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杀人犯
    随着莫子年得话音落下,一道黑影忽然从黑暗里冒了出来,那人弯下腰,拽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暗卫的双脚,直接就把他丢了出去。

    “本侯要回去。”发了一通怒火后,莫子年已经安静了下来。他从袖筒里扯出一条手帕,轻抿着指尖,半响后,他突然冒出一句话,“本侯不安心,或许离她近些,她就能回心转意也说不准。吩咐下去,本侯要回去,本侯要亲自接她回来!”

    “姨娘,姨娘”

    小果人还离得挺来远,就听她的声音先传了过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小果一脸惊喜的推开门,直朝着碧禾的床前奔了进来,“姨娘,跟你说两件喜事,你想先听哪件?!”

    碧禾裹着被子,小心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她一抬头,就看见小果夸张的朝着她笑,她温柔的支起身子,伸手就在她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温柔的笑道:“你这丫头跑那么快干什么?!摔着你都是次要的,若是吓着我家的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姐姐”

    小果拉着长声的扑下身子,她一把楼住碧禾的腰,笑嘻嘻的在她胸口蹭了蹭,“姐姐你不准偏心,你说过,有了小主子,你也不会抛下我不管的。”

    看着小果那孩子气的跟她撒娇,碧禾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要融化了,她失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道:“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还撒娇?!你呀!!!”

    碧禾又是无奈的一笑,她宠溺的摇了摇头:“好了,你说的两件喜事,是什么?!看你那高兴的样子,也让姐姐高兴高兴。”

    “哦,对啊。姐姐,你看我这记性!!!”一说到正经事,小果忙是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坐直了身子,一清嗓子道:“先说第一件事,小果接到最准确的消息,侯爷要回来了,最快也就半个月之后。”

    “侯爷”听着莫子年要回来了,也不知道碧禾怎么了,她脸上的笑意突然凝住,眨了眨眼睛,眼圈一下就红了,眼泪在眼圈里转啊转的。

    碧禾的反应把小果吓到了,“哎呀,姐姐,您这是怎么了?!不能哭,不能哭的,哭了对胎儿不好。”

    小果手忙脚乱的扯过自己的袖子,就要擦碧禾脸上的泪,“姐姐,你怎么了嘛,侯爷回来了,难道你不开心吗?!”

    “难道”忽然,小果的语气一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姐姐”她小心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凑近碧禾的脸边,低声道:“姐姐放心,不管姐姐做了什么决定,小果都会站在姐姐的身边的,如果姐姐想离开,我会放了你的。”

    “”

    碧禾再也忍不住了,她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她一把楼住小果的肩膀,将头抵在她的肩上,泣不成声,“不,小果。不是的,我,我只是,太开心了,他,他终于回来了。”

    她一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掩在小果肩膀下的脸,却是一脸的悲痛欲绝。

    “哦,吓死我了,那姐姐你别哭了,来,快擦擦眼泪。”原来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啊,小果终于放下了一颗心,她小心的擦着碧禾的眼泪,笑眯眯的眯起眼睛,“还有第二件事呢,姐姐。”

    “第二件事,是什么。”碧禾擦了擦眼泪,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眼泪的问道。

    “付大人刚才差人来回话了,他说啊,姐姐爹娘的尸体就可以下葬了,估计不出三天,那个杀人凶手就可以抓住了。”

    “喔嗯?!”

    碧禾起先还没在意,等到她反应过来小果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她就听见脑子里好像有一根筋突然“嘭”的一声,断掉了,她低声喃喃:“杀人凶”

    “对,杀人凶手,姐姐,你这回可以放心了,凶手抓到了,他们可以安心的下葬了。幸亏现在是冬天,停了这么久,也没发臭,这要是夏天的话”

    小果余下的话,碧禾一个字也没听清,她的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的,只有四个字在不断回旋,放大,在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杀人,杀人,凶手,凶手。”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

    等到小果发现碧禾反常的行为时,碧禾已经双手捂着脑子,跪瘫在床上,嘴里语无伦次道:“是谁,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杀人!!!”

    知府

    “大人,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准备可以出发了。”师爷站在衙门的大堂之上,他恭敬地一弯腰,将手里的乌纱帽递了过去道:“王爷说,他随后就来。”

    “嗯。”

    付子昂严肃的点点头,一手系着自己的衣领道:“消息可靠吗?!那伙人还没出境吗?!”

    “消息很可靠,而且,王爷也说了,他会派人手帮助我们活抓那帮人。”

    “能活抓那是最好了,最好能审讯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是。”

    付子昂接过师爷手里乌纱帽,往脑袋上一带,他大手一挥,豪气万千道:“出发。”

    走出衙门的大门,付子昂拽着马缰,踩着马镫子,纵身一翻,利落的骑在马背上。他听着身后那整齐的脚步声,顿时满意的笑了起来,“驾!!!”

    一匹匹快马,在城市的街道里快速的冲出去,直朝着城外的山区里奔去。

    等到马走的都没影子了,夏之璃才坐着他的马车,慢悠悠的从王府里,跟散步似得出来。

    “王爷。”也不知道竹是从哪里冒出来,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马车旁边,悄悄跟着马车走,低声道:“付子昂已经离开了,那我们是不是要跟上去?!”

    “不急。”

    夏之璃掀着车帘,只是冷冷的扫了眼,早就看不见马匹的道路。他往后一靠,极其慵懒的扣着嘴角,似笑非笑道:“好戏还没上场,去那么早干什么,搅了本王的兴致,小心本王拿你是问。”

    “不敢。”竹一听,忙是拱了拱手,身子往后一退,人就化作一道影子不见了。

    而马车里的夏之璃却似恼似怒的拧了拧眉毛,低着声音道:“你不敢?!你还有不敢的时候吗?!”

    话音未落,他的脸上突然起了变化,他半眯着眼睛,轻轻抿着嘴角,冷声一笑,道:“当然,除了你,还真没人敢忤逆我。”顿了顿,他的眼神却越发的冰冷,他缓慢的又道:“对吧,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