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35章把我办了
    “唉!秦大哥总是这么出人意料。当真看不透他!”雨伊人幽幽地望着无边月色,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啊!以前总听说让他是纨绔。如今才知道,别人为什么叫他纨绔了。行事夸张,诡异,从不按照常理出牌……唉!”雨一方的眼光逐渐深邃起来。

    秦笑一口气逃出两千米,这才放下心来,施施然朝炼器公会走去。炼器公会虽说还有上百人,可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凭着潘三围几人以及罗不弃的两百名天魂帮成员,定然能够轻松拿下。

    不知潘三围与罗不弃他们是否已经将炼器公会的东西清理好。炼器公会不比炼字公会,里面定然有着大量的神器与炼器的材料……

    呵呵呵……这可都是好东西哇!

    上一次打劫冷场,都弄到一百多神器。这一次将炼器公会连根拔起,不知是一千多神器还是一万多……

    有了这么多神器,立即就能装备出一支多么强悍的队伍啊!

    呵呵呵……

    秦笑不由得笑出声来。

    一刻钟左右,炼器公会如一座巍峨的大山坐落在秦笑面前。秦笑远远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影匍匐在炼器公会四周。

    嗯?天魂帮的人怎么还没有出动?

    花娇她们缴械投降了?

    秦笑顿时觉得不对劲,两个纵身,朝炼器公会门口掠去。这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杜二康几人居然与炼器公会的人在僵持着,正拔刀相见。

    潘三围与花娇不见了!

    “怎么回事?”秦笑吼道。

    杜二康等回过头来,见到秦笑,顿时大喜过望,慌忙奔过来将情况简要说了一遍。

    秦笑听着听着,眉头越皱越紧。

    我靠!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

    用得着这么麻烦么?

    罗不弃呢?

    潘三围等不知道罗不弃守在外面,如此应对实为无奈之举。可是,你罗不弃怎么回事?你就不能带着人冲过来?

    “天魂帮何在”秦笑转身朝烟影处大吼一声。

    “在!”

    一声排山倒海的齐声应答将在场众人都吓得一震。

    轰隆隆!

    两百多天魂帮成员风一般从四周涌出,将炼器公会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炼器公会上百名弟子瞬间脸色煞白。

    “你们军师呢?”秦笑一阵扫描,没找到罗不弃。

    “报告秦公子,军师大人吃坏了肚子,找茅房去了。他吩咐我,只要听到秦公子信号,立即带人冲过来。”一位堂主上前一步,说道。

    草!

    找茅房去了?

    秦笑哭笑不得!关键时刻,怎能找茅房?

    吃坏了肚子,怎能不常备黄连素?

    秦笑手一挥。天魂帮众人立即将炼器公会上百名弟子围住。秦笑带着杜二康等朝大门奔去。

    “啊——”

    一声撕心裂肺,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陡然从大门内传出。

    不好!

    潘三围的叫声!

    潘三围出事了!

    “啊——”

    又是一声尖叫!

    花娇的声音。叫声里带着一丝惊讶,一丝惊骇,一丝不知所措。

    秦笑几人砰地轰开大门,直接闯了进去。

    大门内房子密密麻麻,挤挤挨挨,羊肠小道多如牛毛。不少房子已被摧毁。定然是潘三围与花娇打斗所致。

    几人当场就愣了。声音从哪里传出的?

    “啊——我不活了我!我还是死了吧……你让我死!”

    潘三围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依然撕心裂肺。秦笑等面色一紧,都预感到一丝不妙。

    潘三围应该正被花娇猛烈残忍地摧残。否则,哭声不会这么凄惨。

    秦笑等心如刀绞,火急火燎地循声赶去。声音似乎从地底传出。难道是地下室?

    “嚎什么?还是不是男人?再嚎本姑娘切了你。”花娇的狠厉声音随之传出。

    切了?

    秦笑几人不由得胯间一冷。

    这一句果然有效。潘三围的嚎叫声戛然而止。随后,众人听不到任何声息。

    众人分散开,四下里寻找声源处。一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找了半个时辰,终究没能找到。

    潘三围与花娇的声音再也没有传出一点点。

    秦笑等人正焦头烂额,愁眉不展。就听得前方陡然一阵笑声传出。他们慌忙冲过去。

    潘三围!

    花娇!

    果然是他们二人!

    看到二人一前一后走来,秦笑几人顿时石化。

    潘三围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大摇大摆走在前面。花娇则小鸟依人般,畏畏缩缩,毕恭毕敬地尾随着。神情拘谨,眼神温和,动作温顺乖巧。

    “笑笑!二康!……你们怎么来了?”潘三围张开双臂,朝众人一一来了个拥抱,随后拖出身后扭扭捏捏的花娇,指着秦笑等吩咐道:“这是笑笑,我大哥。这是二康,我小弟。这是西门飞鹤,我兄弟。这是甄千秋万代,我小弟。……这是烟大个,我哥们。”

    花娇羞红了脸,瞟了众人一眼,迅速低下头,一一躬身行礼道:“大哥好!小弟好!西门兄弟好!甄小弟好!烟大哥好!”

    潘三围朗声大笑,指着花娇对秦笑等笑道:“她叫花娇。想必哥哥弟弟们已经熟悉。如今呢,她还有一个身份。叫贱内!大家认识认识!”

    秦笑等人扑通扑通一个个摔倒,跌了个狗啃泥。

    几人躺在地上,浑身酸软,几乎爬不起来。潘三围的话语就是一道劈天斩地的惊雷,将几人劈得里焦外黄,惨不忍睹。

    这是啥子情况?

