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59章头牌竞拍
    秦笑此刻正斜靠在一个靠后的隐蔽角落。他惬意地舒展着身子,半眯着眼睛闭目养神。可是,门口进来的每一个人,秦笑都一个不漏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他要等的人还没来。

    一位面貌姣好的小姑娘为秦笑端来瓜子点心,并不时赶过来续茶水。

    秦笑朝小姑娘友好地笑笑,继续朝门后瞟着。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

    ……

    大厅内几乎坐满了,可秦笑要等的人仍迟迟未到。

    硕大的大厅可容纳四五百人。此时,大厅内几乎座无虚席。今日的听曲拍卖即将开始。可是……

    难道……这家伙今晚不来了?

    应该不会吧?今日可是汀香小榭最大的头牌云美君出场!

    熟悉汀香小榭的人都知道,汀香小榭每日出场一位头牌,在大厅内唱曲。若要有人单独点播小曲,可另外选择包间。但,头牌绝不为包间唱曲。去包间的都是尚未成角儿的姑娘。

    汀香小榭共有三十多头牌。众人轮流出场。但这不包括云美君。云美君正常情况下一月出场一次。若非云美君出场之日,便是天王老子来了,指名要点云美君,也不可得。若要坚持,徒招不快。若是不懂规矩,可能就算祸事了!

    咦?

    猛然,秦笑身边一位相貌清癯的老者仔细瞅了瞅秦笑,有些不敢相信似的,又看了看。有些疑惑地悄声道:“秦公子?镇西侯府的秦公子?”

    秦笑歪脸一看,不认识。看老头无恶意,他礼貌地点点头,道:“正是。尚未请教阁下大名?”

    清癯老者嘿嘿一笑道:“老夫鬼脸。专业是相士。在东直门前门有个地摊。秦公子有时间过去,老夫免费为秦公子相上一面。”

    相士?

    秦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老头居然是相士?还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摆地摊的相士?

    你一天能摆多少钱?

    知道这里消费水平么?

    恐怕一年也来不了一两次吧?

    “呵呵……有劳鬼脸先生。”秦笑礼节性地朝老者道谢。

    “秦公子说哪里话。能够为秦公子相面,乃老朽幸幸事。”

    鬼脸看出秦笑的疑惑,憨憨一笑,“老夫就好这口。不怕秦公子笑话,老夫自从三年前听过云美君一曲之后,从此再不对任何人唱曲感兴趣。每一次云美君出场,老朽都是焦灼难安。所以,每一次凑够了钱,老朽第一时间赶来。”

    “鬼脸先生品位高雅,实为难得。”秦笑理解鬼脸的选择。很多人见识了某一高度,从此便宁缺毋滥,再不肯将就。这种甚至带有某种洁癖的人生态度值得尊重。

    鬼脸朝秦笑善意一笑。

    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准备就绪,准备就今日的曲子进行拍卖。所谓拍卖,就是拍到者有幸坐在台上近距离观赏头牌唱曲。曲罢,还可与头牌共进晚餐。若是头牌愿意单独为拍到者唱一曲,亦不是没有可能。

    猛然,秦笑精神一震。

    来了!

    七八个汉子鱼贯而入。当先一人面白无须,中等身材,穿灰色长衫,与朱三描述的冰爷一致。不过,这一次他不是独来独往,身后跟着七位兄弟。

    冰爷四周看了看,立即带着后面几位朝第五排的几个空位走去。

    位置不够,两位小弟就站在几人身后。

    “诸位!”一位神情漠然的老者敲了敲锤子,“今日的听曲点播正是开始。今日头牌云美君。起价黄金五百两!每加价一次不少于黄金一百两!”

    “现在正式开始!”

    老者一锤子咚地敲下。

    厅内一阵低微的嘈杂之后,迅速归于平静。随着老者锤子的落下,众人立即正襟危坐,严肃地盯着台上的老者,琢磨着自己可以支出的价格。

    “六百两!”一位翩翩美公子呵呵一笑,举手大声喊道。

    “一千两!”一位肉呼呼的胖子随即喊道。这个胖子秦笑认识,叫肥强。乃皇都第一杀猪人。整个皇都菜市场的猪肉都是他一人垄断。据说,他的亲叔叔在宫里当差。

    美公子恨恨地瞪了胖子一眼,咬牙切齿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两千两!”一位锦衣中年人举手。

    “两千三百两!”

    “两千五百两!”

    ……

    秦笑暗暗咂舌。皇都有钱人真多!

    这等地方,这种消费,普通的官员之子是不敢染指的。杜二康、潘三围、古鸿古井兄弟……乃至于血衣侯的儿子罗波、光明王的儿子赵匡天等都不敢随意进入。若参与拍卖,则很难有此等财力支持。若不参与,则难免丢了面子失了身份。

    “八千两!”

