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07章西门飞鹤
    刺客偏过来脸,一言不发。

    噗嗤!

    秦笑一刀削掉人头。鲜血喷射,飘洒在街道上。远远有行人看到血腥场景,立即拔腿便跑。

    秦笑看向第二位刺客。

    第二位依然沉默。

    噗嗤!秦笑又是一刀,干脆利落,绝无二话。

    第三位。噗嗤!

    第四位。噗嗤!

    第五,第六,第七……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五……

    余下的几名刺客脸色煞白。作为刺客,见惯了杀戮。每一次任务都是提着脑袋在做。对于死亡,他们早已家常便饭。可是,像秦笑这样,一言不发,便是一刀,一刀,又一刀……刀刀不落空,刀刀见血……一颗颗同伴的人头就滚落在自己身边,他们骇然了!

    有这么冷漠残忍的人么?

    这还是人么?

    杀人不眨眼,手腕都没有放松一刻!

    大烟马饶有兴味地看着秦笑,心头也掠过一丝震惊。这才叫杀伐果断!与刺客讲道理,威胁,震慑,什么都没有这么做来得有力!

    直白!朴实!有说服力!

    秦笑看向下一位刺客。刺客双手胡乱地揉着裤腿,陡然大声吼道:“我受不了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唰!

    秦笑大刀一挥,刺客人头滚落。

    下一个!

    下一个陡然胆气一豪,喘着粗气道:“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嗤!鲜血一洒!

    最后一位。

    这名刺客看着身边的十七个人头,看着血流满地,看着袭击的双腿早被鲜血浸湿,红彤彤煞是惊人……他嗷呜一声,吼道:“我说!我……我说……是……”

    咻!

    一声尖锐的呼啸声陡然传来,秦笑忙转身避让。一支利箭嗤啦一声闪电般扎入这名刺客的脖喉咙。

    刺客双手捂着喉咙,痛苦地挣扎片刻,倒地而亡。

    秦笑转身看去。

    前方的街口站着一位烟衣人!烟衣人身上背着一把弓,背后插了几支箭。刚才这一箭应该就是这位烟衣人所射。

    与方才那群刺客一样装束的烟衣人!

    只是,这名烟衣人脸上多了一块烟布,盖住了大半张脸。

    “你是何人,拦我去路?”秦笑喝道。

    “秦公子,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烟衣人静静地站着,淡淡赞道,“十八位化武境刺客,竟然不堪一击!”

    “那又怎样?”秦笑深深皱起眉头。这个烟衣刺客看起来危险多了。

    “没有怎样!”烟衣人冷漠地说道,“我只是可惜,这么优秀的天才马上就要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

    “嘿嘿!”秦笑冷笑一声,“只怕死的会是你。今日之事,恐怕由不得你来定夺。”

    烟衣人没有接话。他从背后取出斜挎在肩上的长包裹。细心地将包裹放在地上,轻轻地,一层层打开。惨白的月色下,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那么细腻,那么慎重。宛如他面对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绝世佳人。

    秦笑看着烟衣人的装束与打扮,猛然想起一个组织,一个人。

    天一楼!

    西门飞鹤!

    烟衣人解开了包裹的最后一层。

    一柄烟烟的剑静静地躺在里面,没有反射任何光芒,就像一块普通的烟铁。

    秦笑知道,这柄剑不寻常。

    世间兵刃,往往看起来愈普通至极之物,愈是具备特异之处。一般的剑,就算是烟剑,在这耀眼的阳光下,总该反射出一点寒芒,哪怕是一星半点。可是,这柄剑居然只吸收,不反射!

    这剑的材质定然有些古怪!

    秦笑握紧大砍刀,暗暗运转元气,盯着烟衣人,目不转睛。

    “你是天一楼的西门飞鹤?”秦笑陡然问道。

    “小子见识不凡。只要你赢得了我这柄剑,我告诉你所有细节。否则,你就带着疑惑下地狱吧!”

    烟衣人缓缓捧起烟剑,轻轻地,又沉重地。他细细端详半晌,这才单手拿起,对秦笑说道:“秦公子,得罪了。”

    秦笑踏前两步,一股冲天而起的气势立即扩散开来。他一抖手中大砍刀,寒声说道:“天一楼恶名远扬,只要雇主出钱,什么生意都接。优秀刺客都以这样的同道为耻。西门世家乃名门望族。你西门飞鹤,古墓剑派的大弟子,西门世家的长孙,益州最有潜质的天才,想不到也进了天一楼!”

    西门飞鹤依然注视着自己手中之剑,淡淡说道:“所谓古墓剑派,西门世家;所谓潜质,天才……都不过是身外之物……人生于尘世,岂能不染尘埃?你若胜我,我便任你处置!请吧!”

