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9章岳州霸王
    秦笑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为了二哥三弟这般争斗。不过,二康这家伙怎么也是凝武境六重?方才那一剑更是石破天惊,惊虹乍现,着实有些不凡!

    这家伙难道也是天才?

    天啦!老子周围怎么尽是天才?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老子若不加紧,这点优势势必要荡然无存了。

    “慢着!我先处理家事。”潘三围看到两位倒在地上的亲兄弟,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事情未了,忙阻止了杜二康。

    杜二康嘿嘿一笑,也顾不上哥哥弟弟之事,一脚踹在潘全胸口,回头问潘三围道:“怎么处理?”

    潘三围皱了皱眉头。他不想将家事张扬在大庭广众之下。可是,这两个兄弟着实可恨。想着自己屡屡受欺的场景,潘三围闭上眼睛,沉默片刻。

    潘三围眉头缓缓紧锁。他走近潘安,一字一句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都是一家人,我不想做得很绝。若有下次,我保证,你们会后悔一辈子!”

    潘安、潘全脸色红白交错,难看至极。没料到这个废物,败家子,只知道胡吃海喝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杜二康收脚,走到潘三围身旁,拍拍他的肩膀:“我今日为了帮你,相伴几十年的酒壶都废了,你可得赔我。”

    “我靠!你才几岁?十几年的酒壶?”潘三围从兜里掏出一块牌子,递给杜二康,咬牙切齿道:“给!这是竹叶青酒坊的会员牌。一百两银子以上八折,一次满一百两享受八五折。真是亏了血本了!”

    “哦?竹叶青酒坊?”杜二康来了兴致,仔细瞅瞅会员牌,乐滋滋地揣起来,使劲捶了潘三围一拳,“兄弟,够义气。以后,这样打架帮忙机会多给咱创造几个……呵呵呵……八五折……够哥们!”

    潘三围脸上肉一颤,心痛得要死。

    “厉害啊!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两个废物居然如此生猛。轻易击败了两位凝武境七重的高手!”

    “就是嘛!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听说,刚才皇都三废的老大秦笑居然揍了路长风!”

    “真的假的?要真是如此,这个世道也太不正常了!难道是天有异象?啧啧……世事难料哇!”

    “所以说啊,这废物都有逆袭之日,你我这些天才当继续奋斗。总不能我们还不如这两个废物吧?”

    “是不是这个潘三围得了什么宝物?他两个兄弟不是说让他交出来么?”

    “也许吧!少操那份心。真要有宝物,也轮不到咱门觊觎。等着吧,总会有人蹦出来的。”

    ……

    围观的人逐渐增多,秦笑被几位健硕的青年挡住了视线。杜二康与潘三围忙于战斗,也未能注意到秦笑的存在。

    “怎么,打了人就想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幽幽传过来。

    杜二康与潘三围被人挡住了去路。

    “表哥!”

    潘安、潘全顿时眼睛一亮,一咕噜爬起来,朝青年跑过来。

    “表哥,这个小兔崽子手里有丹药,高级着呢!”二人慌忙在青年耳边耳语道。

    青年早在一旁,目睹了整个过程。听三人战斗中的对话,他隐约猜出潘三围得了什么宝物,听潘安、潘全这么一说,心里更是明白几分。

    “凃绿,这可不关他的事!”杜二康纳闷到。

    “凃绿是那两个家伙母亲的亲侄儿,他们的亲表哥。”潘三围解释道。

    “那也与他无关!”

    “他怀疑我有高级丹药。”

    “明白了!”杜二康眨巴着嘴,从兜里左掏右掏,居然又掏出一只小酒壶。他小口抿了几口,惬意地伸展了四肢。

    “呃!”

    杜二康仰头打了个饱嗝。

    “真是他么的!”杜二康闷闷不乐,朝凃律埋怨道,“老子饭还没吃,看见你这么个家伙,居然就饱了!真是祸害精!”

    秦笑轰开挡着的青年,看向凃律。

    凃绿正一脸峥嵘地走向潘三围与杜二康。

    “这两个家伙倒霉了。居然招惹上凃绿。凃绿可是凝武境九重巅峰,曾经是学院总排名第八十六。”

    “可惜,这二废刚刚有点起色,稍稍改变废物的名号。转瞬间就可能再次沦为废物。这个凃绿据说最喜欢废人丹田。”

    “他变态源于他的背景。你们还不知道吧?这家伙背景深厚,他老爹就是岳州最高长官岳州侯!”

    “难怪他嚣张!这个年头,拼的还是综合实力!”

