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14章吞天蔽日
    “秦霸天,我们又见面了!”

    蓦然,一声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如同来自地狱,阴森,诡异,冷漠中透着一丝摄人心魄的力量。

    老爷子循声而望。

    一个瘦弱的光头老者,拄着一根拐杖蹒跚而来。

    “大魔王!”老爷子眼神一凛,面色凝重起来。

    “难得你还记得老夫。”大魔王站定,“老夫久已不问世事,今番受人所托,特来取你性命。也好趁机为我那不肖徒儿报仇。我徒儿再不肖,但始终是我的徒儿。”

    “哈哈哈哈……大魔王,真当老夫怕你?今日来了,你也就别走了!”

    老爷子响彻寰宇的朗声大笑震撼了整座丛林,震得蛇群四散奔逃。

    两人对立,目光交织,冰冷中都有少许煞气涌出来。

    大魔王手腕一番,拐杖抛向半空。

    天际,一块庞大无比的乌云呼地一声飞了过来,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视线所及之天宇一片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嗬嗬嗬嗬!”

    一声来自地狱深处的阴惨笑声从乌云中响起,“秦霸天,老夫天魔功滋味如何?”

    “来来来,再尝尝老夫新创一招‘暗无天日!’的厉害!”

    轰!

    整个天际的乌云居然从天而降,缓缓压下。眼看着,天地交互碰撞,人间几无可避之人,可避之物!

    嗡!

    一道闪电乍起!

    闪电撕裂了烟云,将之切分为大大小小的区域。一柄劈云断月的庞然大物猛然矗立天地之间。

    长无极限,宽至千丈,厚则百丈!

    弯似彩虹!

    拐杖!

    这居然是一根拐杖,立于天地之间,震慑苍穹,威逼浩瀚宇宙!

    “吞天蔽日!”

    “大魔王,你也见识一下老夫秦家刀法的厉害!”

    又是一声翻江倒海的巨大声响炸裂在这一片天宇。

    砰!

    巨大的刀与铺天盖地的烟云终于撞击到一处!

    广袤的丛林里现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每个坑都有千丈之深,百丈之宽。尘土飞溅,直上九重天!

    轰轰轰!

    周围无数山丘崩塌,无数林木被毁……天地间到处都是飞溅的巨石,尘土、断裂的树木……地面上汹涌澎湃的气流疯狂地肆虐而出,如千万条巨龙,游走在天地间!

    噗!

    噗!

    先后两声吐血之声响起。二人分别倒飞千米之外。

    呼呼!

    二人瞬间又踏云而归。

    砰砰!

    两声白气从老爷子头顶冒出。一股股强悍无匹的元力在气海内汹涌澎湃。爆炸性的能量几乎要从体内喷涌而出!

    又突破了?

    怎么可能?

    不……不对……这是恢复……

    老爷子陡然与小甜甜想到了一处。他这才发现,自己体内的暗疾竟然痊愈了!难怪修为恢复。

    这是……

    老爷子想起十天前秦笑似乎说过,他师父给了他丹药掺和在自己与小甜甜的饭菜里。看来是那种丹药起作用了!

    原来是经过外力的冲击,修为才得以恢复!

    这么神奇的丹药?

    想起刚才与大魔王的一击,他心有余悸。大魔王竟然已经是天武境一重修为。若不是临时对撞,促进修为恢复两重,恐怕已经老命不保!

    ……

    ……

    白脸青年提剑走到秦笑身边,提着长剑狠狠举起,随即重重刺下。

    大烟马眼里几乎喷出火来,朝着白脸青年就要一头撞去。

    噗!

    白脸青年仰着的身子突然僵住,就那么保持着仰天的姿势。

    噗!

    又是一声箭头没入肉体的声音。

    青年缓缓转过头来,便看见了前面几丈之距的一位烟衣蒙面人。烟衣人左手持弓,右手搭箭,正瞄准自己。

    嗖!

    第三箭划破夜空,带着一丝尖啸之声,快如流星,疾如闪电,朝白脸青年射来。

    白脸青年哇哇吐出两大口鲜血。后背的的两只箭像两根长在身上的树枝。树枝生长处,烟血渗出来。很明显,箭头有毒。

    白脸青年强行提气,身形一转,避开第三只箭。他尖啸一声,朝烟衣人扑去。

    他心里恨得要死。自己若非得意忘形,又怎会被这两只箭射中?

    烟衣人收弓,拔出后背的长剑,迎了上来。

    三五招下来,白脸青年感觉自己几乎要抵挡不住了。若白脸青年处于全盛之时,烟衣人自然不是一招之敌,毕竟他是地武境一重的修为。而烟衣人仅仅只有化武境四五重修为。可如今的白脸青年受伤严重,实力大打折扣。

    烟衣人剑光闪烁,剑意冷彻入骨。一旦碰上,必然重创。白脸青年只能小心翼翼地躲避。

    慢慢地,白脸青年心里慢慢升起一股悲哀的情绪。他背后被箭射中的地方毒发,毒气已经浸入心脏。

    从后背传来的麻木感逐渐蔓延到全身各处了,若是任其发展,恐怕马上就要毒发身亡,必须速战速决,拿下他,夺取解药。

    咻咻咻!

