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刍狗
    林猫儿眉眼一瞪,豪气万千道:“放心好了,跟着姐混,姐怎么也得保你平安啊!以后晚上戌时的时候跟我上山,我亲自训练你。”

    “真的吗?!”方水凡不相信,狐疑的问了一句。

    “当然了,姐姐说话最算数了。虽然我教你的东西不能像校尉他们那么细致,但是我会教你最实用的。”

    “最实用的?!是什么?!”

    “最简便的杀人手段。”

    “哦嗯?!”

    最开始,方水凡根本就没听清林猫儿说的什么,等到反应过来,她的眼珠子顿时凸了出来,一脸被惊吓过度的样子。

    “怎么了,很惊讶吗,别说你来当兵只是为了解决家里的生计。”说着话间,林猫儿转过头,静静瞄了她一眼,继续道:“进了军营,你就应该有了上战场杀敌的觉悟,这里,不是开玩笑的。”

    方水凡原本被冻的通红的脸,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煞白起来。

    她语无伦次的摇摇头,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可是,可,我爹说,这里,不,不对,我爹说,夏国是三国里实力最雄厚的,西苍和燕国根本就不可能想要打破现在的平衡,而造成的生灵涂炭的。”

    “生灵涂炭,呵呵,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听着方水凡那么天真的话,林猫儿突然觉得她的嘴角不受控制的裂了开来,她咧着嘴角,僵硬的勾出一个最诡异的笑容。

    朝着天空,她慢慢伸出手,竖着中指,眯着眼睛冷声道:“打还是不打,从来就不是老百姓说的算的,那都是上位者的决定。他们想要扩展疆土,想要壮大势力,就会发动战争。从来,从来就没有一个王者,会想着百姓的水深火热,他们只想着自己的权利,只想着自己的万里江山。呵呵,百姓算什么,只不过是狗屁!!!”

    “”

    方水凡从来就没听过有谁敢说过这么大逆不道的言论,她看着林猫儿,一时间目瞪口呆,

    林猫儿瞥了她一眼,嘴角又勾了起来,她似乎很享受这种僵硬而又诡异的笑容。唇边一啐,她又冷冷的说了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不过都是人,装什么圣人,仙人。”

    “”

    方水凡家里有七个姐姐,两个弟弟,七个姐姐都已经成家了,为了给两个弟弟某个好前程,娶个好娘子,她那七个姐姐,不是被爹娘以廉价的彩礼钱换给了镇里有钱人家当小妾,就是给已经四十多岁的屠户当续房,还有的,直接嫁给了一无是处的地痞流氓。而她呢,却是被爹扔到了军营里,这个九死一生的地方,来挣那绵薄的饷钱。

    本来,她还有些庆幸的,庆幸现在世态安和,她不用上战场苟且偷生,可是现在看来,她突然绝望了。

    “哦,对了。”林猫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弯着腰,微微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今年夏日那场战争,你不会没听说吧,你看着吧,总有一天,不是一年就是两年,这场战争,迟早的事。”

    “杀人,没什么不好,最起码,能活命不是。再说,我什么也不会,我只会杀人,我能教你的,也只有杀人。”

    “啊扑通。”

    方水凡被林猫儿的话吓到了,她脚下一软,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跟看见了鬼一样,她紧紧往后蹭了两下,惊恐的竖着手指,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

    “哎,猫猫,你在干嘛呢?!想我没,我都想你了。”

    当俩人之间的气氛僵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笑嘻嘻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人猛地扑上来,由后直接一把将林猫儿抱在怀里,下巴垫在她的头顶,还痞痞的蹭了两下。

    那个人出现的太突然了,方水凡被吓了一跳,她睁大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那个男人。

    她知道林猫儿身边总会跟着几个人,但是这一个,好像也只见过一次。

    这个声音太耳熟了,就算不回头,林猫儿也知道是谁。而且,就算不听声音,光靠他身上那一股似有若无的檀香味,只要他靠过来,林猫儿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她狠狠往后拐了一肘子,“走开,男女授受不亲,离我远点。”

    “猫猫。”

    被拐了一肘子,尚信很委屈。他憋着嘴巴,一脸控诉的望着林猫儿道:“猫猫,你好不公平哦,为什么那个死初夕就可以抱你,我却不可以?!我好伤心!我也要抱抱”尚信很会撒娇,挺大的男人一点都不害臊的做低做小。

    说着话间,他噘着嘴吧,腰一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就在林猫儿的脸上轻快的亲了一下,然后一脸赚到的赶紧往后退一步,一手掐腰,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抿着嘴巴。

    被亲了,林猫儿很淡定,她面无表情的抹了抹被亲到的脸蛋,然后白眼一翻,弯下腰就将方水凡拽了起来,“咱俩走,刚碰到了一个疯子,你直接无视他就好。”

    “猫猫”

    尚信很无辜,他无辜的跟在林猫儿的身后,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

    这时,远处急急地跑来一个人,是他们同营男兵里的汪康,和林猫儿能说得上话。

    一见汪康,方水凡终于松了口气,太好了,她们那该死的百夫长终于想起她们了。

    汪康一边跑,一边道:“林猫猫,你怎么动了?!李校尉不是不让你动吗?!”

    林猫儿完全不为他的恐吓所动,她直接眼睛一斜,道:“啊,那你干什么来了。”

    “嘿嘿。”汪康也只是和她们开了个玩笑,他摸摸自己的脑袋,道:“快吃饭去吧,站了这么久,这天怪冷的,那个初夕让我跟你说,他已经帮你俩打完饭了。我吃完了,我就先走了啊!”

    “啊,行,这就去。”

    林猫儿应了一声,然后回头瞧了眼方水凡道:“反正我是跟你说了,你是什么决定,我都随你,你算你不想跟着我了,我都无所谓的。”

    说完林猫儿转身就走。

    “猫猫,等等我。”尚信一见,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这回也不怕林猫儿发难他了,他挎着她的肩膀,笑嘻嘻的:“哎,猫猫,你千万别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我知道,你们那里没有这规矩,所以我这也没有这规矩。”

    “授受不亲。”林猫儿又白了他一眼,嘴里嘟哝道:“不知道,要入乡随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