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3章左右大师
    “捏死我?出不了这道门?”

    秦笑说着,身子一纵,出了大厅门槛。再一纵,回到左大师面前。随后,嘴角咧开一个明显的弧度,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左大师。

    “来啊!捏死我啊……哎哟,我好怕怕啊!”

    柜台后的姑娘差点笑出声来。她极力捂着嘴,防止笑声溢出。被左大师嫉恨,可就大大滴不妙了。

    这个家伙真逗!也实在大胆!竟然敢捉弄左大师!左大师是何人,别人不知,姑娘是一清二楚。左大师的“英雄”事迹,公会里人所共知!姑娘身为炼丹公会的服务人员,虽然地位低微,可这些掌故还是早已深入人心的。

    左大师乃炼丹公会会长尚夏大师的亲传弟子,得意门生。二十岁的年纪,已然是一级八阶的炼丹师!已经能够炼出一级上品丹药。整个青龙帝国,这样的魂力修炼速度,这样的炼丹成果,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魂武大陆,丹药共有五级,每一级分上中下三品。就是会长尚夏,最好的成绩,也只能炼制三级下品丹药。尚夏大师预测,不出三年,左大师极有可能炼出二级丹药!

    左大师骄傲。他不能不骄傲。整个炼丹公会,谁也不能不感受到左大师的骄傲。他的霸道、他的冷漠也随着骄傲与日俱增。

    一位炼丹师与之竞技。输了。左大师极尽羞辱之本事,硬生生将对方气得先动手。左大师顺势派人废了对方的丹田与魂海,让对方从此成为废人一个,再不能炼丹!

    一位小伙计曾经耽误了拿草药的时间,影响了左大师丹药的成色,惶恐之时,直接被左大师扔进了炼丹炉,瞬间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炉火之中。

    一位郡守,儿子气息奄奄,命悬一线,经人介绍前来买丹药。看到左大师,误以为是仆役,给了一些小费。左大师愤怒至极,当即派人将丹药索回,同时打断郡守的腿。连介绍人一并怒骂而出。郡守一瘸一拐回家,儿子也不治身亡。

    ……

    左大师的“英雄之举”数不胜数。尚夏大师爱才心切,对左大师的行为不以为意。他认为,才华横溢之人必然伴随着古怪性格。脾气大一点乃自然之理。因为,尚夏大师本人亦是如此。非但性情乖张,脾气凌人,论起骄傲与冷漠,与左大师比起来,不愧为师尊,每一样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左大师怔怔地瞪着秦笑三息时间。愤怒的火苗燃烧在整个胸腔。他仰天大吼:“侍卫何在?”

    呼!

    一阵风吹过。十几位身材魁梧的大汉,不知从何处呼啦啦涌出,将秦笑包围起来。

    柜台后的姑娘脸色剧变,忧虑地看着秦笑。

    “给我将这个杂碎打断腿,拧断胳膊,废掉修为,挑断脚筋手筋,扔进猪圈!”

    左大师指着秦笑,歇斯底里吼道。

    整个皇都,就是皇亲国戚都要对他礼让三分。区区一个杂碎,居然敢在炼字公会里面羞辱他,真是活腻歪了!

    侍卫们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十几人抡起把硕大的拳头砸向秦笑。

    秦笑丝毫不惧。十几人不过凝武境七八重的修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他只是暂时不愿暴露实力而已。否则,左大师哪里还能叫嚣!

    秦笑身子一晃,消失在人群里。十几个壮汉瞅准中间一人,狠命地捶打。

    “揍死你狗日的!敢惹左大师!”

    “不想活了!这里可是炼丹公会。何方小子,竟然再次撒野!”

    “别废话了,捶死他!”

    ……

    “啊——别打了,是我!是我!”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众侍卫手底下没闲着,心里都是一阵发愣。

    这声音怎么耳熟得紧?

    怎么貌似哪位熟人?这种音色似乎刚刚才听到过……呜,不好!左大师!这是左大师!?

    众人慌忙住手,散开,仔细瞅着一顿猛揍的人。这家伙早已不成人形,正双手抱头,护住后脑勺。身上衣衫碎裂,伤痕累累。

    一位侍卫小心地弯腰凑近一看,不由得腿都软了。

    嗬!真是左大师!

    众侍卫呆住了。刚才分明揍的是那个小白脸,怎么换成了左大师?

    等等!

    我们把左大师揍了?揍得他爹妈都认不出了……左大师可是出了名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怎么办?我们岂不要被整死?