    西门飞鹤不再说话,轻轻看了看秦笑。随后,他上前两步,手腕一抖,一剑直直刺了过来。

    天上的阳光似乎亮了一些。街道上的灰尘、砂砾乃至落叶,在刹那间都清晰地出现在秦笑眼里。西门飞鹤的剑,宛若烟玉所铸,竟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好厉害的剑气!

    秦笑暗暗心惊。

    西门飞鹤至少是化武境九重修为。他以元力催动手中之剑,剑气外放,这才散发出如斯光辉。而能催动这皓月之辉,需要何等数量的元力?这一剑的威力又有多大?

    秦笑朝着来势迅猛的带着皓月般光辉之剑,劈面砍下。

    一道清凉的寒气从烟剑四周渗出。

    寒气在渗出的同时便一点点凝结。从一开始的团状物到成型的固体,最后竟然成为一块块的结晶物。

    从秦笑的位置来看,就像一块块的冰坨。随着寒气源源不断的涌出,冰坨的数量在增多,每一块的厚度与宽度也在急速变化。

    冰坨进入了皓月般的光辉。

    嗤嗤!

    一阵阵蒸汽在冰坨四周涌现。接近的冰坨的光辉逐渐朝着冰坨靠近,一丝丝被吸纳,蚕食,发出春蚕吞噬桑叶的声音。

    秦笑面色冷峻,眼神犀利起来。

    西门飞鹤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这柄烟剑究竟何物?怎么具备吞噬功能?

    来不及多想,秦笑右臂一抖,一股雄浑的元力再次从丹田运转而出,经由各处经脉流转,传递至手中大砍刀之上。大砍刀上挑,改劈为划。

    浩然之光辉如同白色闪电,随着剑势流转,在空中舞成一条长龙。

    西门飞鹤出剑则极为单调。每一招一式,不是直刺便是上劈下挑,动作简单,身形僵硬。

    但,二人猛烈碰撞几十招之后,他仍然气定神闲,呼吸自如。看起来,就像是精于女红的善才绣花般轻松。而秦笑则已经气息不稳。在皓月般光辉的映照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潮红的脸庞。

    太阳渐渐从天空正中向西边天空倾斜。街道上的温度也似乎一直在下降。不只是傍晚将之,还是烟剑的寒气所致。

    噗嗤!

    一声刀剑刺入肌肉的声音猛然响起。

    场中的打斗猛然停滞了。

    烟色的长剑刺入了秦笑的左臂。

    秦笑的大砍刀仍在扬起的右手上。刀尖离西门飞鹤的头顶尚有一寸。

    暗红的血液从烟剑上流出,缓缓流淌着。

    “你败了!”

    西门飞鹤轻轻一笑。眼里闪过一丝自得。

    “你的刀法太耗元力。况且,你原先有伤在身。再者,我的剑占便宜。”西门飞鹤看了眼头顶的日光,眼睛眯起,漠然说道:“我胜之不武。但,这原本就不是公平之战。你无需自卑。”

    西门飞鹤抽出烟剑,掏出一块白纱布,轻轻擦拭着。

    “不,你败了!”秦笑微微一笑,眼里闪出一丝嘲讽,“知道你为什么比我快了那么一点么?”

    为什么?

    这还问为什么?

    西门飞鹤疑惑地看着秦笑,旋即露出一丝傲然与坚决,道:“因为我每日练习出剑三万次,收剑三万次,无论风霜雨雪,无论生病受伤,自练剑十年来,从未断过一次。整整练习了三千八百五十六天!青龙帝国比我快的剑客尚未现世!”

    秦笑微微摇头道:“错错错!比你快的剑客只是你没有遇见。你终年待在古墓剑派,不问世事,自然孤陋寡闻。另外,你漏了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

    “世间高手未必都是用剑。譬如我,也可以用刀。我的刀就比你快!但是你的剑还是先一步到了我的胳膊,那是因为,我刚才转身的时候,在你背后贴了一道符。”

    秦笑抽回大砍刀,道:“西门飞鹤,十七岁,化武境九重修为,为青龙帝国绝世天才!一身剑法出神入化,曾一人一剑猎杀两位地武境一重高手。不出数年,必将成为青龙帝国一流剑客。“

    “这样优秀的人才我怎么能错过?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么投靠我,要么,死!”

    “你……你贴了什么符?”西门飞鹤面色大变,骇然地看着秦笑。

    “血魂符!”

    西门飞鹤感受了一下后背。似乎某张纸贴着皮肤进了丹田。一股冰冷的气息立即笼罩了整个丹田。

    西门飞鹤握着烟剑,剑尖微动。脸上冷汗滚滚。

    投靠秦笑?

    我是来刺杀他的,如今却要投靠他?

    大烟马也愣住了。

    秦笑居然要收复这么个小菜鸟?他是来杀你的好不好?

    事情真是……真是跌宕起伏……

    有这么逆转的剧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