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15章看不起我
    秦苍雨被烧得衣衫不整,但依然速度惊人,眨眼间便到了山脚。

    烟衣人立住,没有继续往山上奔逃。他将秦笑放下,快速拈弓搭箭。

    嗖!

    一支箭朝秦苍雨的头部射出。

    秦苍雨身形自然一顿,往下微蹲。那只箭飞过头顶没入对面的山林。

    嗖!

    紧接着,烟衣人的第二只箭便到了。

    不过,这只箭没有射向秦苍雨,直接飞向了秦苍雨近前的一株古木。

    古木上端系着一只大布袋,袋子被箭射穿,里面一大团烟雾朝秦苍雨当头罩下。

    秦苍雨有着多年的江湖经验,知道这烟雾必然有毒,慌忙往右方树林间窜入。

    嘣!

    烟衣人再次大骇。他好像撞断了某根丝线。树林间如何有丝线?定然是这小子的奸计。

    有陷阱!

    他立即后退。

    嘣!

    又是一根丝线被撞断的声音!

    秦苍雨进不得,退不得,左边烟雾去不得,唯有继续向右……

    待他喘息方定,抬头看烟衣人。早没影子了!

    秦苍雨愤恨不已!

    好狡诈的小子!

    想着秦笑还在他手里,秦苍雨深吸一口气,朝山林深处追去。

    烟衣人带着秦笑,看着秦苍雨奔入山林深处,心中稍安。其实他根本没有逃跑,只是隐藏在方才烟雾落下的一堆老藤后面。

    吓走了秦苍雨,烟衣人带着秦笑奔到山下。另三位烟衣人已经不再发出惨嚎之声。想必已经炸死或者烧死。

    烟衣人将秦笑面朝下横放在大烟马背上,将西门飞鹤横放在另一匹马上。随即自己牵着两根马绳,朝前方快速走去。

    约莫半个时辰,秦笑等已经离鬼林出口不远了。

    烟衣人看着依旧昏迷的秦笑二人,眉头紧蹙,丝毫不敢放松。

    咻咻咻!

    一阵衣袂破空之声激射而来。烟衣人立即止住脚步,拔剑相向。

    “咯咯咯……”来人一阵尖笑,烟瘦的身影落在烟衣人身前,细长的小眼睛瞟了一眼秦笑,又看了看烟衣人。

    “老身来的还真是时候!咯咯咯……秦笑,没让老身失望,居然硬撑到现在。老身要将你的人头带往岳州,祭奠我苦命的绿儿!”

    “咯咯咯……”

    烟瘦身影的笑声尖细,嘶哑,透着一股悲凉。在夜晚的丛林里,显得格外阴森。

    “凃青青,你从学院逃出来了?”烟衣人淡淡问道。

    嗯?

    烟瘦女人正是凃青青。她诧异地看了看烟衣人,陡然想起来,高叫一声:“你是莫惜?”

    “正是!”莫惜缓缓取下蒙面纱巾。

    “咯咯咯……”凃青青喜极而泣,唰地抽出软剑,指着莫惜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也凑上了!正好!老身将你一并杀了。咯咯咯……省得我一个个搜寻。潘三围那个胖子若也在,可就苍天有眼啦!”

    大烟马嘿嘿一笑。

    老马我眼光果然不错,烟衣人正是莫惜!

    “凭你能留住我们么?”莫惜冷冷一笑,“你从学院逃出,难道不知道学院如何对待逃犯么?你确定周围没有隐藏的学院高手?你确定副院长没有派人追来?”

    凃青青面色一变。

    在青龙学院呆了十几年,学院对逃犯的手段,学院的追踪方式,凃青青了然于胸。正因为如此,她才心生警惕。学院追逃犯,至今尚无漏网之鱼。学院对待逃犯,也从不手软。追回去的逃犯不是就地诛杀就是终生监禁。

    凃青青自己就曾多次参与追捕猎杀学院逃犯的任务。她自己的手段就极为毒辣,残忍。想到这里,她警惕地瞟了瞟四周。旋即哑然失笑。

    真是惊弓之鸟!

    怕什么?

    那些人既然救了我出来,又岂会轻易让我被抓回去?

    想到这里,她得意地笑了:“你小子少虚张声势。你的目的无非是拖延时间。可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谁还能找到这里?你就是等到天明,也于事无补!”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传来!

    凃青青心中大骇!

    怎么刚说完,就有人来了?

    嗯?不对!这个人的脚步声怎么这么重?喘息声也一阵紧一阵松,看样子受伤不轻……绝不是学院的!

    凃青青看向哒哒的方向。在莫惜等人身后,一个衣衫褴褛,走路东倒西歪的灰衣人正气喘吁吁地走来。

    莫惜眼瞳微缩。

    秦苍雨!

    他终于还是追来了!

    秦苍雨花了半天时间才确认自己上当了。树上吊着的,树木间拉着的,都不过是虚张声势之物,根本不是陷阱!

    秦苍雨怒火中烧!发誓要将这个烟衣人找到,凌迟处死!

    “小杂碎,哪里逃!”

    秦苍雨看着莫惜,眼里喷出火来。他一步步沉重地走近,手中的刀越握越紧。

    莫惜前后受敌,不禁焦急起来。他看向秦笑。秦笑依然悄无声息,就像沉睡一般。外间的一切都毫无知觉。

    莫惜轻轻叹口气。

    看来只有孤注一掷,拼死一搏了!

