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星际金仙帝国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初试功法
    躲在这小公园里,虫鸣幽幽,凉风飒飒,除了自己之外空无一人,不但隐蔽不说,空气还很清新凉爽。

    在初秋的松江府,这样的地方显然再适合进行体力锻炼不过了,这个地点自然也选得不错。

    司马牧龙在公园里走来走去,终于选了一处周围都是树木环绕的小片空地站定,在这儿怎么锻炼也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吧,真要还是失了手,那也是命中注定躲不过去了。

    在正式开始试验功法之前,还有着一系列的前置工作要先做好。

    身为一个职业的“坐家”,原主显得对自己的职业再忠诚不过了,每天除了码字看书之外,或许就只有吃饭睡觉是同样必不可少的事情了,就连休息锻炼都是能省则省。

    这样的生活一连过个几年,虽然再规律不过,也还是一点也称不上健康。

    原主的身体素质到底如何,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剧烈锻炼前的热身活动,又是伸腿又是拉垮的,纵然已经颇为小心注意,可是渣一样的身体素质,还是让司马牧龙感觉酸爽不已,等到热身完毕,整个人已经出了一头大汗,感觉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一般的难受。

    期间几声突兀、怪异、惨烈的痛呼,更是不知吓飞了几只惊鸟。

    司马牧龙讪讪地结束了热身,心中只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担心这么渣的身体,修炼?真的有前途可言吗?

    他已经情不自禁的开始怀念起了自己曾经的身体,想当年,自己一岁不到就开始修炼,进境简直就像是飞一样地迅速,再看看现在,尼妹,这要是在自己曾经的国度,怎么也得算个重度先天残疾吧?修炼了也是浪费灵气!

    摇摇头驱散了这个悲观的想法,司马牧龙开始思考起了一个问题先试试修炼哪一套功法呢?

    司马牧龙有点一时拿不定主意。

    不是没得选,关键司马牧龙手头上的功法种类太多了,而且个顶个的高端、高效,都是世间难寻的宝功良法,价值不可估量,在沧澜那边,都是万金难求的好东西,在司马牧龙的功法库藏里面,却多的几乎难以尽数,真要是一个个都试一遍,那真得试到猴年马月去了。

    干脆,先筛选一下吧。

    需要复杂辅助修炼环境的不选!

    需要大量吞噬灵丹、膳食滋补的不选!

    需要特殊血脉要求的不选!

    又犹豫了一下,司马牧龙又增加了一个筛选条件修炼难度太大的不选!

    经过了这四道难关的遴选之后,果然剩下的修炼功法已经寥寥无几了。

    按照功法排名先后,计有功法如下

    上古时期就已经被灭门了的玄天宗初阶筑基功法,玄天羽化功。

    被老爹亲自灭门的血煞神教最强筑基功法,嗜血焚身功。

    无名功法,金刚普善功。

    还剩下其他的一些杂七杂八的功法,就完全不入司马牧龙的法眼了,被他随手就关闭了选项。

    司马牧龙心中颇为中意玄天羽化功这门功法。

    传说这门功法虽然只是修炼初期的筑基功法,但是,其功效却能位列所有初期筑基功法中最显著的一流行列之中,拥有一百零八种修炼法门,能够深入挖掘人体潜能,而且这门功法中正平和,适用范围非常广泛,通常就算是并不适用的人贸然有所修炼,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负面反应。

    这么好的功法,要不,试试?

    怀着一点淡淡的忐忑,司马牧龙轻轻的点选了选项,功法引导!

    豁然,滚滚洪流一般的数据宛如惊涛骇浪一般,一家伙就被灌注进了识海之中。

    司马牧龙整个人的神情都一下子改变了,这一瞬间,他从一个微胖而有些猥琐的清秀少年,一下子变得宛如天人一般。

    平淡无波的面庞上,是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以及遗世独立的寂然。

    仿佛一位堕落凡尘的仙人,在喟然叹息,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这就是高级功法的神效,纵然只是涉及到修炼入门的筑基阶段,就已经涉足到了神髓转换,易心换神的心灵境界之中,其中蕴含的意境,分分钟就让常人迷失,制造十个八个精神病人出来,那就跟玩是的。

    司马牧龙内心深处已经有些叫苦不迭,这么海量的数据引导,简直坑爹啊!他现在可早就不是那个曾经的天仙了,他现在可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这下简直给坑死了!

