦脸的看着她。

    虽说这前王颁布了女子与男子有等同的权利,但是说他自私也好,有私心也罢。他在潜意识里,林猫儿毕竟是个女子,女子与男子,他的重心还是会偏向李邵源,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认为,男子才是尊,女子?!那只不过是玩笑而已。

    “周副将是有什么事没说吗。”以前的时候,她耳聪目明的,可以看见一切,听见一切。只是她从来没发现,原来当她的眼睛出现问题的时候,她不光可以看见别人在想什么,她还可以听见,听见那些人的心跳,以及思想。就像现在这样。

    “呃”

    周铎沉吟了片刻,其实他也知道,林猫儿是无辜的,“你也知道,我们军营是有规定的,不准外人来探望,不准进出,一切都以长官为准。虽然本将也知道你是无辜的,但是我们是管理你们的,我不可能只管理你一个人。有这么多人在,我必须让他们那些人信服不是?!”

    “我明白了。”林猫儿点点头,她知道周铎说这话什么意思,说好听点就是舍下小我,成全大我,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杀鸡儆猴,她就是那只倒霉的鸡。

    周铎欣赏的点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虽说他挺不好意思的,“你听明白了就好,那就等你伤好了之后,我们再决定怎么处罚”

    “不用了。”

    周铎话还没说完,林猫儿就打断了他。

    她站起身,面对着周铎的位置,低声道:“我知道周副将是替我着想,但是,军规嘛,副将军也说了,这军营又不是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所以还需要周副将军秉公处理才是,也好省的给人留下话柄,说你以权谋私,包庇就不好了。”

    能尽快处理当然好,但是,周铎迟疑,他也不想落个不近人情的口舌:“可是,你这伤”

    “伤在脸上,又不是伤在身上,离心大老远的,死不了,一起养就是了。”

    说着话间,林猫儿冷冷的想,就算伤在心上又怎么样,她又死不了。

    “那好吧。”知道林猫儿任何事情都爽快,既然她这么爽快,如果他再婆婆妈妈的那不就是丢人了?!大不了,就顶算自己欠她一个人情,“那你就休息吧,明天结果就出来了。”

    “嗯。”林猫儿点点头,“周副将慢走。”

    听着周铎脚步极快的出去,然后是那些个小姑娘的脚步声进来。

    她这眼睛一盲,就有种不知年月的架势,不过好在,她还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点光亮,也知道这时间不早了,该上床睡觉了。

    她一边想,一边往床边摸索着走,周铎说了,只是一种植物磨成的粉,两三天就好了,那如果是两三天的话,那明天就是第三天了,明天差不多该能看见了吧。

    正思考着,她也不知道脚下绊到了哪里,一个踉跄没站稳,直接往前一扑,紧接着,耳边一阵巨响,一盆凉水兜头朝面的迎面就泼了过来,这大冬天的,直接把她浇了个透心凉,浑身冷得直打哆嗦。

    她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听着耳边那些迟疑的,不想过来的脚步声,她忽然想起了一种最无奈的笑容,就好像她现在这样,无奈又无助。

    算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从生来就是自私的,也没什么好烦恼的。

    想着,林猫儿抬了抬胳膊,将自己撞翻的盆捡到一边,然后她一手按在水里,一手扒着床边,费了半天的劲,才好不容易爬起来,只是,这衣服湿透了。

    一手拽着自己的衣服,林猫儿想了半天也想不到该怎么办。最后,她只能叹了口气,还好她打翻的水也不多,帐里头热乎,地上湿了那么一大块,一会儿估计就能差不多干了。

    她还是找找带来的衣服,想办法把衣服换了吧。

    朝着床头的位置,林猫儿伸过手去,她记得她的衣服都塞在枕头下面了。

    “枕头下面,枕头下面。”

    林猫儿一边小声的叨咕着衣服,一边把衣服摸了出来,湿衣服往下一脱,拽着干净的衣服,也不管前后正面套上了就行。然后往床上一躺,闭眼睡觉。她现在完全就是把自己和那些小姑娘隔绝了。

    等到第二日的时候,天还没亮,林猫儿就醒了。

    她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天还没亮,冬日的天,亮的晚。

    黑暗中,她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酣睡声,缓缓的坐了起来。

    “眼睛。”林猫儿喃喃。

    她伸手在眼前晃悠了两把,虽说也没太好利索,但是,模模糊糊的,她能看见个影子,只要没瞎,她就很开心了。

    等了好久,外面终于传来一阵阵军号声,各营的人打着哈气,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校场上。

    周铎站在校场上,他严肃的看着下方的人,然后咳嗽了一声,板着脸,一身威严尽散的朗声道:“十营的林猫儿出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林猫儿低着头,面无表情的走到军前。

    “她。”看着林猫儿站定,周铎一指,道:“触犯军规,按律当斩。”

    “斩?!开玩笑的吧?!”

    “应该是开玩笑的?!”

    顿时,下面一时间议论声大起,各色的目光,毫不加以掩饰的就落在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上。

    李邵源一听,他嘴角边上的笑意就怎么也掩饰不住,正如他所意,甚好,甚好。

    而下方的初夕却是急了,他不明白,明明林猫儿才是无辜的,她是被牵连的,怎么能说斩就斩?!那如果是这样,这军营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而且,他以前也是干律师的,这样做,是不是太草芥人命了?!

    想着,他一扬手,刚想说什么,只是还没说出口,他就听见周铎话音一转,继续道:“不过,军营也是很人性化的,我们念在林猫儿也是受害的一方,所以本副将决定,杖责二十军棍,以儆效尤。”

    周铎话音未落,李邵源猛地就跳了起来,他怒气冲冲的指着林猫儿,一声大吼道:“以儆效尤?!我不同意!!!如此大的罪责只单单杖责二十军棍?!如此做法,如何服众!!!反正,我不服!!!”

    说着话间,就有几个人附和着李邵源,一起吼道:“不服,不服,我们需要公平对待!”

    “你不服?!”就知道这个李邵源是个难对付的,周铎看着李邵源敢当众下他的面子,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起来,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起来:“那你想怎么办?!”

    “怎么办?!”李邵源呵呵冷笑一声:“周副将军不会是因为对方是个姑娘,就起了怜悯之心,想放人一马什么的吧?!”

    “胡说八道!李邵源,你少在这里放屁,老子说过一视同仁就不会对谁法外开恩!若是你再在这里胡搅蛮缠,那就休要怪老子不客气了!!!”

    李邵源重重一咬牙齿,怨毒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林猫儿:“好啊,你一视同仁,那我要求,重责林猫儿,因为我怀疑她通敌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