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97章三高酒楼
    “小杂碎,你敢这样问我?”管家摊开双手,一副随意的模样,“老子不说,你敢怎样?告诉你,老子最恨你们这种装腔作势,狐假虎威,色厉内荏的家伙。老子任你打,你敢么?小心老子灭你全家!”

    “来啊!打啊打啊!”管家挺着胸,朝秦笑挤过来,露出一脸的五花肉,“打啊!不敢是吧?知道你是狗熊!是老鼠!是……”

    “啊哟!”

    管家突然感受到脸上传来的剧痛。

    秦笑早按捺不住。他没时间与这些杂碎演戏,也没心情与他们周旋。他挥着坚硬的拳头,照着管家的脸上就是一顿猛揍。

    砰砰砰!

    砰砰砰!

    “啊哟!你真敢打我!奶奶的,打我!”管家极力掰着秦笑锁住衣领的那只手,一边费力躲避着。

    秦笑的拳头如雨点落下。

    砰砰砰!

    砰砰砰!

    “啊!我说我说!饶了我!”管家终于承受不住,开始求饶。

    砰砰砰!

    秦笑又是三拳,将管家的脸揍成了一个杂货摊。红得,白的,青的,紫的……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管家捂着眼睛,嘴里喷着血沫,痛苦地说道:“小姐昨晚出去,至今未归……”

    “你若是骗我,我定会将你剁成一条条的,扔出去喂狗!”

    秦笑一把将管家扔下,向马上一跃,朝神风侯府邸奔去。

    管家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几个远远躲开的卫士看秦笑走远,这才壮着胆子跑过来,扶起管家。

    “我毁容了!呜呜呜……我破相了……呜呜呜呜……秦笑这个废物,啊哟……”

    管家吱呀吱呀叫唤不停,被卫士们搀扶着回到府内。

    得得得!

    大烟马扬蹄飞奔,箭一般飞驰在青石板铺就的繁华大道上。

    驾驾驾!

    前方一位肥嘟嘟的胖子骑着一匹快马迎着秦笑狂奔过来。遥远地,秦笑已听到胖子的喘息声。

    吭嗤吭嗤!

    “笑笑!”

    胖子看到秦笑,立即挥舞手臂,激动地从马上站直了身体。

    潘三围!

    秦笑直接朝潘三围冲过去。

    “笑笑,快……柳瑶琴在三高酒楼。二康盯在哪里。”潘三围气喘吁吁,一手捂着肚子,一手紧张地抹着脸上的汗珠。

    “我们刚刚找到他们,本准备直接将他们拿下,可他们身边有个化武境的高手,我们不是敌手,恐怕弄巧成拙,反而坏了大事。我听说你一路杀到神梦侯这里,就急忙赶来。”

    秦笑拍拍潘三围肩膀:“辛苦你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做。你替我打听一下我爷爷与我秦府管家的下落。”

    “小心!”

    潘三围朝秦笑打了个招呼,立即扬鞭策马,掀起一路尘土,朝远处奔去。

    秦笑朝大烟马道:“全靠你了,加油。”

    “没问题!坐好了!起驾!”大烟马一声大喝,四蹄腾空而起,腾云驾雾般朝前方飞驰,闪电般,一掠便是十几丈。

    嗖嗖嗖!

    风声在耳边呼啸,建筑物如记忆的影像一样,从眼前闪过,转瞬即逝。

    得得得!

    行人呼啦啦奔逃。

    尘土飞扬,在烈日下,腾挪着细小的身体,可歌可泣!

    三高酒楼真正的名字叫龙凤酒楼。龙凤酒楼乃青龙帝国国家级示范酒楼。酒楼规格高,价格高,客人身份高。俗称三高酒楼。普通百姓望着堪称天文数字的菜价,立即望之却步。

    皇都有钱人多,有身份的人更多。喜欢装腔作势,自抬身价的更是特多。所以,三高酒楼从来不缺客人。

    三高酒楼还有一个称呼,叫十二时辰酒楼。也即全天十二个时辰不关门,随时营业。

    酒楼里日日客满,时时客满。想要择日办宴席,都得提前半月预约。生意兴隆,自然日进斗金。老板简简单单赚了了个盆满钵满。

    当然,客人身份都非同一般,自然也想落个清静。所以,三高酒楼从来没有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发生。

    有句俗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可是,这句话在三高酒楼不适用。

    在这里,谁都打不起来。

    因为,这里有护卫。

    谁家都有护卫。护卫其实不能说明问题。

    尤其是,这里的护卫只有一人。

    但是,就是这一人。无论他在与不在,三高酒楼可以有江湖,却绝不会有纷争!

    因为,这个护卫叫斜眼老七。

    斜眼老七不是斜眼。

    斜眼是因为她曾经一拳将一位地武境八重的高手眼睛打斜了!

    地武境八重的高手叫杜庆阳!

    杜庆阳是谁?

    十三岁单手劈死一位帮派堂主!

    十五岁击败化武境五重的土匪头子!

    十七岁成为怒江十三舵的分舵主!

    二十岁成为总舵主!

