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十年不晚
    看着面前一片狼藉,付子昂真是脑袋都要炸了,这一桩一件的事全堆在了他的面前。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暴躁过,他明明是个最温文儒雅的人,翩翩君子,可是现在

    “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付子昂状若癫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一顿狂揉,为什么他要当这个知府?!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现如今,就连这善后的事也要他干?!

    “啊,真是要死了!!!”

    一群人站在大门口,看着自己的父母大人跟疯子一样折磨自己,就连师爷也是有多远站多远,生怕付子昂一个不小心误伤到自己。

    “唉!算了”磋磨自己半天,也累了。

    付子昂顶着一头鸡窝,深深叹了口气,“还是先睡觉吧,等睡着了觉,明天再解决。”

    抬手招来师爷,在耳边交代了几句,然后吩咐手下将那三个犯人押到后面的大牢里,自己就找地睡觉去了。

    也幸亏那牢房是建在地下的,那场大火也并没有波及到地下,所以牢房还是能用的,要不然,那牢房里的犯人再都被烧死了,他肯定更闹听。

    “王爷。”

    知府对面巷子的阴影里,竹看着知府大院被烧得溜干净,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这件事,如果加大力度搜查,总归是麻烦些。

    夏之璃摇了摇头,他往墙上一靠,阴暗的脸色隐在巷子里,根本就没有人看见他们。半响,他才道:“这尸体烧了也好,留着,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有害无利的。”

    顿了顿,他又道:“王府里,你盯着点,莫子年就快还来了。如果本王估计的不差的话,三天之后,他一定会回来。回来了,立马把案子移交给他。还有,告诉付子昂,叫他不准再出现在本王的面前。”

    竹一弓身子,应道:“是,属下记下了。”

    “嗯。”

    夏之璃点点头,身子一转,便消失在黑暗里不见了。

    夏之璃送来的药就是个高档货,这才顶多十多天的时间,林猫儿的脸上就已经结疤了,但是,到底是她当初没及时处理伤口,那条淡红色的疤痕,看起来不光清晰不说,还很狞狰。

    林猫儿摸了摸脸上的伤口,虽说现在已经不疼了,但是着脸也算毁了,每次一看见这伤,她就想恁死那个莫子年。

    那个小肚鸡肠的死男人,有了一个希莹还不够,她都逃出来了,还不想放过她。等着,等哪天把她惹急了,非跟他玉石俱焚不可!不把他的脸挠开花,她都不姓林。

    林猫儿磨了磨牙,她狠狠捏了一下手指,捏的手指嘎巴响了一下,她才像大脑突然回神了一样,猛地想起一件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开始有了情绪波动,她好像有了正常人的情感。但是,她最先学会的,却是斤斤计较,睚眦必报,虽然现在她还没报复过谁,但是不着急,那些个跟她有仇的,一个都跑不了。

    也没等林猫儿想完,帐子外面突然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林猫儿,林猫儿你干嘛呢?!快点,火长叫集合了!”

    话音未落,帐子就被人从外面撩了开了,一个小姑娘的脑袋就伸了进来。

    “嗯,快了快了,这就来了。”林猫儿敷衍的应了一声,捡起床上的盔甲,极其熟练的套在身上,就跟着女孩子跑了出去。

    这女孩叫方水凡,是林猫儿勾搭来的,也就是最开始林猫儿先搭话,借刀的那个。

    这个方水凡,在发现林猫儿比谁都好说话的时候,她就打蛇随棍上,天天赖在林猫儿身边不走了。

    虽说林猫儿那天把于痕踢到雪堆里啃了马粪,还害得整个十营的人都陪着她训练到子时才得以睡觉,但是她不怪她,还挺喜欢她那小心眼的样子。估计,她们这些姑娘里,也只有林猫儿胆大,还不怕得罪人。

    所以,也只有林猫儿敢教训那些欺负她们的人,就这一点,连青菡那个帅妹都是不敢的。

    其实不光她喜欢她吧,好像他们这十营里,那些男兵也有很欣赏她的人,欣赏她不像其他娇门小姐,那么矫揉造作。

    “林猫儿,方水凡,你们两个滚哪去了啊?!本百夫长叫这么长时间,你们是聋了,还是耳朵背了才回来?!去去去,给本百夫长滚到校场中心,站着,不准动!还不快去?!”

    好吧,方水凡苦起了脸。

    跟着林猫儿的后果,就是天天挨罚,无时无刻在挨罚,她就有些想不明白,林猫儿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谁都想踩她一脚呢?!

    啊,对,还有那个李邵源,最过分了!!!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林猫儿,方水凡,你俩就说,你俩一天被人罚八百回,不累啊?!本校尉看着都累!”

    林猫儿站在校场正中心,接受着一千来人的目光洗礼。

    不就是被人看吗?姐姐还怕你这个?!

    想着,她挺了挺腰板,昂起头,完全无视李邵源那幸灾乐祸的模样,当你是空气。

    被林猫儿无视久了,李邵源也学会了。他笑眯眯的弯着虎壮的身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猫儿道:“本校尉不跟你生气,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说着话间,他转身就走。

    林猫儿冲着他的后背白了一眼,行,我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花木兰从军还十二载呢,她一个新兵还不到一个月,行,我认了,我也忍了,不就是十年吗?!怕你啊!!!

    林猫儿又磨了磨牙,等姐有出息的,第一个就拿你开刀!

    正当林猫儿想入非非,那李邵源就像脑子后面长眼睛了一样,他连头也不回,一个雪球就砸在了林猫儿的头盔上,“给本校尉老实点,不准动,动一下,一个时辰!”

    方水凡想哭了,我好冤的好不?!不比窦娥冤的少啊!!!

    站了也不知道多久,反正是肚子早就饿过劲了,身上也快冻僵了,一身的冷气,搜搜的冒。

    林猫儿耷着眼皮,有点困了,她都快忘了她身体不好的事实了。

    小小的打了个哈气,她歪着脑袋看了看远处的太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得,那个欠揍的百夫长肯定把她俩又给忘了。

    “林猫儿。”方水凡打着哆嗦小声叫了她一声。

    她悄悄地用余光瞄了她一眼,表示自己听见了。

    方水凡道:“我冷,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进营帐啊,你看他们都已经训练完了,我们就一天天在这站着,都落下好多了,我怕我以后跟不上。”

    “放心,那个挨的百夫长,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给你报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