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星际金仙帝国 > 正文 第二二四章 营地生活
    虽然因为枪击事件引发了一点小小的波折,并且难民们出于觅食的热切,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进入营地的速度,但是随着一点点的时间推进,难民们还是大多数都得以成功地进入到了难民营之中。

    进入难民营前的个人信息录入项目,步骤繁琐,耗时不短,需要录入个人体貌特征、身高、体重、血液样本、指纹、声纹、虹膜特征、家庭信息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数据,对于饥肠辘辘的难民们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煎熬。

    不过有着对饱食一顿的期盼,并且据说难民营中还有一应完善的生活设施及消耗品供应,有这一切种种种种的诱惑掉在前面,终于还是让难民们耐着性子,坚持完了这所有的信息录入事项。

    再将这些相应数据录入到组织的人口数据库中的特别类型,日出难民管理目录之中,并且给难民们发放了对应的身份识别卡之后,难民们进入到营地之中的难民食堂之中,终于迎来了自己最最期盼已久的一刻!

    食堂里浓浓的米粥香气,充沛的几乎都要溢了出来,一队队日出难民按照登记信息的顺序,饥渴难耐的排着长长的队列。

    此时此刻,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能够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难民们一个个手里拿着碗筷,望眼欲穿的等待着轮到自己舀食米粥的机会!

    他们一个个,都已经饿了有太长的时间了,甚至一些人已经足足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感受过一顿饱饭是个什么滋味了,用食物填满肠胃的感觉到底是如何的惬意和满足,都好似已经完全的被遗忘干净,成为了一个久远的迷梦。

    无数个夜晚,饿得肠胃酸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恨不得拿起自己的手啃下肚,那种一日赛过一日的饥饿感,简直就让人发疯!

    一些人因为这太过煎熬的饥饿感。甚至沦落到了食人的地步,还有人饥不择食的胡乱采集物品充饥,最后活活把自己吃死,类似的惨剧都已经发生了太多。每个人都已经对此而麻木,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如果说,来到台州岛之后的这段时间之中,生存的危机给予难民们最深的印象是什么的话,那么。相信无数的难民都会首推饥饿。

    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想方设法的克服,寒冷的话,无论找什么办法,哪怕是从死人身上扒衣服,哪怕衣服难看也无所谓,终归是可以找到办法解决,唯独饿肚子这种事,没有合适的食物吃下肚,就是想再多的办法也是无济于事。

    人们一度甚至绝望地认为。这种可悲的日子甚至会持续到永远,直到自己可悲的饿死在某个角落为止,这种苦难才会真正的结束。

    没有想到事情转机居然来得如此之快,居然只是短短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转机就已经到了……虽然是以可悲的日出战败为代价换来的。

    不过底下在生死间挣扎的小民们,此时是没有力气想太多的,眼下只有那近在咫尺的香喷喷的大米粥,才是最重要东西!

    吃了它,就可以不死,就可以果腹。就可以享受一下,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享受过的吃饱的感觉了。

    一间间难民食堂之中,此时就只有无止尽的口水吞咽之声,狼吞虎咽之声。以及掌勺大厨下一位,下一位,如同天籁一样的声音响起。

    终于轮到自己了!

    一位难民迫不及待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这双枯瘦而有些皮开肉绽的手,在进食堂的时候,拿碗之前就因为太过于肮脏。而被负责管理碗筷的厨房大妈嫌弃,被要求到自来水水龙头处清洗干净才能获得碗筷。

    难民洗的飞速无比,唯恐被别人占了先机,抢先排在了前头,稀里糊涂的洗了洗,就急急忙忙的拿了碗筷,此时仔细看来,虽然大致上也还算是干净,但是十个手指甲缝里,却是有九个都是一片泥污黑线,不细看倒罢了,此时映着白色的塑料大碗,却是显得格外的扎眼起来。

    掌勺师傅明显的顿了一下,眼睛落在了那双手上,指甲缝里的泥线让他眉头微微一皱。

    难民整个人都不好了,呼吸都为之屏住了,老天爷排了那么长的队,等了那么久,期待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整个胃囊中满满的都是消化液,肚子咕咕噜噜的响个不停,就只等着米粥下肚了,要是真的这时候被要求再去洗手,再去排队……他会直接哭死在洗手池边的!

