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64章同门相残
    烟衣女人爆发出生命最后的一丝真元,速度陡然增快不少。十几名卫兵绕过几条巷子后,眼前消失了女人的身影。

    他们愣了半晌,分开两路,继续搜索。

    秦笑则亦步亦趋,尾随着女人,丝毫没有放松。他不急不慢地跟着。

    终于,一刻钟之后,女人栽倒在一个暗烟的偏僻处,再也没能爬起来。

    秦笑没有着急前往,站在原地等了足足一刻钟。女人始终没有再动。秦笑这才放下云美君,一步步慢慢走近烟衣女人。

    他用神识扫描一遍。烟衣女人没死,只是气息已经接近于无,离死也不远了。

    秦笑身子一闪到了女人身后,伸手两点,点中女人的两处经脉穴位。这样,女人就算恢复了实力,也难以运转元力。

    “你是谁?”

    女人看着秦笑,眼神黯淡无光,气息若有若无。

    “我是谁不重要。我倒想知道你是谁?”秦笑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女人半眯着眼睛,有气无力道。

    “很简单。你要是不说,我把你交给那些卫兵。你知道,你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会怎么对你?是不是会碎尸?鞭尸?曝尸?悬尸?”

    秦笑蹲下身子,呵呵道:“我看你至少是天武境修为,放在魂武大陆,绝对是某个大势力的上层人物。你愿意死了还遭受这样的待遇么?”

    女人脸色一变。

    “如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你能死得有尊严一些。不过你得抓紧时间,万一我要知道的你没说完……后果不负!”秦笑淡淡一笑。

    “好!我说。”女人脸色一紧,喘了口微弱的气息,“我是星辰门长老,叫云水仙。云大家是我师妹,叫云水莲,也是星辰门的长老。我们都是师傅当年捡回来的孤儿。汀香小榭是星辰门设在青龙帝国的一个情报组织。我们宗门的目的是想统一魂武大陆。”

    “师傅临死时,给了师妹一样宝物。据说能够储存魂魄。价值无法……无法估算。门主得知消息,要师妹献出。师妹不肯。师妹为了躲避门主的追讨,特意申请来到青龙帝国主管汀香小榭。”

    “你为了宝物竟然不死不休?”秦笑问道,“难道你不怕门主知道?恐怕不是门主让你来讨要的。”

    “我……我……”云水仙喘息不定,迟疑片刻道,“我有个……有个结拜哥哥,他……他就要死了……必须用那个宝物存储魂魄……”

    “撒谎!”

    秦笑喝道:“真要是为了结拜哥哥,你定然会想方设法,岂能如此硬拼?你在汀香小榭三楼,杀了四五十位汀香小榭的人,不外乎就是蛮抢。你知道云水莲的性格,这样的做法岂非下下之策?若真是为了结拜哥哥,你岂敢轻易开罪云水莲?”

    云水仙一阵沉默。

    “好吧我说。”

    云水仙轻轻叹口气,道:“将死之人,何必还犹豫不决?云水莲曾经是我们门主的相好。后来被门主夫人赶出。门主夫人觊觎云水莲身上的宝物,也想让云水莲从此消失……这才派我前来。她许诺我,只要灭了云水莲,就说服门主让我做内务堂堂主。若是同时夺得宝物,她会送我天级武技。”

    云水仙的脸色陡然间变得煞白,气息开始紊乱。

    “早知我师妹武功精进如斯,我……我何必如此贪心?她毕竟是我师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我……我对不起你啊……师妹!”

    “师妹!师姐陪你来了!”

    “师妹!”

    云水仙头一歪,气绝而亡。

    秦笑挠挠脑袋。怎么办?这个尸体怎么处理?既然答应云水仙,就得遵守承诺,决不能让她落到卫兵们手里。

    “埋了她吧!”

    一个清冷的声音悄悄在秦笑身后那响起。

    秦笑吓了一跳,忙跳过身来。

    云美君静静地站在身后。夜风中就像一株雨后的梨花。凄冷,无助。

    “哇!你吓我一跳!”秦笑笑道,“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云美君淡淡道,“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上星辰门,我要让那个女人为云大家陪葬!”

    “至于这个女人——”她瞟了瞟云水仙,“不顾姐妹之情,完全被贪欲裹住双眼,死有余辜。”

    秦笑点点头,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柄剑,找了个偏僻地方,将云水仙埋葬。

    “云大家的尸体恐怕还在汀香小榭。我必须赶回去看看。”云美君道。

    秦笑点点头。二人趁着夜色,朝汀香小榭的废墟赶去。

    半个时辰不到,二人赶到现场。众卫兵们仍在艰苦挖掘清理。

    云美君冲到废墟之上,奋力挖起来。

    那位将领忙派人阻拦。

    秦笑赶过去说明情况。

    将领迟疑片刻,相信了秦笑的陈述。他派人给云美君送过去一柄铁锹。

    秦笑也要来一柄铁锹,陪着云美君挖起来。

    将近黎明时分,挖到废墟中间部分。云大家的尸体终于显露出来。云美君伏尸而哭,声极凄惨。

    秦笑陪着叹息。仅仅一夜之前,还是皇都红极一时的唱曲第一人。如今,只隔了一夜,竟然家破人亡,流落街头,孤苦无依!

    可恨仇人势力极强,几无复仇之可能!