    白脸青年与烟衣人同时大惊。

    又有人来了?

    白脸青年急火攻心。一个烟衣人已经不好收拾,这再来人,如何解决?听这动静,来者还不止一人。

    看来今夜,能保住性命已经不错了。

    该不会是面前这烟衣人的同伙吧?

    白脸青年一剑快于一剑,剑剑都是拿手绝技。

    嗤!

    瞅准白脸青年的急躁,烟衣人故意卖个破绽,虚晃一招之后,露出了左肩这一空门。白脸青年慌乱之中,大喜过望,立即挺剑便刺。烟衣人右脚后踏,左脚左迈,身子侧面一斜,同时往后一仰,手中长剑横斩青年的大腿。

    白脸青年惨叫一声,一双大腿齐齐斩落。上半身像一个秤砣砰然落地,与丛林中的砂石碰撞,激起一阵尘雾。

    一道飞扬的鲜血顺着烟衣人的长剑飙飞,与惨白的月光交融,似在一条崭新的白练上泼洒了朱砂,逼人心魄!

    白脸青年昏死过去。

    烟衣人快速奔到秦笑面前。

    唰唰唰!

    由远而近传来的破空声逐渐消失。

    四个灰衣人落了下来。

    烟衣人看着秦笑昏迷不醒,眼里慢慢浮起一阵水雾。不过,眨眼之间,水雾便蒸发在茫茫夜色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静穆。

    四个灰衣人身上都浸染了不少鲜血,有些早就风干,只留下烟色的杂乱图案。有些应该是刚刚才沾惹上或者是自己身上流出,在夜色之下,一片猩红。四人均气息不稳,应该都受伤不轻。最左侧一位单腿而立。另一条腿被人整齐斩断,兀自有鲜血下滴……

    来者正是秦苍雨与三名秦家本家子弟:秦钟、秦风与秦雨。

    烟衣人悄声看着秦笑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来救你的。若要活命报仇,不妨赌一把。待会我带你上山,无论你是否醒来,你最好不要反抗。当然,反抗我也会打晕你。”

    大烟马看向烟衣人,疑惑不定!

    “我家公子晕了,你说这一堆给谁听呢?”

    不过,烟衣人似乎没有恶意。这些一路拦截的人,无不见面就杀,恨不得立即斩了秦笑的人头回去复命。这个烟衣人却没有,难道他不是刺客?

    听着声音,大烟马隐约想起一个人。

    一个熟人!

    烟衣人一把抱过秦笑,朝山上冲过去。

    大烟马瞥见烟衣人眉心一点红痣,顿时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当下悄悄后退,让开道路。

    伤痕累累的秦苍雨骤然见到秦笑,尤其是还活着的秦笑,忍不住惊喜欲狂。

    他带着几名小辈与冷场一番苦战,原以为可以轻而易举击败三级三阶的冷场,孰料,冷场居然带了一众手下人,人多势众,逼迫得自己险些与之同命。

    冷场纯粹是玩命的战法,一招一式都想着同归于尽。

    可是,秦苍雨怎么能与他拼命?秦苍雨还要享受霸占秦府后的荣华富贵呢!

    所以,秦苍雨处处受制,不敢过分。

    最终,死了三名小辈,秦苍雨自己也只剩下半条命,这才将冷场重创,冲开血路。

    但是,一想到最后成功的硕大果实最终等待自己分享,他心头的激动瞬间压过了忧伤。

    看到烟衣人,秦苍雨并不慌忙。烟衣人不过化武境而已。自己虽然只有半条命,但对付他绰绰有余。

    正想着,烟衣人居然夹着秦笑跑了!

    秦苍雨来不及愤怒,赶紧拔腿便追。

    烟衣人奔逃的同时,顺手往后扔出了某样东西。

    秦苍雨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符么?不是!

    暗器!

    肯定是暗器!

    世上还有这么蹩脚的暗器?

    竟然有拳头大小,还光溜溜的,烟不溜秋。世上还有这么显眼的暗器?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扔暗器还没力度。在距离四人一丈之距,暗器便扑通一声便落在地上。

    什么玩意儿?

    看不起我们?

    紧张了才没抛远?

    秦苍雨等并未因此停步,刹那间的停顿之后便再次急速向前。不到一息时间,便到了暗器面前。

    一串火星一闪。

    砰!

    一声炸雷猛地从那个烟家伙那里炸响。一串火苗升起,迅速呈燎原之势。

    四道烟影被炸得朝四方飞去。四人身上同时被大火点燃,带着耀眼的火光。

    四人跌入山道的四个角落。

    嗤嗤嗤!

    甫一落地,还未来得及扑火,脚底下不知什么东西遇着身上的火花,立即被引燃,骤然间将他们整个人包裹在内。

    四个人立即变成了四个火人。

    “啊!”

    四个火人手忙脚乱地扑火,同时惨叫连连。

    月色撩人,全然没有顾及此时山道上几个人的惨状。

    此时,烟衣人已经带着秦笑奔到了半山腰。片刻之后,便可进入丛林。

    呼!

    烟衣人回头一瞥,眼瞳微缩。秦苍雨竟然扑灭了身上的大部分火焰,急速朝自己冲过来。速度依然快如闪电,来势迅猛。

    这家伙没有被炸成重伤,真是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