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4章逆天妖孽
    晴儿瞅着秦笑一忽儿惊诧,一忽儿发呆,一忽儿激动的神情,鸡皮疙瘩瞬间涌起,心中无端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少爷这是在看什么?好像厨房的六婶看自己饲养的待宰牲口时,就是这种眼神。不错,就是这种表情。一般无二,别无二致!

    “晴儿,想不想成为很厉害的人?”秦笑咧嘴一笑,眼光仍在晴儿身上打转。

    “想!”晴儿的回答很干脆,坚决,毫不拖泥带水。

    “哦?为什么?”秦笑讶异于晴儿的直接。你一个丫头要那么厉害做什么?

    “晴儿要成为很厉害的人,这样才能保护好少爷,不辜负夫人的嘱托!”晴儿身子一挺,目光直直向前。一种一往无前的气概油然而生,像大将军在出征前的宣誓,斩钉截铁,气势冲天。

    “废话!少爷很弱么?需要你一个丫头来保护?”秦笑凶猛地凑到晴儿面前,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瞪视着晴儿,“你真的觉得少爷需要你保护?”

    “是!”晴儿目不斜视,挺立如标枪,“晴儿成了厉害的人,少爷你不能做,不愿做,不方便做的事情,晴儿就能毫无差错地为少爷办好!”

    “好!”

    秦笑鼓掌,拍拍晴儿肩膀,道:“说得好!你终于承认少爷很厉害是不是?当然,晴儿也会成为高手,绝世高手!少爷我这么厉害,自然会培养出厉害的晴儿!”

    晴儿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秦笑嬉笑怒骂,真假难辨。今日又不知道发什么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又拿自己开玩笑。不过,晴儿很高兴,能够让少爷高兴,她就开心。

    不过,若真能成为绝世高手,晴儿求之不得。秦笑整日疯疯癫癫,喜怒无常,总是惹是生非,每每险象环生。夫人在世时,曾忧戚难安,郁郁寡欢,最终……若是能够真的保护好秦笑,夫人地下有知,该多么欣慰!

    秦笑在大脑里搜索片刻,将自己掌握的功法一一琢磨,最终找到一本最切合晴儿体质的功法《凝神冰仙诀》。这部功法的创始人,至高无上神冰魄老祖也是与晴儿体质相同的冰魄天寒体。这部功法专门为这种体质量身打造。当然,寒性体质之人皆可修习,只是,与冰魄天寒体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无论修炼进度、灵魂体验、神识增长、功法威力等均难以比拟,差异悬殊。

    当年秦笑巧遇冰魄老祖,得其传承。冰魄老祖慎重交给秦笑此功法,让他务必传给有缘人。想不到,至今才遇到亿万人中难得一现之天赐之体——真正的,纯正的,超乎寻常的冰魄寒冰体。

    秦笑一转身,冲到书房,唰唰唰,一口气将《凝神冰仙诀》默写出来。秦笑衣袖轻拂,一丝元气滑过,纸上水汽立即蒸腾而出,字迹迅速干燥。秦笑递给跟着进来的晴儿,郑重说道:“这是修炼功法,你先背下来,然后立即销毁。此后,跟着上面的口诀,勤奋修炼,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少爷我这样厉害的人!”

    “那……要成为老爷子那样的人,可以么?需要很久么?”晴儿瞪大双眸,小脸上满是雀跃之情。

    咳咳……秦笑又一次被晴儿选择了无视,心中满满都是沮丧。想必在这丫头心里,唯有老爷子这样的高手,才有能力捍卫秦府,守卫秦笑。

    “当然可以……要不了多久,多则十年,少则七八年……”秦笑琢磨着,这种体质修炼,赶上老爷子恐怕七八年还真有可能。到时候,自己身边就有了一位超级保镖……呵呵,还是绝世美女……呵呵……

    秦笑想着,脸上立时浮出邪邪的坏笑。

    晴儿没注意秦笑的表情,她仔细看了一遍功法,顺手递给秦笑:“少爷,看完了。还是还给你比较保险。”

    嗯?看完了?秦笑一愣,旋即诧异道:“这个是要背下来的。知道么?唯有背下来,方能……”

    “会背了。”

    “啥……啥啥?你,你背背看。”

    晴儿双手背后,小学生一般,昂首挺胸,字正腔圆,一句一句流畅地抑扬顿挫地一字不落地背了一遍。

    秦笑双手捂头。他想哭了。

    在这个小丫头面前,他所有的自信瞬间被全部,毫无保留地,毫无遗漏地,彻彻底底地,完完全全地摧毁!

    有这么欺负人的么?

    我……我好歹是天王,记这样拗口、酸涩、艰深、天书一般的口诀,少说也得看三五遍吧?你,你一个毫无修炼基础的小丫头只是随意瞟了一遍,不超过十息吧……竟然背出来了,还背得像黄河决堤之洪水,如此流畅?

