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82章何足道哉
    副院长看向参与路长风作弊的教习,长叹一声:“陈富贵,你身为教习,岂能不知学院规则?”

    陈富贵面色一阵抽搐,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垂下头。

    “你家境困难,学院也一直予以补贴。生计应该不成问题。老夫也一直告诫你,皇都权势之家,决不可攀附。我们修炼之人,只会被他们当做利用的工具而已。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副院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他微微闭上双眼,随即睁开,射出箭一般锋利的目光,道:“自己去戒律处领罪吧!”

    “谢院长!”

    陈富贵一直垂着头。听完副院长的训诫,默默转身,萧索地一步步朝戒律处走去。

    弟子们自发让开一条道。

    副院长看向路长风。眼光像一柄利剑,刺穿了路长风的内心。路长风哆嗦一阵,垂手走到副院长面前,躬身一礼:“请院长赐罪!”

    “你买通教习,意欲报复同门。违反学院两项规则。根据学院惩罚条例,罚你黄金五万两,记大过一次。剥夺此次参与比赛的资格。留院察看一年。一年内,若再次违规,则勒令退学。”

    “谢院长!”

    路长风退下。他心里充满了后悔与愤怒。

    黄金被罚,他无所谓。记大过也能接受,最多这一年小心一些即可。可是,剥夺参赛资格,这就直接决定了自己与死亡秘境擦身而过……回去如何向老爹交代?

    早知如此,何必非得此次报复秦笑?

    一切都是秦笑!

    他若今日不来,或者被灭绝师太杀了……

    灭绝师太怎么这么无能?区区秦笑都杀不死?

    哼哼!

    我若去不了死亡秘境,我也让你皇都三废都去不了!

    等着吧!

    副院长最后看向卫青龙与春十三,叹息道:“你二人是我学院的天才弟子,是真正的天之骄子!老夫一直引以为傲!”

    “你们,也是数万同门的楷模,榜样!你们一直也做得很好。老夫欣慰!”

    副院长声音里透着一抹叹息,表情不怒而威:“可是……无论你们何等天资,在学院规则面前,都无足轻重。根据规则,罚你二人一年内不得进入学院武技室,一年内不享受学院任何补助。”

    “谢院长!”

    春十三面色不变,眼光仍停留在远去的凃青青身上。

    卫青龙眼光瞬间一暗。

    春十三倒没什么。他不缺钱,也有获得高级武技的途径。

    可是,卫青龙则不然。

    卫青龙出身寒门,家中一贫如洗。所有的生活来源都出自学院的各种补助。学院补助丰厚,卫青龙几乎拿下所有比赛项目的第一,所得补助足够他一切生活用度,甚至还能补贴家用。

    如今,仅仅因为副院长的一句话,一年的补助便取消了!

    一年!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他不恨自己,也不敢埋怨副院长。他知道这一切的根源来自秦笑!

    若不是秦笑,雨伊人、雨一方两姊妹何至于在数万人面前喊“住手”?

    她们为什么一路狂奔?

    虽然知道于事无补,但还是义无反顾!

    这不是你秦笑的问题么?

    雨家姊妹清新可人,生来羞怯,若非秦笑诱惑,怎可能有这种勇气?

    她们若非如此,我卫青龙需要给那个老女人做假证么?

    秦笑!

    我不会放过你!

    秦笑猛然感受到一股凛冽的杀意。他立即看向杀意的来源。迎面就是卫青龙血红的眼神。

    卫青龙毫不掩饰自己对秦笑的杀意!

    他不在乎!

    秦笑虽然看起来威猛,也着实有点实力。可是,这在卫青龙眼里算什么?

    土鸡瓦狗!

    不堪一击!

    卫青龙可是青龙学院蝉联两届的大比冠军!

    数万人的学院,大比第一!

    两届!

    年仅十七岁!

    化武境五重巅峰!

    整个青龙帝国,谁人能比?

    秦笑咧嘴一笑。区区卫青龙,一个小小学院弟子,何足道哉?

    他只是不明白,卫青龙的恶意从何而来。不过,知道又怎样?一个阿猫阿狗对你汪汪几声,狂吠几次,你需要知道为什么么?

    副院长看了看潘三围,道:“你为了自保,杀了凃绿,下手太重了。当然,你也被凃青青重创,这笔账也就扯平了。不过,杀了同门,毕竟能作为正当防卫的先例。老夫也给你记大过处分,留院察看一年。但有违规,立即开除!”

    “谢谢院长!谢谢院长!”

    潘三围一直紧张不已。听到副院长的话,这才放下心来。仅仅留院察看……呵呵,太意外了!

    副院长面向所有弟子,朗声说道:“诸位,今日出现一点意外。老夫刚刚赶到,未能及时制止,特向诸位致歉。今日比赛暂停,明日一早,进行第三场。”

    “诸位先回吧!”

