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0章无双侯爷
    “让你们找几个刺客干掉他。区区废物,一根手指头都能点死,两根手指就能捏死,一巴掌也可以扇死……你们呢?找了四个化武境的高手,最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今日可是见着了……见着了……”

    无双侯拍拍心脏,抹抹胸前鼓鼓囊囊的肥肉,顺手擦了几把脸上汗水,接着再骂:“这十三个苟家人是怎么回事?嗯?我们四位高手的尸体怎么与他们混在一起?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无双侯四周瞅瞅,找到一张椅子,立即一脚勾过来,大咧咧往上一坐,身上肥肉一颤。

    嘎吱!

    椅子早已在无双侯的泄愤中被其它飞来的家具撞得骨骼碎裂,支架破损。哪能承受无双侯三百斤的分量?

    整张椅子在无双侯屁股挨上之际,四分五裂,哗啦啦散架,瘫痪一地。

    无双侯措手不及,一屁股坐倒地上。庞大的身躯轰地一声,软软地摊开一大块。

    哎哟——

    无双侯骤然尖叫。只感觉异物戳着屁股,一阵痛感传来。他慌忙翘着屁股检查,两根椅子上的竹签扎进了屁股,鲜血嗤嗤冒出。

    哈哈……

    两个儿子忍不住大乐,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待发现无双侯箭一般的目光射来,立即屏住笑声,硬生生憋回去,憋得满脸通红。慌忙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

    无双侯爬起来,拽出两根竹签,带出两道血箭。他疼得哇哇叫唤,伸手点了几处穴位,止住汩汩血流。

    两个儿子将目光抬高四十五度,斜视着天花板,表示我没有看到,我真没有看到你的狼狈。

    无双侯缓缓走近两步,身上的肥肉嘟囔着甩动。

    “你……你们竟敢取笑老子?嗯?这个家谁做主?你们吃谁的喝谁的?敢取笑老子?不想活了你们?告诉你们,眼下正是我们危急存亡之秋,稍不留意,你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知道苟家什么实力么?苟家处于汶州,乃汶州四大世家之一,家族里地武境高手数不胜数。家主与几位大长老都是天武境的宗师!若要灭我们古家,易如反掌!老子要派人去解释解释,指望你们两个怂包看样子是不行了!”

    “还有,今日这个新闻到底是谁制造的,一目了然。秦府!我们的四个侍卫,还有苟家的十三位高手,自然也是秦府人所杀!可是,秦府分明没有这等力量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谁他么的能告诉我?”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对付秦家?嗯?谁能给我一个主意?”

    无双侯瞪着古鸿古井,期待着二人给出一句话,哪怕一句废话。可这兄弟二人,依然目光斜斜而上,似乎正研究者天花板的构造与加工。谁想接老头子的话?谁敢接?二人深知这时候的老头子脑袋里也是浆糊一片,说什么都会不讨好。

    管家的脸不失时机地从门缝里挤进来,救了两兄弟。

    “老爷,血衣侯大人要见您!”

    无双侯听到血衣侯的名字,立即像蔫了的公鸡,瞬间收回所有的脾气与火气。

    “秦府定有高手潜伏,秦笑也定然有所依仗。你们两个,这段时间少招惹秦笑。知道不?”

    古鸿古井慌忙点头答应着。老头子要走了,真是天助我也!

    无双侯回头又威胁了两个儿子几句,随管家摇晃着大肚子地走出大门。

    门口轿子早准备好。只待无双侯上轿,八位强悍粗壮的轿夫立即吆喝一声,抬起轿子。吱呀吱呀,轿子快步如飞地小跑着前行。

    一刻钟时间,轿子落在一个气势恢宏,威严庄重的大宅子面前。一位憨态可掬的老者亲自迎接过来。

    “见过血衣侯大人!”无双侯脚未站稳,赶紧躬身肃然行礼。

    “无双侯客气了客气了……呵呵呵……自家人不用这么多讲究……呵呵呵……”

    血衣侯拉着无双侯古道的双手,亲热地迎进大厅。

    无双侯脸上的肌肉颤抖不停。一者是脸上肥肉太多,难免下坠动荡,看起来便是颤抖。二者是被血衣侯握着双手,任谁都会颤抖。

    血衣侯之所以叫血衣侯,全因为这双手。这双手,白白嫩嫩,肉肉的。握起拳头,几乎看不到骨头。肉包子一般,松软,温暖。可就是这双手,曾经掐死两个行刺皇帝的刺客。两个刺客都是地武境九重巅峰,在血衣侯手里竟然没有还手之力。嗤啦嗤啦,两位高手身死道消!

    也是这双手,曾经在南疆战场,一天时间,生生拍死敌国三千如狼似虎的精锐战士!夜幕降临时,血衣侯全身上下均被鲜血浴红,唯有这双手,不见丝毫血迹,依然白嫩如初!

    正是在那次南疆战事之后,血衣侯才被皇帝陛下亲自赐爵为血衣侯!

