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28章为你做主
    “呜呜……呜呜……”大烟马痛苦地悲鸣着,“姑奶奶,我都八百年没回家了,哪知道家里的状况啊?这都是我以前的记忆啊!再说了,我已经陪你聊天三个时辰,期间只喝了一口水。我……我感觉一辈子都没有说过这么多话啊……我老马马上成死马了……”

    咳咳!

    秦笑站在门口,轻轻咳嗽几声。

    “公子!”大烟马一眼瞅见秦笑,顿时热泪盈眶,一跃而起,烟色身影犹如闪电,唰地落到秦笑身后,哽咽着嗓子道:“少爷,您可来了!”

    “呜呜呜……”大烟马喜极而泣。

    晴儿怒了,两手叉腰,指着大烟马喝道:“你不要恶马先告状!好像本姑娘欺负你了。你瞅瞅你那样,活了千万年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哭哭啼啼,不害羞么?”

    “算了算了,等姑娘我闲了再来聊聊!”

    晴儿身子一扭,甩着大辫子得意地扬长而去。

    “公子,你看她,她……欺负马!”大烟马欲哭无泪,委屈地向秦笑诉苦,“公子你是不知道啊!晴儿姑娘不知为什么对我们那个位面特别感兴趣,问东问西,问长问短。大到大陆纷争,小到家长里短,都纠缠不休。我老马就是金刚,也禁不住这么说话啊!”

    “好了好了!人家小姑娘能够对你的大陆感兴趣,那是你们的荣幸!说说话怎么了,时间长了不就习惯了?”秦笑宽慰道。

    “啊——习惯?妈呀,我还是装死好了!”大烟马说着又要往地上一躺。

    秦笑手腕一番,一股草药的香气扑面而至。

    大烟马眼前一亮。

    哇!

    火眼梨花!

    血雨灵风根!

    给我的?

    大烟马抬眼看着秦笑,眼里闪出惊喜之色。秦笑点点头。大烟马一口将两种草药吞了下去。

    嘎吱嘎吱!

    大烟马在嘴里还没咀嚼两下,便咽了下去。

    呃!

    大烟马打了个饱嗝。它不好意思的笑笑:“话说我们秦府的伙食不错,晴儿姑娘也慷慨大方,呃……早上吃多了点!”

    秦笑有掏出一只小瓶子,里面十颗滋魂丹。

    大烟马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公子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变魔术也没这么快啊?昨日才说到丹药,如今丹药居然就出现在我老马面前!

    十颗!

    丹纹神丹!

    哇喔!我老马吃了,会恢复几成功力?

    秦笑道:“这里十颗,品级不高,但质量还算过去。一日一颗。至于能够恢复到什么程度,暂时不好说。我已经让人为你寻找相关草药。你就安心的陪晴儿聊天吧!”

    嗬嗬哈哈……

    大烟马抖擞精神,四肢立正,道:“老马我保证完成任务。陪晴儿聊到海枯石烂,聊到江水竭,聊到天地合……”

    “去去去,什么玩意儿这是!”秦笑拍拍马脖子,道;“好好休息,晚上我们出去逍遥快活一趟!”

    逍遥?快活?

    大烟马一愣,笑了:“公子,还是你逍遥快活吧,老马我为你把风!”

    “靠!想什么呢?”秦笑转身去找西门飞鹤。

    这家伙想必要崩溃了!

    嘿嘿!

    谁让你丫的那么优秀的?

    尚未到书房,西门飞鹤嘴歪眼斜地晃荡过来。衣衫不整,发丝凌乱,脚步虚浮。一副被人集体的模样。

    “咋了哥们,让人给轮了?”秦笑关切地问道。

    “轮了?”西门飞鹤看哭丧着脸,泪水哗哗直流,“比轮了还惨多了哇!我……我……我惨啊!”

    西门飞鹤一把趴在秦笑肩上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了?他们还那啥了……是玩绳索,是鞭子,玩虐待了?还是多管齐下,无孔不入,吞吞吐吐……”

    秦笑瞅瞅西门飞鹤,郁闷道:“平素也看不出来二康这几个家伙有这么变态啊!就是在天然居,咱们哥几个也只是找小女生聊聊理想,谈谈国际关系,或者研究一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啥的呀!”

    “他……他们……呜呜呜……”西门飞鹤哭得死去活来,悲痛欲绝,“他们惨无人道,手段毒辣,态度蛮横,行为嚣张……我,我……惨啊!”

    “你倒是说啊,究竟怎么了?大哥我替你找回公道,马上将他们一个个抓来,让你好好折磨他们。怎么对你,你就怎么还回去。好不好?”

    秦笑拍拍西门飞鹤的肩膀,长叹一声:“我这才走几分钟,你们就玩出这么大的事情!真是情何以堪啊!”

    坏了!

    不好!你们……你们岂不是在我书房里玩的?我可是书房啊……文雅之地啊!