    不行!必须拿下那小子抵罪。

    众人仔细搜寻,秦笑正笑吟吟地靠在柜台边,欣赏着这动人的一幕。他使出成名身法《梵天龙影》第一重之“幻形”,瞬间出现在左大师身旁,拽着左大师扔进人群。

    左大师在秦笑面前没有丝毫挣扎之力,任由着秦笑将自己扔进去当靶子。眨眼间遍体鳞伤,惨叫连连。

    他们立即一拥而上,挥拳相向。秦笑再次消失。众人这一回谨慎了,看秦笑消失,立即散开再寻。待看准秦笑的位置,再次围堵过来,噼噼啪啪一顿狂揍。

    砰砰砰!

    啪啪啪!

    “啊——是我!是我!还是我!我是左大师……”

    众人揍得酣畅淋漓,得意至极,蓦然又听到左大师的嚎叫声,慌忙收手,扶起倒在地上的左大师。

    左大师已经不是左大师。往日的风度、气派与故作高傲,被侍卫们的拳脚揍得无影无踪。身上挨着的拳脚不下千次,每一处不红肿,每一块皮肤不淤血,每一个软组织不是内伤……

    侍卫们看到秦笑,手一松,转身追去。

    左大师软软地倒下,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

    “住手!”

    就在秦笑与他们捉迷藏躲猫猫之际,一声嘶哑的叫喊响彻整阁大厅。侍卫们听到这个嘶哑的音色,顿时身子一颤,就地立正,神情肃然地看向声音响处。

    二楼。

    楼梯口。

    秦笑看去,一位老者倦怠地站在那里。看情况,老者方才透支了精力做某件事情。老者身后,三位左大师一样年纪的青年侍立左右。

    老者看着秦笑,面无表情,漠然朝侍卫们喝道:“还不带左右下去疗伤!一群废物!”

    秦笑从侍卫的表情判断,这老者比左大师的地位还要高。打了小的,老的终于出场了。

    侍卫们慌忙抬起左大师。炼丹公会最不缺疗伤丹药,左大师的伤自然不妨事。不过,侍卫们的态度必须恭敬,得罪左大师就是不想好好过日子。这个道理,人所共知。哪怕是如今猪头一样的左大师!

    至于被这老者训斥,那早已是家常便饭。他能训斥你,那都是看得起你!若是老者都懒得训斥你了……你在炼丹公会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因为,老者乃炼丹公会第一人——会长尚夏。

    秦笑神色不变,瞅着老者几人下楼。

    老者疑惑地上下打量秦笑一番,正要发问。身后一位青年蓦然叫起来:“秦笑!师父,他就是秦笑……皇都三废中的老大,镇西侯的儿子!我见过他……嗯,不是说他是废物么……怎么躲开了侍卫……”

    青年顿时纳闷起来,重新观察着秦笑。似乎眼前的秦笑与上次看到那个纨绔的样子不太一样了。

    “呵呵呵呵……秦笑!皇都三废!”老者笑了,枯干的脸上重新焕发出一丝生机,“区区镇西侯的儿子,竟然也敢在老夫的地盘放肆!”

    “老夫尚夏,是这儿的主人。今日你小子若是说不出正当理由,任你是侯爷之子,还是何方妖孽……老夫都将你收了!”

    “会长……秦笑他是……”柜台后的姑娘惊惧地看着会长,暗道不妙。每每会长神色倦怠之时,最易动怒,整治人也最为恐怖。眼看着秦笑就要遭殃,小姑娘自己也说不清怎么就胆子一壮,欲解释一番。

    尚夏会长淡淡地将目光转移到姑娘脸上,驻留下来。

    姑娘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也僵在柜台后,宛如一座冰雕,彻底冷到心里。

    “掌嘴五十!”

    会长的声音轻轻的,却有着不容置喙,无可商榷的意味。会长身后几位年轻人眼里都闪过一丝同情。不过,谁也没有说什么。他们知道,掌嘴五十意味着什么。曾经一位小丫头掌嘴三十,当即牙齿脱落,面部扭曲。最后若不是某位暗恋小姑娘的弟子偷偷送去品次较高的丹药,小姑娘从此就毁容了。

    会长的声音愈是轻轻的,心里便愈是冷漠。这时候的会长,是无人敢劝说的。一不小心,自己都会被搭上。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泪珠闪烁。她哆嗦着慢慢抬起右臂,宛如千钧重力压在手臂上。小姑娘抬得异常艰难。想到当日那位掌嘴三十的姑娘,她头脑里一片茫然。

    世事无常,同样的厄运这一次竟然落到自头上。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想陈述一个事实,一个秦笑进来买丹药的事实而已。

    没有人敢忤逆会长!没有人敢不遵守会长的话语。不遵守的,都死了!

    小姑娘闭上眼,狠狠抡起手臂。

    嗯?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火辣辣,没有被人观望的羞耻感……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一个同样温暖的轻柔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威胁你做不愿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