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9章陈皮大师
    秦笑呵呵一笑。走到秦中宇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不知道我马上会怎样。但是我知道,你马上会怎样!”

    “因为——我要杀你了!”

    “不!你不能杀我!我……”秦中宇看到秦笑眼里的杀机,心胆俱裂,慌乱地吼叫着。

    唰!

    秦笑闪电般抽出身旁一位侍卫的刀,寒光一闪,劈向秦中宇的颈项间。

    鲜血飞溅!

    咕噜噜!

    秦中宇的人头西瓜一样滚落到院子中间。

    扑通!

    无头的尸体轰然倒下。

    嘶!

    院子里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是废物少爷干的事情?他……他真敢杀人?竟然杀了老爷子都不敢惹的秦中宇?

    秦笑将刀交还那位吓得呆若木鸡的侍卫。同时,将茶壶茶杯递到他手里。侍卫受宠若惊,战战兢兢地双手捧好,生怕一不小心给摔了。

    秦笑随后朝侍卫们训道:“诸位,我不计较你们以前如何,但你们的今后,少爷我要随时掌控在手。现在,少爷我要宣布几条规则。无论你们愿意与否,少爷我都不在意。不愿意的,随时滚蛋!”

    “一,今日未到之人,没有正当理由的,开除!”

    “二、即日起,罗不弃暂代队长。不服从命令的,开除!”

    “三、不守我秦府家规的,家法处置!”

    “四、所有人本月内修为至少提升一个境界。达不到要求者,开除!”

    “五、即日起,每一位的工资待遇在原有的基础上翻倍!”

    “六、每半个月大比一次,最后两名者,开除!整体维持在两百人。人数不足,重新招聘。”

    “七,设两名副队长。每一次大比后,实力最强三人分别为正副队长。队长待遇再次翻倍!”

    秦笑说完,一一看着二百多号侍卫,沉声道:“不同意任何一项条款者,现在可以走人。否则,跟罗队长训练去。”

    侍卫们眼里闪烁着点点星光!

    待遇翻倍?我没听错吧?秦府的待遇已然不错,再翻倍,那岂不是赛过皇都任意一家?

    还可以竞选队长?队长待遇再次翻倍?

    至于遵守家规,听从命令,提升修为……这本来就是侍卫的应尽的责任。他们纷纷看向秦笑,眼神热切。

    这就是少公子?曾经的废物?

    侍卫们呼啦一声,随罗不弃走得干脆利索,生怕被秦笑误认为不满意!

    捧茶壶的侍卫一阵风似的卷回来。小心地将茶壶茶杯递给晴儿。随即又一阵风卷走。

    秦笑回头看向仆役一队人。

    两百多人都战战兢兢,哆嗦不已。秦中宇剽悍跋扈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竟然被少爷利索地一刀砍了!血淋淋的人头就滚落在他们面前,正瞪着恐惧绝望的眼睛看着他们。

    他们只是普通人,何曾经历过这等血腥场景。一个个早已腿软了。

    晴儿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看着秦笑笑嘻嘻走来,她面部抽搐一下,慌忙垂下头,低声道:“共二百八十人,实到二百零七人。”

    秦笑扫了一眼规规矩矩的众人,轻声道:“少爷我慈悲为怀,就不计较他们了。晚饭前,没到的,全部卖了!”

    卖了!

    众人的心再次狠狠被撞击一次。就这么卖了?也不听听解释?

    秦笑不需要解释。

    侍卫未到,或许是执行任务,而仆役未到,则分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秦笑知道他们的心思,可能是据此试探本少爷的底线,看看少爷我到底有何能耐!

    嘿嘿……那就让您们看看吧!

    秦笑懒得与他们周旋。签订了卖身的契约,还拿着一份工资,竟然无视主子,这样的奴才,留着何用?

    秦笑背着手,迈开八字步,在队伍前来来回回走了几趟。他觉得自己像个威风八面,名震大陆的将军,正巡视着浴血杀敌凯旋的战士。

    当然,仆役们却没有这样的心思。秦笑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像一把小锤子,一下一下敲打着他们脆弱的小心脏。每个人的心里都七上八下。

    秦中宇人首两地,点点血迹正提醒着他们,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仆役们的的乖顺让秦笑满意。原来治理家务不难嘛!不知道老爷子为何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那些不正常的现象不闻不问?

