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配仙途浩瀚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灵兽风云4
    那狸狐惊觉后方的追逐,立刻加快了速度,并不断改变方向,企图运用地形甩掉身后的人,桑落见此却毫不困难,辗转腾挪间几乎没有多消耗一点时间,反而更拉近了自己与狸狐的距离,那狸狐乍觉,心中一惊下,再不敢玩花样,直线狂奔起来!

    桑落蓝衣飞掠,在穿过两颗古树时,眼眸却突然一动,感应到另一股强大气息猛然而上!

    这是……入灵中期!

    桑落神色一变,身子一跃弹开,这一转瞬间,她刚才所处之处顿时轰然而过一道光影,冲刺而上,嚓地爆出一声破裂声响,一击击中前方狂奔的黑斑狸狐,引得一声惨叫后骨肉砰然破碎!

    桑落缓缓感应着储物袋中的法宝,目光清冷地看着一处方向,果然,从那处方向急速飞来一个黑袍男子,一张脸煞白如雪,五官僵硬,见到狸狐已死,便沉默站定,目光从狸狐身上转至桑落,冷冷地打量。

    此人虽是入灵中期,但观其身法速度,必有非常之处,与普通入灵中期不可同日而语。

    桑落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对方,这片刻,对方却轻哼一声,不在意地转开视线,一吸收回狸狐尸体,追风逐电般飞驰而去。

    桑落淡淡松了口气,如她这般的修为,想来对方不屑出手。

    不过地品灵兽阁所对应的兽山中能够遇到入灵中期的高手,她却是没有想到的,毕竟这里几乎只有一阶灵兽,对于入灵中期的境界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可是此地分明出现了罕见的黑斑狸狐,这可是难得的灵兽种类,吸引入灵中期修士并不稀奇,只是为何会出现此等灵兽?这兽山内或有古怪……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先恢复灵气,再作打算。

    眼眸转眄间,池桑落身子一跃飞上了树,于一树冠之中静坐调息。

    便在她闭目打坐之时,兽山的一处地域,同样出现了一只黑斑狸狐,两男一女目光冷冷地警惕着对方,虎视眈眈着树洞内瑟瑟发抖的黑斑狸狐。

    忽地女方一甩鞭绳,晃荡水波间轰然朝一方男子袭去,身影一转间连忙喊道:“道友还不动手?此人刚才光凭身法就可见一斑,就算凭我二人之力也不一定拿得下,道友难道还等对方将我们一个个收拾掉不成?”

    那另一男子正惊疑不定,被攻击的男子却是身子旋开,轻描淡写地躲过女子的攻击后冷然一笑,翕忽间,手中猛然挥发出一道黑雾,还未看清是什么,女子却幕然惊叫了一声,面露惊骇之色,她连连退避,那黑雾却速度更快,瞬时绞上的她的玉颈,下一刻,只听咔嚓一声脖颈断裂声,女子不敢置信地睁着眼睛,黑雾一散,轰然倒下。

    “不是我等着,你还能够说这么多话?”男子好笑地看了女尸一眼。

    他目光刚刚抬起,另一男子却幕然一寒,求饶的话还未出口,便见对方浑若未闻地运转灵气,他心中暗恨,但心知不敌也立刻转身逃开,身影还未窜出几丈,一道黑雾猛然而上,竟然直破他的胸口,冲开一个破洞,血色缓缓流下……

    ……

    另一溪流边,一只幼小的黑斑狸狐正目光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妙龄女子,它的身旁,一只黑色尾熊正紧紧地护着它,目光冰寒地看着女子。

    女子划开一丝玩味的笑意,却不动手,只是一步步、挑逗般朝黑斑狸狐走去,目光戏谑。

    那尾熊见此终于难忍愤怒,喝吼一声,捶胸顿足间浑身一卷黑气,身子猛然涨大了一倍有余,气势腾腾朝女子冲去。

    女子脚尖一转,竟是临空旋飞,衣舞蹁跹间袖中三道光鞭飞掠,紫色缠住脖颈,红蓝缠住左右脚踝,她轻笑间幕然一扯,那尾熊顿失着力点,惊吓之中整个一歪,再轰然被女子摔打在地,引得大地也跟着裂开……

    ……

    “你们想做什么?”刚刚收获一只黑斑狸狐的少年目光阴寒地看着面前的一男两女,沾血的右手缩入身后,警惕道。

    其中男子一笑,“血味那么重,尸体还未干吧?要不要让师兄替你看护看护,要知道黑斑狸狐可是难得,只怕你一人吞不下吧?”

