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26章秦笑软肋
    无双候脸上闪现惊惧之色,道:“现场没有一具尸体。只剩一滩肉泥。可是,秦笑分明还活着。天龙帮众人却都失踪了。所以……所以,天龙帮众人极有可能就是肉泥。肉泥就是天龙帮的少帮主与副帮主等人。”

    “秦笑如何有这等实力?将活人,地武境的高手,拍成肉泥,至少也得是天武境的高手才能做到。”

    “事情有三种推测。一、秦笑的那匹大烟马所为。二、高人相救。三、天现异象。据说,秦笑被龙问拦住的那个时间,也就在拦住的那个地方,天上出现一条血色巨龙。皇都不少百姓都亲眼目睹。或许是血色巨龙救了秦笑。

    血衣候长舒一口气。大厅内重归于静寂一片。

    片刻后,姜瓜道:“一二两点可以排除。首先,据我们的人跟踪所知,大烟马与斜眼老七相撞之后,脚力不济,甚至赶不上普通马匹。秦笑急于救人,自然不会故意放慢速度。由此可见,大烟马也受了很重的伤。”

    “其次,若是高人相救,秦笑后来便不会连番遇险,几欲死亡。至于第三点,老朽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有亲见,不便妄言。”

    血衣候点点头,道:“姜大师言之有理。老古,你继续说。”

    血衣候道:“下两波,便是我们雇佣的天一楼刺客。天一楼向来做事把稳,刺杀成功率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岂料,第一波,十八人,居然一一被砍头。第二波,西门世家的西门飞鹤,古墓剑派的大弟子,化武境九重境界。曾经一人猎杀两位地武境一重的高手。秦笑定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让人想不通的是,他居然没有杀秦笑,反而与秦笑站到了同一条线上。”

    “随后便是光明王那边的刺客,天山五鬼。也是雇佣了天一楼的人。五鬼都是地武境一重的高手。五人合力,可战地武境三重的高手。最后,五人一一死亡,死相目不忍视。”

    无双候朝血衣侯拱拱手,退了回去。

    姜瓜踏了一步出来,道:“后两条线,我来说。”

    “秦府管家萧天天,地武境三重修为。老朽安排秦苍雨堵截。秦苍雨地武境五重巅峰,对付萧天天游刃有余。岂料半路杀出冷场。老朽至今不知冷场为何相助秦府。他拼死拖住秦苍雨,使得萧天天安然离开。冷场据说留下了秦苍雨半条命,自己也离死不远,如今下落不明。”

    “第二波刺客来自天一楼。刺客地武境五重修为。斩杀萧天天也无悬念。可是,最终我们看到了刺客的尸体。”

    “第三波是光明王的人。炼字公会的会长陈皮。魂力三级四阶。战斗力可比地武境五重高手。可是,我们依然发现了陈皮的尸体。”

    “难道萧天天一直隐藏了实力?”

    血衣候沉吟了片刻,道:“不可能哪!当年,我们设计埋伏,生生将秦霸天与萧天天打落了一大截修为。据可靠消息,这些年他们俩保住修为都难,怎么可能会恢复?”

    姜瓜继续道:“我们给秦霸天安排了一位天一楼的刺客。地武境六重修为,远超秦霸天。可是,他居然被杀。第二位去的是光明王的人,天龙帮帮主龙武。最终让人不解的是,龙武地武境七重,也被杀!”

    “随后赶到的是苟家人。苟家这一次出动的阵仗不小。一位地武境八重的四长老。十二位地武境五六重的高手。总共来了几十人。然而,最终几十人全军覆没。最离奇的是,有消息确认,秦霸天最怕蛇。所以,苟家这一次特意带了几位召唤蛇的驯兽师。现场召唤来成千上万的蛇。可是……尽管如此,秦霸天还是活了。苟家的人却死得一个不剩!”

    “最后一位刺客,江湖人称大魔王,与秦霸天有仇。天武境一重,是光明王向星辰门申请的人,最终与秦霸天力战而亡。听说,当时萧天天感到现场,与秦霸天合力将他击杀。他二人受了重创。”

    “重创?”血衣候冷冷一笑,“只是重创?难道秦霸天有地武境的修为?”