    “我们天龙帮出一万两!”一位烟衣青年站了起来,吆喝了一声。

    嗯?

    四下里众人纷纷看向天龙帮的那位青年。

    怎么?还敢在这儿显摆天龙帮?你这句话分明是要将拍卖价格静止在一万两。

    谁若再提价,是不是就是天龙帮的敌人了?

    天龙帮确实牛逼谁都知道。可是,还没有牛到这个程度吧?

    台上的老者略一迟疑。眼光扫过天龙帮众人,盯在那位青年身上。

    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不知从何处飘来,慢慢笼罩在整个大厅上空。

    那位冰爷见状,立即狠狠地一巴掌朝青年扇过去。

    扑通通!

    青年飞了起来,一连摔过几个座位,咔嚓一声栽倒在过道里。想必是摔断了两根骨头。

    青年爬起来,一手按着骨骼断裂处,一手擦着嘴角的血迹,沉默着挨到原先位置。

    老者正要说话,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来:“天龙帮好厉害!老夫很怕怕啊!说不准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老夫活了这么多年,绝不是怕大滴……老夫斗胆出价一万零一百两。还望天龙帮的英雄不要计较!”

    秦笑循声望去,一位矮小的烟衣老者坐在一个角落里。角落前后众人身材高大,老者几乎淹没在人群里。

    不过,老者的声音却无差别地响在每一个角落。整个大厅,任何地方,无论是老者身边,还是离老者最远的大厅门口,声音听起来都是一般大小。

    好强的控制力!

    秦笑暗叹。单冲这一手,老者少说也是地武境五六重的修为。应该与秦家本家的秦苍雨差不多,比目前的老爷子还要稍高一筹。秦笑确定,老爷子目前若要做到这一步,恐怕早已气喘吁吁。而这个老者,气息平稳,声音中和,听起来就像是在聊天!

    冰爷面不改色,依然冷冰冰毫无反应。一张脸就像是千年冰封,或者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活在阴霾里,从来不曾见过阳光。

    老者这话就是明白着打天龙帮的脸。不阴不阳,皮里阳秋!关键还是出价一万零一百两。这分明就是跟天龙帮过不去!

    天龙帮的青年说错话,被打了一个跟头。此刻正捂着脸在愁苦不堪。不少人都幸灾乐祸地瞅着他。这个场合能这么说话么?一看就是个雏儿,没见过世面。不过,这家伙其实也不全是胡言乱语。整个皇都,还有比天龙帮更厉害的帮派么?

    天龙帮虽是地下组织,一般不被明面上人看重。可他的实力确是有目共睹。整个皇都,很少有与天龙帮硬抗的势力。不说天龙帮高手如云,单是天龙帮两万兄弟,早已渗透到皇都各个角落,一旦有所动作,谁能抵御得了?几乎是防不胜防!

    可是……这个老者是谁?居然明目张胆与天龙帮干上了?

    老者代表的是何方力量?

    眼看着两家矛盾,厅内一时间陷入沉寂。谁也不愿意掺和到两家纠纷之中。

    主持人瞪了天龙帮一眼,扬起锤子,沉重地落下第一锤:“一万零一百两第一次。”

    四下无人反应。

    众人看着天龙帮,眼里不无鄙夷。啧啧,人家老头一人就把你们给镇住了?这么当面打脸,你们居然忍住了?这么能忍,这么能当缩头乌龟,还不如不要参与拍卖好吧?

    冰爷不动如山。待主持人第二锤扬起,即将敲下之际,冰爷小声朝身旁一位青年说了一句。那位青年立即激动地站起来:“一万五千两!”

    哗!

    厅内一阵小声喧哗!一万五千两?一次性加了这么多?天龙帮是志在必得啊!

    众人再看天龙帮,眼神逐渐有了变化。

    不错!这才是天龙帮嘛!

    威武!霸气!

    “一万五千零一百两。”老者阴测测的声音再次平淡地响起,响在每一个角落,如刚才一样,古井无波。

    主持人放下锤子,眉头微展。

    冰爷再次朝那位青年说了一句。

    “两万两!”青年嚷嚷道。青年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没想到副帮主居然为了听曲子开出这么高的价!更加没想到,副帮主让自己喊出这个数目!他热血沸腾,肌肉颤动,瞳孔放大,喊出来的声音都微微抖动!

    厅内众人原先还想参与一阵的都纷纷断了念头。照这种趋势下去,谁还承担得了?就是承担得了,为了一支曲子,即便是汀香小榭头牌的曲子,即便是云美君的曲子……也太,太那个败家了吧?

    只是买一个台上听曲的资格,买一个与云美君共进晚餐的资格……值得这么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