    秦笑看了看晴儿,嗬嗬干笑几声,对仆役们吩咐道:“从今往后,我秦府所有内务由晴儿统一管理。任何不服从之人,立即卖掉。”

    晴儿心头嗡地一声闷响。就像一座大山凭空压下来,遮蔽了眼前所有光明。

    “少爷……少爷……我……我管不了……”晴儿捧着茶壶茶杯,抖抖索索,几乎要将茶水泼出来。她兀自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着。

    众人一阵哗然。

    晴儿管理?嘿嘿嘿嘿……这小丫头这么温和,能管得了?看来情况没什么区别嘛!

    他们心头一松,都期待地看着晴儿,渴盼着晴儿赶紧接下这副重担。

    秦笑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一阵冷笑。他朝晴儿摆摆手:“就这么定了!有问题自己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随时向少爷我禀报!”

    “少爷我特批你两个权限:一、任意买卖下人;二、随意增减他们的待遇。”

    秦笑不再理会晴儿与众人的反应,背着手,一步步踱回自己的书房。

    ……

    ……

    “师父,你要为我做主啊!”

    “我要杀了那个废物!不,阉了他……”

    炼字公会里,苟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他愤怒地向一位年迈的老者哭诉着自己的遭遇。伤心、愤怒、悲哀、绝望……等等情绪萦绕在他心头。

    作为一个炼字公会的弟子,二十岁不到,魂修达到一级四阶境界,这样的速度并不稀奇,相反,倒是极为普通。

    可是,苟齐家族底蕴深厚,而他本人,又是家族嫡系子弟,乃四长老嫡亲孙子。四长老与炼字公会会长陈皮大师有旧,特将苟齐送到皇都,交于陈皮大师亲自指点。

    本来,他有望今年年底便可晋级到五阶。那时,亲爷爷四长老答应为他灌注龙血。届时,他的修为即可一日千里,在家族的地位亦可直线上升……

    现在,丹田废了,一切都没了!……

    老者双手握拳,脸上青筋暴露。一股股黄色的魂力扩散开来。愤怒的情绪充斥了整个大厅。

    片刻之后,老者冷静下来。他双手缓缓松开。额上青筋也逐渐消退。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炼字公会的会长陈皮。陈皮拍拍苟齐的肩膀,宽慰道:“我先送你去炼器公会为你修复丹田……只是,以后你的修为可能提升缓慢,将来到达的高度也会大有局限……”

    陈皮揉揉眉心,面色阴沉。琢磨片刻,他对苟齐说道:“照你所说,那个废物没有修为,竟然诡异地逃脱你的武技攻击,瞬间废了你的丹田……是否可以推测,他身边其实另有高手?”

    苟齐点点头,若有所思。非如此怎能解释一个废物废了自己?

    “那么,这就可以理解,秦笑是故意挑衅你,目的就是废了你?”

    “我……我不管……我已经飞鸽传书向爷爷禀报。家族过几天定会来人……我不会放过他!”苟齐脸色通红,眼里更是血红。修为被毁,名誉扫地,前途无望……这一切都是这个该死的秦笑所赐。

    听到苟齐禀报了家族,陈皮眼里闪过一丝寒光。苟齐家族力量的强悍,陈皮最清楚。他不是担忧秦笑,他只怕苟齐家族来人,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难道秦府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这难道是秦府的反击?或者是警告?

    陈皮眉头紧皱,苦瓜一般的脸上布满愁云。

    夜晚,陈皮大师装扮一番,悄悄从后门潜入城外一栋偏僻的老房子。

    从外观上看,这所房子破败不堪,少说也有上百年历史,闲置也至少十几年。爬山虎的藤子缠满整栋房子上下三层。窗户里的灯光被遮掩得严严实实。

    房子里面则别有洞天,干净、整洁,一切物品摆放井然有序。二楼的书房里,一位身着烟衣的中年人正襟危坐,喝着早已清淡的茶水。

    陈皮躬身行礼。礼毕,安静地站在一边,静等烟衣人吩咐。

    皇都若是有人看到炼字公会的会长陈皮大师这般模样,定会惊掉两只眼珠子。

    陈皮大师魂力惊人,早已是三级四阶的宗师修为。手下炼字师众多,力量强大。皇都一般的侯爷见到大师都要以礼相待。可如今,大师在这个烟衣人面前竟然像个小厮,不,准确说是个奴仆!

    陈皮大师脸上丝毫看不出不情愿之色。相反,陈大师毕恭毕敬,举止小心谨慎,面含笑容,似乎如此面对烟衣人,甘之如饴,心安理得,甚至有得偿所愿之感。

    “你怎么看?”烟衣人听完陈大师的叙说,眼里古井无波,面色如水,风平浪静。

    “秦笑身边必有高人!或许这是秦府在试探我们。属下推测,秦府或许知晓了我们的计划。”

    陈大师抬眼瞟了瞟烟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