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将军万福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抽你没商量
    这座新兵军营里,分为十个营,一个营里有一百人,每个营里有一个百夫长,四个火夫长,一个火夫长管二十五个人。

    但是,林猫儿他们火长熊凯旋是个特例,管她们四十六个女兵,剩下的那些人就和另两个火长平分了。所以他们火长很闹心,带一群女兵,想想都丢人。

    在那个女生惊异的目光下,林猫儿几下就把她前面的人悄无声息的挤到了身后。

    熊凯旋正咬牙切齿,一脸僵硬的跟另外两个火长说着什么,忽然,他只觉眼角处一花,一个顶着一头短发的身影,猛地就跃进里他的眼里,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你,你这是干什么?!挤到前面来干嘛?!不好好跑你的步?!我告诉你,我们没完,丢了老子的脸,让老子给你们擦屁股,你等着!!!”

    “没完就没完。”林猫儿一边慢悠悠的跑步,一边冷静的斜睨着他道:“火长,我知道你心里不爽,不过呢,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熊凯旋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呵责一声,“什么问题?!有话快说,有”

    “我知道,有屁快放嘛。”林猫儿很粗俗的接过他的话茬,然后半眯着眼睛,指了指后面那个还在磨磨唧唧的男人道:“他叫什么名字,火长你知道吗?”

    熊凯旋顺着林猫儿的手指的方向,瞄了一眼,然后语气不善道:“干什么?!我告诉你,别想给我惹事,不然我恁死你。”

    “怎么了?!我只是问问他是谁。”林猫儿不解,顿了顿,她又加了两个字:“而已。”

    “问问?!”火长嘿嘿一声哂笑,嘲讽的暗暗白了身后那男人一眼,眼里厌恶的神情,毫不加以掩饰的就流了出来:“我就很明白的告诉你,那个男人,不是你能惹的了得,你也最好离他远点,要不然,出了什么事别说我能帮你兜着,我也不可能帮你兜着。”

    “你给我听明白了,别一天天给我惹麻烦,否则,别说我不看在你是女子的份上对你动手!!!”

    熊凯旋说来说去,就没说到正点上,还白话了一些没有用的。

    林猫儿瞪着一双眼睛,很是不耐的朝上瞟了一眼:“啊,说了这么多,等于白说,我要你何用。”

    “哼。”

    话音刚落,林猫儿又是一声哼,脚往后一错,翻着白眼,就开始往后退。

    “要我何用?!”

    熊凯旋被林猫儿的话弄的愣了一瞬,他下意识地就重复了一遍她的话,“要我何用?!我是你家奴隶啊,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他怒气冲冲的扬仰着眉毛,猛地回过头,“你这个死女人是不是疯了?!”

    他被气得嘴唇直抖,指着林猫儿的手颤呐颤的,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的时候,他是谁,居然敢说他?!这死女人居然敢说要他何用?!

    “啊,气死我了!”

    林猫儿就像没看见熊凯旋被气的脸红脖子粗一样,她抿着嘴巴,慢条斯理的就退到了最后面。

    后面那些营的人都已经嫌累挺,不说话了。然而那个男人却还在唾沫横飞的尖细着嗓子,叫骂个不停,简直活脱脱就像个街市场卖菜的大婶,精力旺盛的跟小鸡崽的似的。

    林猫儿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像模像样的又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小鸡崽子,老娘不恁死你都对不起我自己。

    想着,她心中便有了主意。

    林猫儿现在光顾着想怎么折磨人了,她完全把自己还在跑步,受罚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哎。”

    林猫儿又拍了拍站在她前面的那个姑娘,看那姑娘胆战心惊的回过头,她将手拢在唇边小声问道:“有刀吗,借我使使。”

    想来这个姑娘应该是有些腼腆的,她话还没说出来,脸却先红了,“刀?!”

    姑娘看着林猫儿,愣了一愣,估计是她有些想不明白,这说好的凶神恶煞,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呢?!怎么看着比那个帅妹妹青菡还要好说话?!

    林猫儿见这姑娘只顾着看着自己发呆了,她只好稍稍提了点音量,又问了一遍:“哎,妹妹,问你话呢。你有没有啊。”

    “啊?没,我没有,不过”虽说林猫儿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吓人,但是总感觉和她说话,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

    姑娘咽了口唾沫,颤着声音,同样用着小音量的语气低声回道:“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她们有没有。”

    “行啊,谢谢你,你帮我问问。”

    “!!!”

    林猫儿还跟她道谢?!

    姑娘心中一跳,有些激动地暗想,难道是我们误会她了?!脾气真好啊!!!

    你还别说,还真有人带刀了,刀刃那么一小点,只有一扎长的匕首,戴在身上纯粹是为了防身用的。

    林猫儿接过姑娘递给她的匕首,脚步就慢悠悠的在他们营后面晃悠了起来,一会儿跑左边,一会儿跑右边,也不知道她在那干什么呢。

    后面营的人都看见前面那个出名的姑娘,跟散步似得,及其悠闲自得晃悠来晃悠去的。一眼没看着,就不知道她在哪砍了一条大拇指粗,将近半米长的树枝,一手揪着树枝,一手拿着匕首,手上极快的在那削皮。

    没几下,她就把那条树枝削的只剩下里边有些发绿的树芯,然后,她把手里的匕首还给前面的姑娘,自己捏着那条发绿的树枝,捏来捏去的,等把那树枝捏的软软乎乎的,她便伸了手在身后轻轻甩了一下。

    因为树枝被削了皮,又被捏的及软,林猫儿只是轻轻甩了一下,就能听见那股存在风中潇飒的簌簌声,如果抽在脸上,那一定很疼了。

    想着,林猫儿微微眯着眼睛,斜瞟了一下眼睛,用自己的余光瞄准了那个男人的位置,然后,开始伸张运动,朝前甩,往后抽。她在心中默念道:“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

    那条树枝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只在那个男人身边左右转悠,每次都是险险的刮着他的脸边,带过一阵刺耳的声音,甩在他的耳边。他往左,树枝往左,他往右,树枝就往右,虽说也没抽着他,但是老在他耳边转悠,他害怕被毁容啊。

    在又一次险险刮过男人耳边,男人终于怒了“喂,你能不能把这树枝离我远一点?!”

    “离你远一点。”林猫儿回头,冷淡的瞅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回了一句道:“你是sb啊,我脑子后面长眼睛了,你不会自己躲开点啊,等着挨揍呢,还是你有受虐倾向啊,喜欢被人抽,想让我抽,那就离近点,省的你太远,树枝不够长,够不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