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00章从天而降
    柳瑶琴绝望。

    路长风也绝望地垂下眼帘。

    嗤!

    “啊——”柳瑶琴惨呼一声。秦笑一刀子扎进了她白生生的脸颊。

    嗤!

    秦笑又是一刀,扎进了右脸。

    “老子毁了你的长相,看你还怎么勾搭男人!”秦笑阴狠一笑,拔出小刀,又是一刀扎下!

    “啊——”柳瑶琴哭嚎着,“你敢毁我脸,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啊!”

    路长风眼睛闭得死死的。他不敢看,也不敢想。谁能想到,早上还琴瑟和鸣,鸳鸯成双。二人还憧憬着未来的秦晋之好,规划着将来的美好愿景。如今……短短两个时辰不到,事情居然演变成这个模样!

    一切物是人非!

    柳瑶琴毁了!

    听到柳瑶琴的声声惨叫,路长风心里颤抖不已。

    他恨自己,为什么偏偏喜欢柳瑶琴?

    为什么没有能力保护柳瑶琴?

    老爹知道自己在三高酒楼的丑态,会怎么看?

    路长风恨不得立即死了算了!

    一了百了!

    从此再无烦恼,再无纠葛!

    可是……

    周围的人在窃窃私语,指桑骂槐,或者指名道姓地谩骂!

    不同位面,不同大陆,不同种族,不同时间,人类对于出轨偷汉子的行为,尤其是婚约在身的出轨,态度永远是一样的!

    柳瑶琴的惨叫声声入耳,刺激着路长风的耳膜。

    “啊——”路长风一声绝望地嘶吼,“我受不了啦!秦笑,住手,我说!”

    秦笑拔出血淋淋的尖刀,狞笑着看着路长风。

    “晴儿是我们送给我表哥赵维汉了。就在我们来三高酒楼前。赵维汉住在朱雀街三百一十五号。”

    路长风歇斯底里地嚎叫着:“你放了琴妹,放了她,朝我扎刀子……来啊!”

    柳瑶琴悲愤交加:“你傻啊,现在还说……死了都算了……”

    路长风一声长叹!

    众人也叹息。

    何不早说?非要逼到山穷水尽。

    看着二人狼狈不堪的模样,众人投以鄙夷的眼光。居然将秦笑的丫头给当礼物送人了!

    柳瑶琴脸上的鲜血覆盖了整张脸。大大小小的刀眼正一个个往外冒出血花。

    斜眼老七仍安静地坐着。

    秦笑盯着斜眼老七道:“我要去救晴儿。请让让。”

    “你在我酒楼毁人丹田,毁人容貌……看在你是受害者份上,今日,我破额一次,都可以不计较。”

    斜眼老七道:“但是,你毕竟坏了我三高酒楼的规矩。这是我酒楼的原则,也是我酒楼的底线。所以,你必须按照我酒楼的规矩,顶着认错的牌子到门口跪三天三夜。否则,我保证,今天谁来了,你也走不掉。”

    “真的不让?”

    “没得商量!”斜眼老七缓缓摇头。

    “乾坤一匕!”

    秦笑大喝一声,左手凌空写出一个橙色的大写的“匕”,五道光环闪烁不停,直接朝斜眼老七当头劈下。

    与此同时,秦笑右手抛出一张火符,呼啦一声,火苗在斜眼老七身上燃烧起来。

    秦笑挥出火符的刹那,大砍刀闪出,一刀拦腰砍向斜眼老七的双腿。

    众人眼前一亮。

    这是秦笑?

    好快的速度!急如闪电,动若狡兔。

    竟然还是魂武双修!

    化武境五重!

    二级五阶!

    他才十七岁不到吧?

    整个皇都,十七岁达到这等修为的……有么?

    恐怕也只有几个在大宗门修炼的天才吧!

    半个月前秦笑还是一个不会修炼的废物吧?

    这是什么速度?

    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斜眼老七单手一掌朝秦笑劈去。

    呼!

    一阵轻微的风声刮过。火苗熄灭!

    橙色的“匕”字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

    秦笑的大砍刀停在半空,不得前进分毫!

    秦笑整个人也僵在斜眼老七面前,前进不得!

    斜眼老七的掌风继续推进,径直拍向秦笑的胸口!

    秦笑见风声到了面门,忙随着风势向后一跃。

    砰!

    身后元力汇成的光幕被秦笑撞破,他直接跌向楼外,眼瞅着向街道上坠落。

    “好狡猾的小子!”

    “想跑?没那么容易!”

    斜眼老七恨恨怒骂,左手如闪电般伸出,向秦笑的方向一抓,一缩,再往后一拉!

    秦笑的身子如风筝一般,被人牵住长线,乖乖地拽了回来。

    秦笑身子弯成弓形,四肢伸出,保持着一轮弯月状,呼啦一声飞回三楼被毁的包间内。

    扑通!

    秦笑栽倒在地!

    秦笑忍住心里剧烈翻涌的气血,艰难地爬了起来。

    这就是高手!

    斜眼老七果然是传奇!

