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25章统统要死
    “你小子哪里来的丹药?”老爷子如今修为大幅度恢复,曾经的暗疾痊愈,心里对秦笑的丹药的药效早已心服口服,深信不疑。

    秦笑的药定然非同凡响,单看这丹纹,就远不是普通拍卖场能够买到的。这玩意儿又不是大白菜,怎么在秦笑手里随手就是几颗几颗的。恐怕每一颗都得几万两甚至几十万两黄金吧!

    秦笑笑道:“这个嘛,我有个师父是不是?他老人家可是炼丹高手。还是一位炼器高手。今儿个,我炼制的那件披风,就是从我师父那儿学的。您看,还过得去吧?”

    过得去!

    真他么的太过得去了!

    老爷子若是再相信秦笑的鬼话,他自己都觉得要跳楼了。

    你说你才十七岁不到,也没见你鼓捣过,竟然随手就能炼制堪称天级的披风,鬼才相信你有这样的师父呢!

    有这么厉害的师父么?整个魂武大陆,能够炼制天级神器的都寥寥无几,随便哪一位都堪称一方大师,巨擘!

    你现在就是巨擘!

    谁还能做大师巨擘的师傅?

    你还有炼制丹纹神丹的师父!

    魂武大陆有这样的人么?

    不但是炼制丹纹神丹的丹道大师,而且是炼制天级神器的炼器大师。魂武大陆有过这样的人物么?

    没有!

    至少老爷子没有听说过!

    秦笑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呢?居然与九门提督、神鹰帮帮主、曾经的风云帮帮主、青龙学院的副院长等都能攀上关系……这小子,深不可测啊!

    老爷子久久看着秦笑,看得秦笑心里发毛。

    “老爷子,您不打算给我分析分析昨日的情况?”秦笑端着小板凳坐到老爷子床前。

    “分析个屁!”老爷子翻翻白眼,瞪了秦笑一眼,“还不都是你小子惹出来的?”

    “我?怎么是我?”秦笑满脸懵逼神情,苦笑着,“我招谁惹谁了?怎么满大街都是要杀我的人呢?”

    “陛下的身体已经气息奄奄,日薄西山。眼瞅着没几天了。太子即将即位。可惜,我们这个太子,唉……论帝王之术,论治国之能,论用人之才……等等等等,不到陛下的百分之一啊!”

    老爷子慨叹一声,道:“我、血衣候与光明王被内定位三位辅国大臣。可是,那二位见太子过于平庸,都有问鼎那个宝座的野心。我相信,随着陛下的退位,一场混战在所难免。所以,血衣候与光明王都第一时间要拉拢老夫,拉拢你爹。可是,我们早已表明态度,谁也不帮。我们是皇帝陛下的人。”

    “以前我们还能虚与委蛇,躲躲闪闪,顾左右而言他。如今,太子即将即位,我们不得不明确表明立场。血衣候与光明王自然想提前除掉我们这个最大的障碍,本来事情还可缓和几天。孰料,这几日你风头太劲。修为飙升,在皇都小辈之间几乎无敌。居然还能力抗地武境的高手。”

    “那又怎样?我能威胁到他们?”秦笑问道。

    “你目前当然不能。但你马上要去死亡秘境。以你的资质,极有可能出来时就成为他们抗拒不了的存在。那时候,说不得就会出现他们控制不了的局面。我是辅国大臣,你爹拥有百万之师,我们秦府自然是他们双方首当其冲要解决的。”

    “未雨绸缪总不是坏事!他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双方昨日居然不约而同朝我们下手。他们将我们几人一一分开,困在鬼林,先预备逐一歼灭。若不成,则用大阵收拾。参与人员之多,实力之强,都是前所未有。所幸老天开眼,我们最终还是活着回来了!”

    老爷子喝口茶,继续道:“老夫刚才统计一下,血衣候那边,出动了凃青青、秦苍雨、天龙帮少帮主与副帮主、苟家长老等。至于无双候、血衣候还有炼器公会的姜瓜都隐在幕后。”

    “光明王那边,则出动了炼字公会的陈皮、天龙帮龙武、炼阵公会的诸葛长生,还有天一楼的刺客。这一次,双方可都下足了本钱。可是,我们还是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哈哈哈哈……”

    老爷子说到此处,放声大笑。

    “老爷子,您有什么打算?”秦笑面色一沉,缓缓问道。

    “打算?”老爷子嘿嘿一笑,道:“这笔账老夫迟早得算回来。连本带利,统统要算。”

    “不过,如今朝廷形势复杂,稍不注意,即有倾覆之灾。皇都人心惶惶,不少势力都蠢蠢欲动,正对皇权虎视眈眈。老子与你爹都是青龙帝国的股肱之臣,自然先得以帝国利益为重。等太子平稳即位,老夫定将老账新账一并算起。”

