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断发
    “这,这”

    娇姑娘一见此景,眼泪顿时就淌了下来,再一看那个帅妹子突然就昏过去了,她更是手足无措的缩在后面,手脚冰凉的不敢动弹。

    “怎么了怎么了?!”初夕本来打算自己的地方干完,就来帮林猫儿的。他这都干完了,一转头,就发现林猫儿那里围了一群的人,叽叽喳喳的谁也不上前。

    他心中一慌,忙扔下手里的工具,大步跑了过去。

    男人不上前,情有可原,毕竟男女有别,这个社会比较封建。但是那些女人不上前,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初夕也来不及埋怨谁,他一边往里挤,一边嘴里道:“让一让,让一让。”

    “猫儿,你没事吧,能站起来不?!把手递给我!”

    初夕站在她身边,试图握住她的手,把她拽出来。

    可是,他才刚拽了一下,就听林猫儿似怒的嚷道:“轻点,头发疼。”

    他顿时手足无措的松开手,歪头瞅了一眼。这一看,才发现,林猫儿那头长长的头发,乱乱的系在树枝上,都系成死结了。他问:“你头盔呢?!”

    林猫儿随手指了一下,初夕转头一看,林猫儿的头盔正规规矩矩的躺在地上,想是刚刚她干活出了汗,就随手摘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这怎么办啊?”初夕也没办法了,拽不让拽,头发也解不开。

    “去给我找把刀来。”林猫儿发狠的吩咐了一句。

    “找刀?!”初夕一愣之下,他突然知道林猫儿想要干什么了。

    “这呢,刀在这呢。”听到信的战平生也过来了,还没到跟前,他就听见林猫儿要刀,正好他身边有一把平时防身用的匕首,就随手递了过去。看林猫儿接过去,他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你要刀干嘛?!”

    “落发。”林猫儿咬着牙齿低声回了一句。

    “落发?!”战平生吃了一惊。等回过神,他忙上前一步,急急便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话还没说完,一眼就看见林猫儿仿若未闻一般,一手捏着头发,一手捏着他的匕首,横着刀刃,由下至上,狠狠一割,那头原本长长的头发,长及垂到小腿的头发,直接被她砍到耳唇边。

    那一瞬间,似乎连风都停止了吹动,所有原本看热闹的人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猫儿。

    而初夕却是在想,他是不是也该把头发剪短呢?!毕竟他是个现代人,留长发,实在不是很舒服,每天还要梳,跟个女人似得。

    林猫儿回头瞥了眼还缠在树枝上的长发,毫无眷恋的就朝着初夕伸出手。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都不在乎。上次被人堵在山上的时候,她就想剪掉头发来着,只是好几件事摞在一起就忘记了,这次,得亏提醒她了,断了发,她乐得轻松。

    看林猫儿朝他伸手,初夕赶紧将她拉出来,然后弯着腰,替她将后背的雪拍下去,“腰疼吗?!昨天上药了吧?!”

    “嗯。”林猫儿点点头,撸了把及其清爽的短发,她一边揉着后腰,一边将手里的匕首递还给战平生,这时,她才像想起来一样,问他道:“你刚才说什么?!”

    战平生盯着林猫儿只及耳边的头发,他悄悄咽了口吐沫,文弱的脸上不时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好半天,他才道了一声:“没,没什么。”

    “哦。”

    战平生不想说什么了,林猫儿也无所谓。她耸了耸肩,转身对初夕道:“帮我扫雪吧,还有不多了。”

    “好啊。”初夕摸了摸林猫儿清爽的短发,他笑眯眯的眯着眼睛,语气中揶揄道:“你们火长刚才不是说不准别人帮忙吗?!我可是听见了啊!”

    林猫儿不在乎,这个世界上能管得了她的人还没出生呢,她撇了撇嘴:“管他呢,你只管扫你的,我受伤了,工伤,我要休息会儿。”

    “”

    初夕眨眨眼睛,忽然低下头就去拿工具,他走到一边扫了两下,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抬起头仔仔细细看着林猫儿,他突然发现,林猫儿好像不像最开始那样了,她偶尔的时候也会稍稍像个正常人一样,有血有肉,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你看什么呢?!”林猫儿看初夕正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盯着自己,她一个雪球狠狠砸了过来,“好好干活。”

    “”

    初夕很郁闷,林猫儿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怎么越看越不开心呢?!

    有了初夕和战平生的帮忙,剩下的那一小块雪地也被扫干净了,但是,李邵源和王铮很生气,不光把各个百夫长训斥了一通,还把十营的所有人的骂了个遍。

    扫个雪扫的慢也就罢了,还吵起来了,不光伤了同伙不说,还晕了一个。

    李邵源怒道:“你们这帮女人,能不能干?!如果干不了,趁早给我滚蛋,别以为是女人就可以胡作非为,军营里可不惯着你们!别一颗老鼠屎,搅得一锅汤!!!”

    王铮道:“罚,都给我挨罚,去,给我滚出去跑圈去。所有人都去,我不说停,就给我继续跑!”顿了顿,王铮又道:“我就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挨罚,就去找十营,是十营让你们受罚的!你们以后给我记住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叫你们是一个军营的?!一人犯罪,全部受罚!!!”

    于是,十营跑在最前面,承受着前面九营和自己营男同胞们咬牙切齿怨恨的目光。

    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拖着带死不拉活的步子,被后面的人语气不善的催促着,听着他们不大不小的议论声。

    “一群讨厌的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好不好?!跑到这里装什么男人?!”

    “装男人装的也不像,你以为穿上盔甲,带上盔帽你就是男人了?!”

    “丢人现眼丢到这里,幸好不是我家老娘们,要不然我掐死她!!!”

    “”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嘈杂的有一种要控制不住的架势。

    然而,那两个校尉大人却是坐在一边的台阶上,抱着胳膊,仰着脖子,目空一切的装听不见。

    林猫儿跟在队伍里,回头瞅了一眼。“真是吵死了,就不能安心的跑个步?!”

    后面也不知道是哪个营打头,尤其是最前面的一个男人,嘴角边都嚷到起沫子了,还在那吐沫横飞的咒骂个不停,像个娘们一样。

    林猫儿皱了皱眉头,又瞅了眼那个吵得最凶的那个男人,她低声骂了一句,“妈的,最贱的男人。”

    左右看了看,她随手就拍了一下自己前面的一个女生的肩膀:“哎,你知道后面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吗?!”

    被拍的那个女生惊了一下,一看是谁拍的她,她话都有些说不清了,只敢拼命摇着脑袋,表示自己不知道。

    林猫儿仔细一想,也对,她们这十营一多半都是女的,虽说也有男的,但是他们男女很封建,之间根本就没有联系,没有说过话。自己营都没说过话,那更别提别的营了。

    林猫儿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她低声朝刚才说过话的女生道了一句:“哎,给我让个地方。”

    女生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被林猫儿轻轻带了一下,只一转眼的功夫,林猫儿就跑到她前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