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89章引雷炼体
    “老路,天龙帮通知到了没有?”血衣侯看向无双侯身旁一位老者。

    老者忙站起来,拱手道:“回侯爷,天龙帮帮主对此事不感兴趣。我们私下又接触了天龙帮少帮主龙问。龙问倒是兴致不小,立即答应配合我们的行动,”

    血衣侯微笑点头。老者坐下。

    血衣候最后又如此这般吩咐一番,道:“我们的人先不动。让苟家、凃家、秦苍雨、天龙帮等打头阵。万一不敌,准备第二波攻击。此次务必要斩草除根,除之务尽!”

    “另外,随时注意光明王那边的动静。我们这次行动,他们不可能得不到风声。若是他们与我们目标一致,我们大可随意。若是想背后捅我们一刀,我们决不能手软!”

    “谨遵侯爷吩咐!”

    众人纷纷站起来。

    血衣侯目送众人一一离去。

    ……

    皇都城外。一座上了年纪的老房子。

    爬山虎的青藤将房子覆盖得严严实实,点滴灯光都不曾泄露出来。

    一位烟衣中年人正坐在三楼大厅的中央。

    另两位中年人坐在下手左侧。二人赫然是青龙帝国两大侯爷神风侯、神梦候。

    右侧下手坐着一位枯瘦老者与一位凶神恶煞的汉子。老者乃炼字公会的会长陈皮大师。汉子正是青龙帝国第一大帮派天龙帮的帮主龙武。

    四人正毕恭毕敬地听着烟衣中年人的吩咐。

    “二位侯爷负责秦笑。一定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最好等血衣侯的人先动手。一旦他们得手,你们立即后撤。”

    “是!”二人躬身抱拳答道。

    “龙帮主负责秦霸天。据可靠消息,秦霸天凝武境三四重修为。你完全有把握。当然,你也得隐藏好。切不可抢在血衣侯的人前面。”

    “属下听令!”龙武忙躬身点头。

    “陈大师,你的目标是秦府管家萧天天。”

    “尊令!”陈皮恭敬地答道。

    “你们几队人马,务必随时注意血衣侯的动静。一旦他们得手,立即抛出证据,将事情抖露出去。若他们失败,则立即补上,与他们齐心合力,务必趁此机会,将秦府一网打尽!”

    烟衣人一一自信吩咐。

    神梦侯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神梦侯有何意见?”烟衣人问道。

    “属下有个疑惑。若是趁此机会救了秦府,秦府会不会跟我们?”神梦侯问道。

    神风侯等都点头,表示同感

    “不妥!”烟衣人沉吟道:“老夫这些年对秦府抛了无数橄榄枝。秦府均拒绝得很干脆。秦府就是一个咬不破捶不烂剁不碎的铜豌豆!”

    “秦笑这些天的表现太惊世骇俗。若假以时日,弄不好会成为我们举大事的最大障碍。我们必须在他成长之前灭掉他。陛下龙体欠佳,变故随时会产生。秦战的力量不可小觑。想必血衣侯就是出于此种考虑才提前对秦府动手。对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然,若是将祸水引向血衣侯,可就一举两得了!”

    “那……我们何时动手?”龙武问道。

    “不忙!做好准备,等血衣侯!一旦他们出动,我们随时跟上!”

    “是!”

    ……

    秦笑回到府里,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过了。根据经验,一旦心里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往往还真就发生了。可是,这种无端的感受来得莫名其妙。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秦笑梳理了一番今日所作所为,将自己开罪的仇家,秦府原先存在的仇家一一思索一番,也未见何种危机感。

    秦府有接近五级的大阵,几乎可以确保府内安危。老爷子与小甜甜八天的药物基本到期,实力几乎可以恢复至巅峰状态。放眼整个青龙帝国,能够威胁到他二人的也屈指可数。

    自己即便实力不济,可逃跑的方式少说也有上百种。再说,还有不少符文护身,自保应该无碍。

    秦笑仔细将各种情况一一排列,未觉得当前会出现较大危机。不禁摇头暗笑,定然是最近事务繁忙,劳累过度,导致心力憔悴,开始疑神疑鬼。

    想到这里,秦笑随意吃点东西,倒头便睡。

    第二日,秦笑一早赶到学院。莫惜已经等在门口,一人骑上一匹马,朝学院后山奔去。

    一直狂奔了三个多时辰,二人进入一座大山的半山腰。

    “这是我们学院的禁地。”莫惜笑道:“这些年能够进入此处修炼的寥寥无几。你小子这回运气不错。”

    “运气不错?副院长还等着我替他卖命呢!当然得下点本钱是不是?”

    秦笑下马,走了几步,眼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瀑布。

    “你就不能说好听点?”莫惜道:“看在这么好的瀑布份上,你就不能这么议论我师父。”

    “瀑布?你是我带我来就是看瀑布?看看就能涨修为?”秦笑纵身过去,溅了一身溪水。

    瀑布高几十丈,中间没有停顿与阻挡。山顶的水流直接下落,一条巨大的长练从几十丈高空呼啦啦铺下。白练轰然下落,砸出澎湃的浪花。飞溅的白色浪花被巨石弹出几丈高。

    “看看?这叫炼体懂不懂?”

