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星际金仙帝国 > 正文 第一六二章 海盗报复
    从凌晨两点事发之时算起,到早晨九点之时海盗们发现情况不对,最终在中午十一点钟不到,经过区区两个小时不到的准备时间,海盗们的报复终于还是开始了。

    海盗们的反应虽然慢了一步,让新纽约城的居民多少有了些时间逃跑,但是,他们的报复还是相当疯狂的,造成的损失更是一点都不小,威慑力十足。

    足足十架之多的空天战机,这对于一个小小的新纽约城来说,不啻于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空空荡荡的新纽约城毫无还手之力。

    一拨三架空天战机,执行的是全城性的毁灭破坏任务,他们满载了一弹仓的机炮子弹,还有分量十足的微型导弹,围绕着包括原纽约城旧城遗址在内的绝大多数残存建筑,展开了近乎于一丝不漏的疯狂轰炸。

    街道、高层建筑、河流、堤坝、电厂、自来水厂、工厂遗址、大型仓库、桥梁,举凡是看得到的有用设置,统统都在它们的破坏范围之内,几乎都没有一处遗漏的地方。

    易损易坏部分,诸如堤坝、电厂之类,三架空天战机,都是排着排的轮流施以大范围的机炮扫射,造成的损失之大难以想象,已经完全不具备了维修修复的价值和意义。

    而那些一时间难以破坏的道路、高楼等等地方,空天战机更是毫不吝惜的打出了成串的微型导弹,一时间让整座新纽约城包括旧城之前尚算完好的部分在内,都陷入了浓烟与烈焰的团团包围之中。

    从高空俯视,原本尚算气势恢宏,颇具一些末日风颓废向巨城风范的纽约城遗址,此时却是陷入到了真正的穷途末路之中,大量原本还能够被利用的资源和设置,都几乎被摧毁一空了,这座城市,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断壁残垣,荒冢枯坟。再也难以被短时间内重新利用起来。

    新纽约城立城之基的旧纽约遗址,自此再无价值可言。

    更进一步地说,这里已经几乎近乎于不是以不适合人类生存了。

    所有的现代化设施都被摧毁殆尽,整座城市先是经受了一波焚城烈焰的打击。又接着被河流漫卷,灌入了无以计量的河水,就是没有被大水漫灌的地区,也都到处坑坑洼洼,可以说这块地方如果不经历大规模的。耗资巨大的重新开发建设的话,就已经完全不适宜大规模人口聚集、生活了。

    或许,少数一部分人如果忍耐得住寂寞和荒凉的话,倒是还能够借助一部分残存的市政设施,在这里勉强挣扎求存,前提还必须得是,他们能够不畏惧那满城的荒凉、破败与尸骸磷骨。

    这是海盗肆虐,活生生的标本,每一寸遗迹,都鲜明的雕刻着海盗的疯狂和残暴。

    但是。这还远不是海盗们的全部手笔。

    足足十架空天战机,尚有其余的七架,是要用于追杀新纽约城周边的原住民居民的。

    海盗们通过一致决议,决不能容忍那些敢于冒反海盗们至高威严的罪人们继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包括这座城市的原有居民在内,都要受到最大程度的绞杀!

    尤其是,那个敢于残杀伟大海盗团队成员的所谓自由起义军的成员,他们据说都还多在这座城市里,敢于这么大胆嚣张得向海盗团队挑战,可见他们至少是拥有着一个相当坚实耐用的地下防空设施。

    所以。为了最大程度的挖掘出这帮耗子们的老巢,又是足足三架空天战机被派了出来,满天的乱转,调动起机载雷达的最大潜能。一定要深挖发掘出每一个可能藏人的地洞。

    于是乎,就在三架空天战机满世界的狂轰乱炸的同时,总有着其他的三架空天战机,仿佛护航伴机一般,悄无声息得在一旁默默跟随。

    而在事实上,这三架空天战机。甚至于比那些狂轰乱炸,满世界的丢炸弹的同伴们还要忙碌,特殊的声呐深层探测雷达,一刻不停的借助于伙伴们制造的巨响,探测着新纽约城所有有可能存在着的地下空间。

    一道道的探测波扫射下去,长久的等待之中,一位海盗终于有了收获。

    雷达扫描的地形探测图中,扫描到了一处深具嫌疑的地下深层空洞。

    “藏得还挺深的啊,地下三十多米!以为这样就能够逃过海盗老爷们的法眼?太天真了!”

