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8章整顿家务
    秦中宇仗着自己的身份,在秦府一手遮天。秦战常年不在家,秦霸天不问世事,管家亦非秦家本家之人。秦府大大小小的事务几乎都是秦中宇一人定夺。对于废物少爷,秦中宇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些年,秦中宇也不知在秦笑这里捞取多少好处。秦笑饱受欺侮,无可诉苦,只能躲避。

    秦笑斜眼看着秦中宇,眼里渐渐露出杀机。

    这个家伙贪生怕死,不愿随老爹前往战场,呆在秦家仗势欺人,为非作歹多少年!竟然屡屡欺负到本少爷头上!

    秦中宇见秦笑沉默不语,以为秦笑怕了,不禁嘿嘿一笑,朝秦笑喝到:“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还不赶紧拿出来?刚才那响声是怎么回事?真要把我秦府给毁了不成?”

    说罢,秦中宇伸手到秦笑腰间,就要强行搜索。

    秦笑摇摇头,揉揉鼻子。看来,整顿家务就从这里开始了。

    秦中宇脏兮兮的烟手就要碰到秦笑的白衫。秦笑飞快抬起脚,狠狠踹向秦中宇的小腹。

    “毁你妈的!”

    嗖!

    秦中宇魁梧的身子如一座小山飞出门口,从众人头顶呼呼飞出。众人大骇,这家伙,好大的体积!好霸气的分量!谁压倒了,岂不成了肉酱?

    扑通!

    秦中宇硕大的身躯撞上院子里的一棵百年大树。两人合抱的大树咔嚓一声断裂。

    “啊……”秦中宇喷出一大口鲜血,抬头大骂,“小崽子,你想踢死老子?你敢踢我?”

    他忍者剧痛,艰难地爬起来,歪歪斜斜地向秦笑走来。这个废物竟然敢踢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众人慌忙让出一条路来。有人寻思不对劲,悄悄去找老爷子。

    秦笑一个箭步从屋子里窜出,一个飞身,再次一脚将秦中宇踹倒。而后,连续踢了几脚。最后索性骑在秦中宇身上,抡圆了胳膊,狠狠地一拳拳捶下。

    “踢你?本少爷还要捶你!捶死你!你妹的!敢欺负本少爷!敢不?敢不……”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

    “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废物……废物……啊!我错了!错了!疼啊!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少爷……”

    秦中宇先是嘴硬,渐渐开始求饶了。他心里惊惧到了极点。自己可是十足的化武境一重高手,被秦笑骑在身下,居然浑身的元力都被禁锢了,丝毫都调动不出来。只能任由秦笑捶打。

    “少爷……不能打了,再打队长可真要生气了!”

    几个侍卫立即冲过来,拽秦笑的胳膊,拖秦笑的腿。另有一人直接朝秦笑的后背踢来一脚。

    他们见队长竟然不还手,心里隐隐有些诧异。难道队长怕了少爷的身份?不会啊!日常队长岂不总是对少爷指手画脚,颐指气使么?

    疑惑归疑惑,他们还是决定动手。否则,一旦队长怪罪下来,可就大大不妙了。少爷可以得罪,队长可不能伺候不周!

    秦笑冷笑几声。这个侯府居然成了秦中宇的了!

    丫的!到底谁是主人?

    秦笑呼地站起来,东一拳,西一脚,将几个侍卫打趴下。这才回头,一脚踹向秦中宇的小腹。

    嗤!

    一声轻响,秦中宇丹田碎裂,气海被毁。从此修为尽失,再也不能修炼了。

    “啊……你毁我丹田……畜生!”秦中宇涕泪连连,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修为没了,在秦府还怎么混下去?那些被自己欺侮的人岂能放过自己?

    秦笑卷起衣袖,搓着双手,一脸坏笑地看着四周的侍卫与仆役们,大声喝道:“还有谁要检查本少爷的住处?来来来,少爷与你们切磋切磋!”

    众人慌忙后退。

    一向纨绔的少爷在府里虽说惹事不断,可从来没有今日这般凶神恶煞。居然把队长给废了!

    老爷子秦霸天缩在墙角,瞅了瞅,拄着棍子转身就走。

    “老爷子,不准备再看看?”小甜甜诡异地冒出来,悄悄问道。

    “嘿嘿嘿嘿!小孩子的玩意儿,任他闹去!唉,老喽!还是小孩子有锐气啊!这个家迟早是他的,总得还是他来掌管。”

    “秦中宇……”小甜甜看着泣涕涟涟的侍卫队长,犹豫道。

    “他也折腾够了……这些年也亏了他,将我们秦府闹得鸡飞狗跳,这才避免了多少麻烦。我秦家既然要强势复出,就从他开始吧!”

    老爷子摇摇头,一步步走远。管家无意间瞥见,老爷子含笑的眼里闪过几颗小星星。

    瞥见老爷子与小甜甜的身影消失在墙角,秦笑微微一笑。他瞟了瞟侍卫们,喝到:“副队长呢?”