    凃青青嘿然一笑,又是一个猎杀秦笑之人。看来,想要秦笑命的还不少。

    她提着软剑,缓缓走向莫惜。

    莫惜夹在山道中间,前无去路,后无退路!

    轰!

    凃青青地武境三重的气息陡然铺开,立即朝莫惜当头罩下。秦苍雨的刀也随之挥起。

    莫惜左右手同时一挥,分别朝前后各挥出一道符。同时,飞起两脚,分别踹向两匹马。

    凃青青见识过莫惜的符,当即劈出一团剑光,将符截住。一团火焰在剑气中嗤嗤燃烧起来。

    秦苍雨险些被莫惜的小锤子暗器炸死,更是胆小,看到莫惜手动,立即闪到一边。

    两匹马被莫惜一踹,立即朝秦苍雨这边狂奔。

    秦苍雨有些骇然地注视着莫惜抛来之物。

    一个小石子滴溜溜擦着秦苍雨的耳朵飞了过去。

    秦苍雨大怒:“你小子玩我?”

    他的肺都要炸了。莫惜抛向凃青青的是一张火符,抛向自己的居然只是一颗小石子!真是岂有此理!

    分明是看不起我咋地?

    你好歹也要抛张火符不是?

    两匹马跑过,他无心去追,直接挥刀扑向莫惜。

    敢践踏老子的尊严!老子让你好过!

    莫惜哭笑不得。

    我这不就是节约一张符么?

    你他么的还真被虐习惯了。要老子用符,不,用炸弹来招呼你才乐意是吧?

    好,老子就给你来一发!

    莫惜袖子一挥,又是一抖手。

    秦苍雨立即撤刀拦截。

    嗤!

    还是一颗小石子!

    咳咳……秦苍雨眼一闭,泪水滚滚而下。老泪纵横!

    你……你还是看不起我!

    老子竟然都不配你用一张符?

    皇都的人都这么势利么?

    哇呀呀!老子宰了你!

    凃青青傻眼了!世上居然有秦苍雨这样的家伙!真他么投胎时被阎王殿的大门挤了脑袋么?

    傻帽!

    居然为符较真!

    凃青青来不及猎杀莫惜,一纵身掠过莫惜与秦苍雨的头顶,朝秦笑追去。

    凃青青自然不明白秦苍雨的心思。

    对于秦苍雨来说,感同身受,以己度人其实都是屁话!

    秦苍雨虽出身秦家本家,但多年生活在小地方,无缘见识大世面。此次来皇都,实为首次见到大都市。结果,因为诸多方面不了解,闹出不少笑话,屡次被客栈伙计、老板等冷嘲热讽。

    外出也遭遇几次尴尬,被商家看轻,被小贩看扁,甚至搞清洁的大爷大妈都以一种优越的眼光看待这个乡下人!

    乡下人就活该被鄙视?

    我们家乡的小草你认识?我们家乡的土特产你见过?我们的淳朴你们有没有?

    秦苍雨想呐喊,想发泄!

    憋了这些天,就等着一个机会将秦府灭掉,好扬眉吐气。待老子有钱了,看你们谁敢歧视老子!老子拿钱砸死你!

    眼看着希望在即,秦笑就在眼面前。可是……居然在战斗中还被人歧视,还是被一个年轻的毛头小子给歧视!

    老子都不值得你用一张符么?

    秦苍雨挥舞大刀,朝莫惜一顿猛劈。章法全无,招式全无……只是一味地砍,劈,切……

    莫惜招架不住,立即扬手就是两道符抛出。

    呼!

    一阵飓风猛然间从秦苍雨脚底旋转而起,扶摇直上,立即将秦苍雨淹没。与此同时,一串火苗在飓风中燃起,噼噼啪啪,火红的光芒立即映红秦苍雨整个身子。

    感受到火热的炙烤的烧灼感,,体验到暴风的侵袭,秦苍雨没有丝毫的惊骇与紧张,心底反而生起一种满足感。

    啊!他给我抛了符!

    两张!

    一次性抛来两张!

    他看得起我了!他看重我了!

    我……我好幸福!

    风呼啦啦吹响秦苍雨的衣衫。火苗噼啪作响,在秦苍雨身上乱窜,肆意蔓延!

    秦苍雨手舞足蹈,仰天狂笑!

    啊——

    莫惜没时间欣赏秦苍雨的癫狂,脚尖一点,朝凃青青追去。

    凃青青三五个回合便纵身拦在两匹马面前。大烟马看到凃青青云淡风轻的模样,立即招呼另一匹马止步。

    “死吧!”

    凃青青软剑轻轻一晃,暴虐的严寒之气立即随之袭来。周围的温度也随之急速下降。

    剑气如同一条冰凌,坚硬如钢。又像一条透明的冰雪长龙,卷动风云,遮蔽月色,搅起寒风,朝秦笑轰去。

    莫惜离秦笑尚有两丈之距,来不及抛符,眼见着冰凌状剑气刺破虚空,呼啸着朝秦笑而去。情急之下,双掌轰出,两道白色闪电,流光一般,朝凃青青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