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09章天山五鬼
    “停停停!”秦笑佯怒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小心回去扣了你的神丹!”

    大烟马听到神丹二字,立即闭嘴。话匣子就此关闭,戛然而止。

    西门飞鹤阴郁多日的内心,至此方第一次洒进了一丝阳光!

    谁说生活中只有伤痛与仇恨?

    苦中亦可作乐!

    关键是要有一颗乐观的心。

    大烟马如是!

    秦笑亦如是!

    我怎么就不能?

    西门飞鹤孤寂的内心大门隐隐有了一丝松动。

    一个时辰左右,终于赶到鬼林。

    这是一片连绵的丛林。群山万壑,冷漠肃然。山上杂木丛生,鸟兽哀鸣;涧内波澜不惊,暗蛟隐没。天地间一片肃杀悲凉之气。

    一阵厮杀声由远而近,隐隐传来。

    来了!

    秦笑猛地睁大双眼,朝厮杀的方向看去。

    夕阳逐渐西下。一抹残阳挂在树缝里,看起来遥远而陌生,散发出几丝清冷的光辉。

    锵!

    一声刀剑撞击声猛烈而刺耳。

    前方不远处的山坳里,一群人正激烈地斗在一起。呼喝之声不绝。兵刃撞击之声此起彼伏。

    战斗已离此地不远了。秦笑等奋力朝前方奔去。

    桀桀!

    吱呀!

    呜哇!

    “秦公子,就这么走了么?也不打算与咱们聊聊?”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蓦然出现在夜色里。声音飘忽不定,不知究竟来自何方。

    “大哥,跟他废什么话。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不就得了?”一听就是位粗壮鲁莽的汉子。

    “哟!二哥,话不能这么说。人家秦公子可是斯文人。千万不要吓着他了。否则,肉就不好吃了。吓破胆的人肉,可酸着呢!咯咯咯……”

    一个水蛇般妖艳妩媚的嗓音飘了过来。

    ……

    秦笑等停下了脚步。

    西门飞鹤从肩上取下包裹,平静地放于马背上,如上次一般,一层层打开。

    嘶嘶嘶嘶!

    嘶嘶嘶嘶!

    就在西门飞鹤解开包裹的最后一层,无数细小物体如蝗虫般密密麻麻地朝秦笑二人射来。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如无数长蛇吐着信子,急速覆盖了整片夜色。

    砂石!

    暗器!

    准确地说,是无数暗器裹挟在密如风雪的砂石中,尖叫着,带着阵阵呼啸之声,张成数张大网,罩向秦笑二人。

    根据声音与前进的姿态与速度,秦笑迅速判断出来,这是砂石与暗器的组合。

    看着山下这蹩脚的暗器使用,秦笑不禁想笑:“妈的,有你们这么糟蹋暗器的么?这种差劲的组合使用真亏你们想得出来。能这么正大光明射出暗器?正大光明还叫暗器?知道暗器的两个字怎么来的么?来来来,让老子手把手教你们一招……”

    不过,像这般大规模的使用暗器也确实证明你们有点实力。嗯,不错,暗器也淬毒了。咦,什么味?秦笑隐隐嗅到了一阵阵刺鼻的香气,居然还带有一丝脂粉气……

    眼看着烟压压雾沉沉的一大片已到了近前。西门飞鹤暴喝一声,唰地将烟剑绕了个圈。

    秦笑也暴喝一声,大砍刀舞动起来。

    西门飞鹤挥出一个寒冰形成的光圈。秦笑则舞出一个暗烟色的光罩。光圈与光罩逐渐扩大,迎上了倾城覆海的砂石与暗器。

    嘟嘟嘟嘟嘟!

    一阵沉闷的响声在光圈与光罩上响起,如亿万冰雹从高空坠落,击打在无边的草地上。

    西门飞鹤与秦笑同时再次暴喝!

    大砍刀劈向天空,划过一道劈云斩月的裂痕,似乎要刀破苍穹。

    烟剑向上一举,直刺苍天!

    呼呼呼!

    所有从各个方位飞射过来的砂石暗器被光圈光罩阻挡之后,立即调转方向,飞向了发射之处。

    惨白的月色重新回到夜空。

    几息之后,噗噗噗!山林各处冒气道道烟雾。

    “啊呸!奶奶的,老子就说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都怪你个小白脸,非要整这么一出。差点射中老子。我呸!”

    “大烟熊,那是你身材太差,再说我们家小白脸坏话,小心姑奶奶我把你给煮了!”

    “都少说两句。下去看看,秦笑有没有死。赶紧下去!”

    “是,大哥!”

    ……

    咻咻咻!

    一阵衣袂之声,五个体型怪异的人瞬间从树林里冒了出来,将秦笑与西门飞鹤围了起来。

    最中间是为枯瘦如干柴的中年人,鹰钩鼻,绿豆眼,倒挂眉毛。手里握着一对银月弯钩。

    左侧两人。一位半老徐娘,水蛇腰,狐媚眼,脸上涂抹着厚厚的脂粉。一位瘦削的白脸青年,双眼深沉,眼里似乎隐藏着万千潭水。二人均手中握剑。

    右侧也是两人。一位烟熊般的壮硕大汉,浑身上下都是强劲的肌肉。壮汉手中一口大弯刀,看起来足有五六百斤。另一位是个侏儒。硕大的头颅架在不足三尺的躯干上。侏儒嘿嘿傻笑着,嘴边流着口水,正一点点滴向干燥的砂石地面。

    秦笑着实有些吃惊了。人世间还有这样怪异丑陋的组合。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原来是天山五鬼!”

