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章少爷诈尸
    秦笑慢慢默念口诀,空气中大量元气立即滚滚涌向棺材,从缝隙间渗入,进入秦笑的躯体。

    身为侯爷之子,这具躯体的前主人没少吃天材地宝。这些年,天材地宝里的灵气精髓都储存在体内,没能转化。这一次,随着功法的运转,全都急速溶解消化,化为丝丝元气进入丹田,汇入气魂海。

    也不知几个时辰之后,秦笑气魂海内元气竟然满溢而出。秦笑反向运转一个周天,元气立即汩汩翻腾,一丝丝化为元力与魂力。

    一股股舒畅至极的感觉从每一处经脉里传出。肌肉、骨骼、经脉五一不爽到极点。秦笑忍不住要叫唤出来。

    砰!

    一阵热气从头顶冲出。强烈的气流将千斤重棺震得一颤。

    突破了!

    武道凝武境一重!魂道一级一阶!

    终于能够修炼了!

    魂武大陆,武道修为共有凝武境、化武境、地武境、天武境灵武境五等。每一等级又分九重。魂道修为共有五级。每一级分九阶。若魂武对照,一级相当于一境,一阶等同于一重。

    “果然是同步提升!嘿嘿嘿嘿……”

    砰砰砰!

    秦笑正高兴,孰料元气转换中形成的气浪竟然一浪盖过一浪,三道气浪接连从秦笑头顶横贯而出。黄金重棺也随之砰砰砰颤动三次。

    武道凝武境四重!魂道一级四阶!

    一阵阵恶嗅传出。

    随着气浪的冲击,大量油腻腻的东西从体内渗出。秦笑在身上一抹,尽皆烟漆漆油腻腻的污浊之物。一抓一大把,一块块脱落。大面积一揉搓,竟然搓出手腕粗细的棍状物。

    卧槽!

    这功法也太厉害了吧!修炼之际竟然捎带着还能洗精伐髓!

    以秦天王的经验,洗精伐髓能够清出如此多的残渣,至少也得是化武境修为。想不到,仅仅凝武境四重就取得这样惊人的效果!

    秦笑对《仓颉噬天典》不由得高看了几分。

    秦笑双手发力,猛地向上一推。

    呼啦!

    棺材盖飞出,撞到墙角,嘣嘣几声,倒在地上。

    室内空无一人,亦不闻人声。光线依然暗淡,应该是黎明未至。

    秦笑径直溜到院后的水池仔细清洗一番,直至将小池洗得漆烟一片,这才施施然回到自己的卧室。他找来镜子照了照,不禁咧嘴一笑。

    只见镜中人,头发柔顺飘逸,一丝不乱,安稳地系在白色头巾里。严峻的眼神,虽少些凌厉,倒也俊朗。他身穿一件白色提花绡上衣,腰间绑着一根玄色兽纹皮带,体型修长,一派悠然自若的神态。整体上几乎可以以雄姿英发来形容,只是眉梢间隐隐有些玩世不恭的倦怠之色。

    “唔……不错,算得上器宇轩昂,英姿勃发。勉强配得上本天王的身份,倒也不屈。只是不知莫惜看到了,能否认识我?不知她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莫惜……莫惜……唉……”

    秦笑长叹一声,跌坐在椅子上。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将血魂老儿斩于刀下!”

    他看看镜子里的身躯,摸摸鼻子,心中一阵恻隐之情涌出。

    “我好歹还有复仇之机会。你小子竟然被人给阴死。不过你放心,本天王既然占据你身体,你我也算有缘,我定当为你复仇。让你的家人活得痛痛快快,扬眉吐气!”

    秦笑朝放棺材的屋子走去。他想着要如何解释才不至于吓着秦府之人。

    咕咚!

    一个急匆匆的小丫头不知从何处窜出,直接与秦笑撞了个满怀。温香满玉的软软触感引得秦笑身心一荡。小丫头嘤咛一声,就要摔倒,秦笑慌忙一把扶住。

    小丫头抬头看了秦笑一眼,笑道:“谢谢少……啊!诈尸!”

    “不好啦……少爷诈尸啦!”

    咕咚!

    小丫头回头只跑了两步便一头栽倒在地,吓得晕了过去。

    秦笑不禁苦笑。

    这是专门伺候自己的贴身丫头晴儿。晴儿平时胆子颇大,想不到居然被自己给吓晕。

    少爷我人见人爱,有这么可怕么?

    他将晴儿扶起来,拦腰抱在怀里。

    晴儿的叫唤引来无数府里的男女老少。瞬间,一大圈人涌出来,诧异地看看。待看清是秦笑,无不脸色煞白,立即转身就跑。

    见鬼了!

    真是见鬼了!

    少爷分明已经死了!经过宫里来的一品御医诊断,经过秦府上下众多高手的检查,侯府少爷秦笑确定死亡,毋庸置疑!

    秦笑的爷爷连夜飞鸽传书,将消息通报给远在边疆的儿子秦战。同时,请动炼器公会的师傅紧急赶制了一副镀金棺材。

    老爷子将唯一的孙子放于棺材内,趴在棺材上老泪纵横。众人极力劝阻,许久才拉开老爷子,将棺材盖合上。

    炼器公会赶制的棺材,没有千钧之力无法打开。即便是少爷没死,也无法轰开棺盖。谁都知道,少爷不能修炼,手无缚鸡之力!他如何能够从棺材里爬出来?