    秦笑计划魂道、武道与火符,三管齐下。斜眼老七仓促之间,若要对付自己,定然要撤回设置三楼与外界屏障的元力。自己忍着被拍死的风险,正好借机被拍出三楼。

    自己身上穿着天蚕冷丝甲,可以抵消部分掌力,应该有惊无险,没有生命危险。

    一都在控制之中。

    斜眼老七果然撤回元力,果然与秦笑推向的一般无二,一掌将自己轰出窗外。

    秦笑正惊喜。

    斜眼老七的掌上力度并不强。可能被自己的三道攻击消耗了大半。

    孰料……

    斜眼老七竟然瞬间看穿了自己的心思,竟然伸手将自己抓了回来!

    还是低估了斜眼老七的实力!

    斜眼老七斜眼看着秦笑,玩味地一笑,道:“镇西侯的儿子果然不像传说中那样废物。有实力,有头脑,有担当!可是,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个蝼蚁。乖乖去下跪认错吧!”

    说着,她渗出鹰爪子一样枯瘦的手,抓向秦笑的胸口。一股劲霸之气再一次裹住秦笑,让秦笑暂时艰于呼吸视听,难以做出有力反抗。

    嘶!

    一声强劲的马鸣声骤然在楼上响起。一道烟影闪过,伴随着一股强悍霸道的力量撞上了斜眼老七。

    斜眼老七骇然后退。

    这股力量竟然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力量!

    谁?

    这么强悍?

    众人眼前烟影闪烁。待仔细看清,一匹大烟马傲气十足地拦在秦笑身前,虎视眈眈地睥睨着斜眼老七。

    大烟马?

    大烟马从何而来?

    不会说是从外面的街道上跃上三楼?

    顺便还击退了斜眼老七?

    嘶嘶嘶!

    大烟马欢快地摇头摆尾,朝众人鸣叫了几声。意思不言而喻:你们惊讶,惊诧,疑惑不解的,可不就是我么?

    秦笑使劲拍了大烟马一巴掌,喝道:“你小子怎么还能跳上来?你不是虚弱的狠么?”

    “唔……那是先前。我不是吃了红炎千魂参么?如今精神倍儿棒,一拳能夯死一头大象。”

    大烟马得意地摇摇头,眼神犀利:“若非如此,我能冲上来救你?”

    “卧槽!你这么厉害,怎么不早上来?”秦笑郁闷不已。

    “不要怪我!我早就跟打过招呼。让你有事就吼一嗓子。结果,我都一直没听到你叫唤。我还以为你要做个人英雄,独闯龙潭虎穴呢!”大烟马很委屈。

    “我日!”

    秦笑挥了一下拳头。好像有这么回事。他早将这茬给忘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大烟马吃了红炎千魂参居然恢复了部分实力。

    若直接骑着大烟马进来,晴儿可能已经救出来了!

    三楼所有人,包括斜眼老七一起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大烟马是个高手!

    还是个会说话的高手!

    我滴天啊!

    什么时候,烟马也能说话了?妖怪?

    今儿个是什么情况?

    最震惊的还是斜眼老七。大烟马冲上来的刹那,一人一马短兵相接,硬碰了一掌。大烟马悠然自然,自己却被震退几步。何况,大烟马还是从街道跃上来时仓促来那么一下!

    若是大烟马准备充分……

    斜眼老七不敢想下去!

    秦笑跨上大烟马,喝道:“驾!”

    大烟马朝众人咧嘴一笑,侧身甩了甩尾巴。油光光的长尾巴几乎扫到斜眼老七的脸。

    “畜生!”

    斜眼老七彻底爆发。今日若是被一匹马吓倒,以后怎么续写传奇?三高酒楼还能成为金字招牌么?斜眼老七还能成为皇都人心目中的标杆么?

    成妖也好,成精也罢,今日都要给我留下!

    斜眼老七暴掠而出,抡起手中一条板凳,狠狠对着大烟马的屁股怒拍而去。

    大烟马感觉到身后磅礴的元力,眼神微变,不过却并未出手,也未转身,只是待那攻势来临之际,一只后蹄朝后踢出。磅礴的元力中,隐隐有烟光涌动,声势惊人。

    砰!

    板凳与大烟马的后蹄踢出的风声硬轰在一起。巨声响彻,一股惊人的波动席卷而出,旋即,斜眼老七瘦削的身影被震得倒飞而出。

    “哼哼!没有教养!竟然在老夫背后下手!欺负老夫看不见后面是吧?”

    大烟马目光冰寒地望着被震飞的斜眼老七,冷声喝道:“信不信爷爷将你这酒楼拆了?”

    斜眼老七眼神彻底阴寒下来,旋即青光陡然从她体内暴涌而出。她一声厉喝:“纳命来!”

    斜眼老七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长剑。剑光闪烁,寒气汹涌。磅礴的元力涌动。斜眼老七狠狠一挥,烟色的光波便从长剑上呼啸而出,席卷向大烟马。

    “死寒之气?”

    大烟马转身,看到席卷而来的烟色光波,眼神也是一凝,旋即前蹄踢出,一道百丈蹄子的幻影凝聚而出,重重地与那烟色光波撞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