    数万弟子朝副院长齐齐鞠躬,温顺地转身,三五一群,默默离开,片刻之后,弟子们走得一个不剩。

    副院长带着一干教习也急匆匆离去。他要去处理凃青青事件。

    莫惜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开。

    秦笑与杜二康、潘三围及雨家姊妹缓缓朝学院门口走去。秦笑一番杜二康与潘三围的伤势,有些严重。凃青青下手太毒辣了。所幸及时服了秦笑炼制的疗伤丹药,护住了内脏。

    秦笑掏出疗伤丹药,给了他们一人一粒:“回去后,隔三个时辰服下一粒,明日应该能够愈合大半。不过,明日的比赛不知能否参加。”

    “没什么大不了!真要无缘进入,笑笑,你去了,给我带点好玩的,我就心满意足了。”潘三围很乐观,也很兴奋。

    斩杀凃绿,扬眉吐气!

    “既然副院长没有惩罚你斩了凃绿,说明他还是向着我们的。或许,明日自有变数。”秦笑宽慰一番,随即想到凃绿,顿时忧虑起来,“我们得小心凃家的报复。尤其是三围,你务必要时时注意,步步留心。”

    “我知道!他们不敢明着来的。好歹,我老爹还是大名鼎鼎的镇东侯。”潘三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如这样,三围,你住我们家,我们一起有个照应。你那几个兄弟可不是省油的灯。真要凃家人来了,未必能站在你一处。”杜二康提议道。

    “不行!”潘三围头摇得像拨浪鼓,“那样,我们一起遭殃。还不如我一个人,逃跑都会利索一点。”

    “其实有个地方很安全。”

    雨伊人看着三人,红着脸道:“学院为我们官员子弟留有临时休息室。还有供我们修炼的后山……凃家人总不敢追到学院来。”

    “这倒是个好主意。伊人姑娘果真聪颖过人。”杜二康笑嘻嘻地凑过去,翘起大拇指。

    雨伊人的脸瞬间又红了。

    秦笑思索片刻,道:“暂时倒也无妨。凃家远在岳州,来回最快也要十天。十天之后,我们就要进入死亡秘境了。其他的事情,还是待我们从死亡秘境回来再说吧。”

    “也对!管许多干什么?既然做过,就不怕报复。凃家人敢来,老子不介意让他们有来无回。老子这就回去修炼!”

    潘三围朝众人一抱拳,在门口雇了辆马车,哼着小曲走了。留给秦笑他们一个胖嘟嘟的潇洒背影。

    “三围好心态啊!”雨一方赞叹道。

    秦笑点头,他终于知道潘三围“优美的”身材从何而来,真心不仅仅是能吃!

    杜二康也立即坐车离开。

    秦笑正要离开。回头一看,雨家姊妹仍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们……”秦笑转身干笑几声,“听说,今日上午你们去找我……额,我恰好有事外出。下午又赶来赛场……总之,还是谢谢你们!”

    雨伊人瞟了秦笑两眼,旋又迅速躲开目光。她低着头,小声嘟哝道:“我们其实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谢那晚公主宴会,你救了我们……”

    雨一方接着说道:“老爷子很热情,非要领着我们去后院看看。结果,我们刚走到后院,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墙头翻出。姿势优美,动作洒脱,一看就是翻墙的高手……”

    秦笑的脸唰地白了。

    “老爷子哈哈大乐,说我们秦府威名远扬,连小贼光顾,都要穿戴整齐。”雨一方白了一眼秦笑,兀自板着脸。

    雨伊人捂着嘴偷笑不止。

    “老爷子让晴儿一番。说小贼似乎从秦公子的书房出来,赶紧让晴儿去看看丢了什么没有。结果……结果……”

    “结果怎样?”秦笑忍不住问道。

    “结果晴儿一圈,紧张万分,煞白着脸向老爷子汇报。说,不得了了,少爷被偷了!”

    “哈哈哈哈……”雨伊人终于止不住大笑起来。

    雨一方也眉眼弯弯,浅笑着看着秦笑。

    秦笑心脏一阵跳动,忙伸手拦住一辆马车,小跑着过去。嘴里兀自咕咕哝哝:“好你个晴儿,吃里扒外,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看我怎么收拾你……”

    身后,银铃般的笑声仍清晰地跟着马车声传来。

    “谁说雨家姊妹羞怯可人?伶牙俐齿一点不逊于晴儿嘛!”

    秦笑坐着马车,晃晃悠悠往秦府而去。

    坐在马车上,秦笑细细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外部没有多大损伤,唯有内部,经脉与五脏都略有损害。凃青青的剑气威力过大,提元丹的副作用也不容小觑。

    不过,自己及时吃了一粒疗伤丹药,还是起了一定作用。副院长的元力疗伤效果也更为明显。如今,几无大碍。秦笑不放心,摸出药瓶,服下最后一粒疗伤丹药。

    马车行到一半路程,车速缓缓降了下来。

    秦笑掀开车帘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两个宫中打扮的姑娘拦在马车面前。

    “两位姑娘所为何事?”秦笑漠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