    海量的观想画面倾泻之下,心中尽是无尽的幻像,天宫高远,神人悠游,鲜花遍地,瑞景非凡,他整个人的心神都几乎被掩埋了起来,几乎都要被催眠成功了,快要相信自己就是被打落凡尘的仙人,一身的冰肌玉骨,一腔的凡尘不耐,抵御得那叫一个艰苦啊。

    须知正常来说,这种意境引导,修炼者只需体悟即可,并不一定非要学个十成十,也并不具备太强的感染性,可惜地球人的先天素质和沧澜人相差太远了,这本来只是引导性的心灵触碰,都几乎变成了强力催眠,让司马牧龙扛得好生没来由。

    心灵引导还只是开始,只见司马牧龙很快就动了起来。

    他的身体仿佛化成了一缕幽影,在纵横交错的枝枝丫丫之间往来嗖呼,任意西东,他的身形变幻之间,简直都快拉出了残影,他的手指在轻轻地弹动,气流几乎就操持在指掌之间。

    他的全身都在轻轻的动,一动一静之间,看似移动幅度不大,实则牵动了全身的肌肉,调动了全身的劲力,他的眼睛轻轻一转,似慢似快,轻微的运转之下,脑海中嗡嗡的直响,恍惚中似乎都要把眼球里的肌肉都拉伤了。

    就是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司马牧龙像个鬼一样在公园里横空挪移,整个人举止优雅的蹦来跳去,上一秒还在破烂的亭子上,下一秒已经蹦在了快要崩塌的假山上,给人的感觉,就像这个黑乎乎的小公园,一下子闯进了几十个人,漫山遍野的都是。

    直到司马牧龙忽的一下停住之后,他整个人终于像块木头一样直挺挺得就栽倒了,浑身的肌肉,就像是全身都抽筋了一样,一下一下的来回抽搐着。

    本来停下来的时候,他的身上还是干干爽爽的一滴汗都没有,等到他躺下来时,整个人的全身各处,就像一下子开闸放水了一样,带着血丝、黑点、恶臭的汗水就汩汩的往外淌开了,几乎一眨眼功夫,就把地上打湿了一片,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尤其可怕的是,司马牧龙七窍流血,顺着眼角嘴角,乌黑泛红的血迹,流出了好长好长。

    足足在地上躺了有半个钟头的时间,司马牧龙才一脸惨白的从地上勉强坐了起来,背部软绵绵无力的靠在一棵小树上,有气无力地喘着气,又缓了片刻,他才哇的一声,把肚里未消化的那点东西一点都不保留的全都喷在了地上。

    “这次,真他吗的太险了,老子几乎就要把自己玩死了!”

    司马牧龙勉强往后面挪了挪,避过了那股扑面而来的酸腐之气,心中一时只有说不出的庆幸。

    好在,好在这次试的是玄天羽化功,虽然被搞得挺惨的,但是,玄天功毕竟性质温和,它的引导,一举一动都是锻炼的法门,都留有了很大的余地,并没有往死里操弄。

    就这两分钟的时间,那运动量,充其量也就跑了个马拉松,累是累了点,惨是惨了点,无非是肌肉拉伤,无非是体力消耗殆尽,终究是既没伤筋又没动骨,歇歇就过去了。

    这要试的是嗜血焚身功?司马牧龙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心中居然有种逃过一劫的庆幸。

    须知这嗜血焚身功虽然是一门修炼筑基功法,其性质却最是霸烈不过,全套功法一共七十二式,其中足有三十六式都是燃烧全身各处的气血,化作疯狂锻炼的能量源,剩下的三十六式,都是鼓动气血运行恢复,促进全身能量循环的招式,这一来一往,一循一环,只要一个完整的套路下来,司马牧龙还不早就被烧死几回了?

    司马牧龙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那一步一哆嗦的惨状,直似被摧残了无数次的残花败柳,任是谁看见了都要替他掬一把同情泪。

    不练了,说什么也不练了,司马牧龙算是看出来了,这地球人的体质,压根就不适应这种太过高端的修炼方式,太爆裂,太不人道!

    等会回家先睡一觉,下次再试,得从幼儿基础体操练起,那个温和点,想来总应该合适了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