    这位海盗发出了一声声渗人的冷笑,立刻按动按钮,发射了一枚小型号的钻地导弹!

    这种特殊类型的导弹,还是海盗们来到地球之后,在地面上建立了军工生产基地之后,所最新生产出来的新型武器装备之一,在星际空间中打劫货运飞船那是根本就用不上的,但是,对付地下目标却是再合用不过了。

    钻地导弹从空天战机中射出之后,迅即用肉眼难辨的超高速射向了地面,这种钻地导弹的弹头,使用的是新型特种合金,能够射穿到地下数百米的深层空间,用来对付这区区深度只有三十多米的地层,简直就跟玩似的。

    哄堂一声巨响,钻地导弹就已经钻入了地层之中,在地表上开出了一个平整、光滑、近乎浑圆的一个深洞,笔直的钻入到了地下,打破了地层的封锁。

    紧接着导弹在地下空间之中轰然爆碎开来,巨大的爆炸能量,粉碎了那处空间之中的几乎一切支撑,只见地表就像经历了一层地震来袭一样,迅速的晃动、震裂了开来,然后大片的地方都产生了塌陷,足足崩塌了几千平米的面积,下陷地层好几米之深!

    而且就在这枚钻地导弹破开地下掩体,进入到地下防空洞的瞬间,还朝着空天战机发回了一个生命侦测信号。

    信号显示之中,那处地下防空洞里,足足隐藏了好几百名具有相当信号强度的生命信号,那就代表着足有好几百名人命,被这一发导弹给摧毁殆尽了。

    “好兆头,终于有了个开门红了,这趟任务,总算是没有白来!”

    海盗喜滋滋的保存下了这个生命探测信号作为任务凭证和纪念。继续开始了对下一个任务目标的搜索。

    不过让他略微有点遗憾的是,这次命中的目标,恐怕并不是自己最想找到的那个。

    因为通过对那个生命信号的详细分析,他发现呢死掉的数百人中。却是男女老少都有,应该是本地颇有权势的一个本地家族势力,但是,却并非是海盗们所最迫切想要杀死的自由起义军人马,既然明知为军队。那最起码的一些标准总归是要有的,就算是迫于无奈之下搞出些童子军什么的,也不至于混杂到这种程度。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信号里面并不包含被抓走的那几个海盗的生命信号。就这一点就可以大致确定,这帮人并不是第一目标。

    不过这也正常,现在这年月,哪个城市地下没有几个大点的防空洞,就是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挖也都挖出好几个了。想要一下子就找到最重要的那些目标,可能性确实是不怎么大。

    海盗们不以为忤,纷纷振奋了精神,越加仔细的探测起了地下空间信号来,几经忙碌之下,纷纷都有了些收获,有的一举建功,几枚导弹下去又消灭了几个地下巢穴,有的地下空间却被发现只是伪造的假货,或者是并没有人员存在。白白的消耗了海盗们的弹药储备,让他们一时间颇感切齿痛恨。

    不过从头到尾,海盗们在新纽约城的各地虽然发现了不少的地下空间,也打杀了不少躲藏在地下防空洞里心存侥幸的当地民众。但是,让他们大感奇怪的是,任凭他们如何寻找,如何探测,最终都没有找到北美自由起义军所躲藏的地点,甚至连义军们的一根毛都没有发现。

    忙到了最后。将以纽约城为中心的大片地区都扫描了一遍,海盗们还是没有找到这伙起义军的丝毫存在迹象,迫不得已之下,他们也不得不改变了任务目标,陪伴着一开始就负担起追杀逃亡民众任务的剩余四架空天战机,玩起了他们眼中颇为无趣的“打地鼠”游戏。

