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56章秦门立夜
    公主看了看秦笑,看了看雨家姊妹,眼神飘忽不定。

    “敢问秦公子,这首诗是为我们雨家姊妹写的么?”太子含笑问道。

    “啊——”秦笑从刚才众人的反应隐隐猜出,这首诗似乎与雨家姊妹有关联。不会啊……这都是自己现在都找不到的位面上一个国家的诗,怎么可能与雨家姊妹契合?

    “我……”秦笑看了看雨家姊妹。她二人仍低着头,不敢看人。

    “我……我什么我?”猴魁蹦了出来。他用手捂着嘴,在唔唔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能够较为清楚地说话了,“你分明就是在挑战我……明知道我要娶她们,竟然给她们写情诗……你……你欺人太甚!”

    “此言何意?”秦笑转身悄悄问太子。

    “你不知道?”太子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雨家姊妹一位叫伊人,一位叫一方。你不知道?你敢说这首诗不是为她们写的?”

    卧槽!

    秦笑傻了!天底下还真有这样巧的事情?你……天下名字这么多,这个雨大将军怎么非得想起来这两个名字?非要叫什么伊人,一方?这下好了……误会大了!

    一眼瞥见雨伊人、雨一方羞羞答答的样子,还有侯魁简直要杀人的表情,秦笑哭笑不得。

    怎么解释?

    你能说,对不住,这首诗其实是某某位面某某大陆某某诗人写的?我秦笑其实是某某天王重生而来?

    秦笑扑通一声坐倒。

    几个老头子相互看了一眼,从座位上走下,朝秦笑而来。四个老头看秦笑的眼神就像猎人看着陷阱里的猎物,满含贪婪与狂喜!

    “秦公子,我们几个决定了,这辈子就跟你了……不离不弃,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穷富贵……”董唐诗老头笑容可掬,张开双臂,朝秦笑一步步逼近。

    另三个老头不住地点头。董唐诗的意思就是他们几个共同的意思!

    秦笑慌了神,一阵热血上涌。

    我靠!这几个老头还来真的!真要跟我走?我秦府可不需要这样的人!我秦笑尚未婚配……更不能收你们几个老家伙入房啊!

    “诸位,在下有事先行告退,来日再与各位切磋交流。感谢公主殿下与太子殿下热情招待,谢了!”

    说完,秦笑身形一飘,已到了门口。再一晃,人影消失不见。留下一群兀自发呆的人。

    几个老头一看,秦笑居然跑了,这还了得?苍天啊大地啊,这可是千年不遇的人才啊!他们赶紧离席追赶,虽说几位已是老态龙钟步履维艰,可动作居然也轻盈潇洒无比,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他们已经到了门口,朝着秦笑的方向急速奔去。

    太子忧心忡忡。几个老头要是有什么闪失,太子也担当不起,绝对难辞其咎。他赶紧派人随后追去。

    其他的公子小姐也都讪讪地离席。秦笑俨然已经成为这次宴会的主角。如今主角已去,太子心忧四个老头子,自然无心招待他们。公主也一直魂不守舍,一忽儿喜悦,一忽儿悲伤,一忽儿茫然……不知道心里究竟想着什么……

    自己这些人留着还有何意义呢?

    众家子弟纷纷起身,彼此看看,相顾无言。本来都以为自己是今日宴会的主角,孰料到最后,竟然都落到被遗弃的命运。

    罗波面沉如水,一言不发地低头前行。古鸿古井等人随之而去,亦不敢多话。

    世子赵匡天想与公主打个招呼,看公主一脸心思,当即悻悻地离开,意兴阑珊,步履沉重。路长风、柳瑶琴、高风等随之黯然。

    贾正经兀自坐在席上,心思一阵恍惚。今日被秦笑抢了座位,抢了风头,居然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

    一切,都是该死的秦笑!

    众人看向秦笑逃离的方向,秦笑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秦笑上马,朝秦府狂奔。奔跑中的秦笑陡然耳朵一热,似乎正被人谩骂。他没心思顾及这些。不知道是个老头是否追来,得赶紧跑!

    一路上,秦笑重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脸上发烧。

    自己帮雨家姊妹揍了猴魁,又作诗表示自己的爱慕思念,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

    秦笑头脑轰鸣起来,这回可是糗大了,明日必将传遍全城,自己当然无所谓。反正是纨绔嘛!纨绔岂不就是这样?只是……恐怕对雨家姊妹声誉有所影响。早知如此,应该换首诗才好。

    嗨!怎么就不记得雨家姊妹的名字呢?