    二十五岁力战两位小宗门门主,大战三天三夜,将对方劈于刀下!

    ……

    说起杜庆阳的英雄事迹,说书人也要说个三天三夜。

    整个皇都有多少这样的高手?

    真个青龙帝国有多少这种级别的高手?

    地武境八重,堪任普通宗门的门主!

    就是在星辰门、长生谷这样的超级宗门,应该也能做个长老吧!

    可是——

    他竟然被一拳打斜了眼睛。

    从此,斜了一只眼的杜庆阳销声匿迹,再也不敢在皇都现身。

    从此,这名护卫被称为斜眼。

    斜眼老七也不是排行第七。

    斜眼老七其实叫斜眼老妻。

    老七是老妻的谐音。斜眼老七是三高酒楼老板的结发妻子,年岁较大,人称老妻。

    所以,三高酒楼的护卫就叫斜眼老七。

    曾经的三高酒楼有过纷争。但自从斜眼老七的名字传出后,三高酒楼便成为一座标杆——和平标杆,安全标杆,放心标杆!

    哪怕你罪大恶极,就算大内侍卫来抓人,也得守在门口,绝不会轻易闯进三高酒楼!

    也因此,三高酒楼在同类酒楼中,声誉最佳,知名度最高,生意自然也最好。

    柳瑶琴与路长风选择在这里吃饭,含义不言而喻。他们也怕秦笑今日会发疯。不过,若能躲过今日,则一切天下太平了!

    因为,秦笑怎么也不会活过今日!

    柳瑶琴几乎同时与路长风得到消息。今日两大集团不约而同要对秦府下手。秦笑首当其冲!

    哈哈哈……

    怎么这么巧?

    二人想起自己的好运,几乎要在大街上喊万岁。怎么就今日被晴儿而撞见?怎么就偏偏灭了晴儿都不会有后患?

    怎么秦笑非得今日就要死去?

    今日!

    真是个好日子!

    二人决定来三高酒楼搓一把。虽然价格高得让人心痛,但既是为了庆祝,因为,秦笑死了,他们二人从此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也是为了躲避。万一秦笑在被杀之前遇上了自己呢?

    他敢在三高酒楼动手么?

    哈哈哈……

    想到这里,二人举杯相庆,忍不住再次仰头大笑。

    秦笑来到门口。

    杜二康从角落里钻出来,激动地抓住秦笑,悄声道:“这一对狗男女才来不久,要了三楼最东边的包间。有一位化武境的高手陪在他们身边。一直没有出来。”

    秦笑长舒一口气,对杜二康道:“兄弟,赶紧去找老爷子与我家管家。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这里交给我了。”

    杜二康点点头,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即转身上马,跃马飞奔。

    秦笑拍拍大烟马的头,道:“我恐怕不能带你去三楼。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大烟马扬起脖子看了看三楼,道:“若有危险,就吼一嗓子。”

    秦笑一笑,朝大门走去。

    小厮迎上来,问秦笑是否有约。秦笑说神风侯的儿子路长风邀请。小厮立即领着秦笑走向三楼最东边的包间门口。

    秦笑听到包间内传来放肆的哈哈笑声,当即悄声推门而入。

    “哈哈哈哈……噶!”

    柳瑶琴正笑得花枝乱颤,手舞足蹈,猛然眼角的余光瞥见包间的门开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走了进来。笑声陡然卡在喉咙里,憋了回去。

    路长风与另一位青年转身回头。路长风的脸瞬间绿了。

    秦笑!

    秦笑终于还是来了!

    柳瑶琴与路长风刚刚还在庆幸,今日选择三高酒楼,真是菩萨点拨!

    秦笑闪电一般飞了过去,伸手抓向柳瑶琴。

    柳瑶琴大骇!

    秦笑居然敢在这里动手?

    路长风身边的青年当即错身,抓着椅子砸向秦笑。秦笑身子一侧,避开椅子,顺势一拳轰向那位青年。

    青年忙抽刀劈向秦笑。

    刀光一闪,秦笑的影子陡然在刀光中消失不见。他施展幻形身法,早到了路长风身后,伸手掐住了路长风的咽喉。

    柳瑶琴与青年顿时定住不动。

    秦笑摆摆手。

    二人重新坐回椅子上。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秦笑的目标是路长风。他知道路长风生性懦弱,胆小,易于攻破防线。

    也知道在场三人,那位青年修为最高,应该在化武境三重左右。秦笑战败此人轻而易举,但这是酒楼包间,不便闹得动静太大。

    所以他当机立断,装作向柳瑶琴出手,引得青年出手,让路长风放松警惕。在青年还击之时,秦笑及时运用幻形身法,挪移到路长风身后,将措手不及的路长风控制住。

    路长风呼吸不畅,挣扎着道:“这是三高酒楼,你胆敢动手,就不怕斜眼老七?”

    秦笑伸手点住路长风几处穴位,拖着路长风坐下,狞笑着说道:“你们算计老子,老子早已不在乎死活。何惧斜眼老七?说,晴儿在哪里?”

    路长风看了看柳瑶琴,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