    这才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剧情竟然逆转到这个地步?

    一个时辰前,花娇威猛如天神,将潘三围杀得落荒而逃,惨叫连连。一个时辰后,潘三围竟然将花娇收复得服服帖帖。花娇反而成了一个娇羞的新娘子。潘三围摇身一变,居然相当有大丈夫雄风,对花娇颐指气使!

    众人的世界观瞬间被颠覆!

    秦笑等慌忙爬起来,身为兄弟,不能丢了潘三围的价。

    一个个挨着走过来,叫道:

    “弟妹好!”

    “嫂夫人好!”

    ……

    众人往外走。潘三围道:“我已经与贱内商量好了。整个炼器公会将由冷场大师接管。所有弟子,愿意留下的,一切照旧。不愿意的,发放安家费。至于贱内,她仍然留在炼器公会。在冷场大师回来之前,暂代会长之职。”

    潘三围看向秦笑:“大哥,小弟越俎代庖,不知有无不妥?”说着,他朝秦笑眨眨眼,瞟了一眼花娇。

    秦笑哈哈一笑,拍着潘三围的肩膀悄声道:“我们以报仇的名义,打下几大公会,其实都是给咱们的事业打基础,作为你启动工作的基础。你才是真正的老板。一切,你说了算!”

    原来如此!

    潘三围热血沸腾,拉着花娇的手,道:“这里你先处理,我还有大事要办。有时间就来看你。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找我。可懂?”

    “懂!我懂!”花娇朝众人深深一个万福,与众人告辞。

    炼器公会的师弟们惶恐不安的心终于放下。原以为要被天魂帮斩尽杀绝。孰料峰回路转,大师姐居然与对方攀上了关系。任何时候,还是性命为重啊。众人的眼里如今只剩大师姐花娇。至于姜瓜……那么厉害,竟然被秦笑给灭了!得罪了秦笑可不是好事啊!

    花娇指挥师弟们埋葬了黄斑狮子,清理被毁建筑物。众人捡回一条命,都热情高涨,干劲十足地忙前忙后。

    罗不弃早从茅房里出来,看到秦笑嘿嘿苦笑。

    众人走出一段路,秦笑拉着潘三围到一边,悄声道:“刚才怎么回事?炼器公会的事情你有把握么?花娇真的愿意听安排?”

    潘三围顿时眼泪哗哗而下,湿透上衣,哭丧着脸道:“我其实不是那母老虎对手,只能一路跑。不料,被她一枪震飞,从一个屋顶跌落。也不知怎么碰上一个机关,直接落入一个地下密室。花娇也跟着坠下来。然后……就悲剧了!”

    “怎么了?”

    “我摔得半死,动弹不得。花娇却精神抖擞。我以为这回必死无疑。孰料……那间屋子里居然有一种特殊气味。到处都是某种粉末。我们片刻之间就浑身燥热,热血上涌,陡然就想起男女之事……”

    秦笑一惊,想起了自己刚才的悲剧。

    “我们都出现了某种幻觉。疑惑着到处都是一丝不挂的男男女女……我好歹动弹不得,只能想想而已。可是,花娇却承受不住了。她坚持,再坚持……然后就没有坚持住。然后,就冲过来,像一只猛虎,将我给……办了!”

    “办了?”秦笑瞠目结舌。被女人办了?

    潘三围眼泪又簌簌下落:“我可是守了十七年的童子之身啊!我还准备留着给我媳妇啊……就这么没了。待我们清醒过来,花娇居然说愿意给我负责。从此愿意服服帖帖听我的话。她说这一切都可能是天意!既然是天意,就得听天命,尽人事。”

    “然后……就这样了!”

    嘶!

    秦笑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姜瓜居然还有这等爱好?不对啊,成分怎么能渗入到精血里面呢?难道这个老家伙是以此来修炼?

    不过,再怎么修炼,也还是死了!

    秦笑拍拍潘三围的肩膀,默哀片刻。

    二人回来,秦笑道:“今晚先到此为止。三围你这几天要密切关注炼器公会。”

    “到此为止?”杜二康道:“不是还有个炼阵公会么?诸葛长生没了,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秦笑笑道:“放心。我另有安排。炼阵公会的典九过几日会跟三围接触。”

    秦笑看向罗不弃,道:“无双候几家的情况怎样了?他们的产业都打听清楚了么?”

    “几家一直没有动静。古鸿、古井兄弟很老实,闭门不出。路长风的尸体已经安葬。可是……”罗不弃迟疑了一下,道:“可是柳瑶琴失踪了!”

    “失踪了?”秦笑纳闷道:“她不是死了么?”

    “都说死了。可是现场没有尸体。柳家人也搜寻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秦笑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这个疯女人难道没死?

    罗不弃掏出一张条子递给秦笑,“这是我们打听到的所有无双候、神风侯与神梦侯三家在皇都的产业。总共一百六十五处。”

    “好!”秦笑瞟了一眼,道:“你明日带人将这些产业连根拔起。遇到阻碍,格杀勿论。请鬼脸先生带队,预防对方有高手坐镇。”

    “是!”罗不弃答道。

    “笑笑,这样是不是太简单了?就这样放过他们?”潘三围道:“不如我们像今晚这样,直接杀过去,将无双侯、神风侯、神梦侯几家给满门灭了!”

    “对对!灭了!”杜二康喝了口酒,豪气陡升,“老子的剑许久没有见血了!”

    “带上我一个!”甄千秋万代忙道。

    “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