    是的,在毁掉新纽约城以及屠戮了所有躲藏在新纽约城地下的被找到的民众之后,海盗们还不死心的,想要追杀所有能被找到的当地居民。

    当然,找到所有人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一些躲藏的比较好的零星民众,还是能够逃过追杀的,但是那些躲藏的不够好,尤其是太多人聚集在一起的队伍,就太难躲避海盗们空天战机的追杀了。

    大范围的生命探测讯号一打开,凡是聚拢了超过三个人以上的队伍,但凡是没有点遮掩的,都是躲不过海盗们的扫描的。

    海盗们驾驶的空天战机在高空中高高在上,只要轻轻的按动机炮按钮,一发子弹,往往就可以打垮一整个躲避的难民队伍,那种屠戮的效率,简直就太高了,哪里是大多数都靠自己两条腿逃命的苦逼民众们所能够抗衡的。

    新纽约城的居民们,虽然从早上两三点钟就已经开始展开了大逃亡,但是真正能够逃得有多远的,却也并不太多。

    占据最大多数的人,都是在跑出新纽约城二三十里的范围之后,就再也跑不动了。

    社会失序之后的几个月时间,人们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很多人在不断的奔波、饥饿之下,早就已经疲敝、衰弱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不是不知道躲出市区二三十里,这对于空天战机来说也就是几十秒甚至只有几秒钟钟的航程,根本就说不上安全,但是,他们实在已经是跑不动了,一些人甚至没有一丁点的粮食储备,就连几十里的路都没跑的出来,堪堪躲在了市区范围之内。

    海盗的空天战机到来之后,他们一个个胆战心惊,祈祷满天神佛保佑他们能够躲过一劫,但事实却是,他们大多数人,都没能躲过这场死劫。

    雨点一样的机炮子弹从天而降,每一颗子弹都能将地面削出一个大洞,里面埋一辆小汽车都绰绰有余,强行行走了大半夜,又饿又累的民众们瞬间就崩溃了,这从天而降的灾祸,哪里是他们那羸弱不堪的两条腿所能躲得过的,只能是活生生等死罢了!

    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一家三口,一发子弹过去,变成了一地的残肢碎片,到处疯狂躲避的民众,一颗流弹挨了一下,立刻半边身子都不翼而飞,只有两条腿还在原地抽搐,这一瞬间,逃难之路成了血肉沙场,海盗们的子弹像是犁头一样,将逃亡的难民生生犁了又犁,满地的血肉狼藉、尸横遍野。

    海盗的攻击几乎是一瞬间的,民众的躲避和惊恐也几乎是一瞬间的,生与死之间,在这一刻完全听天由命,由不得半点自主。

    感觉之中似乎已经是许久之后,空天战机们带着轰隆隆的声响,继续追杀向了更远方的民众,那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是活的民众,才终于回过神来。

    长长的一条难民队伍,几乎是死伤殆尽,能够勉强存活的,连百分之一都没有,而且之所以这些人能够活下来,多半还是因为海盗们认为他们连一颗机炮子弹的价值都比不上,与其浪费在他们身上,还不如到更前面的地方,一炮轰死一大片来的划算。

    这些侥幸死里逃生的幸运儿,在这一刻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为自己还活着而兴奋雀跃。

    有的人是自己活着,但家人全都死光了,整个人一片木然。

    有的人觉得自己现在还活着,说不定下一秒钟海盗的空天战机又回来了,到时候又是生死不知,此时此刻的存活,似乎也并不值得庆幸。

    在这尸骸狼藉之中,一些人飞快的躲了起来,庆幸自己最少此时还活着,但有一些干脆搜罗了一些尸骸中残存的食物,就着献血碎骨,就在这满地尸骸中填起了自己的肚子,连跑都不跑了,准备做个饱死鬼。

    不过,无论这一天有多么难捱,终归天还是一点点黑了下去,海盗们的空天战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早就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