    在你这样逆天的妖孽面前,我……我不想活了我……

    秦笑单手捂着脸,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两个小瓶子,取出一颗洗髓丹与一颗固元丹,一步塞到晴儿手中,交代道:“这一颗叫洗髓丹,等你修炼到凝武境一重时吃。这一颗叫固元丹,等修为稳定在凝武境二重时,再吃。记准了,万不可乱了顺序。”

    晴儿接过丹药,正要说点什么。秦笑几乎是将他轰出书房:“姑奶奶,你修炼去吧……你还要查查那些家伙底细……你很忙是不是……去吧去吧……”

    晴儿身子刚被退到门外。

    砰!

    书房门轰然一声从里往外关上。

    “姑奶奶?少爷他叫我姑奶奶?”

    晴儿睁大美目,小小柔荑轻轻捂着秀唇,惊诧万分,“少爷怎么突然这么古怪?得了失心疯?要不要紧?要不要找老爷子?”

    呜呜呜……呜呜呜……砰砰砰……

    一阵古怪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哭声?捶床声?

    少爷真犯病了?晴儿伸手准备敲门。手僵在半空,停了下来。

    少爷既然把我推出来,就是不让我看到他的样子。既然如此,我怎好此刻进去?

    晴儿仔细听了听,屋内动静逐渐小了。片刻后,终于听不到丝毫声响。

    晴儿转身要走,又不甚放心。犹豫间,就嗅到一股酒气。少爷的两位至交好友杜二康潘三围远远走来。

    晴儿朝屋内喊道:“少爷,杜公子、潘公子来了。”

    沉默。

    毫无声息!

    晴儿静静等了五息时间。

    吱呀!

    秦笑哗啦一声,大步跨出来,几乎与晴儿撞了个满怀。

    “嗯?你这小丫头怎么不去修炼?大好时光怎可虚度?学学少爷我,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去去去……”

    晴儿被推搡着,带着一肚子小问号朝前厅走去。

    少爷刚才说什么来着?莫要虚度时光?还念了一句什么诗词?少爷什么时候珍惜时光了?又什么时候会念诗了?

    难道……真是脑子坏了?

    得观察几天。若果真不正常,得赶紧向老爷子汇报!

    打定主意,小丫头一阵风似的从杜二康、潘三围二人身边飘过。不待二人反应过来,晴儿已消失不见。

    看到晴儿终于消失在眼面前,秦笑松了一口气。他招呼着酒囊饭袋进了书房,伸头朝四周瞟了瞟,未见可疑人物,悄悄将门关上。

    二人被秦笑鬼鬼祟祟的模样弄得不知所措。

    “我说笑笑,你这么神神叨叨干什么?这是你家,用的着这么诡异么?”

    杜二康一进屋,习惯性地掏出酒壶,招呼着潘三围,找几只杯子过来。看到秦笑小心翼翼的表情,满不在乎地嚷嚷道。

    潘三围斜靠在椅子上,不住地往嘴里塞小点心。他没时间注意秦笑动静,注意力完全被秦笑桌上几盘点心征服了。

    晴儿送过来的几盘点心,小巧,精致,口味独特,造型雅致。对于吃货来说,耳目一新,口味新奇之物,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秦笑嘿嘿一笑,拉着椅子凑到二人身边,悄声道:“上次在天然居,咱们三兄弟互诉衷肠,准备搞一番事业,不说开天辟地,至少也得轰动我们青龙帝国。最不济也得让我们自己活得爽一些,酷一点。二位兄弟记忆犹新否?”

    “唔——记得记得!”二人赶紧坐正了身子。秦笑难道有了眉目了?杜二康破天荒放下酒壶。潘三围将手在衣襟上荡了荡,毅然决然地没有再看小点心。

    秦笑满意于二人的态度,肃然对杜二康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有了一大笔钱,足够你做任何事情,你会做什么,怎么做?”

    杜二康从兜里摸了一阵,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帕,轻轻擦擦嘴角的酒水,随后,小心叠好,揣回怀里。

    “哥哥弟弟在此,我那日其实只是有个模糊的想法。这两日逐渐思考一番,有些东西逐渐清晰起来。”

    杜二康看看秦笑,看看潘三围,醉眼朦胧的双眸猛然精光四射。杜二康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一变。再不见丝毫酒鬼模样,完全的一位十足的剑客。冷漠、漠然、萧瑟。精气神却饱满,充沛。

    秦笑与潘三围随之一怔。

    “若有钱,我将组建一个杀手集团。单靠我个人力量,尚不至于能够斩尽天下宵小,灭尽世间魍魉。当然,我本人定当成为这个集团的第一杀手。我们可以接活,但绝不杀正直之人。我们更多的是无偿杀人,杀必杀之人,必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