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5章争风吃醋
    “有客?嫌老子们没钱是吧?”秦笑唰地站起来,油腻腻的脏手在小姑娘脸上抹了一把。

    “唔,不错,光滑,细嫩。年轻就是好啊!”秦笑将手伸到鼻子边嗅嗅,随后在杜二康肩上左右荡了两把。

    小姑娘吓得尖叫一声,夺门而逃。

    怎么,天然居的姑娘什么时候这么清纯了?

    哈哈哈哈!

    三人先是一愣,继而乐得前仰后合。

    “哟,几位公子怎么有雅兴欺负小妹妹了?青姨我年龄大了,就看不上了是吧?”

    片刻之后,一位涂脂抹粉的半老徐娘妖娆地走了进来,扭动是腰肢水蛇般左右摆动,前凸后翘,身材惹火。

    这是天然居的老板,人称青姨。也是三位的老熟人。

    潘三围嘿嘿一笑,给青姨端来一张椅子,趁机在青姨的翘臀上摸了一把。青姨腰肢一扭,似乎浑然不觉,施施然坐了下来。

    “我说,我们三个也算是老熟人了吧?天然居来了个美人儿,怎么就藏着掖着?怎么,怕我们兄弟给吃了?”

    秦笑凑过来,一张醉醺醺的红脸几乎贴着青姨的鼻子。浓重的酒气冲淡了青姨脸上的脂粉气。

    青姨妩媚一笑,抓着秦笑的手臂,轻轻拍打着:“秦公子,真是抱歉,司空姑娘刚来没几天,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们。今日实在是不凑巧,司空姑娘正在会客。”

    看着秦笑三人逐渐冷却的笑容,青姨心里一沉,慌忙赔笑道:“要不,等她闲下来,我让她立即赶来好不好?今晚的酒宴算老身给几位赔罪了,价格全免。几位公子,还望看在老身薄面,大人大量,先吃着喝着……”

    砰!

    潘三围一拳轰在桌上,将饭菜泼洒一地。不料用力过猛,手上一阵痛感涌出。他揉着胖胖的肉手呼呼吹了几口凉气。

    “本公子今日……啊哟……今日必须要见司空姑娘……必须的……赶紧……少废话……啊哟……”

    他揉着疼痛的手,龇牙咧嘴地拨拉着青姨,直接跨门而出,摇摇晃晃来到大厅,老鸭般嗓子嘶哑着吼道:“司空姑娘……司空姑娘在哪里……还不快出来陪大爷聊聊……哪个小兔崽子敢留着司空姑娘?……啊哟……给本公子站出来?”

    秦笑与杜二康也不顾青姨劝阻,晃晃悠悠走了出来。接着潘三围的话,也大声吼起来:“哪个龟儿子藏着司空姑娘?还不快出来现原形?知道咱是谁么?咱们可是著名的皇都三剑客……信不信咱们立即灭了你……”

    “我的小祖宗,求你们别嚷嚷了……有些人你们得罪不得呀!”青姨慌忙冲过来,拉着三人往回走。

    皇都三废发了酒疯,哪里肯依?继续在大厅里胡言乱语,手舞足蹈……三人东倒西歪,趔趔趄趄,酒气冲天。

    一些食客早已见惯了三废的种种做派,只是鄙夷一笑,并不在意。然而,有人在意。

    砰!

    一块门板直接朝三废飞来。

    秦笑心头一沉。这门板重比百斤,快如闪电,竟然还夹着浓郁的魂力。若是被砸中,非死即伤。

    他一声冷笑,面不改色,拉着杜二康与潘三围,胡乱窜出两步,装作手忙脚乱的狼狈之相,险险地与门板擦身而过。

    哐当!

    门板撞上一张八仙桌,将八仙桌撞得粉身碎骨。杜二康与潘三围的酒被撞醒了几分。

    一位神情阴鸷,面沉如水的青年从没门的房间里缓缓走出。

    魂修者!

    青年身上魂力浮动,衣衫隐隐有飘动之感。四道红色的光环围绕着上身急速转动着。

    一级四阶魂修者!

    在魂武大陆,魂修者与武修者有一个显著的标志。魂修者魂力外放时,身上会出现若干道彩色光环。从一级到七级,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色彩。每一阶则生出一道光环。

    魂修者凤毛麟角,并且能够炼丹炼器炼阵等。而丹药、兵器、阵法之类乃各大势力必备之物,往往也是决定各大势力综合实力的几项要素。这就造就了他们非凡的地位。各大势力都极尽本领拉拢他们。

    魂修者也因此而高傲起来。他们没法不高傲!

    “何方宵小在此大呼小叫?不知道爷爷我在娱乐么?”青年凌厉的眼神瞟了一圈众人,最后落到秦笑三人身上,“就是你们几个废物?就是你们打扰爷爷我喝酒?”

    “嗯?”