    少年闻言手不禁颤了颤,退后一步,更是憎怒地看着面前的人。

    “师兄跟他费什么话!直接夺来不就行了!”其中一黄衣女子说完,率先出手,一缕光波朝少年激射而去。

    另一女子见此同样出手……

    片刻之后,少年的尸体安静地躺在血泊之中,三人已携物扬长而去……

    ……

    翡翠树冠之中,一个蓝衣身影静静调息,几个周天之后,体内灵光稳固,充裕的灵气扩散四周,桑落方缓缓睁开双眸,眼眸如洗,呼吸间缭绕着清香之气。

    从打坐状态中离开,桑落便观望了一下树下,感应四周并无任何人,便打开了之前的两个储物袋。

    其中一个只有一瓶灵气丹、且只剩两颗灵气丹,还有一张兽山地形图,另一个储物袋内也同样只有一瓶灵气丹,一个圆牌型宝物,意外的是,此宝物并没有认过主,甚至连驱动的痕迹都没有?

    桑落有些疑惑,转入灵气入牌,玉牌顿时碧光闪亮,其上怫然出现一个“锁”字,倏然间,几缕碧丝从字上缭绕而出,桑落见此心念驱动朝前方树冠内的鸟窝之中,那绿色顿时翕忽一窜,猛然冲向鸟窝,片刻便交叠缠绕在一起,只听幼鸟叽叽喳喳的惊慌声响起,那鸟窝已如碧色蝉蛹一般被裹得密不透风,直至后来,连声音也听不到了,本以为已然就此结束,桑落却立刻感应到这宝物还另有作用,许是那幼鸟实力太差,这玉牌对它们不仅能够封锁禁锢,还可以不断浓缩取之性命,意识到这一点,桑落却幕然收手,撤去了玉牌的灵气输送,转瞬间,那玉牌光芒一散,便又恢复如初了。

    小鸟惊慌声再次响起……

    桑落却看着手中玉牌,欣然一笑。

    竟是低阶上品的宝物,比她低阶中品的紫光遁还要好!

    凭她现在的灵气,也只能够勉强驱使这宝物,也难怪之前那女子难以动用此宝物了。

    虽不知对方何以得到此等宝物,但对她来说却也算是有了一个倚仗。

    桑落滴入一点血液,认主过后便收入囊中。

    靠着树干,她便看了看手中的兽山地形图……此方还在研究,桑落却幕然感觉到什么,目光倏地抬起。

    三个人在朝此而来,低低浅浅间,还能听到说话的声音。

    “此次有何道友的帮助,想来必能成事,到时候按出力大小分配,两位不会有意见吧?”

    一个女子的声音:“只愿你说的是事实,而且一会儿能确保安全,否则这个险我可是不会去冒的!”

    “哈哈,周道友放心,这事我虽是听两位师弟所说,但在我的混元掌下,他二人绝不会弄虚作假,而且我对阵法也有些研究,知道他们所说……”他本是笑着说话,但脸色狐疑着,却是幕然看向一方。

    “怎么了?”

    最后一个声音,何茜?

    男子感应到什么,忽然抬头朝一处树冠,“谁?≈ap;quot;

    此言一出,包括刚才说话的女子和何茜都是脸色一变,警惕地看着远处树冠之处,桑落闻言苦笑,这人耳目倒是敏锐,自己敛护了气息也被他听出动静,不过既然被发现,她也无可逃避,收回地图后,她一边迅速盘算着对策,一边却懒洋洋地靠在树干上。

    男子眼珠一转,手掌暗自运力,却是淡笑着:"道友既在树上,何以避而不见?"

    桑落坦然一笑,透过缝合的枝叶,看了对方一眼。

    “既在树上,是以当然不见。”

    男子闻言,幕然一笑,但片刻却脸色一冷,手中劲力一发,那树冠上的蓝衣身影却比他的速度更快,翕忽间已是轻然飘落而下,砰地一声巨响,树冠处枝叶散乱,纷纷落下,无形中却被一股力量阻隔,绕着女子曼妙的身形缓缓坠落……

    绿叶为景,蓝衣为缀,女子亭亭而立,面容娇柔动人,一双灵动的眼眸,此刻却带着寒光,静静地看着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