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195章血色巨蟒
    站在大帝洞府门口,众人紧绷的心没有丝毫放松。谁知道里面还隐藏着什么?

    大帝洞府整体排列着十几栋连环建筑。秦笑绕着转了一圈,发现了好几处入口。

    火烈朝秦笑笑道:“秦兄弟,我们一道进去。也好有个照应。”

    秦笑笑道:“多谢前辈!我习惯了独来独往。若有紧急情况,我会来找前辈帮忙的!”

    火烈看了看楚江流与古龙水等,点了点头。

    火长虹急忙道:“秦兄……”

    秦笑挥手道:“放心,我有分寸。那几个老家伙忙着找宝物,不会注意到我的!”

    火长虹见秦笑坚持,道:“若有情况,及时来找我们。”

    秦笑一笑,找了个离楚江流、古龙水等较远的洞口,一闪而入。

    他不愿与火烈等一道。他有自己的打算。既然是来探险,那么处处与高手一道,寻求保护,还能探到什么?

    只要不像在草原上被各大势力包围住,即便面对古龙水这样的高手,秦笑也不是没有把握逃亡。

    秦笑闪入一个昏暗的洞口,依稀看见一级级青石板铺就的台阶。周围模糊可以辨识出是青泥斑驳的墙面。他小心地拾级而下,慢慢踩稳台阶,一步步轻轻走下。

    吱吱吱!

    秦笑的双脚踩中台阶,发出一阵阵湿漉漉的感觉。走了第九十九级,秦笑进入了一个类似于石窟模样的洞穴。洞穴内空荡荡一无所有。秦笑沿着石板朝左侧的一道门走去。

    汩汩汩汩!

    一阵阵水中冒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鼓。似乎正有某些东西在水底鼓动。秦笑推开石门,眼前出现一个四五丈宽的血水池。水池一直通向地面,从墙壁下穿过,不知深长几许。

    汩汩汩汩!

    声音正从血水池中传出。池中血液新鲜亮丽,宛若刚刚从人与玄兽身上流淌出的新鲜血液。在暗淡的光线下,稍显深色。

    大量的泡沫从血液中升起,啪啪几声破裂,随即还原为平静的一片。

    嗤嗤!

    秦笑蓦然感觉到气魂海内触动一阵。神识进去一看,血色小龙翻了个身,似乎醒转。不过眼睛依然仅仅闭着。小龙的鼻子嗅了嗅,表情愉悦。

    秦笑正要转身,猛然又停驻脚步。一前一后,两道脚步声清晰传来。

    哒哒哒!

    秦笑忙侧身,横在血水池的岸边,瞟向两边。一烟一白两位老者阴笑着朝秦笑逼近。

    秦笑握紧笑魔刀。

    来人他认识。

    紫阳宗大长老与二长老!

    “秦笑,火烈邀请你你不去,存心找死!老夫送你上路!”二长老雷武阴狠地上前两步,握紧拳头。

    大长老也嘿嘿冷笑:“真是猪脑子!进了大帝洞府就安全了?这里除了火烈,谁都想你死!真把自己当盖世英雄么?”

    秦笑咬紧牙关。后背是墙壁,前方是血水池,里面弄不清暗藏何种凶险。左右都是地武境六重的高手……

    怎么办?

    难怪刚才进来时,没注意到这两个老家伙。原来是跟踪自己,从附近飞入口进来了。

    秦笑轻轻将小黄拎出来,骤然猛喝:“杀!”

    小黄呼啦一声朝大长老扑去。

    秦笑挥动笑魔刀,劈向雷武。左手抛出几十种火焰,袭向雷武。

    雷武冷哼,双拳握紧,猛地朝前一砸。两道巨大的烟色拳影朝秦笑扑来。

    笑魔刀噗嗤一声砍中一只拳影。拳影应声而散。然而,另一只拳影却呼啦一声,冲破几十种火焰,猛地撞击到秦笑胸口。

    秦笑腾地跃起。避开拳影的核心力量。然而,双腿依然被拳影击中。咔嚓一声,秦笑小腿骨折。剧烈的疼痛感传来,秦笑重心下沉,急速向下坠落。

    轰!

    大长老也是双拳挥出。一道拳影击退小黄。另一只拳影带着毁灭般的气息轰向正在下落的秦笑后背。

    秦笑感受到身后的危险,立即向前一扑。二长老雷武的第二拳已经到了面前。

    前后各有一道危及生命的气息狂暴地袭来。

    秦笑无路可走,瞟了一眼血水翻腾的池子,纵身跃下。

    汩汩汩汩!

    血色泡沫不断冒出。就在秦笑跃进的刹那,血水剧烈震荡,大量的泡沫鼓出。一只庞然大物在血水池中翻腾起来,搅动十几丈的血色浪涛。

    雷武二人瞥见,一只一丈多长是蟒首从血水池中露出脑袋,随即又沉寂下去。

    砰!

    秦笑溅起阵阵血色浪花,跃进了深不可测的血水池,落入血色巨蟒的身边。

    雷武呵呵一笑:“秦笑,葬身蟒首的滋味恐怕也不好受吧!哈哈哈哈……都说你命大,却原来如此不堪一击啊!”

    “凤山,干爹为你报仇啦!”

    雷武唏嘘一阵,与大长老朝另一道石门走去。

    秦笑哧溜哧溜急速而下,朝着深不见底的血水深处冲出。他时刻关注这周围的汩汩泡沫。跃下的刹那,秦笑也看到了一只巨大的血色蟒首。单从蟒首的大小判断,比秦笑在流火域遇见的任何一只巨蟒都要大。

    秦笑奋力向前游动,随时地方血色巨蟒的动静。

    汩汩汩汩!

    随着泡沫的升腾,秦笑终于落脚在一块坚实的土地上。他立即朝前方继续游动。可惜,小腿处的疼痛感愈发剧烈。断裂的骨头随着奋力一跃,似乎加重了裂痕。

    吼!

    一声巨大的风浪鼓荡而出,几乎将秦笑掀得倒飞而出。一只硕大的蟒首伸到秦笑面前:“人类,你竟敢闯入我的地盘!呵呵呵……找死!”

    巨蟒张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几十颗两尺长是牙齿如同几十柄利剑,流露出阴寒之气,朝秦笑咬来。

    “慢着!”

    秦笑大喝,掏出一只令牌,举到巨蟒面前,道:“看看,这是什么?”

    “嘿嘿嘿……天蟒王的令牌!身为巨蟒一族,不怕么?”

    巨蟒一愣,仔细看了看秦笑的天蟒令!

    哈哈哈哈……

    巨蟒仰头狂笑。被激起的血水汹涌澎湃,古荡着动荡的漩涡,随时都会将秦笑吞没。

    “区区天蟒小儿的令牌,竟然还想镇住老夫?”巨蟒摆动几尺长是胡须,笑得颤抖不已,“天蟒小儿乃老夫小侄。想不到竟然也能称王!你可知老夫是谁?”

    秦笑脸色早已煞白!这家伙比天蟒的备份还高。这一次恐怕要认栽了!

    他轻轻摇头,道:“不知。”