    秦笑讪讪地回到自己的住处,心中颇有些不安。雨家姊妹温柔可亲,长相甜美,与自己倒也般配。可自己毕竟是无心插柳,还不知道这两姊妹回去如何看待自己。思前想后,秦笑还是决定先睡一觉。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秦笑伸个懒腰,看看窗外,蓝天白云,清风绿柳。真真是忒美好的一天!

    拉开房门,他险些栽了个跟头!

    门外齐刷刷站了十来个人!

    除了老爷子、小甜甜、晴儿,另有昨晚的四个老头及几个皇宫大内侍卫。大内侍卫正是太子吩咐保护几个老夫子的。

    老夫子们神采奕奕精神矍铄。几个侍卫则是霜打的茄子蔫蔫的,换做谁,一夜未睡,也是这般萎靡不振。

    晴儿忙解释道:“少爷,您昨晚刚刚睡到,几位老先生便来了。我们要叫醒您,几位老先生坚决不让,非要说在门外等候,不能打扰你睡觉。也不愿意到前厅休息,说传说中有个程门立雪的典故,他们现在也有‘秦门立夜’的风尚。我们就陪着在这站到现在!”

    “正是正是!”四个老头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秦公子实乃文坛奇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等给您提鞋都不配,又岂敢打搅您睡觉?也许您梦中灵感到来,醒来即是妙诗一首,我等万一干扰,岂不罪该万死?”

    侍卫们忙称是,点着点着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秦笑苦笑。忙招呼众人去前厅喝茶休息。

    几位老先生道明来意。无他,我等惟愿追随秦笑公子,希望聆听教诲,更希望得到秦公子偶尔指点。倘如此,我等后半生便在此度过了。

    老爷子与小甜甜是呆了又呆!

    老爷子半夜被小甜甜喊到秦笑门口,陪着四个老头默默站着。四大老夫子光临秦府,老爷子顿感蓬荜生辉,不禁心头大震。待了解缘由,却又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竟然是因为秦笑!

    秦笑会写诗?

    还是一诗震天下的那种?还会做许多首震天下的诗?

    老爷子多次忍不住要一脚踹开秦笑的房门,将秦笑拎出来一顿毒打。你小子什么时候读书了?从小到大也不见你念过几个字,居然还会写诗?搞什么飞机?

    还不赶紧滚出来解释解释?

    一旦确凿是欺诈这几个老夫子,明日秦府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几个老家伙能量惊人,随意一句话都会影响到皇帝陛下的心情。一旦说得皇帝陛下震怒……我秦府还怎么承受皇帝陛下的怒火?

    再说,老子们在门口站着,你小子竟然鼾声如雷,做着青天美梦!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可是……四个老头硬生生将老爷子拖住。

    知道这里睡着的是谁么?

    知道秦公子睡觉的意义么?

    知道你打扰了秦公子对诗坛乃至于国家的损失么?

    ……

    老爷子多次要动粗,坚持要拖出秦笑。几个老头阻止不住,当即气得胡子一颠一颠的:“侯爷,你再这样,当心老夫几个上奏皇帝陛下,弹劾你践踏诗人,侮辱诗坛领袖……”

    老爷子顿时火气全消了。

    等啊等!等啊等!

    根据老夫子们的意思,还得静悄悄,不可发出半点声响。否则,就是对秦公子的不敬。对秦公子不敬就是对诗歌不敬!对诗歌不敬就是与整个天下读书人为敌!

    老爷子忍着,再忍!最终,一个时辰之后,站得腰酸腿疼的老爷子忍无可忍了。老夫子们在,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走。可伺候在自己孙子门口,居然还得温顺地像孙子,老爷子实在受不了了。他就是不明白,自己修炼之人都受不了,这几个没有半点元力的普通人,还是老头子,怎么坚持下来了?

    可是个老头就像打了鸡血,居然兴致高昂,精神抖擞,不见丝毫颓态!

    老爷子打定主意。就是任着皇帝怪罪,也要揪出秦笑。他迈出一步,就要一拳轰出!

    四个老头眼神凌厉,动作灵活异常,齐刷刷拦在秦笑门口。四人一齐撸起袖子,瞪大眼珠子,就要与老爷子硬干。

    老爷子彻底崩溃!

    这算哪门子事情?老子的孙子什么时候竟然有如此魅力?连须发皆白的几个老头子都心甘情愿地追随,甘愿为他与老子拼命?

    实乃千古奇闻!

    小甜甜看了半天,忍不住要打趣几句,一见场面有些严肃,便强行将笑容压在心底。无奈笑容冲击力太大,心里憋得难受,脸也涨得通红。

    秦笑也是半天没缓过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