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章谋杀亲夫
    秦笑在二人呆头呆脑窥视的目光中,昂首挺胸走到前院。看着一个个兀自心惊肉跳的下人们,他目不斜视,大摇大摆地跨步出门。

    走到门口,感受到众人惊诧的眼神,秦笑向后一甩头,发巾崩断,柔顺的长发飘散开。恰好一阵风过,衣衫后摆,瀑布般的烟发齐刷刷后扬,端的是清逸出尘,绝世风华。

    咕咚!

    秦笑一脚绊到门槛,一个趔趄,身子向前一爬,几乎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好歹他现在是凝武境四重的高手,在面部与门口青石板之间仅有零点零一厘米距离之际,稳住了身形。身形微转,一个青鸟展翅,终于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

    门口传来抑制不住的快活笑声。清脆的、活泼的、苍老的、嘶哑的、尖利的……不一而足。

    秦笑唰地一回头。锐利的眼神向门内一扫。

    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

    秦笑停顿片刻,这才转身,背手,施施然朝城内走去。

    咳咳咳……

    秦府大门内传来一阵阵咳嗽声。方才秦笑一回头,将众人的笑声强行压制在喉咙里。这时候众人才敢将笑声放出,导致喉管发痒,咳嗽不止。

    “小甜甜,你怎么看?”老爷子屏住呼吸,用手摸摸棺材内的污渍,皱起眉头。

    “这种污渍,比较像洗精伐髓而排出的杂质。我看少爷今日体态轻盈,肤色纯净,正吻合洗精伐髓之后的体质。前面的小池原先清澈的池水一夜之间漆烟无比,气味与此相近。想必是少爷清洁后的污浊所致。”小甜甜冷静地一项项分析着。

    “还有,这棺材,若非凝武境二重的修为,无法打开。”小甜甜拎着棺材盖,指着内面两个烟漆漆的手掌印,道:“这分明是少爷从内向外一掌轰出。能够将棺材盖轰出这么远的距离,至少也得是凝武境三重的修为。”

    “你是说……是笑儿自己轰开……笑儿能修炼了?”

    老爷子凑近小甜甜,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声音颤抖起来:“你确定!?”

    小甜甜忍住胳膊处传来的痛感,使劲地点点头。

    “少爷应该是得了奇遇……或者是昨夜一摔,导致身体机能发生变化……总之,少爷如今定然今非昔比了!”

    老爷子松开手,长叹一声。

    “天不绝我秦家!笑儿如此,老夫也当振作起来。我秦家不能就此消沉。嘿嘿嘿嘿……血衣侯,光明王,你们想灭我秦家,老夫一直隐忍,还真当我早已是坐吃等死的废物?”

    “小甜甜,你赶紧传书给战儿,让他放心,边疆事务为重。另外,密切关注笑儿的动态!决不能让他再出差错!”

    “是!”

    秦笑径直走向玄武大街。醉仙楼就坐落在大街最中央。昨夜的秦笑便是从醉仙楼上被人推下摔死。欲报仇,当然得先来找找线索。

    街头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秦笑招摇地横冲直撞,尽显贵家公子放浪本色。街头行人瞪眼一看,原来是这个祸害,顿时纷纷避让。

    有人则小声嘀咕:不是听说这货昨夜摔死了么?怎么还好好的?真是苍天无眼哪!

    秦笑张狂地大幅度摆动手臂,不时扭扭纤细的腰肢,扬脖,提臀,收肛,顺便做一套自创的健身操。

    避让的人们纷纷扭过头,不忍侧目。真是毁到家了!堂堂镇西侯怎么就生了个这么废柴?

    你不能修炼,完全可以认真读书,踏入仕途,也许还能搞个一官半职。最不济也在家里吃喝玩耍,做一辈子隐士散人……非得外出这么折腾么?这么糟践的动作也要拿在大街上显摆?

    “站住!”

    骤然,一声脆生生的大喝在秦笑面前响起。四匹高头大马横在街道中央,拦住了秦笑的去路。

    当先马上一位姑娘,生得香娇玉嫩,端丽冠绝。头绾风流别致双丫髻,云鬓里插着挂珠竹钿花,看起来人面桃花,情致两饶。只是眼神略显阴郁。

    后面三位也都身姿窈窕,面容俊俏,从装扮看,应该是随从丫鬟。

    这姑娘不是别人,乃神梦候的女儿柳瑶琴。也是秦笑这具躯体原主人的未婚妻。

    柳瑶琴大马金刀挡住秦笑的去路,眼里飘过一丝疑惑。这个废柴不是死了么?本小姐正好解脱。怎么现在还好好的?看起来似乎打了鸡血,精气神比往常还蓬勃一些?

    对于这门长辈间定下的婚事,柳瑶琴恨到骨子里。

    帝国皇都青年俊彦何止千万,怎么偏偏将自己许配给这么个废柴?