    “呜呜呜,你别走!我要哭!”西门飞鹤死死揪着秦笑的肩膀不放手,抬着一双汪汪泪眼看向秦笑。红肿的眼神诉说着刚才的屈辱与辛酸。

    “他们三个,三个,呜呜呜……竟然把我按着,强行拽着我的手,伸到潘三围面前。潘三围竟然竟然当众脱了衣裳……他将毛茸茸白生生的胸口挺过来……”

    西门飞鹤泣不成声,呜咽着说不出下去了。

    秦笑无暇顾着自己的房间是否被糟蹋得不可收拾。看着西门飞鹤伤心欲绝的表情,他想走又于心不忍。毕竟这是自己带回来的人,被自己的兄弟欺负了,自己得为他做主。

    秦笑拍拍他肩膀,安慰道:“算了,都是男人,在乎那么多干什么?男子汉嘛!”

    “再说了,这事儿不就我们几个人知道么?其实吧,这事儿你也有责任。谁让你这么优秀,关键是小模样长得还不赖……”

    “那也不行!你一定要为我做主!”西门飞鹤道。

    “好好好!我做主!待会我抓住他们,让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看可否?”

    “那也不行!”西门飞鹤脸红了,“我哪能干出他们那样的事情?”

    “他们到底怎么你了?你说出来,大哥我一定确定以及必须为你做主!”

    “他们,他们居然将毛笔塞到我手里,让我……让我在潘三围那毛茸茸白嫩嫩的胸口写我的名字!不仅仅如此,我……我还不小心碰到了他那软乎乎的胸……啊……”

    “呃!”

    “呃……呃……”

    说道这里,西门飞鹤忙蹲下来,一阵干呕。

    扑通!

    秦笑一头栽倒,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卧槽!

    老子脑补了那么多丰富的内容,精彩的画面,动人的剧情……闹了半天,他们就是让你在他胸口写字了!

    你丫的!这叫什么事儿?

    你小子有洁癖啊!

    秦笑这才发现,与西门飞鹤相比,他自己脑子里真他么的全是垃圾!

    秦笑挣扎着爬起来,塞了两颗丹药给西门飞鹤道:“这是疗伤丹药,立即吃。这是固元丹,两个时辰后吃。好好睡一觉,忘了这件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晚上还有任务。”

    说罢,秦笑一溜烟赶紧撤。

    西门飞鹤兀自呆呆地看着秦笑的方向,半天没能缓过神来。

    “这么大的事情!我都跟你说了,你先前还反应强烈,怎么一眨眼就轻描淡写地让我忘了?难道你经常被他们那个……那啥?

    怎么回事这是?

    怎么能忘了呢?”

    西门飞鹤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叹道:“人家这手连女人的胸都没有摸过呢!怎么先摸了你这个胖子……软软地,松松垮垮的……”

    “呃……”西门飞鹤又是一顿干呕。

    傍晚时分,秦笑得到罗不弃的消息。

    在李霄汉与鬼脸带人狂飙突进之下,天魂帮与神鹰帮势如破竹,直捣黄龙,几个时辰拿下天龙帮。

    天龙帮所有残留成员,要么投降,要么退帮,要么被杀。半天时间,天龙帮所有成员一个不剩。

    所有天龙帮的账目,资产等全部拿到。皇都内的天龙帮生意全部接收。皇都外的生意也已经派人过去接收。

    一切所得,天魂帮与神鹰帮对半分。

    另外,在天龙帮一间废弃的老房子里,找到了一个濒死的老者。老者竟然是炼器公会的副会长陈皮。如今,陈皮已经被罗不弃安排在原先天龙帮的一个分部。罗不弃正派人去找神医。

    秦笑立即骑着大烟马狂奔过去。无论冷场当时拦截秦苍雨时, 是何种想法。他确实尽了自己最大努力,也成功地拦住了秦苍雨一个多时辰。那么,冷场就不能死。

    秦笑觉得,自己绝不能欠了冷场的。也不能让冷场寒心而死。

    半个时辰左右,秦笑赶到原先天龙帮的分部。

    冷场面如金纸,气息奄奄。神医束手无策,正满头大汗地向震怒的罗不弃解释:“军师息怒,息怒。这修炼之人战斗受伤与普通人不一样。这位爷应该是强行提升实力,可能是服了药物,也可能是用了某种秘法,导致经脉错乱,五脏移位。加上时间拖得较长……老朽实在无能为力!实在……”

    “不行!一定要救他!”罗不弃斩钉截铁,毫不含糊,“你不是神医么?神医还治不好一个病人?老子不管,必须治!”

    “咳咳,这个……军师大人……”神医满脸通红,汗水淋漓。

    “罗大哥!”秦笑一脚迈进,冲着罗不弃道:“不要为难老人家。我来看看。”

    罗不弃听秦笑如此说,立即朝神医一摆手。

    一位帮中成员递给神医一绽金子。神医千恩万谢,提着药箱子慌慌张张地走了,一直没敢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