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34章那啥毒药
    潘三围无奈,咳咳几声,道:“你看,我们既然是非战不可。那么,也不至于混战是不是?你们炼器公会的弟子不少才一级魂力,根本不堪一击,上来也是白白送命。”

    “看到我们几个帅哥么?”

    他指着自己、杜二康、西门飞鹤。最后看了看大烟马与甄千秋万代,道:“还有这二位。哪一位不是高手?随便出手,你们也就被灭了。不过呢,我们都有好生之德,最好能够和平解决问题。你看这样可好。”

    潘三围看花娇与她的师弟们都沉默不语,心中暗暗高兴,道:“你我双方各出三人,三局两胜。我们胜了,立即撤退。你们赢了,我们任你们处置。如何?”

    杜二康等纷纷朝潘三围投来赞许的目光。胖子真是大块头有大智慧。既拖延了时间又保证了胜利。花娇等人多势众,真要混战,极有可能会人多取胜。但若挑出三人足以对付潘三围杜二康与甄千秋万代的,确实不好找。

    炼器公会的弟子专业是炼器,魂力最强的不过二级四阶,战斗力自然比不上潘三围等。

    花娇冷哼一声,道:“你打的好算盘!我们是优势是人多。你却三局两胜……当我是傻子?”

    “那么,依你看,如何?”潘三围见花娇愿意对话了,心情大好。怎么着也要拖到笑笑来啊。

    花娇看了看诸位师弟。师弟们一个个都低下头去。花娇叹息一声,瞪着潘三围道:“本姑娘也不想杀戮。也罢,我们就一场定胜负!”

    当啷!

    长枪在地上一顿,火光四散。花娇喝道:“你要是男人,就我们俩战一场。生死不论!敢么?”

    潘三围面色一变。娘的,诚心要逼死老子。竟然生死不论。他嘿嘿一笑,道:“是不是男人这个问题,只要你愿意,我倒是想配合你。要不我们去检查一番?”

    花娇眼里喷出火来。气得脖子一扭,火红的大波浪头发随之起伏,如燃烧的火焰。

    “至于生死不论……明显是你占便宜。哥哥我怎么可能忍心杀你这个小妹妹呢?哥哥我疼你都来不及。不过,哥哥我看得出来,你也未必忍心对哥哥我下死手,对不对?”

    “好吧……哥哥我就答应你了……”

    潘三围一语未了,花娇的长枪已经直刺过来。狂暴的能量波动蓬勃展开,隐隐有一丝摄人心魄的霸道气息。风声大作,巨大的气浪随着长枪一起卷向潘三围。

    “来得好!”

    潘三围大喝一声,身子一偏,溜到长枪侧面,舞动大刀,连续斩出连环九式。从枪尖到枪柄,铛铛铛……连续九声脆响,将长枪压制得无法动弹。

    潘三围九刀斩完,已经到了花娇的近前。他心中大喜。原来你就这么点能耐,还敢与我斗!你耍长枪,如何与我贴身战斗?

    小乖乖,哥哥疼你来了!

    潘三围笑容可掬,笑得猥琐不堪。他不愿用刀劈花娇,临时撤刀,改为单掌,朝花娇拍去。

    花娇嘴角弯起,一声冷笑。双手握枪,猛地一拉。

    咔!

    长枪化为两截。两支短枪赫然在手。她一声厉喝,左右手齐下,两枪分别朝着潘三围的胸口刺来。

    潘三围吓得魂飞魄散,惊恐地怪叫一声,倒飞而出。

    花娇诱敌深入,岂能轻易让潘三围逃脱?她早料到潘三围这一手,身子一跃,箭一般跟着潘三围射出,速度堪比闪电,短枪已经接近了潘三围的咽喉。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杜二康等想要救援,已经晚了一步。谁能想到,花娇的长枪居然可以化一为二?

    潘三围惨嚎一声,硕大的身躯陡然向后一仰,身子急速下坠。花娇的短枪贴着潘三围的鼻子刺了过去。

    唰!

    冷风与凉气从鼻尖传来。潘三围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堆。他奋力用刀往地面一拄,借助弹力扭转身子,从花娇的另一支短枪下擦身而过。

    潘三围不敢懈怠,急忙向前一纵,欲脱离花娇的封堵。花娇哼哼一声,两支短枪如影随形,如跗骨之蛆,紧跟着潘三围。潘三围就感觉身后飞来两只毒蛇,正嗖嗖地朝自己喷吐毒液。

    嗖!

    潘三围头也不回,一直朝前猛蹿。前方就是炼器公会的围墙。潘三围如一只胖嘟嘟的大雁,居然也灵巧地一跃而过,身形丝毫没有滞留之感。

    花娇一闪而过,杀了过去。

    呵哈呵哈!

    炼器公会大门内传来打斗之声,听起来激烈无匹。

    炼器公会门口众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

    杜二康几人焦虑起来。看状况,潘三围未必是对手啊!花娇从气息上看,赫然是化武境四重修为。而潘三围这段时间突飞猛进,如黄河决堤,浩浩荡荡一路前行,这才化武境一重。靠着天级刀法与地级下品神器,最多可战地武境三重修为的高手。

    花娇原本修为就高于潘三围,长枪也定然不是凡品。如此一来, 潘三围还有把握么?