    众人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

    丫鬟仆人,侍卫杂役,一个个逃向各个角落,胡乱地将自己塞进某个封闭的空间。

    秦笑目瞪口呆地看着如鸟兽散的秦府人,不禁心头火起。

    丫的,这就是我秦府的人?见到少爷复活不高兴地屁滚尿流,竟然这般疯狂,恨不得风流倜傥的少爷我真死了?这样的心性,若是秦府遇到大事,岂能顾着秦府的利益?

    不行!这毛病,得治!

    想到这里,瞅着随后赶来的众人,秦笑咧嘴扮个鬼脸,哇哇叫着追了过去。

    啊……

    众人吓得惊天地泣鬼神,有人直接尿了裤子,有人干脆直挺挺倒在地上,暂时没了气息!

    嘿嘿!这才是我秦笑的风格!

    秦笑抱着晴儿一路追逐,一路哇哇怪叫,瞅着平时几个不对眼的,看不起自己的侍卫紧追不舍。终于在议事大厅门口,将几个侍卫吓得晕倒。

    “哈哈哈哈……”秦笑仰头大笑,好不欢畅。

    丫头晴儿被惊醒,一看秦笑嘴歪脖斜,张牙舞爪的模样,脖子一歪,再次晕倒。

    “笑!笑!我让你笑!”

    猛然,几记闷棍敲在秦笑后脑勺。秦笑吃疼,忍不住回头,就要破口大骂。

    “卧……啊,爷爷!”

    秦老爷子秦霸天正拄着一根棍子,气喘吁吁地站在秦笑面前。花白胡子一翘一翘地,显然是愤懑至极。

    “你是谁?在我秦府装神弄鬼,还不现出原形?”老爷子抬起棍子,就要动手。

    “别别!我解释我解释!”

    记忆中,这个冤死的秦笑天不怕地不怕,整个秦府就怕老爷子一个。若不是老爷子镇着,他还不知将秦府给折腾成什么样。

    秦笑赶紧胡编一通。说自己其实没死,夜晚被一高人师傅所救。

    “什么玩意?高人相救?”老爷子狐疑地围着秦笑四周转着圈子,似乎秦笑身边飘荡着妖魔鬼怪。

    “不行!老夫无法相信!走,随老夫去验证一番!”老爷子说着,拽着秦笑朝放棺材的屋子走去。

    秦笑无奈,被老爷子拖着一路拐进棺材处。众人看老爷子制住了“鬼”,这才壮着胆子亦步亦趋地尾随过来。

    秦笑招过来一位仆妇,将晴儿交给她。仆妇战战兢兢,双腿打颤走过来,壮着胆子将晴儿接过去。

    “看什么看?少爷没死!一个个大惊小怪!赶紧滚蛋,该干嘛干嘛去!”

    一位中年人适时出现在门口,堵住大门,将这些丫鬟仆人侍卫呵斥住。

    众人抬头一看,原来是管家,慌忙四散而去。

    “少爷昨夜便醒来,老爷子亲自打开棺材盖。休要外出胡言乱语!否则,家法处置!”

    管家阴沉着脸,守在门口,看众人散开,这才嘿嘿一笑,拐了进来。

    老爷子仔细研究了一番棺材盖,这才小心地凑到棺材边,朝里面一看。

    “啊切!啊切!啊切!”

    “咳咳咳……”

    老爷子脑袋刚凑近棺材,一股恶嗅扑面而来。老爷子措手不及,深呼吸一口,立即呛得打了数个喷嚏,咳嗽不止。

    管家老远便捂住鼻子,皱起眉头。

    罪过!罪过!

    秦笑心中默念几句。真是对不住老爷子,还没来得及处理棺材,这一下若是将老爷子给熏死,岂不成了家族千古罪人?

    “奶奶的,熏死老子!这是啥气味?”老爷子再不敢伸头去看,一转身看到管家站在门口,立即朝他一招手,“小甜甜,你去看看。”

    秦笑一阵无语。

    秦府这个管家长得五大三粗,胳膊粗过一般人的大腿,竟然有个女性化十足的名字,萧天天。老爷子叫顺了嘴,称为“小甜甜”。

    小甜甜抗议过无数次。老爷子也试着纠正自己的发音,可是,话一出口,照例又是:“小甜甜,陪我出去一趟。”

    小甜甜终于败下阵来,从此默认了这个甜蜜温馨的称呼。不过,这也仅限于老爷子。秦府上下其他人遇到他,则必须规规矩矩叫一声:“管家好!”

    小甜甜眉头紧锁,忍住呼吸,一步步挨到棺材旁,将头往里面一伸,而后迅速退回到门口,朝门外大口大口呼吸。

    秦笑挠挠脑袋。这货也真是能装。真有这么臭?

    老爷子与小甜甜仔细交流一番,再次上下左右将秦笑细致研究了一回,终于将信将疑地确认,这就是棺材里爬出的秦笑。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