    姜瓜继续道:“秦苍雨击败冷场后赶到鬼林。正与欲斩杀秦笑,却被青龙学院副院长的弟子莫惜拦住。随后,凃青青赶到现场。中间过程无人知晓,最终,只看到了秦苍雨的尸体。凃青青不知所踪。有人说他死了,可是不见了尸体。”

    “后来,天龙帮集体出动。可惜,陡然出现了神鹰帮的人,九门提督府的人,还有一个叫鬼脸的人,硬是将天龙帮的精锐一举歼灭。”

    “这一次,光明王下了血本。让炼阵公会的会长诸葛长生为他们准备了一件大礼。一座三级大阵。可以困住天武境以下所有高手。原以为可以一网打尽。可是,据内线说,秦笑现场炼制出两件抗阵披披风。最后击杀诸葛长生,斩杀炼阵公会上百名弟子。”

    血衣候琢磨片刻,朝一位老者道:“老路,你说说看。”

    称作老路的老者上前拱手,道:“这一次灭秦府的行动彻底失败。综合来看,可能有以下原因:一、我们对秦府了解不足。秦霸天与萧天天到底是何种修为?秦笑究竟有何能耐?还有他的大烟马从何而来?二、意外太多。天空中的血色巨龙、神鹰帮、九门提督府、鬼脸、青龙学院的莫惜……等等势力与人物,都不再我们的预估之内。”

    “但是,我们不应就此气馁。其一、光明王的损失比我们更大。其二、秦府虽逃过一劫,但秦霸天与萧天天也受伤颇重,可能影响修为。其三、秦府开罪的人太多了。苟家、秦家、凃家……这些家族势必会大举进犯,秦府不会有好日子的。其四、我们知道了秦笑乃至于秦府的软肋。他们太重身边人。譬如秦霸天对萧天天,秦笑对丫头晴儿……他们居然可以为了一个下人大动干戈,置生死于不顾。这,岂不是给了我们许多机会?”

    “不错!”血衣候眉心稍展,道:“老路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

    “秦府底蕴深厚,确实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撼动的。但是,这一次我们出动的都是外围之人,秦府就算怀疑,也不能将我们怎么样。倒是光明王那边,彻底暴露了。我们不妨趁此时机,给他们双方增加点冲突。借此多了解了解秦府。”

    “至于秦笑……这两天就让他逍遥逍遥。过两天他就要进入死亡秘境,老夫早已安排就绪,让他有去无回!任他有多大本领……嘿嘿,也折腾不了!”

    “可是,死亡秘境,地武境以上的不是进不去么?就算是化武境的,也有名额限制啊!再说了,化武境的进去,恐怕也不是秦笑的对手啊!”无双候不解地问道。

    “呵呵呵……此事另有玄机。此时,老夫也不便过多透露。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宫里情况,这两天盯紧点,一旦有风吹草动,我们立即动手。”

    “是!”

    众人躬身答道。

    姜瓜犹豫了片刻,道:“侯爷,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侯爷示下。”

    “哦,你说。”血衣侯道。

    “据老朽对秦笑资料的研究,这家伙可不是个善茬。这回,他吃了亏,定然会有所报复。我们应该……”

    血衣候面色一冷:“我们可以让他多蹦跶几天。若他想死,那就成全他好了!”

    ……

    郊外缠满爬山虎藤子的小楼里,此刻也正如血衣候府一样,几个人正在讨论着秦府一事。一个个面沉如水,心事重重。

    “秦笑必须死!秦霸天也必须死!”光明王依然一身烟衣。深邃的眼眸里蓄满怒意。

    “陈皮战死,炼字公会也将易手;龙武战死,天龙帮覆灭;诸葛长生战死,炼阵公会几乎全军覆没;大魔王战死……这一次,我们损失惨重,实力削弱不少。”

    “此仇不能不报!”

    神风侯哭丧着脸,道:“大人,我小儿长风死得惨啊!”

    “还有小女瑶琴……她惨死街头,如今连尸体都没能找到,我,我要报仇啊……”神梦侯握紧拳头,急切地看向光明王。只等他一声令下,立即冲到秦府,将秦笑大卸八块。

    光明王闭目沉思片刻,道:“做大事者,当沉着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老夫还是修养不足啊!你们……”

    他指了指神风侯神梦侯道:“也急躁了!”

    光明王眼神一凛,道:“我问你们,我们是秦府的对手么?怎么报仇?带兵过去?谁知道如今秦霸天的实力?大魔王天武境一重都死了!”

    “可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就这样看着?”神梦侯焦急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嘿嘿!你小看老夫了。秦笑马上就要进入死亡秘境。老夫已经为他准备了几重大礼。他永远也不会从里面出来了。”

    “太子即位在即。我们目前的首要敌人是血衣候。至于秦府,我另有安排。我已经向星辰门详细说明了情况,他们会派人来辅佐我们。到时候,会给他们致命一击。你们这几天看好宫里,盯紧血衣候。事情成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