    “回少爷,副队长他……他……”一个小个子侍卫看了看秦中宇,结结巴巴地欲言又止。

    “说!”

    “报告少爷,他……他被队长分配在马厩打扫卫生。”小个子与副队长关系不错,一向憎恶秦中宇的为人处世,可是也不敢忤逆。如今见秦中宇彻底被废,胆气一横,大声说了出来。

    秦笑略略点头,思考片刻,对小个子道:“你去通知副队长,两个时辰后,让他带所有侍卫到后院集合。另外,让他两个时辰内搜集好秦中宇这些年的所有罪证。少一条,让他一辈子扫马厩!”

    “是!”

    小个子乐滋滋跑了。

    秦笑再看看这些仆役,找到了人群最后面的晴儿。

    “晴儿过来。”秦笑温和地朝她招招手。

    晴儿低着头,一步步挪过来,走到秦笑身前两米处,再不肯上前一步。

    “怎么了?少爷我会吃了你?”秦笑纳闷了,走到晴儿面前,摸摸她柔嫩的小脸问道。

    晴儿颤抖不已。

    “少爷……有何……有何吩咐?”

    秦笑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少爷平时不就是摸摸你的小脸蛋么?什么时候欺侮过你?怕成这样?看你这小身板,还未发育成熟哩!

    “晴儿,你通知所有仆役,两个时辰后也在后院集合。就说少爷吩咐,没来的,后果自负!”

    “是!”晴儿声音如蚊子哼。

    秦笑安排完毕,再也不管身后诸位的嘀嘀咕咕。

    众人四散走开。

    今日冲击力实在太大了。看这架势,少爷是要整顿家务了。可是,少爷有这个能耐么?有些人可不是秦中宇,背景深厚呢!

    秦笑回屋,继续修炼。两个时辰后,凝武境九重的境界,一级九阶的的境界,双双稳定下来。

    他泡杯茶,悠悠喝着。一手拎着茶壶,一手端着茶杯,施施然,一步步迈向后院。

    侍卫与仆役两队人分东西两队列好。那位副队长与晴儿站在两支队伍的前列,正极力维持着秩序。

    两队人吵吵嚷嚷,人声鼎沸,沸反盈天。嘈杂声盖住了秦府的所有动静。看到秦笑缓步而来,两队人稍微安静一些。

    秦笑先走到那位副队长面前。

    “报告少爷,所有侍卫共计三百六十人。实到二百一十八人。副队长罗不弃汇报完毕。”

    “罗不弃?”秦笑乐了,瞅着罗不弃烟黝黝的面庞,道:“真是好名字!听少爷的话,你就永远不弃!”

    “谢少爷!”

    罗不弃双腿并立,给秦笑行了个士兵见长官的礼。

    罗不弃现在不知道,秦笑这一句玩笑话其实也是一种承诺。这个承诺让他的将来熠熠生辉,竟然成就了辉煌的功业。

    “秦中宇的罪状搜集得怎样了?”秦笑看罗不弃手里一沓子纸张,不禁对他另眼相看。

    罗不弃展开手里的十几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秦中宇在秦府这些年的所有罪恶。

    秦笑朝罗不弃点点头。

    罗不弃领会,拿着纸张,念道:“秦中宇,身为秦府侍卫队队长,十三年来,为害秦府十三载。下面,我一一宣读秦中宇的罪状。不足之处,请各位补充。”

    “一、十三年前,秦中宇私自调用侍卫十五人,打劫商户。最终,杀了商户一家八口,也导致六名侍卫死亡。死亡侍卫叫杨青、李平……”

    “二、十三年前,……”

    ……

    “秦中宇进入秦府十三年,直接杀死无辜之人二十名,间接杀死四十三人,至于侵吞财产,致人伤残则不计其数!”

    约莫半个时辰,罗不弃将手中几张纸念完。秦笑也刚刚喝完手中小茶壶里的茶。

    两支队伍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静悄悄。

    秦笑看了看被搀着的秦中宇笑道:“秦队长,你可有意见?”

    “老子没意见。既然做过,就不怕被发现。可是,就算如此又怎样?”秦中宇昂起头来,声音陡然增高若干分贝,他厉声道:“你们可知,为何老爷子对我不闻不问?为何我一直是队长,从不被取代?为何老子一直安然无恙?”

    “哈哈哈哈!实话告诉你们。老子是秦家本家的人!这里的秦府不过是本家的一个分支。相比较于真正的秦家本家,这里简直就是老鼠窝!老子的爷爷是本家的长老!长老懂吧?一根小指头都能灭了秦府!”

    “哈哈哈哈……”

    秦中宇笑得肆无忌惮,嚣张至极。他看了看秦笑,阴狠地说道:“小子,老子不管你是用了什么魔法,总之,你废了老子修为,你死定了!秦府也跟着遭殃了!老子已经飞鸽传书回去,马上就有人过来……嘿嘿嘿嘿……你就等着倒霉吧!”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还有个本家!怪不得秦中宇平时这么张扬,连少爷都敢欺负!

    一个个看着秦笑,眼里满含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