    也是这双手,后来将一个谋逆的官员家眷两千五百三十七人,逐一捏死!

    ……

    无双侯被握着,身上似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咬得他满脸汗水滚滚,浑身湿透。

    血衣侯搀扶着无双侯坐下,终于放开手,拍拍无双侯的肩膀,道:“今日之事老夫早已知晓。这不,特意邀请你来,商量一下对策,也好叙叙啊……”

    无双侯干笑两声。

    谁想跟你叙叙?曾经有位新晋侯爷与血衣侯叙旧。叙着叙着,话不投机。那位新晋侯爷只当自己也是侯爵,理当与血衣侯平起平坐,一时胆气生起,与血衣侯辩驳几句。

    结果,第二日新晋侯爷惨死家中。身上多了两个鲜明的血手印。

    血衣侯并不介意别人知道是自己下手。

    新晋侯爷背景不深厚,自然无人为之做主。谁也不愿因此而得罪血衣侯。哪一天,血衣侯生气了,说不定,血手印便招呼过来。皇帝陛下的性命都被血衣侯救过几次,谁还能将血衣侯怎样?

    血衣侯拉张椅子坐到无双侯身边,眯着眼,笑道:“这一次秦府的废物秦笑闹出的动静不小。有些事值得你我分析分析。你先说说掌握的情况。”

    无双侯略一沉吟,道:“综合来说,大概有以下几点:一、那个废物秦笑从醉仙楼摔下,明明死了,可第二天居然活了;二、秦笑整顿家风,开除侍卫,卖掉仆役,轰走请愿者;三、打了神梦侯的女儿柳瑶琴,赶走柳家侍卫;四,废了炼字公会陈皮会长的弟子苟齐。”

    “不错。”血衣侯赞赏地看着无双侯。无双侯心中略定。

    血衣侯补充道:“还有几点:一、他闹腾了炼丹公会,最后似乎与会长尚夏套上了交情;二、你派出的四个杀手竟然全部被杀;三、苟家的十三位高手瞬间被灭,整个皇都居然毫不知情;八、将祸水引向你无双侯。”

    无双侯惊讶道:“这都是秦笑做的?”

    “哼哼……恐怕还不止于此。”血衣侯渐渐敛去笑容,“这个秦笑身上的秘密定然不小。说不定他这几日有所奇遇。过几日,波儿从宗门回来,找机会让他去公开试试秦笑。但眼下,情况似乎颇为复杂。我们得先理顺了。”

    “波公子回来啦?”无双候眉眼一挑,激动道,“波公子出马,一百个秦笑也瞬间灭了。”

    “没那么夸张。小孩子而已,能有什么能耐?据说,也才迈入化武境二重……罢了,不说他。”

    无双候心里直骂娘。二十岁就化武境二重,还没什么能耐?你的意思,我那两个儿子,凝武境六重一个,七重一个,岂不是废物?不过,他面色依然虔诚,郑重,丝毫不敢表现出任何想法。

    “醉仙楼事件乃我们与炼字公会第一次合作。虽说结果未能如意,但合作倒也愉快,可炼字公会毕竟还是光明王的势力。神梦侯让柳瑶琴到秦府兴师问罪,应该是光明王的试探。也就是说,他们也开始关注了秦笑与秦府的变化。”

    “如今,我们双方的目标都是秦府。而秦府似乎正有所动静。那么,我们的敌对立场似乎也可以缓和一点,至少在对待秦府这件事情上。他们对秦府动手时,我们务必要擦亮眼睛,做好调整。若是能够将秦府逼到我们这个阵营,呵呵呵……那可是老夫梦寐以求之事啊!”

    “我们如今具体要做些什么?还有苟家……”无双侯焦急道。

    “简单。”血衣侯摩挲着双手。白嫩的双手上看不见丝毫老茧,指甲也修理得精致整齐。

    “首先,搜集秦府、秦笑的一切资料,务必要弄清楚,秦府与秦笑到底发生了什么;其次,推动秦府与光明王那边的矛盾,若有机会,不妨制造点东西,或者添油加醋,火上浇油之类;再次,多与炼器公会接触,为我们的大事做好准备。陛下可能……呵呵呵……”

    “至于苟家,你派人过去解释一番。实在不行,拿老夫手令,让汶州侯陪你一道。汶州侯身为汶州父母官,这点面子,苟家应该会给的。可以放点风声,秦府应该无力斩杀苟家十三高手,但光明王却可以……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明白!”无双侯大喜,慌忙点头,“谢侯爷!”

    血衣侯给无双侯续上茶水,笑意盈盈:“你我一个绳上的蚂蚱,谢什么谢啊!大成若成,你就是第一功臣!老夫以后仰仗你的,多着呢!”

    无双侯抖抖索索接过茶杯。血衣侯愈是过分热情,无双侯心里就愈是不踏实。在血衣侯面前,他没有丝毫安全感。无双侯不止一次后悔自己踏入血衣侯的阵营……而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一想到血衣侯的双手,白晃晃的,无双侯眼前就是一片刺眼的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