    ……

    听着周围纷纷攘攘的议论,凃绿不以为意。他伸出血红色长舌头,卷起来,舔了舔嘴唇。看着眼前两人,就像看着落入自己陷阱的猎物。

    杜二康与潘三围丝毫不惧,抽剑拔刀,左右分开,盯着凃律,作势欲扑。

    皇都三废混迹皇都这些年,虽修为不高,实力堪忧,可从未怕过谁。而今,二人刚战胜了凝武境七重的潘安、潘全,正逸兴遄飞,气势逼人。胸中燃烧着汹涌的战意。

    “我十招之内击败你们。你们交出丹药,就当为潘安、潘全赔罪;若未能击败你们,我认输,任你们处置,如何?”

    凃绿笑吟吟地说着,眼光浮动,上上下下打量着潘三围。似乎要看出他将丹药藏在何处。

    “成交!”潘三围咧嘴道,“你输了,当众跪下来,叫三声爷爷即可!”

    “好!”

    凃绿头一点,随即呼啦一声,摇开一把铁扇。他身子一纵,铁扇扇出一道充满杀气的旋风,吹向杜二康二人。

    “来得好!”

    杜二康与潘三围左右岔开,刀剑齐出。两道寒光与旋风撞击在一处。

    吱!

    一声脆响,杜二康与潘三围双双急退。二人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凃绿则神色自若,气息平稳。

    潘三围二人相视一笑,纵身再上。

    轰轰轰!

    三人都使出浑身解数,招招致命。刹那间,铁扇纷飞,刀光剑影交错,杀气不断逸出。

    转眼间,四招过去了……五招……六招……

    杜二康与潘三围气喘吁吁,身体逐渐沉重。凃律见自己在招式上不占优势,便立即催动元力,迅速压制住杜二康二人的行动。这是境界的差异所致,非任何外在东西能够弥补。

    秦笑判断,最多还有两招,杜二康二人就要落败。三人境界上的差距太大。凃律的元力至少是杜二康两人元力总和的三倍。二人这样被压制着,再好的招式也难以发挥出应有的效果,何况,动作上也明显要迟缓得多。

    秦笑轻轻握拳,使劲往下一按。一股强劲的元力直接袭向凃律的后背。

    凃绿斗得正酣。心中满是兴奋。最多两招,这两个家伙就得败在自己铁扇之下。嘿嘿……高级丹药……

    突然间,一丝危机感从心中生起。背后隐隐袭来一丝凉起。他不敢怠慢,慌忙转身,折扇而截。

    一扇划过,凉气居然未能消减分毫。不仅如此,这股凉气如长蛇一般,缠住了自己,如影随形,难分难了。

    凃绿尝到了恐惧的味道。他紧急退让,一双眼睛则惶然地扫射出愤懑之色,逐一打量周围的观众。

    观众一个个伸长脖子,注意着场上的一举一动。凃绿的反应让观众们感到一丝诧异。眼看着取得胜利毫无悬念,几乎就是铁板钉钉之事,这家伙拿眼瞪着我们做什么?

    杜二康与潘三围压力顿消,几乎在绝望中猛然抓住了救命稻草。虽不知凃绿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现在就是反击的绝佳时机。二人揉身而上,刀剑齐鸣,呼呼作响。

    凃绿腹背受敌,心中慌乱。尤其是那道凉气,不知从而而来,居然逐渐压制了自己的修为。这道凉气中蕴含着颇为霸道的力量,虽非致命威胁,可隐隐束缚住了自己的发挥。

    眼看着,两招已过,离赌约中的十招越来越近。难道……自己竟然输给这两个废物?重要的是,丹药怎么办?还要喊他们爷爷?

    凃绿愤懑至极,一边应对杜二康两人,一边提防着那股凉气。他确定周围有人暗算自己,可自己如今无暇他顾,唯有小心应战。

    “第九招了!”

    旁边有人大声喝道。众人也想亲眼目睹,这位盛气凌人,走路屁股打人的岳州霸王输了究竟如何喊人爷爷?

    凃绿的脸真绿了。他心中一慌,险些一铁扇砸了自己的腿。他有点后悔了,何必贪图那没影子的丹药。何况,这事儿传到镇东侯耳里,也不好解释。潘三围毕竟是镇东侯的亲生儿子。

    “十招到!”

    人群里欢呼一片。万众瞩目,万人翘首期盼。

    “哈哈哈哈……老三,我们赢了!”杜二康虚晃一招,与潘三围退下。他狠命地捶着潘三围,“我们赢了!赢了!这家伙要喊咱们爷爷了!嗬嗬嗬嗬……想着都心跳加快……”

    “我靠!能不能不要这么激动?”潘三围揉着被杜二康捶疼的后背,脸上红光满面,“老子其实不想要这么大的孙子。也不要这么窝囊的孙子!不过,提前听听,也不坏是不是?”

    “来来来,大伙儿都听听!”杜二康招呼着周围的学员,“都一起乐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嗬嗬!老子今日做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