    原先,秦家家大业大,老爷子秦霸天与儿子秦战双双封侯,小时候的秦笑也生得粉妆玉砌,一看就是人中龙凤。神梦候为了拉拢秦家,这才主动上门,缔结婚约。

    孰料,秦笑这家伙竟然不能修炼。这也罢了,秦霸天突然莫名其妙地遭遇重创,从此修为跌落,再不是皇都高手。秦战也被调往边疆。秦家日渐被皇帝冷落,眼看着衰败之象日显。柳家自然心灰意冷。

    可是,无缘无故,也不好随意中止婚约。大家族自然也得要维护一点荣誉。可是,柳瑶琴不愿就此将自己栓给一个废柴!

    为了这股怨气,柳瑶琴每每见到秦笑,按捺不住,总要出手狠狠教训他一番。非如此不足以发泄心头愤懑。

    秦笑冷冷地看着柳瑶琴。这个未婚妻可不是好惹的。记忆中,每一次街头相遇,都会招来一顿鞭打。她才不顾你是侯爷之子,也不管你是未婚夫。

    秦笑每每被打得头破血流,最终都是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后来见着她,直接开溜。

    从昨晚得知秦笑死讯,这个柳瑶琴及其家人,压根就没有出现过。

    嘿嘿……任意践踏老子的尊严……小娘皮,这个历史要改写了!

    “又要到哪里去惹事?还不乖乖滚回去?给你三息时间,从本小姐面前消失,否则,休怪我鞭子无情!”

    柳瑶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手中的长鞭缓缓扬起。

    “一!”

    “二!”

    “三!”

    柳瑶琴身后一位丫鬟快速地数着。她们早见惯了秦笑被揍的画面,可心中依然颇为期待下一次,巴不得再一次欣赏秦笑出丑的画面。

    在她们眼里,这么个歪瓜裂枣,怎么能配得上小姐?

    嗯?

    柳瑶琴一行人愣了。秦笑竟然没跑。反倒笑嘻嘻地迎面走了过来。这不是秦笑风格啊!

    “小妹妹,你在说什么啊?少爷我没听见。再说一次好不好?”秦笑一副贼眉鼠眼的表情,眼神里捎带着一丝甜味。

    数数的丫鬟脸一红。

    “大胆!竟敢无视本小姐的命令!”柳瑶琴脸色一变,手腕一抖,银色长鞭如一条长蛇,吐着信子,闪电一般,朝秦笑扑来。

    换做往常,秦笑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柳瑶琴凝武境四重修为,动起手来完全不顾情面,总是全力以赴。这一鞭子下来,不是头破血流,也得断几根骨头。

    几位丫鬟见怪不怪,都神情淡漠地欣赏着秦笑等会卑微屈辱的丑态。

    围观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柳瑶琴凝武境四重的元力竟然完全无漏地倾泻而出,这也太狠了吧?秦笑好歹是侯爷之子,也是你未婚夫。

    这个女人也忒狠了些!

    秦笑眼里寒光一闪。这一鞭子下来,老子得报废了不可。这个女人,眼里再没有丝毫温情。看样子是要整死我!

    嘿嘿!对不起,不能让你如愿了!

    柳瑶琴的鞭子闪过一丝幻影,急速无比。可在秦笑眼里,这几乎是慢镜头动作。

    他眼看着鞭子袭来,故作紧张,慌忙东一步,西一步,全然乱了分寸。待鞭子到了眼前半寸,这才两根手指夹住,顺势一带。

    柳瑶琴惊骇莫名。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鞭子上传来,裹挟着她,朝前拽动。她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径直随鞭子一道扑向秦笑。

    “怎么,想谋杀亲夫啊!”秦笑脸上既惊且怒,还带着几许恐慌。他手忙脚乱地侧身奔逃,险些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小姐竟然愤怒到这个地步!”三个丫鬟都激动起来。从来没有那一次见到小姐亲自飞身下马。这一回,秦笑可要栽了!做好在家躺几个月的准备吧!

    围观的众人也都瞪圆了双眼。这是怎么回事?柳瑶琴没必要这等气势吧?这是生死之仇斩尽杀绝的架势啊!区区一个不会修炼的废柴,普通人一个,你凝武境四重的高手居然还要欺身而上?

    柳瑶琴有苦说不出。她极力要稳住身形。可是,鞭子传来的力量委实太强,根本不是她能够掌控的。可恨秦笑这个滑头,居然在自己将要撞上他的刹那,侧身溜了。

    咕咚!

    啊——

    柳瑶琴惊叫一声,一头撞到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这时的柳瑶琴,头发散开,沾满灰尘,还夹着几片枯叶。脸上血痕几道,泪水纵横。整个人狼狈不堪。

    三位丫鬟慌了,赶紧下马冲过来,扶着小姐。

    几个人愤怒地看着秦笑。

    秦笑躲到几米之外,脸色惨白,张口喘着粗气,正不停地拍着胸口。

    “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真是谋杀亲夫的节奏!我的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