    秦笑冷冷一笑。

    “嗯?小屁孩,你笑什么?”老爷子振作精神,厉声道:“老子正想着要给你上上发条,让你小心一些。不要闹事。在你去死亡秘境之前,乖乖在府里呆着。皇都里要你命的多着呢!不要给他们逮着机会。你小子诡计多端,实力也不弱。可是,血衣候与光明王的底蕴还是你远远不能了解的。”

    “放心!我心里有数。我还要留着小命去泡妞,钓鱼,打牌,洗桑拿,我还没做过大保健呢!我怎么会去送死?”

    秦笑咧嘴一笑,笑得老爷子心里一颤。每每看到秦笑贱贱的笑容,他都预感到有事要发生。

    “老夫不是危言耸听,吓唬你未成年人。你可知今日的大魔王?”老爷子盯着秦笑问道。说起大魔王,老爷子都心有余悸。

    秦笑慢慢摇头。正是这个家伙震伤老爷子与小甜甜,当然他也最终死于秦笑刀下。

    老爷子沉声道:“大魔王乃超级宗门星辰门的弟子。早些年与另外九个魔头组成十大魔王。他是老大,人称大魔王。老夫偶然间遇到大魔王的弟子作恶,立即将之击毙。大魔王前来报仇多次,均被老夫击退。后来,大魔王发誓,不到天武境绝不再来。这一次,他竟然已经晋升到天武境一重。我与小甜甜若不是临时恢复修为,将不是他一招之敌。”

    “光明王能够请来大魔王,定然背景不小。大魔王死了,另外九大魔王估计随时会来。他们都至少地武境八九重的修为。万事小心为上。”

    星辰门?

    又是星辰门!

    云大家、云水仙是星辰门长老。龙问、光明王的儿子赵匡天也都是星辰门弟子。天龙帮与汀香小榭都是星辰门的势力。这些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老爷子顿时忧虑起来,皱着眉头道:“若是星辰门参与了我青龙帝国的事务……情况可就不容乐观了!”

    秦笑的心思早飘到九霄云外。他才不在乎什么青龙帝国。帝国对于他来说,毫无印象,也没有丝毫情感。

    他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说原先的这个秦笑在此生活了十几年,但也从来不曾与帝国有过关系。

    再说了,帝国并非皇帝陛下。在秦笑眼里,皇帝轮流做,也并无不可。谁说皇帝就一定是姓赵的?那日见了隆庆皇子。皇子的人品、心性、能力、气度等等,秦笑都不值一哂。

    当然,老爷子愿意守卫,老爹也誓死效忠,秦笑自然无可非议。但是,若因此而暂时抑制自己的复仇之心,或者是届时为了大局而消停自己的仇恨,他秦笑宁愿将皇帝一锅端。

    血衣候,光明王,必须死!

    阻止我秦笑的,也统统要死!

    辞别老爷子,秦笑回到书房,倒头便睡。

    ……

    血衣候府。

    血衣候默默坐在大厅中央的黄金座椅上,默默地喝着早已冷却的茶。他一言不发。两侧坐着的众人也都战战兢兢,不敢轻易开口。

    一时间,气氛极度压抑。

    “古老弟,你先说说吧,你负责截杀秦笑,说说具体情况。你有何感想?”血衣候沉默了足足半个时辰,这才眯眼看了看众人,最后眼光落在无双候身上。

    无双候咳咳两嗓子,上前一步道:“事情原先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顺利。路长风与柳瑶琴苟合,被秦笑的丫头晴儿撞破,引出秦笑。这比我们最初的设计来的更自然,更无懈可击。”

    “后来,皇都府尹手下的廷尉高风与蒋礼捉拿秦笑;柳瑶琴二人逃到三高酒楼,引出斜眼老七。晴儿被送给学院弟子赵维汉,引来九门提督的校尉赵维平的围剿……这些也在我们的计划之外。一切都朝着我们有利的方向行进。”

    “可是……秦笑居然有一匹击败斜眼老七的大烟马,秦笑自身的修为竟然也突飞猛进,一跃上升到化武境五重,战斗力更是直逼化武境九重的高手。这些,也都是意外。”

    “后来,天龙帮少帮主龙问与副帮主骆寒冰以及一位常长老拦截秦笑。这一次,秦笑应该必死无疑,绝无可能逃出生天。龙问,化武境五重巅峰,战斗力堪比化武境七重高手;骆寒冰,地武境二重;常长老,地武境一重巅峰。还有几位化武境的天龙帮成员。可是……现场情况惨不忍睹,已经无法推知事情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