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失火
    转瞬间,贼人便到了跟前。

    然而下一刻,也不知道夏之璃做什么了,那人眼神忽然一凝,猛地就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紧接着,他嘴角边上缓而又慢的流下一股鲜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王爷。”

    竹只淡淡瞥了眼那个人,便迈过他的身子,走到夏之璃的马前,低声道:“这个人,如何处置?!”

    “救活他,留着他还有用。”

    “是,王爷。”

    夏之璃点点头,手指一牵,他胯下的骏马轻轻一甩尾巴,然后打了个响鼻,慢悠悠的就朝着付子昂离开的地方踱了过去。

    也没走多远,他就听着付子昂骂骂咧咧的往这头跑,一边训斥手下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居然还跑了一个?!你难道不知道那些人都是疯子吗,若是让他跑了,估计会拿我们夏国百姓泄愤,若是让大王知道这件事,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话音未落,他一抬头,就看见夏之璃悠闲自得的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而他身后,赫然就是刚刚那个逃跑掉的凶手。

    看见那个人老老实实的躺在那,付子昂眼神一滞,他顿时热泪盈眶的巴巴叫道:“王爷”

    又是那个眼神!

    夏之璃在阴暗的树荫下,隐隐的拧了拧眉毛,再次扫了眼付子昂,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动声色的牵着马离他远点。好半响,他才道:“捉到了,回去吧。”

    “好,好,好!”付子昂忙不逆得一点头,连着说了三次好。

    他驱着马追上夏之璃的步伐,看他跟前跟后的模样,俨然一副小狗腿的模样,充当着竹的角色。

    将那三个人,两个死尸关在马车上,一伙人马不停蹄的就往回赶。

    虽说马是精马,一路上也换了好几匹,但那也跑了将近七天,才堪堪回到山城城门口。

    等进了城,都已经是半夜时分了。本来说好,先休息一夜,等到第二天白日的时候再审讯犯人。

    只是这才进城,很奇怪,大半夜的,城里的人却比白天的时候还多,而且还嘈杂不堪,一个个互相奔走,拎着盆的,拎着桶的,虽说拎的东西不同,但是每个人都是端着满满的水,往着一个地方跑去。

    “这是干什么呢?!”

    付子昂很奇怪,他随手拽住一个人,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这都几更天了?!不知道城里晚上宵禁吗?!”

    “宵禁?!”被拽住的那个男人上上下下瞧了眼付子昂,手上狠狠一抖,连话都来不及说,就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哎,这什么意思啊?!无视本官?!”

    夏之璃朝着那人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然后冲着他冷冷的一指,说了一句:“着火了。”

    “着火了?!”

    付子昂神色一惊,他赶忙紧走了两步,仰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看着那不远处着火的地方,火光都已经冲天了,浓黑的烟雾,一团一团的卷曲着往天上飘,他们这边都看的清楚。

    只是,看着那个方向,付子昂却觉得哪里不对劲,“那个方向?!”他皱紧了眉头,仔细的思考。

    “那个方向,不是你的府邸吗?!”

    夏之璃又看了一眼,难怪看着眼熟,那个方向不就是付子昂的知府大院吗?!瞧着这冲天的火光,估计烧了可不止一幢房子,这城里房屋密集,家家户户的房檐对房檐,挤挤挨挨的,应该是有好几家都遭殃了。

    听闻夏之璃的话,付子昂一声怪叫,赶紧拽着马缰,猛地冲了过去。

    等到了跟前,大火已经被扑灭了一大半了,但是那房屋却是被熏得却黑,只剩下残垣断壁的挂着木梁,半耷拉地上,半架在墙头,呛人的烟气半天久久不散。

    “这,这,这”看着眼前的一切,付子昂只觉得心好痛,疼得他都要吐出来了,“哎呦妈呀,我想哭”

    他的家具,他的衣服,他的家当

    “这可如何是好啊!!!”付子昂欲哭无泪的往师爷的身上一靠,“我的被子也被烧得溜干净,这让我上哪睡觉啊?!”

    师爷也想哭,我的账簿啊!!!

    刚嚎两声,“等等,大人”忽然,不知道师爷想起了什么,他连忙一把扶起付子昂,焦急的低声道:“大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付子昂还没从他的巨大悲痛中回过神,“这当然不好了,本大人的家当被烧的一干二净!本来我就是个穷鬼,现在可好,这真真的是两袖清风,连饭都不用吃了!我的私房家底啊!!!”

    “不是,哎呀,大人!!!”

    付子昂明显没听明白师爷想表达什么意思,这可把师爷急的团团转,“不是,大人,属下说的是那件事。”说着话间,师爷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压低声音继续道:“大人,属下说的是尸体,那两夫妻的尸体,作为证据的尸体,被毁了。”

    “对啊。”

    经师爷一提醒,付子昂也想起来了。这一想起来,他也没空伤心了,他连忙招了下属,进去查看。

    大火在城里多半人的努力下,终于给扑灭了。这一场大火,烧了将近五家的商铺,损失直接直三百五十四万两白银。但值得庆幸的是,幸亏那五家商铺里根本就没有留人守夜,所以伤亡是零。

    不过,付子昂的脸色却是变得不好看起来。他在那残垣断壁里,小心的摸到了知府大院停放尸体的位置,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那两具尸体直接被烧焦了,焦黑的一团,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出来。那也就是说,证据,这物证少了一件,怕是这说服力也降了不少。

    付子昂阴沉着脸,直直的望着那两具尸体,不光不能当做物证不说,就连是不是那两具尸体也说不清了。

    不止付子昂忧虑,就连师爷也是闹心,“大人,这回可怎么办?!”

    “怎么办?!能怎么办?!没办法了,叫死者家属将尸体领回去,下葬吧。”话音一顿,付子昂突然猛的转过头,冲着身后那一群战战兢兢的手下一声怒喝,道:“今天晚上是谁值得夜,给本官滚出来!”

    身后那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所有人都集体后退一步,只剩下两个人还来不及动弹,就被众人推了出来。

    那俩人左右一看,心中一愤,暗骂那些人不讲情面,一面赶紧哀嚎着跪在地上,砰砰直磕头的求饶:“大人,求大人开恩,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小的没睡觉,真没睡觉!!!”

    “拉下去。”付子昂也不想听他们废话了,他揉了揉脑门,怒道:“不要解释了。本官说过,不管原因如何,犯了错就是犯了错!来人,一人各打五十大板,扣饷钱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