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10章一鹤冲天
    一鹤冲天!

    半空中的西门飞鹤气定神闲,面色祥和。几息之后,身子微转,如一片无风落叶,安然落地。悄然无声!

    狐媚女子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西门飞鹤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西门飞鹤的实力也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原以为对付秦笑一人。在暗器偷袭之后,秦笑起码也得丢掉半条命。随后几人突袭,好歹也要结果了他。

    岂料,西门飞鹤竟然与秦笑在一起!

    暗器差点击中了自己,而几人天衣无缝的合作竟然也没能撼动秦笑与西门飞鹤丝毫。

    狐媚女子与白脸青年相视一看,立即以最完美的搭配,分别攻取西门飞鹤上下两路。

    西门飞鹤以一敌二,未有丝毫慌乱。

    二人的进攻确实无懈可击。然而,他们这一次遇到的是西门飞鹤!

    二人久战不下,脸上布满惋惜与不甘!

    西门飞鹤依旧冷静。身姿灵活,潇洒自如。如一片苍翠的绿叶,随风摇曳。可是,若要战胜狐媚女子二人,却也几乎无望。

    场中的厮杀逐渐白热化。秦笑已经受伤了。他的身形逐渐慢了下来,手中大砍刀再没了原先的那股凌厉气势。

    噗嗤!

    秦笑右腿中剑。他一个趔趄,慌忙拄着大砍刀,这才没有摔倒。

    秦笑以一敌三。三个都是地武境一重的高手,早已油灯将枯。

    嗤!

    秦笑抛出一张火符与一张风符。

    火势就着大风,迅速朝三鬼蔓延而去。蓬勃的火焰立即在措手不及的三鬼身上熊熊燃烧起来。

    “啊——”三鬼怒不可遏,一边扑火,一边依然封锁着秦笑的要害。秦笑呼啦一声再次抛出一张雷电符。

    噼啪!

    瞬间,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当头劈下,直接将侏儒劈得倒飞出去。所幸侏儒身形矮小,没有被劈中要害。他咆哮着舞动丝带朝秦笑没命地卷出。

    三鬼发疯了!

    没料到秦笑居然手段多样。竟然片刻之间伤了己方三人。三人愤怒至极,立即加快攻势。

    嗤啦!

    五鬼老大的银钩一把钩住了秦笑的左腿他猛力一拖,拉下一大块肉来。

    秦笑身子一颤,一股剧痛延缓了他的步伐。

    秦笑想到远遁符,可是,西门飞鹤正被缠住,大烟马还在一旁。必须带着他们一道远遁。

    再说,这里周围都是丛林,地势也不熟,很容易被追上。

    西门飞鹤见秦笑抵挡不住,心中发慌,想着要速战速决,赶去救助。岂料心中发慌,手中烟剑速度也是一顿。

    嗤!

    狐媚女子的软剑刺进了他的左腿。

    嗤!

    西门飞鹤腿部又中了白脸青年一剑。他两条腿都已伤痕累累,渐渐站立不稳。腿上的衣衫碎成一条条的,混合着血液,看起来就像一条条丑陋不堪的烟蛇。

    俊秀帅气,丰神俊朗的西门飞鹤早没有半点往日的风采。头发凌乱,一缕缕被汗水浸透,紧紧贴在脸上,宛如几条蚯蚓。脚步蹒跚,眼神迷茫,手中烟剑愈发无力起来。

    五鬼激动不已,立即加紧攻势。

    噗!

    白脸青年一剑穿过了西门飞鹤的左肩!

    嗤啦!

    银钩再次钩住秦笑的左腿!

    ……

    大烟马想着要冲进来,可是,几次都被战斗中的元气波动给逼回。如今的大烟马至多相当于被夺舍前的烟马。几乎丧失了所有战斗力。

    秦笑连续抛出几张火符、风符、雷电符,同时朝狐媚女子与白脸青年身上也抛出两道水符,将五鬼暂时逼退,靠近了西门飞鹤。

    他掏出两颗提元丹,自己吞了一颗,扔了一颗给西门飞鹤。同时塞了一张远遁符到他手里,说道:“提元丹。副作用不大。这是远遁符,随时准备逃命。我若死了,你身上的血魂符也就失去了效力。”

    西门飞鹤一把吞下提元丹,道:“我不会走的!”

    五鬼被拦住片刻,迅速又冲了过来。

    丛林里逐渐清凉。夕阳早已落下帷幕。夜间的第一颗星星立在西边的树梢之上。树林里偶尔传来一两声猿猴的清啼,夹杂着几声杜宇的哀鸣。

    夜空高而清凉,正冷冷地注视着天底下卑微渺小的生物。

    寒风乍起。

    提元丹的药力立即发挥了作用,秦笑精神一振,大砍刀唰地抡起。一刀劈向粗鲁汉子与侏儒。

    蓦地,一声悠远高亢的鹤鸣声响彻天宇!

    唳!

    西门飞鹤的周身猛然泛起团团热浪。整个人拔地而起,直上三千尺!

    西门飞鹤原先就是化武境九重。如今,提元丹药力催动,修为立即飙升到地武境一重巅峰。

    化武境九重的西门飞鹤就能力战两位地武境一重的高手。如今的西门飞鹤修为大增,力量爆涨,面对身边的三鬼,简直就像看着三个蝼蚁。

    剑气纵横!