    待云美君哭得神情恍惚,秦笑劝说好云美君。雇了一辆马车将尸体带到城郊,选了一处风景宜人之处安葬。

    云美君再次哭倒在坟头。

    待云美君悠悠醒转,秦笑宽慰道:“如今大仇难报,还是先提升实力要紧。那位星辰门的门主夫人若得知你还活着,必然会派人追杀。”

    “不怕!”

    云美君挺直了身子,坚决道:“我等着她来。十年之内,我云美君定要斩下她的人头祭奠在云大家的坟前!”

    “我的身份呢……恐怕你早已知晓……呵呵……”

    秦笑干笑两声,旋即又觉得不妥,忙板着脸道:“我们家老爷子最喜欢听曲,云姑娘若是愿意降尊纡贵,能够为我们家老爷子唱两曲……想必老爷子求之不得……”

    云美君眉目轻挑,默默注视了秦笑片刻,贝齿轻咬红唇,半天没有说话。

    “其实呢……我还有两首诗尚未外传,若是云姑娘有兴趣帮忙看看,谱成曲子,我秦笑……”

    “谢谢你,秦公子!”云美君认真地看着秦笑,深深吸了一口气,擦干眼角的余泪,缓缓道:“我想先出去走走。若哪一天我累了,我会找秦公子。我会为老爷子唱两曲,也希望能为秦公子的新诗谱曲……希望到时候秦公子不要嫌弃!”

    “秦府大门随时为你打开!”秦笑肃然道。

    呼呼呼!

    一阵风声吹过。

    不好!

    一阵警觉猛然从秦笑心底涌起。秦笑有着上万年的战斗经验,神识也远超一般修炼之人。他无端地感到一股危机正朝自己与云美君逼来。

    秦笑当即一把抱住云美君就地一滚。

    嗖嗖嗖!

    嗖嗖嗖嗖嗖嗖!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就在秦笑抱着云美君滚出的刹那,上百支利箭唰唰唰扎入二人刚才的落脚之地。每一支箭力道都惊人,几乎齐根没入草地,只留下箭羽与小草齐平。

    秦笑不敢迟疑,立即就是沿着山坡下滚。大量的碎石硌得生疼,也不管不顾,只是一个劲地下滚,下滚……

    嗖嗖嗖嗖嗖嗖!

    利箭随着二人的滚动急速追过来。有几支擦着秦笑的衣襟,深深扎入泥土与碎石。

    秦笑右手抱紧云美君,左手轻弹空间戒指,弹出一柄地级下品宝剑,舞出团团剑花,罩住二人,将尾随而来的利箭击飞。

    云美君措手不及,只知道抱紧秦笑。想到刚才的一阵箭雨,她心悸不已。这时候,秦笑就是主心骨。若没了秦笑,她觉得自己在刚才那一阵箭雨之下,绝难生还。

    秦笑眼观六路,瞥见前方一块巨石拦住去路。立即剑尖一点,带着云美君跃起,飞过三四丈,再次落在草地上,顺势滚落。

    嗖嗖嗖!

    利箭仍不断追来。

    “快,牛力,带一半人从山下包抄!其他人,跟我追!”

    “是!”

    近一百多追兵分成两路,一半绕道山脚,前往秦笑滚落的山脚处。一半随后紧追不舍。

    秦笑感受着追兵的速度,心里的弦骤然绷紧。粗略一看,追来的近五十人齐刷刷都是化武境以上修为。其中至少七八人是化武境八九重修为。有两位或许还是地武境修为。

    而自己仅仅才是凝武境九重!云美君应该只有凝武境七八重!这是何方势力?竟然为了对付自己二人出动这么强的力量?

    为自己而来?

    还是云美君?

    秦笑来不及多想,径直向下冲去。

    嗤嗤嗤!

    几位地武境的高手已然追至。剑气闪烁,杀意弥漫。道道寒气扑面而来。

    秦笑不得已单手挥剑还击。

    “放下我!”云美君大声喝道,“我会杀人!”

    秦笑胳膊一松,云美君衣袖轻拂,整个人飘飘欲仙,急速朝山下掠起。

    秦笑负担大减,一边挥剑还击,一边朝山下狂奔。

    呼呼呼!

    风声在耳边回荡,发丝与衣衫同时向后飞起。二人一往无前,狂奔,狂奔!

    “哪里逃!”

    一声暴喝。一位老者从天而降,剑气纵横,铺开一道裂缝,拦住二人去路。

    秦笑催动魂力,左手凌空写出一个大写的“一”。顿时,九道红色的光环缠绕着这个大写的“一”。“一”字瞬间放大无限,化为一柄巨型弯刀,劈上老者的剑气。

    秦笑右手的长剑挽起一道剑花,斜斜刺向老者的下盘。剑光微微闪动,无形的剑气嗤嗤有声,呼吸之间已然划向老者的双腿。

    “魂武双修!”

    老者惊慌失措。这小子竟然是魂武双修?

    老者剑气截住秦笑的虚幻之刀显然轻而易举。可是,秦笑刺入他下盘的一剑着实让老者慌了神。

    老者地武境二重修为,应对秦笑,哪怕是魂武双修,其实并不费多少力气。

    可是,秦笑是魂武双修,这根本不在情报之中。秦笑的两招来得也太突然。

    老者被派来拦截秦笑,心底早不痛快。区区凝武境的小菜鸟,竟然出动自己堂堂地武境高手。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关键的是,组织还派来上百位化武境的手下……秦笑真有这么厉害?

    老者见秦笑居然警觉地躲过箭雨,瞬息之间抱着一人还逃出几十丈,心中还是敬佩有加的,可是,这样就需要自己亲自动手,难免还是高看了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