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83章外门长老
    小树林周围的各方势力也都瞪大了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个烟衣服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是谁?看气息也只有化武境九重,如何将地武境三重的阳城大怪击退?

    他竟敢开罪阳城三怪?不怕长生宗的报复?

    如果这小子只是匹夫之勇,恐怕就要夭折在此。这里乃死亡秘境,竟然不知韬光隐晦,如此锋芒毕露,即便是天才,只会陨落得更快!

    老者朝两位师弟道:“一起上,剁碎这小子!”

    两位老者点头,分别朝两边走两步。三人成掎角之势,将秦笑围在圈内。

    “无耻!”卢婉莹怒道:“三个年龄这么大的打一个。你们乃成名人士,难道就一点不顾羞耻么?”

    “师妹!”石凤山慌忙小声劝道:“少说两句。他们可是阳城三怪!”

    “三怪怎么了?三怪就这么不要脸么?”卢婉莹小脸涨得通红,瞪着阳城三怪,喝道:“你们先出手击落我们的烤肉。然后以大欺小。如今居然三打一。传出去不让人笑话么?”

    文宗瑜几人欲言又止,眼神在阳城三怪与卢婉莹身上不住移动。小师妹的话已经出口,如今说什么也晚了。得罪了阳城三怪,可怎么收场?

    石凤山看着秦笑,小声嘀咕道:“早知道不带着这个惹事精就好了。真是祸害!”文宗瑜眉头一皱,瞪了石凤山一眼。

    阳城三怪都饶有兴致地看着卢婉莹一眼。今儿个还真是变天了。怎么到处都是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大怪阴冷一笑,道:“小姑娘,你六个也可以一起上啊!否则待会儿我们一个个清理也麻烦。不如一起来玩玩?老夫以人格担保,杀你们只用一招。让你们毫无痛苦地死去。至于这个小子——”

    他瞪着秦笑:“老夫也承诺,让你痛苦一天一夜再死去。绝不会提前一息,也不会延后一息。”

    “你……你们……”卢婉莹面对蛮不讲理毫无廉耻的三怪,一时无言以对。

    秦笑朝卢婉莹摆摆手。他平静地眼神掠过三怪,看向夜色下的远方。不远处,有几道比三怪强悍不少的气息正若有若无地传来。显然,有高手正关注着这里的战况。

    三怪不足惧。只是不知那几道气息是否来自三怪同一阵营

    三怪相视一看。多年的默契早已融入血液,深入骨髓。他们齐声大喝,同时挥拳。一道火红色,一道蓝色,一道暗青色。三粗壮雄浑的气息化为三条巨蟒,嘶吼着朝秦笑扑来。

    巨蟒昂首,张开斗大的血盆之口,吞吐出狂暴的腥臭之气,草三个方向朝秦笑吞噬过来。

    风声大作。哗啦啦的卷起漫天树叶,在空中肆意飞舞。三股毁天灭地的元力波动撕扯着周围的一切。

    咔咔咔!

    大片大片的树木不堪重压,纷纷折断。有些连根拔起,呼呼朝外围飞出。树林周围的几百人不由得连连倒退。

    阳城三怪果然有些手段!这些年也不仅仅只是依仗着长生宗。单看这一招,三人联手,足以硬抗地武境四重的高手!

    这个年轻的天才恐怕要陨落。不知这是哪一个大势力的核心弟子。培养到今日这个地步,着实不易。

    可惜啊!

    众人纷纷溃退,同时叹息着秦笑的命运。

    秦笑剑眉倒竖,双手握紧笑魔刀,朝山道气息扑去。嗤啦一声,一条暗烟无边的漆烟长练宛如从天而降的烟色瀑布,朝三道彩色气息狠狠撞去。

    轰!

    烟色长练以万钧之力,将三条巨蟒轰散。随即一往无前,磅礴的气息滚滚向前,朝阳城三怪冲去。

    吼吼吼!

    三条巨蟒惨嚎一声,化为无数色彩斑斓的星星之光,散入无尽的夜色。阳城三怪大骇,感知到烟色长练传来的强悍气息。立即后退。然而,长练快如闪电,刹那间轰向三人的胸膛。

    砰!

    一声巨响。三人仰天怪吼,如同被抽干精血的三头玄兽,扑通通跌落在十丈之外。

    三人砰砰喷出几大口鲜血,挣扎着要站起来。

    秦笑嗤嗤一声,化为烟色闪电,挥拳击向三怪的老大。老大倒在地上,慌忙向后挪动。无奈秦笑的拳头已经幻化为一只猛虎大小,轰在他的胸口。

    咔嚓!

    大怪来不及惨叫,飞出几十丈远。摔倒在砂石地上。眼角一番,气绝而亡。

    秦笑瞪着二怪三怪道:“这是毁了我小妹妹烤肉的代价。嘿嘿……我可是心慈手软之人。不想死的,滚!”

    二怪三怪惊慌失措,慌忙爬起来,朝身后跌跌撞撞地逃窜。跟随他们一道的几十骑也面无表情地调转马头,轰隆隆而去。溅起一路尘雾。

    卢婉莹等人瞪眼看着秦笑,半天没能清醒过来。他们早就见识了秦笑一招灭掉几十只玄兽的能耐,可玄兽到底只是化武境。如今居然轻而易举击败了三位地武境三重的阳城三怪!

    他……居然轰死了大怪!

    树林外的几百人再次倒吸冷气。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来路?

    阳城三怪成名已久,威震江湖数十载。被他们斩杀的高手不计其数。不料今日却被这个年强人一拳震死!

    “嘿嘿嘿嘿……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高!小小年纪,居然实力如此强悍!不过,这是死亡秘境,斩杀了阳城大怪,你以为就有嚣张的资本了么?”

    一道阴冷诡异的声音由远而近,缓缓传来。声音清晰地响在众人头顶。似乎说话者就在身边。

    秦笑冷笑。说话者的方位正是刚才感知的几道强悍气息之处。

    吼!

    随着一声玄兽的嘶吼,一位面白无须是中年汉子骑着一头银月战象轰地一声出现在秦笑面前。

    秦笑看着中年人,眼神微冷。神情倨傲地不屑一顾。

    树林外的人群里传来阵阵惊呼。

    楚江流!

    长生宗的楚江流来了!

    这回这个小子惨了!

    这家伙出了名的护短。凡是有损长生宗的人,都是他的仇人。何况,这一次秦笑当面击毙了阳城三怪的大怪。

    “在下楚江流。长生宗外门长老。不知小兄弟师出何门。竟然毒辣如斯!你师长没有教导你不要开罪长生宗的人么?”楚江流面寒如冰。声音里有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