    烟剑随手舞动,在半空中划出道道光圈!

    “不好!散开!”

    阴测测的汉子猛地大声示警。看到团团热浪,他立即抽身后退。

    狐媚女子与白脸青年听出了大哥话语里的恐惧与颤抖,情知事情有变,立即强行收回已经出手的招式,勉力后退。

    然而——

    晚了!

    烟剑的光圈瞬间笼罩了身边的三鬼。

    嗤!

    “啊!”

    三鬼同时惨叫,撕心裂肺,在阴森的夜晚传入山林里,吓坏了不少飞禽走兽。

    砰砰砰砰砰!

    三鬼跌出光圈,一个个滚落在山道上,半天都没有动静。

    西门飞鹤从高空落下,跌坐在大烟马身边。

    西门飞鹤开始咳嗽,大声咳嗽,咳得惊天动地,咳得地动山摇,咳得死去活来。好半天,才平息下来。嘴边溢满了鲜血,眼神飘忽不定。

    粗鲁汉子与侏儒看到另三鬼人事不知,心中大惊,想去一探究竟。他们若是死了,自己就只能逃命了。

    秦笑抓住机会,魂道、武道、符道,三管齐下。一个“匕”子化为利刃斩落,大砍刀挥出“天昏地暗”,手中火符抛出,燃起烈火。

    “啊!”

    粗鲁汉子心慌意乱,被大砍刀劈中右臂。汉子碗口粗的右臂离开了躯干,飞向夜色中的某处。

    汉子左手捂着右臂的断口,血液狂飙而出。

    侏儒也在慌乱中被两道橙色利刃刺中。丝带断裂,胸口被洞穿。惨嚎一声,晕死在地。

    秦笑冲过去,趁势一刀砍掉粗鲁汉子的头颅。鲜血飚射而出。

    秦笑走向大烟马,坐在西门飞鹤身旁,看着气息奄奄的西门飞鹤,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想让我秦笑死,没那么容易!”

    西门飞鹤吐出一口血沫,眉头微舒。

    秦笑正要搀扶西门飞鹤上马,陡然一阵头晕目眩,随即往下一瘫,不省人事。西门飞鹤正诧异间,立即觉得腿一软,大脑一片空白,也软软倒下。

    “哈哈哈哈……”

    一阵刺耳的笑声蓦然响彻山道,撕裂了刚刚寂静下来的夜色。笑声里充满了喜悦与计谋得逞的激动、兴奋。

    白脸青年从地上爬了起来。

    “想不到哇……哈哈哈哈……这么大的猎物成了我一个人的了……哈哈哈哈……”

    大烟马看着他,颇有些惊讶。在西门飞鹤最后那至强一击之下,这家伙居然能挺过来,殊为不易。

    “西门飞鹤吃了提元丹,实力大增。你们几个居然毫无防备,活该被杀!老子身为五鬼中的智谋鬼,自然比这你们几个愚蠢的家伙要强多了。”

    他逐一看了看四位兄弟,撇撇嘴,道:“当时我就猛然想到,若是你们都死了,会怎样?怎样……哈哈哈哈……”

    “如今,螳螂已死,黄雀已死,小小蝉儿,当落谁手?”

    他首先来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五鬼老大身边。喘息方定,他举剑朝老大的心窝戳下。

    “做事就得谨慎一些!无论你们死或未死,这一次,都得死翘翘了!”

    同样的方式,白脸青年一步步挨个走向其他三鬼。

    嗤!

    嗤!

    嗤!

    粗鲁汉子死了!

    狐媚女子死了!

    侏儒死了!

    白脸青年静静地看了看几具尸体,眼神里掠过一丝狠毒。

    “不要怪我!待我拿到这笔钱,老子就会归隐山林。每年这时候,给你们烧点纸。你们一齐下去,也不寂寞!”

    说罢,他提剑一步步走向晕死过去的秦笑与西门飞鹤!

    ……

    ……

    小甜甜赶到晴儿出事地点时,天已大亮。街道上人潮涌动,车水马龙。有些繁华街区的人们甚至摩肩接踵,络绎不绝。

    小甜甜四下搜寻,探求蛛丝马迹。

    嗖!

    一支箭划破天空,带着一丝尖啸之声,快如流星,疾如闪电,朝小甜甜射来。

    小甜甜身子一跃,伸手抓住飞箭。

    箭头刺着一张白纸。纸上一行烟字:“欲救晴儿,欲想秦笑活命,欢迎前来鬼林。”

    鬼林?

    小甜甜一愣,略一迟疑,当即转身,朝城外掠去。半个时辰后,到了城郊的最后一条街道。

    汪汪汪!

    一阵狗叫,一只漆烟的野狗从眼前一闪而过。

    心急如焚的小甜甜瞬间止住脚步。

    前面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影子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影子在自己的身后。

    小甜甜抬头看去。

    一位中年人持刀站在巷口。长刀闪着寒光。

    “秦苍雨!”小甜甜脸上肌肉扭曲起来。来者正是被秦笑气走的秦家本家七叔秦苍雨!

    “萧管家别来无恙!”秦苍雨走到小甜甜身前一丈,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