    西门飞鹤看到出场的五人,脸上的神色凝重起来。

    天山五鬼?

    秦笑心中也是一寒。眼角微缩。

    天山五鬼为五人组合,每一位的实力都是地武境一重。五人组合后,实力堪比地武境二重巅峰!

    五人凶狠残暴,嗜杀如命,为了钱,不择手段,不顾一切。

    自己才化武境五重!

    西门飞鹤也只有化武境九重!

    大烟马已经几乎没有战斗力!

    严峻啊!

    二人缓缓下马,严阵以待!

    “嘎嘎!”

    壮硕的汉子抡起大刀,笑了起来。笑声如夜枭,惊醒了山中不少栖禽,扑棱棱飞起。

    “西门飞鹤,你竟然投靠了这小子?西门世家的人,果然不是孤陋少闻之人。还算有些眼光……”

    “不是孤陋少闻,是孤陋寡闻。就是这么没文化。”白脸青年摇摇头,对没文化人的鄙夷之情溢于言表。

    “卧槽!小白脸,你敢不敢再说一次?”汉子的尊严被挑战,尤其还是有外人在场,顿时恼羞成怒:“老子非要说孤陋少闻,老子就要说孤陋不闻……你能怎么着?”

    白脸青年表示不可与语的模样。眼神里尽是嘲弄:朽木不可雕也,烂泥扶不上墙也……

    汉子的肚子急速鼓胀。里面的气压大概要承受不住了。

    “咯咯咯……”狐媚女子身子一扭,扭到了汉子面前,纤细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汉子满脸胡茬的脸。她柔声说道:“三哥,消消气,让小妹我来伺候伺候你……保管让你……”

    汉子呆呆地站着,再不敢说一句话。魁梧的身子似乎都哆嗦起来。

    呼!

    就在秦笑与西门飞鹤几乎要进入剧情,准备认真欣赏五鬼闹剧之时,五鬼瞬间同时动了。

    阴测测的中年人挥动银钩,直攻秦笑两腿。粗鲁汉子一手抡起大刀,劈向秦笑头部,另一只手顺势一扔,将狐媚女子扔向西门飞鹤的身前。狐媚女子就势出剑。手中一柄柔软长剑,剑尖闪缩,似毒蛇吐信,喷向西门飞鹤胸口。

    白脸青年宛若一张白纸,飘飘然,穿梭在众人之中。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柄长剑已到了西门飞鹤的胸口。

    侏儒的动作最让人讶异。他的整个身子猛地缩成一直皮球,滴溜溜滚动着。眼看着便到了秦笑脚下。一根长丝带随即带出现在他手中,如一条彩虹,卷向秦笑的双腿。

    好快的动作!

    好精准的搭配!

    秦笑目瞪口呆!

    换做一般人,此时早就不知所措了。

    天山五鬼先故意闹出纠纷,惹人注意,进入剧情。然后,五人突然袭击。各人根据自己的优势与特长,相互配合,攻向敌人的各路要害,封锁住敌人的所有退路……

    这样的合作早已相互熟谙。众人彼此心意相通,心灵契合,搭配起来天衣无缝。一般人成为他们的敌人或目标,必然寝食难安。

    西门飞鹤也动了。

    他出剑,上挑。

    烟剑先是碰上了白脸青年的长剑。

    锵!

    长剑斜。

    白脸青年倒退三步,脸色潮红一片。

    随之遇上狐媚女子的软剑。

    嗡!

    软剑偏!

    狐媚女子一个趔趄,几乎要跌倒。头发瞬间凌乱起来。

    与此同时,秦笑一手写出一个“匕”子,化为两个橙色的笔画,形成两片刀刃,一片刀刃斩向中年人,一片斩向侏儒。右手大砍刀劈下,撞上粗鲁汉子的大弯刀。

    中年人双钩倏忽分开,一钩钩住凌空而来的刀刃,另一钩则继续钩向秦笑的双腿。

    侏儒的丝带遇上一片刀刃,立即诡异地一偏,从刀刃侧面击出,缠住刀刃,嗤啦一拉,刀刃被拉成两截,瞬间消失。

    粗鲁汉子与秦笑迎头相撞!

    砰!

    秦笑蹬蹬蹬连退几大步。汉子则纹丝不动。他大嘴一咧,嘎嘎大笑几声,挥舞大弯刀继续劈空而至。

    秦笑忙调整呼吸,冲了过去。

    西门飞鹤逼退二人,瞬间又被二人缠住。尤其是狐媚女子的软剑,毒蛇一般,防不胜防!

    唳!

    一声鹤鸣,声震九天!

    在连续撞击之时,西门飞鹤的身子也随着烟剑飞起。连续撞击没有丝毫阻隔,西门飞鹤的身形没有停顿,一飞冲天。

    西门飞鹤果然是西门飞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