    一只大泥爪子刷的一下收了回来,像是被火炭里烫过了一样,倒是另一只手依旧无可奈何的笔直地伸展着,举着那只硕大的塑料碗,一副死了都要吃的坚贞不屈表情。

    大厨在难民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中败退了,叹了一口气,用勺子还是满满的盛了一勺倒在碗里,装了大半碗饭,只差一点就要满出来了。

    “每次一碗,不够了吃完再来盛,那边有白糖,自己看着往里放,下次把手给我洗干净了,你自己吃着不在乎,我们看了还反胃呢,下次要还这样,就不给你盛饭了!好了,下去吧,下一个!”

    这可真是欲速则不达,差一点就坏了大事儿了!

    难民心有余悸的呼出了一口气,刚才险些没吓死了,好在掌勺师傅厚道,不然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还不哭死在那里?

    不过,一切种种,万般心绪,现在都可以放一边了。

    此时最重要的,就是手中的这碗粘稠、浓郁,浓浓的大米粥了!

    一股浓浓的米香从碗中飘出,勾得他肚里的饥虫恨不得一起发作起来,把肚皮响成锣鼓!

    啥话也不说了,就这么端着碗,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米粥咽下了肚,爽!太爽了!还是这香浓的米粥喝起来舒服啊,就这还没放糖呢,就已经又香又甜又软,简直人间至味啊!

    难民忍不住停了下来,微微呻吟出声。

    他只觉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涌入到了自己空空的胃袋里面,顿时。肠胃中那股空空荡荡,胃酸恨不得把肠胃一起笑话了的饥饿感,就被压抑住了,取而代之的。是空前庞大的食欲,这让他恨不得仰天把碗一举,直接把满满的米粥,通通都倾倒进肠胃之中。

    不过他还记得掌勺师傅的话,那边还有白糖、咸菜之类的东西供应。倒是不急着喝白粥了,稍稍垫了一下肚子,他就忍不住有些想要得陇望蜀起来。

    一碗白粥好喝,还是一碗加了糖的甜粥好喝,恐怕大部分人都是会选择甜粥的,这位难民也不例外。

    他急匆匆的就走到了一旁的摊子上,上面摆满的有许许多多的白糖,还有一种咸菜,辣萝卜条!虽然只有这一种咸菜,但是分量还是很足的。就算是一盆用完了,这里也还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随时添加。

    倒不是地球人组织穷得连点咸菜都置办不起,只是为了这些难民的身体健康考虑,就只准备了这些东西,米粥暖胃有营养,对人身体有很大益处,萝卜也一样,人称小人参,虽然使用辣椒腌制的,却也能有驱寒的功效。无论是吃哪样都是有好处的。

    至于奖励给部分难民的红烧肉什么的,虽然多少有些油腻,不过相信就算是拉肚子,也有的是难民想要吃。只是出于管理和后勤上的考虑,营地是不会敞开了供应的,注定了只能作为奖励品而提供。

    这位难民却不知道营地里的这些心思,他只是迫不及待的就想要享用甜粥的美味,抓起放糖的勺子,哗哗哗就是几大勺的白糖送进了粥里。把白粥上面铺满了一层砂糖的颗粒,足有厚厚的一层。

    考虑到太甜了也未必好吃,这位难民依依不舍的放下了白糖勺子,又从咸菜盆里插了点咸菜放碗里,就这么咸的甜的搅合在一块,略一搅拌,这难民就再又急急忙忙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嗯,还是说有白糖好吃啊,这甜丝丝的,真是甜到了人心里边,再尝一口辣萝卜条,又脆又辣还咸的有滋有味的,嘎嘣蹦咬断了嚼在嘴里,那滋味儿别提有多美味了。

    难民美美的享用了起来,顺着排队的人群,向旁边的餐桌处走去,一路走来,无需分心旁顾,他就完全能够感觉的到排队的兄弟们,那满满的尽是羡慕嫉妒恨的恶毒目光!