    青年上前一步,一股强劲的魂力扑向秦笑三人。

    秦笑立即迈步,挡在杜二康与潘三围面前,运转元力,化解了千钧压力。

    “去你妈的,你是谁爷爷?”

    “老子才是你爷爷!老子都不屑于做你爷爷!看你那贱样,猥琐不堪,我潘家还生不出这样的窝囊废!”

    “对对!生不出!太贱了!”

    ……

    杜二康与潘三围对青年魂修者的身份略略吃惊。可是,身为皇都三废,他们的盛名可不是巧取豪夺而来,实实在在是皇都亿万人民真诚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区区一个一级四阶魂修者他们还不惧,便是几大魂修公会里的长老来了,也休想撼动他们的纨绔本性!

    “哎呀……几位爷,大家都是来找乐子不是?何苦要闹得心情不快是不是?青姨见双方剑拔弩张,赶紧拦在中间。

    这双方若起冲突,无论谁胜谁败,她小小的天然居可承担不起。

    她朝秦笑使个眼色,小声嘀咕道:“这是炼字公会的苟齐。他老师就是公会会长陈皮大师。惹不得啊!”

    青姨再转身朝苟齐嘀咕几句。

    “嗬嗬嗬……原来这几位歪瓜裂枣就是皇都三废啊!真是久仰久仰!爷爷我久居公会,还真久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一见,真是不枉此行啊!真正是废物,废物中的废物……”

    苟齐咧嘴大笑,阴沉的脸色终于阴转晴:“不过,区区几位侯爷之子就想在皇都嚣张跋扈,横行无忌,先得问问爷同意不同意!侯爷之子,在我们公会面前,不过一坨屎而已……哈哈哈哈……”

    “哈你妹的!”

    秦笑趁苟齐仰头大笑之际,狠狠一脚踹向苟齐的小腹。这一脚用了六成力度,去势凶猛,直接将苟齐从二楼踹飞。

    扑通通!

    苟齐措手不及,也根本没料到三废居然敢直接动手。身子飞起来,撞到几根木栏杆,摔下一楼。

    他毕竟是高手,在落地的刹那,魂力散开,托住身子,勉强没有与地面亲密接触。

    苟齐恼羞成怒,哇呀呀地向二楼冲上来。

    食客们惊呆了。不少人认识苟齐,见识过苟齐的狠厉手段。更知道来自炼字公会,乃至于所有的魂修者公会的报复是何等严重!

    在青龙帝国,魂修者根据修炼项目的不同,分别建立了炼字公会,炼丹公会,炼器公会,炼阵公会,炼符公会。

    几大公会都有魂修者组成,往往同气相连,同仇敌忾。他们深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相互之间,关系密切,来往频繁。

    得罪了一个魂修者,往往就是与整个魂修者公会为敌!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对魂修者大多敬而远之。

    这个秦笑真是疯了么?

    你是废物,你不怕。你秦家不怕?

    杜二康与潘三围则一脸钦羡地看着秦笑。似乎这么多年才总算看出来,秦笑竟然还威武雄壮达到如斯境界!

    二人想找些勇武威猛之类的词语来表达对秦笑的赞扬,可惜,搜肠刮肚,竟然一个都找不出来。二人这才想到有文化的好处。

    秦笑看着气急败坏的苟齐,浑然不惧。在众多叹息惊惧的目光中,横刀立马,拉张椅子,坐了下来。大腿架着二腿,往后一靠,一副酒足饭饱的惬意。

    原本秦笑没有如此愤怒。

    待看清是苟齐,他才想起来,爷爷有几次与炼字公会打交道,就是遭遇这家伙百般刁难。爷爷身为淡泊侯,也不敢得罪势力庞大的炼字公会,只能缩手缩脚,忍气吞声。

    再说,刚才据潘三围透露,醉仙楼的事情,背后少不了炼字公会的身影。既然你是炼字公会的,那么,有缘遇上,就不能轻易放过了。

    苟齐三两个箭步冲上来,朝秦笑喝道:“小杂种,今日你死定了!”说着,就要动手。

    “慢着!”

    秦笑一声大喝。看到苟齐衣衫不整地挥拳相向,秦笑无意中瞟到他颈项间挂着的一块玉石。

    凭着上一世的经验,秦笑瞟一眼便可确认,这是龙血石。外观与普通玉石无异。只有剖开,方能发现内部红润的一滴液体。那一滴类似龙血的液体,对于魂力的提升大有裨益。

    苟齐应该还没有认出这是龙血石。否则,给他几份胆量,也不敢轻易挂在脖子上。

    “怎么?有遗言要留下来?”苟齐恶狠狠地瞪着秦笑,恨不得活剥了他。在皇都,他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何况还是被皇都出名的废物踢飞?

    “我们加点彩头如何?”秦笑笑吟吟地看着苟齐,眼光有意无意地飘向龙血石,“你口口声声说要了我的命,若是要不了,甚至被我打败了,就押点东西,如何?”

    苟齐愣了一会,仔仔细细看了秦笑半晌,随即爆发出一阵剧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