    “炼体?为什么要炼体?”

    莫惜瞪大眼珠子看着秦笑,不可思议地说道:“炼体能让我们的肉体防御能力增强,也能够增强自己的攻击力。而且,对修炼来说,也起到相当强的辅助作用。有些肉体强悍的人,就是给你打,你也打不死他。你居然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需要知道么?”秦笑抱怨道:“你有好师父,我可没有!”

    莫惜摇摇头,没理他。自顾自说道:“现在,你们就站在最下面,让瀑布溅落到你身上就行了。先支撑两个时辰,等适应了,每天再适量增加。这里还是引雷之地,等完全能抗住瀑布了,你们就拿着刀剑去刺瀑布后面的山石,然后就有雷电传来。根据你刺山石的力度,雷电也会相应的变化强度。”

    “雷电?那不被电死?”秦笑不怕瀑布,可对雷电还是有着天然的敬畏。

    “没事!你轻轻地刺,逐渐增加力度。我们修炼的人的体质对雷电的抗击能力是远远超过普通人的。”莫惜笑道:“你不是要尽快成为高手么?还不快去。”

    秦笑一言不发,立即解扣子脱衣服。

    “哎哎,你干嘛?”莫惜脸一红,慌忙后退两步。

    “干嘛?当然脱衣服喽!难道还要穿衣服下去?”秦笑不屑地耸耸鼻子,脱下长衫,开始解内衣。

    “喂喂,你怎么那个……那个也脱……流氓!”莫惜脸色瞬间通红,一把转过身去。

    “切!你怎么像个娘们?这里又没有女人,脱了怎么了?”秦笑一把将衣服脱光,光溜溜一丝不挂跳进了瀑布。

    “啊!”……

    瀑布一阵阵冲击下来,秦笑忍不住呐喊一声。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看起来温柔的瀑布下落的力度如此之大。一阵阵水花从头顶肩膀溅落,吴秦笑立即感觉这头与肩膀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瞬间没有了痛觉。

    一切都麻木了。

    “哗哗哗!”

    又是一阵阵飞泉直落下来,他差一点就被击垮了。不禁腿一软,几乎就跪下了。他要紧牙关,默默撑住。

    莫惜壮着胆子转过身来。见到秦笑光溜溜的脊背,脸色红得像苹果。

    “哗哗哗!”

    秦笑的身子在一阵阵狂暴的冲击之下,显得羸弱渺小。他牙关咬得紧紧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双腿站得笔直的,身子立得标枪一般笔直。

    “我先走了!过几天来接你。”莫惜看到秦笑挺直了身子,慌忙翻身上马,使劲抽了一鞭子。

    得得得!

    疾驰而去。

    “哗哗哗!”

    ……

    一个时辰之后。秦笑爬上来,往地上一躺,睡着了。

    一会儿,秦笑醒来,再次冲下瀑布。他运转元气,感觉身体似乎有点变化。他信心大增。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刀来,对着后面的石头刺去。

    “嗤嗤!”

    “咚!”

    “啊!”

    一阵光电闪耀,一声巨雷响起,刀尖传来的雷电刹那间传遍秦笑身体的每一处经脉。他一声叫唤,向后跌开。半天才爬起来,身上一股焦味。头发蓬起。皮肤上出现一块块焦烟。雷电的威力果然非同一般。

    秦笑捡起刀,深呼吸一次,猛地再刺。

    “嗤嗤!”

    “咚!”

    “啊!”

    ……

    如此循环往复,十几次后,秦笑躺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

    秦笑四下打量一番,全是郁郁葱葱的千年古树。间或有几许青藤缠绕其中。

    “这个……本公子晚上住哪儿?吃什么?难道还要赶回去?”秦笑看着日渐擦烟的大山,不禁发起愁来。

    秦笑牵着大烟马,绕着瀑布四周转了几圈。到了瀑布后面,秦笑看到了一个烟黝黝的山洞。

    他摸了进去,里面还是能够勉强看清东西的。内部空间方圆七八丈。有些枯枝败叶堆积在一起,一股股熊的气味扑面而来。

    熊洞?

    后面有个台子,上面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吼吼吼!”

    一阵惊天动地的熊吼在瀑布外响起。大地震颤了几下。

    秦笑来不及多想,将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全部抱了跑出来。

    树叶纷纷飘落。他感觉灵魂一阵紧缩,心脏差点跳了出来。单从这气势,这只熊至少也得是地武境三四重的修为!

    “莫惜这个家伙,真是被你害死了!这里有玄兽,你怎么不早说?关键这玄兽的级别还真他么的高!当然,这必然是副院长的主意!这个老货就指望着让玄兽来逼我进步是吧?万一老子被玄兽给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