    不过,在这样众多的恶毒的目光注视之下,在无数饥肠辘辘的排队客的诅咒之中,他不但丝毫没有吃不下饭的感觉,反倒越发的胃口大开了起来,倒腾着筷子,稀里哗啦的往嘴里倒饭,那吃得畅快劲儿欢实劲儿,别提多开胃了。

    总之,在恶意满满的给那些旁观者们,来了一个附带十万点真实伤害的心灵痛击之后,这位欢乐不已的难民,才慢条斯理的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和很多其他满是恶趣味的食客一样,他也是特意找了个接近排队队列的座位,一边吃着米粥,一边享受着排队人群的愤恨与艳羡。

    唯一的一点让人感觉遗憾的是,这碗虽然不小,盛的米粥虽然也不少,但是,显然还是远远都没有办法满足这位难民的胃口的。

    别说就这一碗米粥了,就是再来个两三碗,他都能面不改色的统统吃下肚,恐怕到时候都还有点意犹未尽,感觉还能再喝上一碗半碗的。

    就眼下这一碗米粥,就那几十米的端碗走路的空间,他就已经稀里哗啦的灌下了小半碗了,这往这一坐,稀里哗啦的大口喝粥,也是没多大功夫就把一碗米粥都给吃喝殆尽了。

    中间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想法,想要端着碗去边吃边排队的,不过身边有位哥们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他刚端着碗往那一站,就被维持队伍秩序的管理人员给轰一边了,不许捣乱,吃完了再来排队。

    这让那位仁兄很是受伤,什么叫捣乱啊?边吃边排队就是捣乱了?我吃得这么快,排不到一半的队就都吃完了,这不节省时间嘛。

    可惜管理人员不听他解释,直接就把他给轰下去了,让他一肚子的委屈,得,化悲愤为食欲,抓紧时间赶紧吃,吃完了立马就去排队!也不浪费多少时间。

    其实这位仁兄不知道,之所以让他们这么一趟一趟的排队,营地里这也是有考虑的,是为了他们的身体健康着想。

    试想,这帮子饿狠了、饿惯了的难民,体虚脾乏肠胃萎缩,猛地一下逮着了这么个可以随意吃喝的机会,那还不松宽了裤腰带,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吗,有那自制力不够强的,一气儿吃撑下来,把胃都撑坏了一点都不稀罕,撑死了的都不奇怪。

    倒是这么一趟一趟的让他们排队吃下去,前面吃的都已经开始消化了,可以缓解他们的肠胃压力,让他们有一个缓冲和适应的时间,不至于一下子几大碗米粥一气儿灌下去,就吃撑死过去了。

    否则的话,营地里弄出一大盆子一大盆子的米汤放着,由着他们自己随便舀着吃,反倒还省时省事了呢,也用不着用这么多的人。

    只是那么一来的话,不免就要有那没节制的家伙,把自己吃撑甚至吃死过去了,这就不免有些不美了。

    虽则这帮日出难民显示在组织体制内的地位并不高,甚至并不受到很高程度的认可和保护,不过,终归也是人,能够照顾得好一点就照顾得好一点,也免得真的撑死了几个,反倒晦气了不是?

    难民们却都没有想呢么多,都是紧赶慢赶的一趟又一趟的排队吃粥排队吃粥,唯恐自己吃得慢排的晚了,到最后米粥被别人吃干舀净了,那可就哭都没地儿哭去了。

    那位指甲缝里一堆泥垢的难民也是一般的想法,不过他紧着下次去排队之前还是紧赶慢赶的把手给洗净了,否则真被撵出了队去洗手,那才叫坑爹呢。

    为了供应着一批接着一批的难民们的饮食所需,营地里们的师傅们也是一趟又一趟的熬粥煮粥,好在营地里面的设备好,煮米粥又不是啥精巧的饭菜,虽然用量是大了些,倒也没费什么劲。

    众多的难民们吃饱喝足之后,还被分配了响应的床位,都是上下层的架子床。虽然不宽敞,好在被褥什么的都足够的厚实温暖,让难民们吃饱喝足了往上一躺,呼呼的就大睡了起来。

    一天的生活下来,许多难民都心里有数,离了营地,就去接了自家的妻儿老小来营地享福来了,傻子才不来呢,这多舒服!有吃有住的,不比自家原本的破窝强。

    很多难民都下定了决心,要听从组织的安排,要去哪里打工就去哪里打工,好歹有碗热饭吃,不比在这台州岛上等死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