    关键这是生死之战!生死不论!

    如今二人居然战到炼器公会里面,潘三围也远远不如花娇熟悉里面的地势。

    必败无疑啊!

    杜二康等朝门口冲去。炼器公会上百名弟子堵在门口,双方剑拔弩张!冲突随时会爆发!

    ……

    秦笑找了口水井,连续打了两百桶水,搓掉十块皂头,这才满意地罢手。他看看日渐强壮的身躯,欣赏地扭了扭身子,嘿嘿一笑。

    突然间,一阵阵燥热从丹田内升起。秦笑浑身的热血立即涌了上来。身上某些部位瞬间有了反应。大量的热气仍源源不断从丹田内喷出,凶狠霸道,在经脉里纵横奔腾,势无可挡。

    秦笑全身温度立即上身,心里痒痒的,躁动不安,有一种想发泄的冲动。大脑里立即满满都是天然居的姑娘。

    坏了!

    这是……那啥……毒药!

    老子中了那啥……那种药?

    不对啊!一直好好的,也没吃啥,没喝啥……除了这井水……这分明是某大户人家的厨房院落,井口光溜溜的,石块清洁干净,显然是正常打水之井!

    难道是……黄斑狮子?

    老子吞噬了它的精血与元力。或许是黄斑狮子中了那啥药被老子吸收了?

    哇!这么悲剧!

    秦笑立即盘膝坐下,运转《仓颉噬天典》,将体内元力引导进丹田,入气魂海。让这股热气化为元力与魂力。

    呼呼呼!

    热气急速流动,快速朝丹田内回流。与丹田内原先存储的元气一道注入了气魂海,与气魂海内浩瀚的元气汇合,相融。

    气魂海内气流氤氲,如天边云层,亦如山间雾气,蒸腾涌动,汹涌而来,澎湃而去。

    一刻钟左右,元气交相融合。丹田内的热气消耗殆尽。燥热缓缓散去。气魂海内顿时被转化的元气充满,隐隐有盈余的元气向外涌动。

    秦笑暗自高兴。这一回又赚了不少。黄斑狮子少说也是地武境六七重修为,吞噬了转化的元气竟然立即将气魂海填满。他一鼓作气,将满溢的元气化为元力与魂力。

    嗤嗤嗤!

    元气立即汇聚,集中,一股股形成一个个团体,在秦笑的催动下,逐渐演化为丝丝元力与魂力。

    终于,元气缓缓稀薄起来。元力与魂力以可见的速度在增长。又是一刻钟过去。气魂海内的元气完全被运力与魂力取代。整个气魂海被充填得满满的。随时有元力与魂力回流的苗头。

    嘿嘿!再加一把劲,可能就要突破了!

    秦笑心满意足,高兴地站起来。身上热血渐渐恢复到正常温度。唯有某个部位仍尚未完全降温。姿态模样尚保留着刚才的形态。

    唔——

    不错!够猛!威力惊人。不知道幸运了谁!

    秦笑瞟了一眼胯下,略略欣赏一小会,正待穿衣。就感觉到眼前一亮,两盏灯笼亮起,两个红色的身影陡然出现在面前。

    “啊——”

    一声惊天动地,石破天惊,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流氓!臭流氓!”

    “变态!死变态!神经病!”

    “来人啊!抓住他!”

    “送官!”

    ……

    两个红衣姑娘见到不着寸缕,一身古铜色皮肤的男人居然在欣赏自己的身体,顿时尖叫连连。极富穿透力的嗓音在夜间传得很远很远,回荡在皎洁的月色下。

    秦笑慌忙解释:“两位姑娘误会了。在下不小心沾染污泥,借此井水清洁身子,并无他意……”

    两位姑娘举着灯笼一照,当时就呆住了。

    “秦大哥!是你!”

    秦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当时心头无数头草泥马践踏而过。尼玛!坏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笑的老熟人,也是他特别不想遇见的老熟人。

    雨家姊妹!

    雨一方!雨伊人!

    秦笑顿时就想跳到井里。

    “秦大哥,你怎么到我家院子里来了?”雨一方惊疑地问道。

    你家院子?

    这是你家院子!

    靠!我不是说了来洗澡嘛!

    唉!你信吗?

    大晚上跑到你家院子里脱了光光的洗澡,一洗就是半个时辰……谁信啊!

    “秦大哥,你先穿好衣服吧!”雨一方善解人意地说道。二人转过身子,将灯笼也转了过去。

    秦笑慌慌忙忙从空间戒指里弹出一套衣裳。胡乱套上。那啥……受了刺激,反而更加狰狞嚣张。

    他么的!老实点!

    秦笑一跃而起,朝炼器公会的方向逃窜而去。隐隐传回一道声音:“我有事先走,改日再聊!”

    雨家姊妹转过身,秦笑早已消失在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